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30 三月 2010 15:31

歧路莫徬徨——再思台灣高等教育

1949年,傅斯年引用哲學家斯賓諾沙(Bendict de Spinoza)的格言「我們貢獻這個大學于宇宙的精神」來勉勵台大學生時,台灣高等教育學校數目屈指可數(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1950年代台灣的大學院校不過四所)。得以接受高等教育的人,被視為社會菁英;高等教育機關,尤其是大學,則被賦予致力學術研究、擔負社會道德表率及引領時代風潮的責任。當時社會對接受高等教育者的期望,是既要成為西方意義下的「知識分子」,也要能成為傳統華文化的「士人」。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九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60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