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風姑蘇版與清代蘇州園林 精選

by on 週五, 03 七月 2015 評論

撰文施春煜

圖片提供施春煜

洋風姑蘇版(註釋)是指大致在清代雍正乾隆年間生產並流行,技法上吸收西洋繪畫透視法、明暗法以及排線法而印製的一類蘇州產版畫產品。明清時期也是蘇州園林的興盛期,因而在很多的洋風姑蘇版作品中都有蘇州園林在場,哪怕只是一處極其細微的園林小品。洋風姑蘇版中描繪的蘇州園林,與之前明代的文人園林畫和明清小說插圖版畫中的園林相比,展現了一種鮮明特徵。表面上看,這些特徵的形成直接得益於西洋畫法的傳入,但筆者認為其根源還在於社會經濟文化的客觀發展。而畫面的表像之下,更透射出同一時期蘇州園林作為一種社會文化現象的深層特質。

洋風姑蘇版中的園林素材

洋風姑蘇版形式風格內容豐富多樣,筆者認為按照畫面構成的主要景觀題材來分,大致可以分為山水題材、市井題材、園林題材、人物題材等四類。在各種題材類型的版畫中,園林以不同的規模和角度展現在觀者面前。

(一)山水題材畫中的園林

山水題材的版畫,往往仍是以散視的手法呈現整個畫面,只是借鑒了西方的排線法和明暗法。這樣的畫面總是場景宏大,在自然山水之間佈置著一些建築院落,院落中裝飾著花木山石。這些建築和院落赫然於觀者的面前,其數量之多,規模之大,輪廓之清晰,造型之精細,使其儼然與山水平分秋色。而在以前的文人山水畫中,偶爾點綴著一二如隱如現的茅屋草舍。由此,院落中的假山假水,與院外的真山真水遙相呼應,形成一個連貫性的山水構架,從視覺上來說增加畫面的平衡感。從創作的主觀意圖來說,這是人工突顯以後必須的一種補充。否則強大的建築群體和作為主題的山水界限過於分明,畫面就顯得呆板了。這類代表作有《虎丘中秋月夜圖》、《棧道跡雪》、《蜀峰雪景》、《江南水景圖》等等。

(二)市井題材畫中的園林

市井題材的洋風姑蘇版畫,以明清時期的蘇州城市街道、商鋪為其畫面表現的主要對象。通常選擇具有明確路名或地標名稱的場所進行描繪,反映了蘇州在明清時期繁榮的工商業發展盛況以及市民日常生活出行的情景。在密集的商鋪後面往往隱藏著供生活起居的庭院,點綴著樹木山池。這一種街市的風貌具有與現實高度吻合的寫實性,甚至在今天,這種情況仍然到處可見。這類版畫的代表作有《金閶三百六十行》、《姑蘇閶門圖》、《金閶古跡圖》以及《姑蘇萬年橋圖》。這類作品以反映蘇州古城西部、西北部居多,這與明清時期蘇州商業重心偏西的事實相符。

(三)園林題材畫中的園林

以園林為主要題材的洋風姑蘇版畫中,出於近距離展現園林內部場景的需要,透視法得以很好地施展。在這類版畫中的園林,通常以眾多的建築院落組合而成,建築成為畫面的骨架,而花木峰石等園林要素佈置於其中,與明代文人園林畫中注重疏朗、野趣、幽靜的風格形成了逆轉。與明清小說插圖版畫中主流的單院落園林場景相比,則更為宏大地展現了園林的佈局,儘管這些畫面通常也是不完整的。這類版畫的代表作有姑蘇丁來軒藏版《山水庭院圖》、《庭院仕女嬰戲圖》、《連昌宮圖》、《西湖行宮圖》、《西廂圖》等等。

(四)人物題材畫中的園林

人物題材的洋風姑蘇版畫,與中國古代的人物畫也有相似之處,但是場景描繪卻著墨更為豐厚。與以上其他幾類風格完全不同的是,人物所處的位置是在室內,空間感狹小逼仄,但是景物卻異常豐富充裕。在這類版畫中,畫者也是不遺餘力地填充水石花木等各類園林要素。畫面的邊幅與畫中的建築構架的硬線條,使得畫面棱角分明,近景空間被極力收合在狹小而堅固的輪廓中。而往外延伸,室外則還有一個規模未知的園林空間。這類代表作以《麟兒吉慶新瑞圖》、《四季美人童子圖》、《蓮亭遊戲圖》為首選。

