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社會責任與中國系列評論【一】 精選

by on 週五, 03 七月 2015 評論

 

企業社會責任與中國系列評論

 

企業社會責任中國文化觀的調節

 

撰文魏明德

攝影│沈秀臻上海

不管是中國或是國外企業家們經感嘆,當他們試圖在組織內部灌輸個人責任和企業責任時遭逢種種困難。然而,從中國媒體網際網路的討論或是日常對話中,我們可觀察出大眾對中國社會,尤其是企業界推展企業社會責任的能力感到懷疑的相關表達,亦即重視民眾的共同福祉長期省思能力,以及負責任的行為等等表現。當然,其中不乏修辭的對峙,但在推動企業社會責任時,每個國家確實存在文化面的阻礙,使得企業社會責任始終處於不斷完善的進程之中。不過,當我們談論到企業社會責任感與公信力時,學術研究似乎對於中國主流文化的精神特質有所苛責。

舉例而言,根據一份全球性的調查報告指出,集體精神講究圈內人的文化特質,以及強調權力距離(兩者普遍存在於中國),皆被認為是不利於培育企業社會責任為基底的價值觀。

當社會上充滿強烈信念,認為人與人之間具有權力架構的距離時,位居高層且握有權力的經理或許在做決策的時候相對以自我為中心,缺乏對股東業主的關注,缺乏對廣泛相關利益者的關心,同時缺乏對社區社會的整體考量。因此,在這樣的社會型態裡,將出現較多管理者運用權力掌控的趨勢,高於對各界人士的考量這些研究成果使得宣導企業社會責任的全球人士感到憂心,他們指出權力距離的價值觀在管理者決策過程中構成主導的文化變數,尤其會忽視企業社會責任中的利益相關者。根據我們的研究結果傳達的訊息,身在較為強調權力距離價值的文化背景中的管理者,將降低對利益相關者的辨識與關注,諸如員工環保主義者以及顧客。(1)

企業社會責任在中國的履行顯示出重要。首先,由於中國政府經濟面勢不可擋的影響力,企業界最善盡社會責任的企業公司多以政府為導向。其次,經濟責任企業公司為首要的社會責任,因為經濟建設是政府和國家的重大目標。()在經濟方面,中國的前強企業關注營業額或利潤以及交給國家的獲益和所得,卻少注意勞資關係。在法律方面,重點在於產品或服務的安全。在公共倫理層面,企業公司強調節能,而少注意自律宣導以及志願政策。在慈善事業方面,給受災群眾的捐助最受重視,而為殘疾人捐助則最不受重視。()利益相關者最關心的問題是營業額或利潤(股東)交給政府的獲益和所得(政府)改善產品和服務()重視與供商和合夥人的關係(供應商或合夥人),以及薪資和福利(職員)(2)

這些研究結果與其他近似的報告確實共同彰顯出影響當代中國接受、理解和履行企業社會責任文化和社會因素()國家角色持提升()獲利和經濟成長至上,並與其他迫切的議題存有潛在矛盾()短期關注優先於永續發展議題。同時,政策管轄的範疇強調安全,關注能源消耗社會和諧,逐步形成務實企業社會責任文化的發展。儘管些政策的構思與制定針對解決某些面臨的根本問題,但是它們還是有助於推行某種國家主權色彩的資本主義,朝向特定企業社會責任文化的建立(3)

我們在此強調,雖然中國歷史形成一些不利於落實企業社會責任的文化特徵,但是今日卻保留其他顯著的文化特質,它們是滋養推動企業責任文化的有利因素它們具有全球性的視野,同時透過中國特有的資源形塑而成。

