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03 五 2011 17:27

走出和解的烏托邦

一個受創的社會往往造成觀看歷史的角度分歧。德國1989年和平革命至今已過二十年,東德的社會依然深處兩種立場的對峙張力之中。


週五, 25 二月 2011 11:09

在海洋之心呼喚新生

晨曦來臨前,在霧氣迷濛的無垠海面上,他赫然發現,生命中的春天就在這裡……


週三, 31 三月 2010 00:00

衝突的世界,不信任的年代

全球經濟指標勉強算是好壞參半:地震後的海地激起大眾慷慨解囊,但也受令人痛苦的論戰所害、阿富汗的戰火依舊猛烈、伊朗的核計畫仍是西方世界的一大憂慮、更普遍的是貿易摩擦,以及對匯價水準、網路侵權、分擔國際義務的爭論,都在世界各國中營造出一股互不信任的氛圍。美中關係日趨緊繃正是當前事態最明顯的例證,但互不信任的氣氛在各個區域與層面愈演愈烈;還有其他的例子,像是北歐與南歐間因公債而起的爭執,以及印度半島上更為緊張的情勢。

 


週日, 06 九月 2009 00:44

Liar, Liar——《王牌大騙子》的虛實人生

當大説謊家被下了「誠實魔咒」,真相會使他自由,或墜入可怕的地獄?
----------------------------------------

假如上帝在你身上下了一個詛咒,要你在一天24小時之內都不能說謊。你的生活會因此而亂了步伐嗎?
或許你會覺得一天不說謊沒什麼。但若仔細檢視,你或許會發現生活中其實充斥各式各樣的謊言:從善意的白色謊言,到惡意的謠言中傷,都不可避免地撲向我們。

美諺有云:「誠實為上策(Honest is the best policy)。」傳統的好萊塢電影,不論劇情多麼天馬行空,在道德主題上都回歸到二個核心價值:「自由意志」(free will)與「誠實」。人類基於自由意志做出選擇,不論這個選擇讓主角陷入何種困境,若要解決問題,一定要誠實以對――也就是一定要有個橋段,讓影片中所有的欺瞞與背叛都必須藉此坦白澄清。如此一來,主角才能在故事的結尾被救贖,獲得完美的結局。


童言背後的真相
金凱瑞主演的《王牌大騙子》(Liar, Liar)就是一部探討「真實」與「謊言」孰輕孰重的電影。影片一開始,有位老師在課堂上問小朋友家長的職業。當問到一個叫麥克斯(Max)的小男孩時,孩子歪頭想了一下,然後直覺地脫口而出說「騙子」。這個答案讓老師花容失色,想說麥克斯一定是在哪個環節上誤會了父親的職業,於是繼續追問。當小男孩說出「爸爸總是穿上西裝上法庭和法官說話」時,老師聽了不禁莞爾,然後糾正麥克斯說:「他是個律師,不是個騙子。」

即便是童言無忌,這段對話卻替律師這職業下了一個嘲諷式的定義:其實律師不過就是職業騙子,他們到處說謊。不論是為了做人處事上的圓滑(白色謊言),或是為了打贏官司的「技術性說謊」(惡意中傷),於公於私他們都是不折不扣的「謊言製造者」。也因此本片的英文片名「Liar, Liar」(說謊者)不其然地與「律師」這個職業形成同位格。

金凱瑞所飾演的律師弗萊契(Fletcher)就是一個為了成功不惜說謊的律師。焚膏繼晷的工作影響了他的家庭生活。雖然他與妻子的離異,並沒有影響到與兒子Max的感情,但為了同時應付公事與私事,弗萊契不得不常常撒謊,當做虛與委蛇的藉口。他的生活是由大小不一的謊言羅織而成。不但遲到有理由,就算見到討人厭的同事與上司,也得昧著良心說場面話。所謂「成功的律師生活」,其實只是由一堆謊言堆砌而成的假象。

麥克斯很喜歡跟父親在一塊,即便他知道父親常對他不守信用。但隨著弗萊契放他鴿子的頻率越來越高,讓麥克斯逐漸喪失對父親的信任。在某個弗萊契又缺席的生日宴會上,六歲的麥克斯許了一個願望:他希望爸爸能夠有一天不說謊,好好做一個誠實的人。


