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7 七月 2014 00:00

蒙馬特的回憶


回想二十歲到三十一歲的年紀,台北──巴黎曾經構成記憶中幾許的往返路線。

十四、五年前,我在法國居住過兩年的時間。我住在巴黎蒙馬特一個家庭旁一間獨立的簡單套房,房間中有銘黃色的地毯,紅色長型高過我的立燈,一個假壁爐,一張沒有抽屜的工作桌,以及一扇面對中庭的白色雙扇長窗。出了地鐵站,經過一家花店,穿越兩三個路口再往左轉,就可到達我的洞穴,那時我是如此稱呼自己的窩。但我總是行色匆匆。放眼望去,四周盡是美輪美奐的百年建築、井然有序的生活與富裕的環境,相形之下,我的矩形洞穴顯得格外狹小。讀書之餘,我會到花店買一束花,拾筆畫下我眼前的景物,也就是花朵的初綻、綻放、圓熟與枯萎。

山丘頂是聖心堂,而紅磨坊遠在山丘頂下坡的另一邊。我時常漫步走在蜿蜒而上鋪石路旁的人行道,也曾在聖心堂附近的玫瑰花園休憩,登上山丘頂後,是筆直而下的路燈階梯。住在觀光勝地附近,常常可以見到各國遊客的笑意,休閒的步履,而山丘頂的教堂中想必是虔誠的祈禱神情。藝術家駐足的蹤跡與文學家如馬歇爾•埃梅(Marcel Aymé)短篇小說<穿牆人>陷於牆中的銅製雕像,也是眼尖的旅客探尋的重點,不然不經意就會錯過。

或許是附近環境的陶冶,或許是從高中時代開始斷斷續續畫起未完成的畫,或許是我和一個法國家庭的小孩一起塗鴉的經驗,在我的洞穴,我竟完成第一幅素描,以及一系列與花相關的素描,雖然我只是業餘愛好者。

在某個寒假,和某位友人家庭成員在法國中南部山區附近遇見那年的初雪,雪舖打在身上,像是冰霜,不久就融化。那時還真是體會不到任何後來雪路冰滑難行的感受。同時,也見識並佩服幾位友人面對現實問題挑戰時的勇氣。

記得在某次電視專訪中,一位法國女性攀岩專家曾表示,她追求的不是競爭的向度,她感興趣的是充滿藝術美與創造力的攀爬方式。在雄性競爭的場域,她的話深深刻印在我心。我在想,她用藝術與創造標誌自己的攀岩行動,我也以這一幅小畫想念自己在蒙馬特的一段回憶。對於這麼多年以前曾經幫助過這段暫居的人們,心中充滿無限的感激。我常想,如果今日我依舊二十五歲,那麼我是否可以為別人付出更多,為他人解決更多問題。不過,一束花給我若干啟示,含苞時蘊藏無限可能,但當每朵花綻放時,只顯示含苞後的一種可能,不能幻化回含苞時刻。這幅畫對讀者來說,也許就像當年我見到的冰霜即刻融化消失無踪,不敢說有朝一日能留下些許雪泥鴻爪的痕跡。

圖說:盛放與枯萎。畫作│月牙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11:37

人籟七年選文:「國際」

第三波台灣奇蹟---永續發展

本文提要

《人籟》在2007年5月創辦了第一屆的文化多樣性與永續發展國際研討會,並設置生命永續獎,以鼓勵對台灣永續發展有所貢獻的人士。當時距離2008年的總統大選還有一段時間,《人籟》的編輯主委魏明德神父特別寫了這篇文章,討論台灣日後在國際上發展的可能與方向。

原刊期別

編選自本刊第38期〈台灣第三波――文化多樣性與永續發展〉,2007年5月。頁14-23。

 


