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四, 30 四月 2009
週五, 01 五 2009 00:39

From City Network to Network City

Jürgen Rosemann introduces here the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Randstad Holland. Click on the right part of the presentation to go to the next page (click on the left part to go back to the previous page).

Attached media :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JurgenRosemann_From_City_Network_to_Network_City.swf{/rokbox}
週四, 30 四月 2009 09:15

贫穷仙境──尼泊尔

摄影/周李隆德
本文亦见于2009年5月号《人籁》月刊


----------------------------------------
尼泊尔人,有著世上最迷人的笑容与温和亲切的天性。
这个国家有种魔力,令我日夜想念,召唤我不断重访。
但是当我将目光转向人们的生活,每每令我无比感伤…
----------------------------------------

山中小国的困境
第一次走访尼泊尔是一九九四年。至今,还记得当时街上的味道、早晨的空气、人们的眼神、弥漫的香气与迷雾中的老建筑…

这个国家有种无法形容的魔力,召唤我不断重访。只是在重访的经验中,我看见的不再是它表面上迷人的情调与独特的气氛,而是这个夹在中国与印度两块大面包中,如同一片薄得不能再薄的火腿肉一般的山中小国,有著多少沉重的内忧外患。

在二○○一年王室血案后,这个原本还算平静的国家,政治局势日益动荡;极度仰赖著观光业的经济,曾数度因罢工、宵禁,以及毛派的窜起,而受到严厉的考验,并直接冲击人民的生计。这几年来,许多乡间百姓,为了谋生与身家安全,纷纷移居首都加德满都。一时间都市里人满为患,地价物价年年高涨,治安问题随处可见,但政府却一筹莫展。


新政府,新气象?
从乡下转居首都的移工与世界各地的移工一样,绝大多数都只能从事最底层的劳力工作,生活品质极为恶劣,贫民窟数量与日俱增,更不要说是下一代的教育问题了。此外,到国外打工的男性人口也不断增加,工作地点以中东地区为主。

原本就身陷贫穷之境的小国,在继任国王无能无德与政府当局贪腐的情况下,跌进了失序又混乱的年代。社会建设百废待兴,经济水平不断下滑。最后,许多民不聊生的百姓选择向毛派靠拢,希望藉由一个制衡甚至反抗的力量,让这个国家的权力结构翻盘。而整个国家在这样的动乱不安中,的确付出了很高的代价,社会问题层出不穷,零星的暴动越演越烈。

去年春天,毛派终于成为议会的第一大党。没多久,便以五百六十票对四票的压倒性优势,在议会通过决议,正式废除了君主制,成为一个联邦民主共和国。而新崛起的政治势力是否能为这个山中小国扭转长年的颓势,带给人民一番新气象呢?


被摧毁的人间仙境
目前,尼泊尔的社会问题并无显著的改善。公共建设依旧停滞不前,贫富悬殊越来越严重,青少年犯罪率不断攀升,人口贩运问题也不见改善,连最显而易见的垃圾处理都变成难题,至于水电与汽油供应的严重短缺就更不用说…

每每在乡间望著喜马拉雅山时,我都有一种无以言喻的感动。以自然条件而言,它是我心中的「人间仙境」。可是当目光转回到社会时,我又有说不出的遗憾。一个国家,由人组成,也由人摧毁。而相较于腐败的政客所掌握的资源与影响,人民的权益与力量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尼泊尔人,有著世上最迷人的笑容与温和亲切好客的天性,我想这是我日日夜夜想念这里的主因。但它却也是我伤感的缘由,因为不知道这些无法发声的百姓,要到何时才会回到一个安定的社会状态,享有最基本的生活品质。



关于尼泊尔及周李隆德的摄影作品,请参考</b>
周李隆德的影像世界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SarinaYeh_nepal.jpg{/rokbox}
週四, 30 四月 2009 09:06

貧窮仙境──尼泊爾

攝影/周李隆德
本文亦見於2009年5月號《人籟》月刊


----------------------------------------
尼泊爾人,有著世上最迷人的笑容與溫和親切的天性。
這個國家有種魔力,令我日夜想念,召喚我不斷重訪。
但是當我將目光轉向人們的生活,每每令我無比感傷…
----------------------------------------

山中小國的困境
第一次走訪尼泊爾是一九九四年。至今,還記得當時街上的味道、早晨的空氣、人們的眼神、瀰漫的香氣與迷霧中的老建築…

這個國家有種無法形容的魔力,召喚我不斷重訪。只是在重訪的經驗中,我看見的不再是它表面上迷人的情調與獨特的氣氛,而是這個夾在中國與印度兩塊大麵包中,如同一片薄得不能再薄的火腿肉一般的山中小國,有著多少沉重的內憂外患。

在二○○一年王室血案後,這個原本還算平靜的國家,政治局勢日益動盪;極度仰賴著觀光業的經濟,曾數度因罷工、宵禁,以及毛派的竄起,而受到嚴厲的考驗,並直接衝擊人民的生計。這幾年來,許多鄉間百姓,為了謀生與身家安全,紛紛移居首都加德滿都。一時間都市裡人滿為患,地價物價年年高漲,治安問題隨處可見,但政府卻一籌莫展。


新政府,新氣象?
從鄉下轉居首都的移工與世界各地的移工一樣,絕大多數都只能從事最底層的勞力工作,生活品質極為惡劣,貧民窟數量與日俱增,更不要說是下一代的教育問題了。此外,到國外打工的男性人口也不斷增加,工作地點以中東地區為主。