誠實是否真是上策
上帝似乎聽到了小男孩真誠的禱告,幫他撒下許願的魔粉。從那刻起,弗萊契變得無法說謊。即便是最小的指鹿為馬(如:將紅筆說成藍筆)也辦不到。這項「奇蹟」讓他慌了手腳。一向靠說謊與扭曲事實替客戶辯護的他,竟然搖身一變,成為比小木偶皮諾丘更誠實的人。弗萊契的命運會不會因此而改變?誠實到底給他的生活開啟了另外一扇窗,還是帶來更多的麻煩?


劇照提供/http://hard.ge/

----------------------------------------


本文亦見於2009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2009_10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週三, 01 十月 2008 00:00

福田引退,外交歸位?

 
日相福田康夫請辭,對日本政壇產生哪些效應?未來又將如何影響國際局勢?

撰文│何思慎 輔仁大學日文系副教授


日相福田康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請辭,距其上台未滿周年。接替安倍晉三出任首相的福田,不斷受制於「扭曲的國會」(ねじれ国会),以致重要法案無法通過,國政無法順利推動,百姓生活每下愈況。其間福田雖力圖振作,月前改組內閣,以求挽回民心;然此舉對拉抬內閣聲望效果有限,媒體民調數字更顯示改組效果為零。福田的下台,應驗前首相小泉「改組後若仍不得民心,福田須下台」的政治判斷。

福田內閣聲望持續低迷,不僅造成自民黨支持群眾流失,亦衝擊自民黨與公明黨的合作氣氛。自、公兩黨除對「恐怖主義對策特別措施法」各持立場,在解散眾議院的時機上,進退維谷的福田雖不急於解散眾議院,但公明黨卻希望於今年底或明年初解散它,竭盡全力在明夏東京都議會選舉中放手一搏。兩黨各為一己政治利益盤算,不合傳聞亦成「永田町」最令人感興趣的小道消息。因此,福田雖對外說明「下台乃希望為陷入僵局的日本國政尋求突破契機」,但自、公已非琴瑟和鳴,應是讓福田萌生去意的因素之一。

在內外交迫下,福田感到勢不可為。「解散眾院」已箭在弦上,但在內閣支持率僅二成的情況下強渡關山,無疑是政治自殺。此時改選自民黨將可能失去政權,且無法如一九九三年淪為在野般,迅速離間執政聯盟,重返執政。福田不願成為全黨罪人,且成為自民黨史上最不堪的總裁。讓新人上台,重燃選民對「自公聯合內閣」的支持,應是福田延續自民黨政權的最後一帖猛藥。惟若新首相仍喚不回民意,政黨輪替應是必然結局。

面對自民黨一九五五年結黨以來最大的生存危機,自民黨內應會暫時抛開派系利益恩怨,共推高人氣政治明星,在即將到來的眾院大選中吸票。跡象顯示,在自民黨總裁參選者中,麻生出線的機率最高。

根正苗紅的麻生太郎為「吉田路線」正牌繼承人,其外交政策與福田高舉的「新福田主義」必有出入;被束之高閣的「價值外交」將重回日本外交政策思路,而「美日同盟」亦會先於日中關係。麻生的「價值外交」與美國共和黨總統提名人麥肯(John McCain)提出的外交理念「以團結民主國家對基軸的夥伴關係」不謀而合。若其順利出線,將令美國對日本更為放心。

其間日中關係雖不必然回到小泉內閣時期的低潮,但缺乏能與中國「以心傳心」的福田首相穿針引線,日、中能否暫擱置爭議,實現「第四份公報」揭櫫的「戰略互惠關係」,不無疑問。麻生的保守立場,令中國似乎對其缺乏足夠「信任」,這將成為左右日中關係發展的最大變數。



週六, 16 八月 2008 01:45

我想有個家

文‧攝影│梁准

我要寫的劉曉慶,不是大陸影星劉曉慶,而是四川地震災區一個與影星劉曉慶同名同姓的八歲女孩。她之所以給我留下深刻印象,不是因為她與影星同名同姓,而是因為她帶給我的感動,觸及靈魂和心靈。在此之前,我從未想到一個八歲女孩具有如此大的承受力。


