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11:45

人籟七年選文:「心靈」

天堂的真相──蛋頭家族的幸福生活

 

本文提要

隆納德神父(別名劉建仁)是美國耶穌會會士,1957年來台服務,隨即罹患小兒痲痺症。他與疾病奮鬥不懈,還創立了更生復健服務中心,最後終老於台灣。

《人籟》曾以隆神父的生命經驗為題,製作專輯〈克服障礙〉,不過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他筆下那些風趣睿智的寓言故事。這次我們精選其中一則,讓老讀友藉此重溫舊夢,也讓新讀者從中體會到隆神父的精神。

原刊期別

編選自本刊第32期〈企業公民――迎接社會倫理新挑戰〉,2006年11月。頁69-71。

 

《摘要》

很久以前在蛋國,有一個稱為蛋頭的家族。下面這篇童謠你一定聽過,是為了紀念蛋頭先生悲慘的死亡而寫的:

圓圓蛋頭,坐在牆頭,圓圓蛋頭,摔了跟斗。
國王所有的馬,國王所有的兵,都沒法再把蛋頭拼湊。(註)

你可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以下是我經過一番研究而揭露的事實。

在所有的蛋國人民中,以「蛋頭家族」的人丁最為興旺,他們也是「蛋國萬里長城」的建造者與擁有者。蛋國萬里長城的城牆頂,是個著名的觀光勝地。蛋頭家族向登上長城欣賞風景的人們收取費用,賺得了一筆很大的財富。但是好景不常,有一天,管理長城牆頂的蛋頭先生坐在牆邊休息打盹,就從牆頂上倒栽了下去。

圓圓蛋頭,坐在牆頭。圓圓蛋頭,跌到路頭。
蛋國所有的女人,蛋國所有的男人,都沒法拼湊可憐的蛋頭。

這樁慘劇過後,蛋國萬里長城封閉了一週。等到它重新開放時,上頭張貼了醒目的標誌,寫著:「嚴禁坐在城牆上。」因此,新的城牆管理員,也就是另一位蛋頭先生,無論何時總是站著。就這樣平安無事的過了一陣子,直到厄運再次降臨──突然刮來一陣強風,讓蛋頭先生站立不穩,摔了下去。

圓圓蛋頭,站在牆頭。圓圓蛋頭,被風吹落。
蛋國所有的女人,蛋國所有的男人,都沒法拼湊可憐的蛋頭。

這一回,蛋國萬里長城封閉了兩週。當它再度開放時,城牆邊緣全都裝設了安全柵欄。如此,平安無事地又過了一陣子,直到有一天,管理城牆的「另一位」蛋頭先生踩到一位遊客扔的香蕉皮,他滑倒了。

圓圓蛋頭,滑了一跤。圓圓蛋頭,蛋殼碎掉。
蛋國所有的女人,蛋國所有的男人,都沒法拼湊可憐的蛋頭。

在經過一整個月的哀悼後,蛋國萬里長城終於再度開放,這次貼出了好大一張警示標語:「嚴禁飲食」,並在每個角落安置了隱藏式的垃圾桶。這樣平安無事地再過了一陣子,直到有一天,蛋頭家族的老太爺爬上城牆頂,親自檢視修復的工程。不幸的事又發生了:他有高血壓,又患有氣喘,對他來說爬上城牆實在太吃力,他爬到一半便倒了下去。

圓圓蛋頭,氣喘發作。圓圓蛋頭,朝天摔落。
蛋國所有的女人,蛋國所有的男人,都沒法拼湊可憐的蛋頭。

這一回,蛋國萬里長城封閉了三個月,全部進行重新翻修,不僅裝了電梯,也把所有已知的安全與警戒設施全都安裝上去。看起來,蛋頭家族的厄運總算要結束了。但是就在萬里長城重新開幕的慶典上,蛋頭家族的大半成員齊聚在城牆大門之際,發生了可怖的大地震,萬里長城倒下來壓在他們身上。

蛋頭家族,遭逢厄運。活埋慘劇,命喪瓦礫。
蛋國所有的女人,蛋國所有的男人,都沒法拼湊可憐的蛋頭。

後來,少數生還的蛋頭家族成員聚集會商之後,他們決定更改姓氏。「從今以後,」
他們大聲宣布,「我們家族改稱為『幸運』。我們將成為『幸運家族』。」不過,他們可一點兒也不心存僥倖,總是妥善規畫,勤奮工作,並且非常注意預防和警戒措施。於是,他們果真得到了幸運之神的青睞。

如今,蛋國人民安枕無憂。因為再也沒有人姓蛋名頭。

重建萬里長城的,叫做幸運家族。他們幸運成功,就是大家的幸福。

此後,蛋國所有的女人,蛋國所有的男人,再也不用拼湊可憐的蛋頭。

 

註:譯自一首著名的英語童謠《Humpty Dumpty》:
Humpty Dumpty sat on a wall.
Humpty Dumpty had a great fall.
And all the king's horses and all the king's men
couldn't put Humpty Dumpty together again.