洋風姑蘇版中反映的蘇州園林印象特徵及其形成的客觀原因

通過綜合地觀察各種題材類型的洋風姑蘇版畫,可以就蘇州園林的畫面印象提煉出以下幾點的特徵。

()普通個體人物和家庭日常生活

在洋風姑蘇版的園林中,出現的人物類型並不再只有文人雅士和才子佳人,新出現的人物類型成為洋風姑蘇版的一種新的標誌。在《麟兒吉慶新瑞圖》、《四季美人童子圖》、《蓮亭遊戲圖》等室內人物題材的版畫中,不知姓名、沒有特定所指的婦女和兒童成為畫面的人物主角。婦女和兒童的形象處於園林的環境中,使得場所的功能獲得了重新的定義,其氛圍得到了全新的渲染。這種婦女和兒童的組合,可能是母子關係,也可能是祖孫關係,或者別的什麼親屬關係,但總之營造出了家庭內部的場景。在此之前,園林通常被視為士大夫進行雅集的社交場所、青年男女幽會的場所、以及文人烘托自我身份和顧影自憐的背景符號。而現在普通的婦女兒童的出現,使園林空間真正才有了家庭生活的氣息,園林獲得了一個普通的家的角色。這種現象除了在洋風姑蘇版的幾幅代表作中出現外,也出現在了大約同一時期其他類型的繪畫作品中,如十八世紀中晚期的《夫妻攜子圖》(現藏於波士頓美術館)中,出現在庭院中的人物不僅是母子,而是包括了父親在內的一家三口。十八世紀晚期的《三世同堂圖》中更是在寬敞的園林中出現了祖孫三代共十三人的身影。其他還有清初呂煥成的《折桂圖》、《池畔行樂圖》、《連升補袞圖》等,這些繪畫作品雖然與洋風姑蘇版類型不同,但是無不傳遞著同樣的一種訊息,即園林是普通人的日常家居場所。這種現象的產生歸因於明後期以來普通市民的生活品質和文化消費需求的持續提升,普通家庭成員的審美需求得到市場的關注。

()景物繁多,建築密集

蘇州城市於明中後期以來逐漸變得地狹人稠,人口密度和房屋密度增加。因而洋風姑蘇版中的園林,不再是格局自然隨意,人工建築稀少,充斥著茂密的植物與自然的水土地貌,而是由密集而且多樣式的建築物構成了空間的骨架,於建築空隙之間穿插石頭和樹木、盆景,幾乎沒有留出空白的地方。不僅如此,在建築物本體之上,也極盡精雕細琢之能事,使得建築體的表面負載著繁複的紋樣。這種風格是通過寫實的手法堆砌了當時現實世界中各種物質文化的新成就。而從創作者的主觀角度考慮,這或許是為了迎合大眾消費者貪多的需求,甚至還有刻意誇大華麗的可能。

()輪廓線條硬化,立體感增強

由於現實中園林建築密度大,建築物在洋風姑蘇版中的畫面占比增加,畫面整體上被各種規則的幾何圖形控制著,較之於過去的文人園林畫以及傳統木刻版畫中的園林,給人以絕對硬化的感覺。建築密集、景物擁塞使得園林空間中光線被阻隔,明暗對比的部分增加,形成了新的觀賞效果,因而在畫面上需要採用明暗法來表現。而建築空間內外的明暗對比效果,使得畫面的層次感不再局限於通過遠近高低來表現,而是在任何一個區域、任何一個物體都有了層次分明的立體感。

()視線的內外轉向

室內人物題材的洋風姑蘇版與其他的園林畫相對照,有一個顯著特徵:觀察園林的視線從由外而內轉變為由內而外。以往的文人園林畫或園林版畫中,觀者總是處於外部一覽園林或庭院的全貌,似乎在看一座盆景,或者從外部看向建築的室內,如同在看舞臺佈景一般。而在此,觀者面對畫面時,如同處於室內而望見室外的園景。內景成為前景,外景成為遠景。目前來看,人處於屋內而向外觀察景色的觀賞效果,在洋風姑蘇版及同時期的宮廷繪畫中得以創新性地展現於圖上。之所以形成這種特徵,從技術條件來講,當然是西洋透視畫法的引進,使得這種效果實現成為可能。但其現實原因首先是明清室內裝潢工藝和傢俱製作工藝的發展,使得近距離表現室內場景成為一種需要。其次是因為在建築密集,空間狹小的現實環境中,眼睛要收攬更多的景色需要穿過狹小的空間縫隙縱向延伸。這種視線所見的內容如果要表現在繪畫作品中,採用透視法是很好的技法。但是,如果採用透視法由外向內觀看,現實的所見只能是看到相互重疊的牆體和門窗,視線的穿透性無以表達。而由內向外看,狹小趨向於開闊,透過層層庭院,以至於在遠景處展現自然山水大場景,既可以豐富畫面景物,又不違背視線的現實性。