曉慶的心事

在與汶川大地震震央只有一山之隔,直線距離不到三公里的龍池南嶽村拍攝時,我感覺到一雙專注的眼睛一直追隨著我,從未從我身上移開過。順著眼光看去,一個留著瀏海的嬌柔女孩正目不轉睛看著我,眼光清澈純淨,鮮紅的上衣將她的小臉襯得紅撲撲的,讓我腦海中滿是廢墟的灰色調終於有了一抹紅色,它象徵著希望。

我微笑著走向她,伸出我的手,沒有片刻遲疑,她握住我的手,並對我微笑。她的笑很甜,讓我的心變得溫暖。她拿出她的畫給我看,上面畫著她的夢想和希望:藍天白雲,燦爛陽光下的川西大地,巍然屹立著兩幢漂亮的房子,一幢屬於劉曉慶,一幢屬於她的爸爸媽媽。

我告訴她,我很喜歡這幅畫,她樂了,話也開始多起來。說到未來的新家,至今還住在帳篷裡的曉慶很興奮,她興高采烈告訴我:「阿姨,我的新家可是防震的,再大的地震都震不垮,不像我們原來的家和學校,一震就垮了。」

提到她那已成為一片廢墟的家和學校時,曉慶有些難過,低垂著雙眼,沉默了。我將她擁入懷裡,正想著該如何安慰她時,她突然抬起頭,一臉天真無邪地對我說:「阿姨,我給妳講地震發生那天的事吧!好嚇人哦!」

當曉慶說出這番話時,我是既意外又惶恐,畢竟她只是個八歲的孩子!曾經經歷的慘烈一幕,在她心中留下怎樣的陰影?對她而言,這樣的回憶意味著什麼,我心裡完全沒有底。我雙手輕輕摟著她的肩膀,直視她的眼睛溫柔地對她說:「妳也可以不講的。」

但曉慶看著我,眼神充滿執著和堅定:「可是阿姨,我就是想對妳講!」

「能告訴阿姨理由嗎?」

「因為妳喜歡我的畫,也因為…」曉慶停頓並猶豫了一會兒,最後下決心似地小聲說:「剛才妳拍廢墟時,我看見妳流淚了!」

她的話讓我的眼睛再次濕潤,就這樣,因著一個八歲女孩的信任,我眼裡含著淚,握著她的手,聽她講述她在地震中所經歷的一切:


大家拚命往外逃

地震發生時,我們正在上課,課桌突然開始搖動,並且越搖越凶。我聽到一種奇怪的聲音,電燈熄了,掉在地上,房子開始劇烈晃動,老師大聲喊:「地震了,快跑!」

我和同學們嘩啦一下開始衝向教室外,老師在最後,像趕羊似地大聲吆喝我們,使勁推著我們跑。剛跑到操場邊上,身後的校舍便倒了,四周的山也開始垮塌,到處是塵土,什麼也看不見,只聽見有人大聲喊:「趕緊跑,山上洪水來了!」

原來,學校背後山上的蓄洪池坍塌,洪水順山勢傾瀉而下,衝向了已經坍塌的學校,情況非常危急,有同學開始哭,不過我沒哭,我知道哭沒有用。

老師迅速將我們召集在一起,清點人數後,讓大孩子拉著小孩子,老師抱著背著拖著學前班的小孩子,開始狂奔。逃生途中,餘震不斷,泥石流爆發,我幾乎是連滾帶爬走過來的,我看到很多房子都倒塌了,到處是從山上滾落的石頭,我開始感到害怕,也開始擔心在家裡的媽媽和奶奶,還有在「農家樂」(編按:民間旅社)打工的爸爸。