原本就身陷貧窮之境的小國,在繼任國王無能無德與政府當局貪腐的情況下,跌進了失序又混亂的年代。社會建設百廢待興,經濟水平不斷下滑。最後,許多民不聊生的百姓選擇向毛派靠攏,希望藉由一個制衡甚至反抗的力量,讓這個國家的權力結構翻盤。而整個國家在這樣的動亂不安中,的確付出了很高的代價,社會問題層出不窮,零星的暴動越演越烈。

去年春天,毛派終於成為議會的第一大黨。沒多久,便以五百六十票對四票的壓倒性優勢,在議會通過決議,正式廢除了君主制,成為一個聯邦民主共和國。而新崛起的政治勢力是否能為這個山中小國扭轉長年的頹勢,帶給人民一番新氣象呢?


被摧毀的人間仙境
目前,尼泊爾的社會問題並無顯著的改善。公共建設依舊停滯不前,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青少年犯罪率不斷攀升,人口販運問題也不見改善,連最顯而易見的垃圾處理都變成難題,至於水電與汽油供應的嚴重短缺就更不用說…

每每在鄉間望著喜馬拉雅山時,我都有一種無以言喻的感動。以自然條件而言,它是我心中的「人間仙境」。可是當目光轉回到社會時,我又有說不出的遺憾。一個國家,由人組成,也由人摧毀。而相較於腐敗的政客所掌握的資源與影響,人民的權益與力量幾乎毫無招架之力。

尼泊爾人,有著世上最迷人的笑容與溫和親切好客的天性,我想這是我日日夜夜想念這裡的主因。但它卻也是我傷感的緣由,因為不知道這些無法發聲的百姓,要到何時才會回到一個安定的社會狀態,享有最基本的生活品質。



關於尼泊爾及周李隆德的攝影作品,請參考</b>
周李隆德的影像世界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SarinaYeh_nepal.jpg{/rokbox}
週四, 30 四月 2009 08:39

面對真相之後,挑戰才要開始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09年5月號《人籟》月刊


----------------------------------------
台灣在過去十五年內,二氧化碳排放增加率名列世界之冠。面對如此「真相」,台灣如何減量?北縣誓言成為「全國第一座低碳城市」,此刻我們以北縣為座標,以全球為視野,審視台灣在面對真相之後必須迎接的挑戰。
----------------------------------------

「20年20%」、「每人每年6.37」…

這些數字所指為何?是投資獲利預測?經濟成長數據?還是國民平均所得?

以上皆非。正確答案是:台北縣的二氧化碳人均排放量與減量承諾!


全球趨勢,環境殺手成為減碳先鋒

台灣的二氧化碳人均排放量名列前茅,過去十五年的增加比例更位居世界第一。北縣提出「20年減碳20%」的具體目標,並推出各項減碳行動方案,值得肯定。

因此,台灣若能以北縣為座標,進一步審視「城市減碳」的策略與執行方向,不僅可提供其他縣市參考,且在台灣目前於國際溫減跑道急起直追的狀況下,亦有助於建立具體的執行指標,並指出台灣現今所面對的挑戰。


綠色城市,減碳不是漂綠,實質重於形式
首先,民眾的正確認知與行為改變,可說是減碳行動的重要關鍵,但其推廣卻也容易流於形式。一項常引起爭議的減碳手段是「種樹」。種樹當然沒錯,但其減碳效果涉及樹種、樹齡等諸多變因,無法被簡化換算,許多企業或政府卻一窩蜂大量種樹並以此號稱減碳成果,似有「漂綠」之嫌。

相較於以上作法,「低碳旅遊」顯然較具實質意義與擴延性。近年來單車風潮興盛,根據觀察,許多民眾購買了單車,卻因憂慮安全問題而甚少上路。再者,北縣目前的自行車道以休閒為主,以單車作為通勤工具的人口並未顯著增加,減碳效果仍屬有限。

因此,如何建置安全、完備的單車「通勤」路網,並同時將低碳旅遊的推廣範圍由「點」連成「線」甚至拓展為「面」,不只是縣民的期待,也是當務之急。


社區扎根,結合社造團體持續深耕
除了綠色交通,住商部門亦為城市減碳的重點。北縣成立「低碳診斷服務團」,為住宅、商辦、學校等提供低碳診斷,並開辦「社區節能減碳示範實做計畫」。

誠然,將減碳落實到社區,是最實際也最扎根的作法。不過,北縣社區型態相當多元。除了集合式住宅或大樓社區,北縣的市區裡更多的是無組織、住商混雜的公寓或傳統社區。在此狀況下,朝向結合既有社區團體來進行後續推廣是一可行的方向。

此外,社區減碳工程亦不應只著重於硬體設施(如省電燈具)或短期節電數據,更應多著力於啟動社區自主性的討論,以及居民觀念的改變。

從北縣看台灣,低碳城市需要高標政策
減碳是全球性的課題,既與國家產業走向、能源政策息息相關,同時又須落實到每一社區、家戶乃至個人的行為之上。因此對台灣而言,它同時考驗著各級政府的統籌執行與治理能力、民間社會的思辨與動員力,以及企業家的遠見與應變力。

面對真相之後,挑戰才要開始。打造低碳城市、低碳台灣,我們需要高品質政策、高水準人民,以及高標準的論辨與監督。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Leelichun_taipeichallenge.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一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25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