  • 我們強調的第一個文化特色是領土,由中國道家和其他文化傳統拓展而成,至今依然是生氣蓬勃的文化特色地域領土象徵人的歸屬(例如村莊鄰里或工作單位),並被視為一個有生命的個體。的隱喻是中國世界觀的核心概念。每處地域都是有生命的個體,而對中國傳統醫學來說,身體也被視為一處有氣息的地域。形塑身體的和空間意義上的」,我們必須對兩者有所理解與掌握。中國視每一方空間都居住著氣,氣支撐著我們,因此我們也應該予以善待。( 4)中國是由數不盡的小宇宙組合而成。藉由巷弄的架設,圍繞著棋盤式的通道,或是安身的密閉空間,人們重構空間感,生命受到滋養與培育。宇宙成為人居的真實存在,庇護著男性,女性以及孩童,他們透過屬於自己的空間與風潮共享並管理著寰宇。如此體會居住空間的方式使我們得以寓居大地。對於既定地域領土的依戀感,以及形塑地域領土」的感知,顯而易見於眾多中國企業家面對身處土生土長的出生地或是工作環境的起源地所展現的行為,他們在上述環境裡扮演承擔的重要角色。這樣的空間意識停留在定義參考基準空間的範圍內,而且員工在公司範圍內約略展現同樣的行為方式。由此觀之,今日中國企業家決策者以及社會領袖所面臨的問題即是如何動用幫助整個社會達致新調節意識的資源,以調節支配小型社區大型社區以及大自然之間三者的關係。他們面對的挑戰在於如何務實地重新評估與詮釋能夠幫助他們完成任務的傳統要素。
  • 由此觀之,和諧」是能平衡不同利益與聲音的工具,因此人們重視和諧的概念。在中國思想裡,和諧始終是一個核心概念。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以來,中國強調和合文化(和諧與合作的文化),即是試圖調節中國傳統社會思想和今日現實真相之間的落差。如此的社會工程並非易事。凡是想要引用傳統和諧的觀念的人必定遭逢一個問題:和諧觀念適用於權力階層分布明確的同質性社會,而且對外來影響掌有切確的控制權。不管在中國或是別處,當代社會的特色是流動性國際化思維與行為規範恆常的多樣化,同時人與人之間經濟面文化面的互動不斷地增長。在這樣的背景下,如果和諧的觀念要繼續被引用的話,它指的應該不是回歸過去的狀態(此舉全然不可行),而是透過多樣性、矛盾和交流的過程中實踐嶄新的社會理想。
  • 除了重新思索中國傳統思想裡和諧」觀的範疇,另外值得我們重新詮釋的概念是的範疇。在此,我們遇到一個難題:不管是知識份子還是普羅大眾,對許多中國人來說,實現志業似乎與的落實存在矛盾,至少當我們理解的社會意涵時即有這樣的體悟:中國的哲學傳統對義人推崇備至,尤其是儒家。然而,道家存在另一個相關的核心概念,甚至是儒家傳統或是法家傳統也是如此:平等平等首先是一個本體論概念,指的是萬物生靈的本性皆平等,此一概念由佛教思想進一步拓展和強化。平等」同樣是一個存在概念,與簡單質樸節儉等概念息息相關。早期儒生主張人人具有平等的潛能,因而推動不立基於階級差別的教育。法家思想家韓非子提出法律之前的平等思想,唯有統治者除外。(5)社區價值提出朝向質樸與平等的呼喚——這樣的呼喚在今日中國的各個領域迴盪。
  • 另一個需要考量的調整概念是多樣性為了爭取民眾耕作的最大利益,簡化生態體系,國家和社會正逐步侵蝕中國的多樣性。幾世紀以來,中國失去了大量的生態緩衝地森林濕地和荒地。」(註6)值得我們警覺的是,生態多樣性以及思想多樣性兩者形影相隨。當人們推行單一發展模式,景觀變得單一化。文化多樣性與生態多樣性齊步同行,在中國也是如此,因為當獨特的文化與發展模式都能受到尊重時,人與大自然之間也將容納多樣化的連結途徑。提高文化多樣性的呼求在中國社會的諸多領域覓得回音,尤其是在西部開發模式的論辨中得到迴響,由此維護西部獨特資源。
  • 「社區價值構成人們定義永續發展模式的另一個基本向度,它確實也是近似中國傳統精神的向度。今日,我們面臨的挑戰,在於如何將社區價值作為評估工具,來構思輔助諸多發展模式。將社區發展相結合,也就是社區價值的思維有助於我們從各種角度的觀點評估既定項目的成本與費用在規劃灌溉運輸或工業發展等計畫時,我們懂得網羅地方居民的智慧。經由溝通和議價的過程,人們將提高對生態問題的關注。