在鄉親們的幫助下,爬山涉水,我們終於到達比較安全的謝家坪高地,大家都精疲力竭。此時的我又累又渴又餓,但只能忍著,因為我知道,從學校跑出來,我們什麼也沒有。


爸爸緊緊抱住我want_a_home_02

天開始下起傾盆大雨,我們沒有傘,也沒有雨衣。老師四處奔波後,找到幾張塑膠布,為我們遮雨。我們這兒是山區,只要一下雨就會變得很冷,老師和同學都衣衫單薄,沒人有多餘的衣服,很多人的衣服都被雨淋濕了,於是老師和鄉親冒著大雨砍來竹子,幾根竹竿撐起幾塊簡易塑膠布,這就是我們的臨時帳篷──我們地震之後的第一個家。

不到二十平方米的臨時帳篷下,密密麻麻擠著一百四十二個學生,我們只能背靠背地坐著,相互取暖。

我開始盼著爸爸來接我,就這樣等阿等,不知過了多久,終於等來了爸爸。爸爸灰頭土臉的,衣服很髒,尤其是褲腿,沾滿泥漿,鞋子已完全看不出原來的顏色,爸爸看見我,便大喊著我的名字,衝上來緊緊抱住我,我幾乎不能呼吸。長這麼大,我從未看過爸爸掉眼淚,但那天,我看見大顆大顆的眼淚從爸爸眼中滑落。他感覺到我的身體在發抖,便脫下他的衣服披在我身上。

爸爸打工的「農家樂」在學校和我們家之間,地震後,爸爸不顧餘震和山上隨時滾落的巨石,發瘋般地往學校跑,趕到已成為一片廢墟的學校,聽說我們已轉移到謝家坪,又馬不停蹄趕往謝家坪,見我沒事,爸爸鬆了一口氣,但奶奶和媽媽生死未卜,爸爸還得馬上趕回家,看看家裡的情況。

由於餘震不斷,山體不斷垮方,道路和通訊完全中斷,回家的路太遠又太危險,老師和家長商量決定:第一晚,所有學生留宿謝家坪。


姐姐站著讓我靠

天漸漸變黑,鄉親們拿出冒著生命危險從自家倒塌的房屋中刨出的大米,從廢墟上撿來木條,生火給我們熬了一鍋熱騰騰的稀粥。

經歷地震驚恐的六小時後,我們終於喝上熱粥,儘管每個同學只有一小碗,並且只能輪流著吃,但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那是我喝過最好喝的粥!

喝了熱粥後,我覺得好很多,不再那麼冷了,口也不那麼渴了,我開始想睡覺了。

晚上,雨越下越大,搭建的臨時帳篷已經完全被雨水浸濕,地全是濕的,我們只得站起來,相互靠著,彼此溫暖著。

老師安排高年級的哥哥姐姐一對一照顧我們低年級的同學,一個姐姐站到我身邊,讓我靠著她,剛開始我還強忍著不要睡著,我知道姐姐也很累很睏,我不停地揪自己的頭髮,掐自己的大腿,讓自己不要犯睏。可後來不知怎麼的,迷迷糊糊居然睡著了,就這樣站著睡了一夜。


媽媽正在往下掉

第二天,等了很久,終於等來爸爸媽媽,他們都一臉憔悴,特別是媽媽,整個人有氣無力的,雙眼無神,只是緊握著我的手,什麼也不說。

為了讓我多安撫媽媽,爸爸悄悄告訴我,地震時,奶奶和媽媽正吃午飯,意識到是地震時,兩人扔下碗便往屋外跑,大地劇烈的震動讓她們站立不穩,倒在地上,隨著嘩啦啦的房屋倒塌聲,我們家化成一片廢墟。

當時,地面開始扭曲,變形,裂縫,塌陷,我們家門前正好有一道坡坎,媽媽正倒在那裡,坡坎塌陷時,媽媽整個身體不由自主地隨著地面塌陷不斷下沉,媽媽大喊:「救救我!我在往下掉!」

奶奶顧不得還在劇烈搖晃著的大地,爬起來奔向媽媽,撲倒在地,用她那雙並不有力的手,拼著老命,緊緊拉著媽媽伸出的雙手,地震引起巨大的山體滑坡,我家附近四面八方的山都在垮,巨石滾落,煙霧彌漫。奶奶的冒死相救,讓媽媽躲過大難,但奶奶卻遍體鱗傷,媽媽因為受到過度驚嚇,變得很安靜。