週一, 28 五 2007 11:08

臺灣經驗:以文化多樣性作為發展的資產

從生物多樣性公約到文化多樣性公約
1992年6月,全世界一百餘國的政治領袖於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行聯合國環境與開發大會,簽署「生物多樣性公約」(the 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該公約主要目標在於促使世界各國保護生物多樣性,達到資源的永續利用,以及公平合理地分享生物多樣性遺傳資源所產生的利益,並且公平合理地分享由自然資源所衍生的利益。至2002年12月,共有187個國家簽署,成為該公約成員。
2005年10月20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the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the UNESCO)第33屆大會通過「保護文化內容和藝術表現形式多樣化公約」(the Convention on the Protection and Promotion of the Diversity of Cultural Expressions,簡稱為「文化多樣性公約」)。該公約之主要目標強調文化多樣性的可貴和重要性,並透過溝通以及合作,創造一個所有文化都能表達本身所具有之多樣性與創造性的環境,並使全人類都能因此受惠。
這兩項公約雖在時間上差距了13年,但都不約而同地強調「多樣性」的可貴與價值:前者強調維護生物物種多樣性的價值,後者則肯定人類文化的多樣性也同樣可貴。因為就如同生物多樣性是一個關係所有生命在地球上續存的根本問題,文化多樣性也是一個關係到人類文明續存的根本問題。
人類學的知識啟示我們:每個文化都是特定的時空環境與特定人群交互影響下的產物。不同文化或有發展先後之差別,卻無優劣高下的區分,它們都應獲得同等的尊重和共同的保護。尊重多樣性,就是尊重文化的異質性。同時,也和生物物種一樣,只有維持不同文化的特殊性與異質性,才能使文化的創造力不致因單一化而衰竭,人類文明才能獲得持續發展與進步的活力與動力。
「文化多樣性公約」的通過,代表上述文化多樣性的原則已不只是學術界的觀點,而是國際社會共同認定的共識,不只是應遵守的倫理道德標準,並具有國際法律的地位。我認為,在這個強調文化多樣性的世界潮流中,臺灣應比其他國家,有著更深的體認與認同。因為臺灣在歷史中,多元的族群帶來不同的語言及生活風貌,不停地重新塑造臺灣文化的豐富面貌。相異文化的相遇激盪出精采的多樣及融合。
臺灣多元文化的形成
臺灣島位於西太平洋,屬西太平洋數千島嶼之一,地處亞熱帶,島上山高流急,環境獨特,居民來源紛雜,從遠古時代開始便一直吸引著尋求新生活的各類移民,也形成了本島各地原住民獨特而多元的文化。
數萬年前,早期居民或從海路或從陸橋逐漸抵達定居,成為臺灣的原住民族。十六世紀以來,西洋人與來自大明國之華人隨季風飄入,求取自然良港,啟漢人移民來台之端。及至十七世紀世界性的航海時代,東西方勢力在此交會,歐亞各國人紛紛來此貿易,荷蘭人與西班牙人更短期佔領部分地區。十八世紀後西部平原沃野,漸成米糖之鄉。漳泉客移民落地生根,歷經鄭氏統治、清帝國長期統領,漢民族與平埔族共同生活。但山區原住民族仍獨立於版圖之外,自主自立。十九世紀,在近代世界衝擊下,全島統轄於日本,臺灣文化又面臨新一波的衝擊。
二十世紀,因世界冷戰局勢,中華民國退守臺灣又帶來另一波避東亞大陸戰禍的新移民,臺灣居民乃逐步自組政府,一躍為國際社會之一員。二十世紀末,臺灣經濟的繁榮又帶進東南亞外籍勞工及配偶。多元的族群引進不同的語言及生活風貌,不停地重新塑造臺灣文化的豐富面貌。相異文化的相遇,激盪出精采的多樣及融合,但也時常帶來矛盾與衝突,造成認同上的困惑。
回顧歷史,臺灣的多元文化起源於頻繁的人群移動。各地人群因而漸次來台定居,也帶入各種原鄉生活風貌,營生產業,依循風土而發展各自的地域文化。在荷蘭、鄭氏、清朝、日本、民國等政治統屬下,各地域之文化,乃經由複雜的歷程而逐漸交織、豐富,乃至相互啟發、創造,遂有今日獨特的臺灣社會之誕生。臺灣今日豐富而多元的文化面貌是各種不同語言文化的人群世代移入臺灣的結果。
臺灣如何保護多元文化
臺灣今日的多元文化固然是歷史上不同人群持續接觸下的結果。但是,也不可否認在過去的歷史上,不同文化的接觸也帶來許多矛盾和對立。尤其是對於人口居於劣勢的原住民族,自十六世紀以來,更飽受陸續來臺的各種人群的偏見和歧視。因此,鼓勵不同文化間的對話與互動,促進不同文化間價值與觀念的相互瞭解,與尊重少數族群的發言權,就成為臺灣現階段實現多元文化社會的要務。
其次,在政策實現「多元文化」,首要工作之一應是在政府之決策中增設「文化的代表」,使不同族裔的代表能夠參與,甚至主導相關政策的決定。臺灣在1996年12月10日正式成立「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2001年6月14日成立「行政院客家委員會」,就是在政策實現「多元文化」的第一步。同時,以客語發音的客家電視台,原住民語的原住民電視台也在2000年後陸續開播。以各地方特色為主題的地方文化館與原住民文化園區、地方博物館等在1990年代以後也大量增加。母語教學與多元文化教學內容目前也成為學校正規課程的一部分,公私立大學中的族群研究與多元文化的研究機構與教學單位在近年來也紛紛設立。這些事實都說明了臺灣在保護多元文化上的成就與努力。