傳達企業社會責任與永續發展作為優先的理念,上海浦發銀行選擇綠色幸福 責任三個來同時闡釋國家十二五規劃和中國的傳統價值觀。儘管落實上的度顯著,但浦發銀行的報告顯示出該企業高度重視人的價值,關注普通人、弱勢群體、邊緣群體的意願,並且讓我們確信唯透過互照顧共同分享的公共倫理觀,我們方能重新思考一個人的價值觀、行事方式和行事的優先順序如此方能説明一間企業公司成為全球化、永續發展的行動者(7)浦發銀行的事例一種轉變顯示在永續發展必要理念基礎上,傳統中國和現代中國最終可以調和為一

最近一項研究根據中國執行長(CEO)的訪談為基底,同時也確認當中國企業家被問及自身對企業社會責任的理解時,中國企業家確切表達最關心的三項議題:重視良好的信念,提供就業機會,為社會的穩定貢獻心力。他們的關切無法完全取代西方研究企業社會責任的取徑,但可以為之添加與補充。(8)相較之下,中國執行長與美國執行長不同的地方在於:中國的企業管理者偏向認同傳統股東的觀點,認為效率和企業的生存至上,高於付諸公共道德責任和社會責任的行動,而且股東的利益甚於任何考慮。另一方面,他們相當贊同並主張企業的社會責任高於獲利。他們更堅定贊同以下的論述:對於企業長期獲利和生存,公共道德責任和社會責任是不可或缺的要素。()然而,他們卻較少能認知到社會責任和獲利能夠一舉兩得。(9)

總之,傳統和文化的敏銳度能夠與企業社會責任的風格和實踐相互整合,前提是規則與原理必須得到明確闡述,而且人們務必遵守法律社會和公共倫理所制定的準則和規範。若我們對議題都能夠地開誠布公,而且訴諸開放討論,人們對於文化特色的辨別能力將處引導地位,而不僅於被動承受。

註釋

1 WALDMAN, David A., et al., (2012), “Cultural and Leadership Predictors of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Values of Top Management: A GLOBE Study of 15 Countrie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 37 (6), p.834.

2 GAO, Yongqiang (2009), “Corporate Social Performance in China: Evidence from Large Companies”,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89 (1), pp. 26, 30, 31.

3 AGLIETTA, Michel and BAI, Guo (2013), China's Development: Capitalism and Empire, New York, Routledge.

4關於此一主題的相關資源,請參見 LAGERWEY, John (2010), China, A Religious State, Hong Kong, Hong Kong U.P.

5 BAI Tongdong (2012), China: The Political Philosophy of the Middle Kingdom, London, New York, Zed Books, p.24. 也見pp.60-64.

6 McNEILL J.R. (1998) “China’s Environmental History in World Perspective”, in Elvin M. & Liu T.J. (Eds.), Sediments of Time, Cambridge U.P., Cambridge, p.35.

7浦發銀行,《企業社會責任報告》,2010.

8 XU Shangkun, YANG Xulai (2010), “Indigenous Characteristics of Chinese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onceptual Paradigm”,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93(2), pp.321–333.

9 SHAFER William E., FUKUKAWA Kyoko, LEE Grace Meina (2007), “Values and the Perceived importance of Ethics and Social Responsibility: The US versus China’,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70(3), pp.278-279.

CSR in China : Interview of Benoît Vermander (Calumet Rountable, USA, November 2015)

Benoit Vermander (魏明德)

Benoit Vermander lives in Shanghai. He teaches philosophy and religious anthrop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Fudan.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月 2017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459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