聽了爸爸的話,我牽緊媽媽的手,覺得自己一下長大了,我不會再像地震前那樣,在爸爸媽媽面前撒嬌、任性,惹他們生氣,無論發生什麼事,無論走到哪裡,我都會好好照顧媽媽,盡量為爸爸多分擔一些。


特別特別想上學

後來,我們一家被轉移到成都龍泉驛區的災民臨時安置點,在那裡,無論大人孩子都對我們特別好。我們剛去時,除了身上穿著的髒衣服,一無所有。很快地,有人給我們送來新衣服,洗了澡,換上新衣,住進乾淨整潔的帳篷,吃上熱呼呼、香噴噴的飯菜,心情也變得好起來。

住在這裡的人來自都江堰、彭州、汶川等不同的災區,雖然剛開始互不相識,但因為共同經歷過地震災難,所以大家相處得很融洽,大人們聚在一起聊天,孩子們也自然而然在一塊玩耍,我在那裡交了很多新朋友。

每天都有成都市龍泉驛區的居民來探望我們,為我們送來各種各樣的生活必需品,還有許多年齡與我相仿的小朋友,給我送來漫畫書和玩具。也有一些大哥哥大姐姐來做義工,並教我們畫畫,帶著我們玩遊戲。

雖然和帳篷裡的小朋友玩得很開心,但還是有一件事讓我念念不忘,那就是我特別特別想讀書,想回到教室和老師同學們一起上課,日子越久,這種想法就越強烈。

終於有一天,救災點的大喇叭上說,住在災民臨時安置點的學齡兒童,檢查完身體,打過預防針後可以去上學。這讓我欣喜若狂,我平時最怕打針了,但這次聽說打針就能去上學,便顧不得那麼多了,央求爸爸趕快帶我去打針,我怕去晚了就沒機會讀書了。

我和爸爸一路跑,以最快的速度趕到檢驗處,很幸運地,我們排在第一位,我也如願以償成為第一個打針的小朋友。打針的時候,我咬緊牙關,沒有像以前打針那樣痛哭流涕,只要能讀書,我什麼都不怕,什麼都願意做。

能夠重新回到教室上課,真的是我最快樂的一件事。那些日子,我上課特別認真,每次作業都是第一個交,經常得到老師的表揚,學校裡的同學對我非常友好,送給我很多小禮物:作業本、鉛筆、尺子、橡皮擦等等,他們給我的幫助,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是地震後我最難忘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我家是個好地方

在龍泉驛的災民臨時安置點待了兩個月後,我們決定回家,儘管龍池受災嚴重,但畢竟是我們的家。

回家經過學校,看到學校,想起那些在地震中傷亡的同學,還有雖平安但現在不知在何處的老師和同學,我真的好難過!

終於回到我日夜思念的家,這是地震後我第一次面對已成為廢墟的家,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覺得一切都像在做夢。我狠狠揪了一下自己的臉,很疼,我終於明白這不是夢。

回到龍池清理廢墟時,在廢墟中刨挖東西,稍不留神就會被劃破手指,或被尖利的東西刺傷腳。後來爸爸媽媽執意不准我再去幫忙,看著在廢墟上忙碌的爸爸媽媽,我畫下了「我想有個家」這幅畫,我清楚地記得,當我將畫拿給爸爸媽媽看時,他們笑了,我已經好久沒看他們笑了。

還記得地震之前,鄉親們大都以開「農家樂」,接待來龍池(編按:當地旅遊景點)度假的遊客為生,生活過得有滋有味,平靜安詳!來過這兒的叔叔阿姨,都誇我們這裡風景秀麗,氣候宜人。在龍泉驛的災民臨時安置點,人們聽說我來自龍池,都羡慕地說:「哦!那可是個好地方。」

在我印象中,每年暑假,總是爸爸媽媽和鄉親們最忙的季節,幾乎家家「農家樂」都是門庭若市,但今年暑假,冷冷清清,大人們忙著清理廢墟。

所以我長大後想做個導遊,可以邊玩邊掙錢供養爸爸媽媽,修漂亮房子,還可以從外面帶很多人到我們龍池這邊來旅遊,讓鄉親們也掙到錢,大家都能過上好日子。

我畫在紙上的的夢想一定會變成現實!我們能重新在龍池建起漂亮房子。我和曾經幫助過我的龍泉驛的小朋友有約定,等我和爸爸媽媽把房子修好後,接他們來龍池玩!

