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社會責任與中國系列評論【二】 精選

by on 週六, 01 八月 2015 評論

企業社會責任與中國系列評論

佛教思想與中國企業社會責任

撰文│魏明德

攝影│月牙佛寺普渡法會•上海

佛教為中國提供文化資源至少就潛在層面而言,它促使中國內部發展企業社會責任具有相當重要的意義。

兩千多年以來,佛教教義給予一代代中國官員和企業家無數啟發,激勵他們投身於慈善志業。基於對佛教義理的依循,蘇東坡要求地方官員全力抵禦荒,因為飢荒導致當地人棄養子女軾向在密州,遇饑年,民多棄子,因盤量勸誘米,得出剩數百石別儲之,專以收養棄兒,月給六斗。比期年,養者與兒,皆有父母之愛,遂不失所,所活亦數十人。」(註1)

然而,佛教在中國經常受到批評的原因,在於不著重引導身處權勢階級或富貴階層的個人反思自身決定和行為的根本之道,而多強調人們對寺廟或慈善機構款所立下的功德。直到今日,眾多中國企業家依舊將款視為求取報的迴向,較少反思本身在個人層面專業領域中所實踐的行為,而且較少積極主動出面承擔企業責任。不過,他們捐助資金確實形成國家、企業和非政府組織之間不斷變化的複雜關係。(2)

不過,今日佛教煥然一新:隨著佛教全球化及城市化的進展,佛教對高教育階層宣化教義過程中,不斷地自我提升化。因此,今日佛教的新面貌有助於推動企業社會責任的價值實踐。以下我們的引言偏向理論層面,但其論述的價值觀確實中國佛教知識信徒關心的主題,同時信仰佛教而具社會地位的世俗追隨者也越來越關注類似的價值

對於企業社會責任來說,積極行善避免作惡是重大課題,使如此尚無法終止人的苦難()企業社會責任模式若要做到意義深厚且運作良好,端視的關鍵要素即是消除我執。根據四聖諦的道理,苦難須從根源上予以消除。()消除我執」即是消除對自我的執著以及對感官愉悅的貪婪。沒有執著與貪婪,人們對地位的野心,以及過當消耗物質的需求將會煙消雲散。

一旦我們能消除不當的野心和過度的物慾,人們就不會將追求利潤最大化或生產力最大化視為必要。當人們不再汲汲營營追求物質財富和生產,過度資源開發也將停某些人士停止過度消耗資源,意謂著他人較能多獲取必需品的基本管道,如此將降低負面影響,諸如資源浪費與污染。()個體節制自我,不耽溺於對自我的癡迷,苦難可被消除。()對群體而言,個人的我執越小,整個世界的未來更美好。(3)

此外,佛教為東亞各國和文化提供共的精神土壤。佛教資源的動用滋養企業社會責任價值觀和實踐,幫助中國的企業家在境內的環境中穩健發展。中國大陸境外經營的企業公司開啟海外積極重視佛教信佛教傳統的道路,香港何鴻毅家族基金即是當代佛教慈善團體的一例。(4)

然而,對於具有中國特色的企業社會責任模式的蓬勃發展佛教的向度並沒有真正盡到貢獻,我們不能忽略不提。過去五到十年中,企業社會責任的規定實踐以及教學教材等等進展飛速,而佛教教義以及佛教組織並沒有在此一過程中扮演主導力量佛教界最主要貢獻在於彙集企業家慈善事業的力量,尤其救濟災難

在此,我們就救濟災難貢獻進一步討論。它傳達的訊息大眾以為企業對整體社會的責任就是施捨財物甚至以為對其他個人的首要責任也是如此,而非步步落實規劃,為社會更大的善事承擔必要責任

再者多數佛教基金會較少來自企業的創舉,大多是由寺廟設立或管理。相之下,儘管儒家展現家長式的行事作風,強調附屬關係以及地域差,但對企業責任的社會層面具有更系統性的影響對中國整體社會而言,「基督教信徒老闆和基督教教義重要性雖然相對微弱,但地方的影響相當活躍。(5)換句話說,我們的觀察印證安德瑞(André Laliberté)佛教慈善事業當今影響力的論述,亦即佛教徒對社會服務的本質缺乏共識對世俗信眾的行善缺乏持續性質、系統性質的教導最終導致佛教成為一股保守的力量,無利於社會變革。(6)

無論如何,佛教慈善事業成長快速,而且獲得引人注目的發展。然而,這並不表示佛教教義深刻地為人所熟知,或者勇於面對中國社會層面的變化召喚新的現世佛教意味著佛教必須正視二十一世紀中國在環境、公共倫理觀和公民等向度的各項難題與挑戰。

註釋

1 SU, Dongpo (2008), Selected Poems and Prose, Lin Yutang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 Edition, Taipei, Cheng Chung, pp.68-69.

2参见LALIBERTE, André., WU Keping and PALMER, David  (2011), "Social Services, Philanthropy and Religion in Chinese Society", Chinese Religious Life, edited by David Palmer, Glenn Shive and Philip Wickeri,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pp. 139-154; LALIBERTE, André (2009), "Entre désécularisation et resacralisation: Bouddhistes laïcs, temples et organisations philanthropiques en Chine", Social Compass, 56(3), Septembre 2009, pp. 345-361.

3 KRAISORNSUTHASINEE, Suthisak (2012),"CSR through the heart of the Bodhi tree", Social Responsibility Journal, 8 (2), pp. 186-198.

4 2005年,何鴻毅在香港獨慈善組織——何鴻毅家族基金,該慈善團體致力於向全球推廣中國文化和佛教思想,並發起一系列中國和海外資助專案網站參見http://www.rhfamilyfoundation.org/#!/about/, 20131210

5 參閱CAO, N. (2008), “Boss Christians: The Business of Religion in the 'Wenzhou Model' of Christian Revival”, The China Journal, 59, pp.63-87.

6 André Laliberté (2012), “Buddhist Charities and China’s Social Policy: An Opportunity for Alternate Civility?’, Archives de sciences sociales des religions, 2012/2 (n° 158), pp.95-117.

CSR in China : Interview of Benoît Vermander (Calumet Rountable, USA, November 2015)

Benoit Vermander (魏明德)

Benoit Vermander lives in Shanghai. He teaches philosophy and religious anthrop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Fudan.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月 2017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446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