最後,唯一可以維持文化多樣性,給少數種族以自由競爭的空間,而又不使之過分凸現個性從而陷入衝突的制度安排,就是自由憲政制度。這種制度能使國家內部的不同文化群體的價值、生活方式都獲取公正的發育成長空間。
多元文化是臺灣的發展資產
文化多樣性之意義在於使所有人民都能接觸多元文化。但在達到該目的之前,必須先使人民都能欣賞自有文化,並且使其跨越國際籓籬,成為一種文化資產,而不再只是需要被保護的對象。因此,文化如同保健與教育,需要公眾支持才能生存。
要如何讓文化成為一種資產,不只有賴人民的支持與認同,同時也需要保持其內在的創意與活力不致枯竭。從資產的角度來看,文化也是一門好的生意,其中充滿無限商機與未來。根據加拿大的統計,該國文化產業創造逾220億美元的收入,並創造超過67萬個工作機會;而澳大利亞的文化藝術產業則佔該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3%,每年創造3,600萬美元營收。而臺灣文化創意產業的表現,根據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2004年發表的「文化創意服務業發展綱領及行動方案」報告,2000年臺灣文化創意產業之民間企業家數約為4萬8,000家,總營業額為5,200億元新臺幣,附加價值約有3,000億元左右,創造出總就業人數逾32萬人,由此可知臺灣文化創意產業確實大有可為。
臺灣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例子中,已有許多事業擁有不錯表現。如以琉璃藝品聞名的「琉園」與「琉璃工房」、精品瓷器品牌「法藍瓷」等,這些帶有文化與創意色彩的工藝產業已經走出臺灣,跨足國際市場並享譽盛名,每年業績超過上億台幣營收。而在臺灣站穩國內市場的幾米成人繪本、宜蘭白米社區的傳統木屐、水里蛇窯觀光、優人神鼓劇團等,都是在視覺藝術出版、社區總體營造、地區特色觀光、表演藝術產業中表現獨樹一格的例子,總讓消費者處處充滿新的驚奇,打下響亮的知名度。
文化創意產業已被列為知識密集產業的一部分,但是文化創意產業之所以可能,則有賴一個能夠充分尊重多元文化的社會環境,唯有依靠源源不斷的多元文化泉源與人的投入,才能不斷激發出新的想像與發明,讓生產出來的產品與服務貼近文化生活市場,創造出擁有持久競爭優勢的市場利基,並發展出獨具臺灣特色之文化創意產業。
臺灣如何回應文化多樣性公約
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文化多樣性公約》的誕生是對經濟全球化下的文化霸權的一種反省。在自由貿易的旗幟下,經濟強國的文化產品,伴隨強勢資本在全球的流動和擴張,衝向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其勢之猛,使世界上許多國家猝不及防。它造成的後果是文化產品的標準化和單一化,致使一些國家的“文化基因”流失。如同物種基因單一化造成物種的退化,文化單一化將使人類的創造力衰竭,使文化的發展道路變得狹窄。《文化多樣性公約》正是在此背景下獲得通過的,它確認文化產品不同於一般產品,具有經濟及文化的雙重屬性。公約生效後,各國自主制定和保護文化表達方式多樣性政策有了保障,在多邊國際組織框架內推動文化多樣性的交流與合作有了保障,它尤其為支援弱勢文化的發展提供了極大的空間。
UNESCO適時地承擔制定這一公約的重任。2001年“9•11”事件曾被不少輿論認為是“文明衝突”的現實案例。“9•11”事件之後不到兩個月,UNESCO在2001年11月第31屆大會就通過了《文化多樣性宣言》,之後很快啟動了《文化多樣性公約》的起草工作,並在2005年10月20日第33屆大會通過該公約。。藉由這項行動,UNESCO絕大多數國家表明自己的立場:只有不同文化間的對話才是和平的保證。
臺灣雖非UNESCO成員,但作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我們願意承擔應盡的國際責任,以《文化多樣性公約》作自我要求,保護和發展臺灣的多元文化,並向世界其他文化開放。為因應《文化多樣性公約》的制定,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下稱文建會)密切注意公約草案之發展動態,檢視各提案間之差異,就該公約與WTO等相關國際條約之關係,及該公約對我國之可能影響進行分析研究,期盼我國在國際協定規範下確保文化自主,追求文化政策目標。此外,為增進我國民眾對《文化多樣性公約》的認識與重視,文建會先後於2005年及2006年間,多次與法國在台協會合辦論壇,邀請法國影音視聽專家、法國文化多樣性聯盟及韓國文化多樣性聯盟代表,分享渠等保護文化多樣性的努力與成果,並與我國文化藝術專業人士進行對話。又有鑑於《文化多樣性公約》協商談判過程中,產生關於調和貿易與文化多樣性關聯的辯論,基於本項議題的重要性,文建會與歐洲台北辦事處、法國在台協會及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院預定於本(2007)年6月底合辦「國際貿易體系下的文化多樣性:政策與實踐」國際研討會,邀請歐美及亞洲相關學者、貿易與文化政策制定者及文化產業界,共同探討《文化多樣性公約》的適用及其如何容納在WTO架構,期盼藉由本項研討會的舉辦,有助於貿易自由化與文化保護之間的整體平衡。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colloque_resume_wu.swf{/rokbox}