【後記】

與曉慶分別前夕,雙方都依依不捨,在她居住的帳篷前,我拍下了小小的她,更拍下了夢想和堅持。

一個四川地震災區的八歲女孩,看著她那燦爛的笑臉,我很難將她和那場巨大的地震災難聯繫在一起,只能從心靈深處發出感歎:這是怎樣一塊土地,養育出如此樂觀堅韌的孩子!
加油,劉曉慶!






本文亦見於2008年9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2008_09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週三, 02 七月 2008 07:40

翩然馬背

佳穎是個十一歲的馬術選手。
她喜歡和心愛的馬一起奔馳,風吹在他們的臉上、身上,
「好像要一起飛走一樣」,她說。

柯蕾俐(Aurelie KERNALEGUEN)採訪 Nakao Eki 翻譯

「我飛起來了!」蛋蛋每次騎著最心愛的馬「天行者」(Sky Walker)跳欄時都會這麼說。
蔣佳穎(小名蛋蛋)是個十一歲的小女孩,在我採訪她的不久之前,她才在淡水綠野馬場與成人較勁跳欄時拿下了第二名。她說:「天行者是匹大馬,我在他背上覺得很安全。」

我們好像要一起飛走

那是個星期六的下午,蛋蛋剛上完馬術課,馬褲和馬靴都還沒換下,一手還夾著頭盔,就帶我到馬場裡去逛。她說爸爸就是她的教練,父母也都在馬場工作。「我是在馬群裡長大的。學走路的時候就在學騎馬了。我花了很多時間來了解馬,非常愛他們。」她說。
跟所有馬都打過招呼以後,她帶我去看「天行者」,這是一匹大白馬,受到她所有的關愛。蛋蛋說,「我最喜歡
騎天行者跟爸爸一起去海灘。我很喜歡奔馳的時候風吹過臉的感覺。我們之間有一種特殊的感覺,好像要一起飛走一樣。」

信任使一切變得容易

蛋蛋覺得跳躍(horse jumping)比花式馬術(horse dressage)有趣。她說:「比賽的時候我跟天行者有很多交流,會彼此互相鼓勵。我拍他肩膀,指路給他,他就知道該怎麼做,因為他很愛跳。」她很喜歡跟馬一起學習的過程。「他非常聰明,我們兩個都有進步。我覺得我們是一組好的人馬。現在我騎他可以跳一米二這麼高了。」
夏令營的時候,她有兩個朋友也到馬場來消磨時光。「我們早上七點開始餵馬,然後給他們做訓練,帶他們去散步,幫他們刷毛…到他們該休息的時候,才是我們的時間。」她說,「我特別喜歡幫他們洗澡,就好像是在對他們傳遞一種訊息,他們很喜歡。」
只要信任馬、態度正確,再複雜的技巧也會變得很容易。蛋蛋告訴我,祕訣其實很簡單:「騎馬的時候身體要放鬆,不要想太多,專注騎馬的感覺。如果你做得到,你就在進步。」

與你分享騎馬的樂趣

蛋蛋跟天行者已經一起受訓兩年,彼此非常了解。蛋蛋說:每天我會去他的馬廄問他,「你今天過得怎麼樣?你怎麼了?」然後他就會在我身上擦臉,這表示他要我帶他出去散步。」
蛋蛋說:「我希望有一天能有一匹很強壯的馬,帶我到各地去遊歷。」不過,現在的蛋蛋睡覺時,還是擁抱著另一匹小馬娃娃進入夢鄉。
我問蛋蛋,接下來她想要做什麼?「我想要繼續提升我的技巧,有一天要參加國家代表隊,成為大騎師。」她說著,臉上露出大大的微笑。不過蛋蛋不只喜歡騎馬,也很喜歡訓練馬。教人騎馬是她與人分享熱情的方式。她說:「我希望有更多人可以享受騎馬的樂趣,對馬有更多的認識。」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六月 2011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156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