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11:52

人籟七年選文:「社會」

複製倫理面面觀

本文提要

現階段進行生殖性人類複製實驗到底安不安全?胚胎是人嗎?我們應該用什麼準則來看待人類胚胎的道德地位?本篇試圖從倫理學的觀點回應這一連串的問題。

原刊期別

編選自本刊第6期〈複製人快來了!――奔向美麗的後現代世界?〉,2004年6月。頁28-41。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11:45

人籟七年選文:「心靈」

天堂的真相──蛋頭家族的幸福生活

 

本文提要

隆納德神父(別名劉建仁)是美國耶穌會會士,1957年來台服務,隨即罹患小兒痲痺症。他與疾病奮鬥不懈,還創立了更生復健服務中心,最後終老於台灣。

《人籟》曾以隆神父的生命經驗為題,製作專輯〈克服障礙〉,不過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他筆下那些風趣睿智的寓言故事。這次我們精選其中一則,讓老讀友藉此重溫舊夢,也讓新讀者從中體會到隆神父的精神。

原刊期別

編選自本刊第32期〈企業公民――迎接社會倫理新挑戰〉,2006年11月。頁69-71。

 

《摘要》

很久以前在蛋國,有一個稱為蛋頭的家族。下面這篇童謠你一定聽過,是為了紀念蛋頭先生悲慘的死亡而寫的:

圓圓蛋頭,坐在牆頭,圓圓蛋頭,摔了跟斗。
國王所有的馬,國王所有的兵,都沒法再把蛋頭拼湊。(註)

你可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以下是我經過一番研究而揭露的事實。

在所有的蛋國人民中,以「蛋頭家族」的人丁最為興旺,他們也是「蛋國萬里長城」的建造者與擁有者。蛋國萬里長城的城牆頂,是個著名的觀光勝地。蛋頭家族向登上長城欣賞風景的人們收取費用,賺得了一筆很大的財富。但是好景不常,有一天,管理長城牆頂的蛋頭先生坐在牆邊休息打盹,就從牆頂上倒栽了下去。

圓圓蛋頭,坐在牆頭。圓圓蛋頭,跌到路頭。
蛋國所有的女人,蛋國所有的男人,都沒法拼湊可憐的蛋頭。

這樁慘劇過後,蛋國萬里長城封閉了一週。等到它重新開放時,上頭張貼了醒目的標誌,寫著:「嚴禁坐在城牆上。」因此,新的城牆管理員,也就是另一位蛋頭先生,無論何時總是站著。就這樣平安無事的過了一陣子,直到厄運再次降臨──突然刮來一陣強風,讓蛋頭先生站立不穩,摔了下去。

圓圓蛋頭,站在牆頭。圓圓蛋頭,被風吹落。
蛋國所有的女人,蛋國所有的男人,都沒法拼湊可憐的蛋頭。

這一回,蛋國萬里長城封閉了兩週。當它再度開放時,城牆邊緣全都裝設了安全柵欄。如此,平安無事地又過了一陣子,直到有一天,管理城牆的「另一位」蛋頭先生踩到一位遊客扔的香蕉皮,他滑倒了。

圓圓蛋頭,滑了一跤。圓圓蛋頭,蛋殼碎掉。
蛋國所有的女人,蛋國所有的男人,都沒法拼湊可憐的蛋頭。

在經過一整個月的哀悼後,蛋國萬里長城終於再度開放,這次貼出了好大一張警示標語:「嚴禁飲食」,並在每個角落安置了隱藏式的垃圾桶。這樣平安無事地再過了一陣子,直到有一天,蛋頭家族的老太爺爬上城牆頂,親自檢視修復的工程。不幸的事又發生了:他有高血壓,又患有氣喘,對他來說爬上城牆實在太吃力,他爬到一半便倒了下去。

圓圓蛋頭,氣喘發作。圓圓蛋頭,朝天摔落。
蛋國所有的女人,蛋國所有的男人,都沒法拼湊可憐的蛋頭。

這一回,蛋國萬里長城封閉了三個月,全部進行重新翻修,不僅裝了電梯,也把所有已知的安全與警戒設施全都安裝上去。看起來,蛋頭家族的厄運總算要結束了。但是就在萬里長城重新開幕的慶典上,蛋頭家族的大半成員齊聚在城牆大門之際,發生了可怖的大地震,萬里長城倒下來壓在他們身上。

蛋頭家族,遭逢厄運。活埋慘劇,命喪瓦礫。
蛋國所有的女人,蛋國所有的男人,都沒法拼湊可憐的蛋頭。

後來,少數生還的蛋頭家族成員聚集會商之後,他們決定更改姓氏。「從今以後,」
他們大聲宣布,「我們家族改稱為『幸運』。我們將成為『幸運家族』。」不過,他們可一點兒也不心存僥倖,總是妥善規畫,勤奮工作,並且非常注意預防和警戒措施。於是,他們果真得到了幸運之神的青睞。

如今,蛋國人民安枕無憂。因為再也沒有人姓蛋名頭。

重建萬里長城的,叫做幸運家族。他們幸運成功,就是大家的幸福。

此後,蛋國所有的女人,蛋國所有的男人,再也不用拼湊可憐的蛋頭。

 

註:譯自一首著名的英語童謠《Humpty Dumpty》:
Humpty Dumpty sat on a wall.
Humpty Dumpty had a great fall.
And all the king's horses and all the king's men
couldn't put Humpty Dumpty together again.