 

翻譯 / 林虹秀‧張令憙

繪圖 / Nakao

 

更多選文與本文請見2010年1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cover_super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週四, 28 六月 2007 02:50

我相信

我相信,一個人如果要真正解決自己的問題,首先必須懂得超然地看待自己的問題,以開放、謙和的態度,讓其他人同樣能夠看到這些問題。當問題被人所分享時,問題就會被承擔。分擔問題,需要兩個前提:(一)能夠把困難點說給別人聽,同時願意接受別人的幫助。(二)懂得分擔別人的困難,聆聽他人的困難,當自己遇到困難時,反過來比較容易說清楚自己的癥結所在,別人也比較容易理解你的問題是什麼。
若要懂得給予,必須先學會接受;若要懂得接受,必須先學會給予。
我相信,不同的人、不同的國家與不同的文化之間,彼此是能夠交流的。我和許多國家的志願者工作,學習到很多寶貴的經驗。這些志願者來到我這裡學習,他們先前的經歷與想法我並不知道。我學會了很多,因為我學會如何教他們:許多年輕的外國志願者對中國有錯誤的刻板印象,有的自己沒有真正體驗過群體生活,還有許多人有自己的心理問題。雖然說他們是來幫忙的,但他們也需要人幫他們。我很願意帶他們,我很有耐心地做,他們帶來了許多貢獻,很多時候並不是他們事先所預期的。我們很難知道,當我們給予的時候,什麼是最寶貴的東西。對我來說,當我們交流的時候,也就是一個人接受被人改變的時刻,個人往前推進,整個人類的發展也隨之往前邁進。
我相信,人類需要多樣性。文化、習慣、生活經驗的豐富多元能夠確保生命的豐厚與延續。我不喜歡一致化,我喜歡豐繁、躍動、顏色與意見的多采多姿。
我相信社區。我喜歡看到有人在社區照料弱勢團體,我喜歡看到地方上籌辦的節慶活動,我相信一個地方開始展望自己的視野、夢想,就是從養護一個小公園或是共同做一件事情開始。我相信建立社區人際情誼有助於推展多樣性。如果每個社區都長得一樣,我會很難過。我希望中國不管哪一個社區、村落、鄉鎮,都能夠延展自己與眾不同的特色。
我相信可持續發展。我相信可持續發展將使我們更加注重既有的資源,使我們用水不浪費,改善生產習性與消費習慣,尊重大自然的平衡,不亂砍樹…我相信,如果我們能重視社區與多樣性,中國必定能夠成為經濟發展模範,成為一個朝向人性發展並尊重大自然的發展模範。對我來說,照顧弱勢、維護大自然平衡兩者同樣第一優先,而且是道理相通的挑戰。
我相信,我們都越來越「變成」我們自己。我們必須要有信心,從自己做起;我們必須跳脫自己的侷限,不斷朝向變成自己的道路前行。我知道我自己還有還很多事要看要學,我並不能說自己是個完人。當我不斷探索他人豐富的 一面,我就會把這些豐富面逐漸納於己內,我越來越變成我自己。我希望我變成我自己的同時,在與你同行的路上共享人間博愛。




週日, 10 九月 2006 20:08

荊棘與花朵

我的朋友:

今天我又接到你的電話。依舊無言。三秒鐘的沈默後,你掛了電話。然而,過了一會兒,電話又響。我已疲於猜測,電話的彼端是你或不是你。氣忿和沈沈的挫折感,讓我無力去接起那並不多重的話筒。 想起我們初識。你的面容帶著風霜,掩不住幾許對現實的不滿,卻按捺下自尊,開口為一餐飯的錢求乞。我望著你,考慮著該怎麼回應時,出現了這樣的心念:不想做個「施捨者」,想試圖和你交個朋友。聊了幾句之後,我因著你願敞開心門和我分享過去而感謝,並鼓勵你去找份工作。這,就是故事的開始了。曾經,看到你在努力之下生命開始有所轉變,我很喜悅,也和我的好友分享這份快樂心情。但我何等粗心,不曾意識到在這分享過程中,你開始有了更多的期盼。 在認識你之前,我曾與一位受刑人朋友通信,分享信仰和生活。因此,得知你是更生人時,我並不那麼害怕,反而有種親切感,甚至覺得天主俯聽了我的祈禱,讓我有機會為重獲自由的朋友盡點心意。在通信期間,我深深感覺,與其說是我陪著他走過那段日子,不如說他陪伴我走過了一程人生路。當獄中的朋友與我分享,說他學著懷抱希望,耐心靜待假釋時,我感覺自己也在一個等待釋放的過程。關住獄友的是森冷的鋼鐵柵欄,囚禁我的,卻是心靈上的重重枷鎖,讓生命進退不得、黯然失色。獄友的信,往往令我驚覺,一個人在身體上受到如此限制時,仍可以不放棄希望和信心,等待自由和重新開始的契機。那麼,現實中擁有更多自由空間的我,為何不轉頭望向明亮處,不再困坐幽暗中?即使,對我而言,自由不是剎那間的奇蹟,而是一場考驗毅力的馬拉松歷程,我也該在跌倒時充分休息,為前方的行程培養體力。獄友帶給我的這份心靈禮物,讓我真的十分感激。 於是,在與你相識時,我聆聽你,尊重你,也分享我的生活經驗。然而在這份友誼發展的過程中,我卻窺見你的陰影,也遇到我自己的限度。如同我,你被舊日的受傷經驗困住,傷
fleurpris害和屈辱的陰霾阻礙了你的前進,將一切不順和挫敗歸咎於環境的不公。我努力嘗試告訴你,昨日已成過去,今日是新的開始。面對你越來越多的期望要求,我似乎成了一切問題的解答,我才恍然發現自己過於殷切地期待能對你有所幫助,事實上只助長了你對我日益加深的依賴。我無法如你所願,繼續扮演你的天使、你的救主。不可否認,我了悟的時間太慢,撤退的速度太快;因此你越靠近,我越逃逸。你受不了這樣的拒絕,微笑的臉突然轉為冷漠。伴隨著受傷而來的先是反擊和責難,之後是沈默的消極報復,而我也跌進了自責、憂懼和挫傷的溝渠中。 你如同一面鏡子照出了我的不自由,我和你同樣地過於眷戀美好經驗,無法跨越邊境上的路障。或許,在你心中我早已不復是個朋友,只是個辜負期待的假善人。然而,我卻仍希望你我能成為同在馬拉松賽跑中的選手,縱使步調不同,還是能越過荊棘,越過花叢,向自由的終點奔跑,努力爭取到達的榮光。或許那時我們也將看清,在這路程中,荊棘和花朵同樣珍貴,同樣危險,也同樣值得感謝。

【人籟論辨月刊第1期,2004年1月】


週四, 28 六月 2007 02:50

我相信

我相信,一個人如果要真正解決自己的問題,首先必須懂得超然地看待自己的問題,以開放、謙和的態度,讓其他人同樣能夠看到這些問題。當問題被人所分享時,問題就會被承擔。分擔問題,需要兩個前提:(一)能夠把困難點說給別人聽,同時願意接受別人的幫助。(二)懂得分擔別人的困難,聆聽他人的困難,當自己遇到困難時,反過來比較容易說清楚自己的癥結所在,別人也比較容易理解你的問題是什麼。
若要懂得給予,必須先學會接受;若要懂得接受,必須先學會給予。
我相信,不同的人、不同的國家與不同的文化之間,彼此是能夠交流的。我和許多國家的志願者工作,學習到很多寶貴的經驗。這些志願者來到我這裡學習,他們先前的經歷與想法我並不知道。我學會了很多,因為我學會如何教他們:許多年輕的外國志願者對中國有錯誤的刻板印象,有的自己沒有真正體驗過群體生活,還有許多人有自己的心理問題。雖然說他們是來幫忙的,但他們也需要人幫他們。我很願意帶他們,我很有耐心地做,他們帶來了許多貢獻,很多時候並不是他們事先所預期的。我們很難知道,當我們給予的時候,什麼是最寶貴的東西。對我來說,當我們交流的時候,也就是一個人接受被人改變的時刻,個人往前推進,整個人類的發展也隨之往前邁進。
我相信,人類需要多樣性。文化、習慣、生活經驗的豐富多元能夠確保生命的豐厚與延續。我不喜歡一致化,我喜歡豐繁、躍動、顏色與意見的多采多姿。
我相信社區。我喜歡看到有人在社區照料弱勢團體,我喜歡看到地方上籌辦的節慶活動,我相信一個地方開始展望自己的視野、夢想,就是從養護一個小公園或是共同做一件事情開始。我相信建立社區人際情誼有助於推展多樣性。如果每個社區都長得一樣,我會很難過。我希望中國不管哪一個社區、村落、鄉鎮,都能夠延展自己與眾不同的特色。
我相信可持續發展。我相信可持續發展將使我們更加注重既有的資源,使我們用水不浪費,改善生產習性與消費習慣,尊重大自然的平衡,不亂砍樹…我相信,如果我們能重視社區與多樣性,中國必定能夠成為經濟發展模範,成為一個朝向人性發展並尊重大自然的發展模範。對我來說,照顧弱勢、維護大自然平衡兩者同樣第一優先,而且是道理相通的挑戰。
我相信,我們都越來越「變成」我們自己。我們必須要有信心,從自己做起;我們必須跳脫自己的侷限,不斷朝向變成自己的道路前行。我知道我自己還有還很多事要看要學,我並不能說自己是個完人。當我不斷探索他人豐富的 一面,我就會把這些豐富面逐漸納於己內,我越來越變成我自己。我希望我變成我自己的同時,在與你同行的路上共享人間博愛。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六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252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