週一, 29 一月 2007 10:15

網路與亞洲「同舟世代」

近期美國《新聞週刊》的報導創造了一個新詞──「同舟世代」(We generation),用來描述許多亞洲年輕人的轉變:他們積極參與公眾事務、投身非營利組織與慈善活動,不再一心只想著賺錢。對於環境保護、人道援助、救助孩童與邊緣團體等等的推動,他們都展現了豐沛的創造力與無私的熱忱。從印尼、泰國、尼泊爾到中國大陸,我們都能看到這些年輕人的身影。

對於這個年輕世代的新走向,我們不應過於吹捧。「同舟世代」仍在成形的階段,實際的行動者還是有限。不論在亞洲或全世界,消費主義、個人主義和物質至上主義仍是年輕世代的主流價值。然而,許多年輕人關注的焦點有可能開始從「小我」轉移到「大我」,形塑一種新的歸屬感與群體責任感。果真如此,那真是一個大好消息。

亞洲新興的「同舟世代」有兩個特色。第一個特色同舟世代重視覺醒與有效的行動:年輕人不再依照外在既有的期待來決定「為什麼」或是「做什麼」,他們的行動有的來自對大環境的危機感,有的是與朋友互動後的省思,有的因為發現問題、進而探索。從這個角度來看,這些年輕的行動者比前輩有了更好的落實配備,使得他們的行動更有意義,也更加柔軟:因為只有慷慨是不夠的,還必須具備反省的能力;只有反省是不夠的,還必須將眾人的慷慨與自身的能力轉為有效的行動。

第二個特色是同舟世代懂得運用網際網路「串連」在一起。有的人逃避現實生活,上網追求「第二生命」,但網路也讓真實世界的群體彼此連結,形成「虛擬社群」。從地方到全球,從全球到地方,思考者和行動者使用網路分享心得,凝聚力量;參與者傳播自己的故事與經驗,使得本身參與的草根團體的行動得以擴大層面,發揮更深遠的影響力。

在這股力量向前推進之際,「e人籟」希望扮演推動者與先鋒的角色。在十八個月的籌備過程中,這股亞洲新興的社會文化趨勢是e人籟創立團隊關注的焦點,因為它引導今日亞洲年輕一代的論辨與行動。

《人籟論辨月刊》第35期的專輯分兩個部分來探索這個趨勢:第一部分呈現e人籟的精神、架構以及科技上的新特色,讓創立團隊的成員在這裡他們的想法,並邀請讀者成為e人籟的好朋友。第二個部分反思亞洲網路社群的發展趨勢,例如Web2.0熱潮、網路運動實例的探討,以及非營利組織網路空間的瓶頸與突破之道。

為了迎接人籟/e人籟更廣的讀者群,在第35期專輯中我們第一次將某些文章以中英文雙語發表。華人社會若在人道發展、全球治理及永續發展扮演要角,那麼最大的關鍵就是讓台灣、中國大陸以及其他地區的年輕人有更多的交流。華人社會在邁向這些宏大的目標時,人籟/e人籟期許自己能夠貢獻小小的心力。


我要訂人籟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七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476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