 

翻譯 / 林虹秀‧張令憙

繪圖 / Nakao

 

更多選文與本文請見2010年1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cover_super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11:37

人籟七年選文:「國際」

第三波台灣奇蹟---永續發展

本文提要

《人籟》在2007年5月創辦了第一屆的文化多樣性與永續發展國際研討會,並設置生命永續獎,以鼓勵對台灣永續發展有所貢獻的人士。當時距離2008年的總統大選還有一段時間,《人籟》的編輯主委魏明德神父特別寫了這篇文章,討論台灣日後在國際上發展的可能與方向。

原刊期別

編選自本刊第38期〈台灣第三波――文化多樣性與永續發展〉,2007年5月。頁14-23。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11:29

人籟七年選文:「弱勢」

黃昏後,黑夜更美---孫大川的山海心靈

 

本文提要

原民會主委孫大川談論自己的生長經驗,從中探討台灣原住民在歷史與現實上的處境,以及他對原住民未來發展的期望。

原刊期別

編選自本刊第2 1 期〈原住, 少數民族的盡頭?〉,2005年11月。頁16-23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11:22

人籟七年:關鍵報告

七年中,《人籟》累積了許多不同的意見和聲音。這一次,我們以「弱勢」、「國際、「心靈」和「社會」四個主題作為關鍵字,將其分門別類,從中精選數篇佳文加以濃縮、編輯,與讀者一起分享。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11:05

簡單大方做自己:e人籟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改頭換面」後的e人籟,堅持原本簡單大方的風格,要成為充滿自由風氣與實驗性的創意平台,給年輕人一個盡情揮灑的空間!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10:46

人籟七年:批評與建議

2009年試讀活動回顧

為了理解社會大眾對《人籟》的看法,本刊曾於2009年春季舉辦試讀活動,徵求十八歲以上的朋友試閱2009年的三期雜誌、並發表評論。在《人籟》邁向七週年的此刻,我們將當時讀者的意見擷選刊出,以此鑑往知來,希望讓讀者的提醒成為《人籟》成長進步的動力。不知各位親愛的讀友們對本刊有什麼意見呢?歡迎你不吝來信指教。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10:40

人籟七年:四界回音

《人籟》之所以能走到今天,讀者長期的肯定與支持功不可沒;而如此堅定的力量,正是幫助我們穩定成長的重要因素。歡慶七週年之際,《人籟》特地邀請數位伴隨我們一路走來的資深讀友,來談談他們與《人籟》相遇的經過,以及對雜誌的看法與期望。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10:33

人籟七年:親愛的你

親愛的你:

再過一個月就是你的生日。回想起來,你已經快七歲了,我卻不曾好好地對你說一句祝福的話,因為空泛的祝福比不上真實的陪伴。在那段將近六年的時間裡,日復一日,月復一月,我在你的挫折中成長,因你的光榮而驕傲。我在你身上所學習、體驗到的,比你從我這裡得到的多更多。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10:28

人籟七年:當主編的日子

在2004年6月至2009年7月這段期間,我曾經擔任《人籟》的主編。看著《人籟》從一個跌跌撞撞的小兒漸漸變成羽翼漸豐的少年⋯⋯我想,它雖然不能算是一份完美的雜誌(或曰商品),卻是許多人共同貢獻出自己的青春,努力為這個社會帶來「另一種福音」的園地。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10:13

七歲的人籟

《人籟》是台灣第一本知識論辨的綜合性月刊雜誌,它要過七歲的生日了;這樣的雜誌,我覺得壽命和人可以比擬。能滿週歲渡過新生兒期沒有夭折相當不容易,所以慶週歲是人生也是《人籟》的大慶;而到今天,又過了六年,相當於完成一個階段的成長和教育,就像一個小朋友興高采烈背著書包進小學──七歲,相當可喜可賀。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09:58

人籟七年:來自《人籟》家長的祝福

現在您手上捧的這本雜誌,已在風雨飄搖的出版業中度過了第七個年頭。

雖然草創時期歷盡艱辛,《人籟》終究是逐漸站穩了腳跟,也和讀者建立起深厚關係,更在諸多媒體中找到自己的定位,挺身面對台灣社會的種種問題。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576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