從洋風姑蘇版看清代蘇州園林的文化特質

畫面上的表像特徵當然是生動鮮明的,向觀者展現了當時園林景觀的種種面貌。但園林是一種文化產物,到明清已經形成了一個具有社會普遍性和地域特徵性的文化體系。表像特徵的背後必然隱藏著這一文化所具有的特定的本質。園林文化就像是園林中的湖石,洞壑縱橫,千姿百態,關於其特質究竟如何,很難說得全面和標準,筆者僅就對洋風姑蘇版中的園林形象的觀察所得,發表一家之言:

()園林消費的新方式:讀圖時代,別開天地

首先,洋風姑蘇版是滿足的需求而產生的,其次因其能大量複製,所以是滿足社會大眾的消費需求。對園林藝術的追求,到了晚明早已實現大眾化,因此有閭閻下戶,亦飾小山盆島為玩的說法。可是到了清代的雍乾時期,這種消費又向何處發展?筆者以為向虛幻的紙質媒體世界尋找新鮮感是一種途徑。可是傳統的文人園林畫是手繪作品,不可複製,產量低,價格昂貴,不能滿足大眾的消費需求。小說插圖版畫畢竟是文字的附屬品,對大眾而言消費圖像的同時必須要消費文字商品,不能直接有效的滿足需求。因此市場需求催生出了大量以園林場景為創作素材的洋風姑蘇版,它是獨立的產品,並具有可複製、大量生產、價格低廉的特點。而恰逢西方繪畫技法的傳入,賦予了其華麗新奇又極具寫實特色的畫面效果,更是適合大眾的口味。尤其是反轉了傳統視線的室內人物題材的版畫,使觀者即使在狹小逼仄的房間裡,也能通過看圖的方式,幻視出一片深遠廣闊的園林空間。因此洋風姑蘇版反映了清代蘇州園林為大眾提供了一種新的消費方式,洋風姑蘇版的時代也是園林消費的讀圖時代。

()園林營造的新理念:元素組合,消弭邊界

什麼是洋風姑蘇版中的園林?有些是有圍牆的圈地中的建築山水花樹的綜合體,有些是開放公共風景場所中佈置著造型華麗的建築,有些只是房間的一扇窗戶及窗內框住的景物。園林為何物何物沒有邊界洋風姑蘇版中的園林正是一種可以沒有邊界但還是通過實物表達的藝術形式。而在版畫中的園林,其構成來自於各種相似的元素的組合,這些元素包括了建築的形體和紋飾、四季的植物、山石、傢俱陳設等等,洋風姑蘇版因其線條的硬化、幾何風格的形成,而使得這些元素的表現趨於標準化。在現實世界中,這種以標準化的元素,通過自由組合來構建園林的模式,可能在《園冶》時代就已形成。因為《園冶》書中就已經列出了很多標準化的建築工法、鋪地、花窗圖樣。但是筆者猜想,其時園林還有一定的邊界概念,而到了洋風姑蘇版時代,這種只重元素組合,不顧空間界限的構園理念才蔚然成風。因為計成在序言中說愧無買山力,甘為桃源溪口人,表達的觀念是沒有佔據一定面積的土地,就說不上擁有了園林。而清代康熙時期的尤侗則自號亦園,即無山無水皆可為園。因此洋風姑蘇版反映了清代蘇州園林一種新的構造理念,即是元素組合,消弭邊界。

()園林品牌的新形成:園林品牌,商業文化

什麼是蘇州園林?當我們現在津津樂道於蘇州園林時,可否想到蘇州園林何時於世人心目中形成了一種獨具特色的形象、一種特定的物件概念。古今中外,不止蘇州才有園林,宋代李格非還寫過《洛陽名園記》,記的對象是唐代洛陽的園林。通過對洋風姑蘇版及同時期其他一些文化現象的思考,筆者猜想蘇州園林這一個物件概念的形成可能得益於洋風姑蘇版的流行。洋風姑蘇版的產生本身就是多個層面的文化傳播結果,首先是中國與西洋的文化傳播;其次是宮廷與江南的文化傳播,因為西洋畫法首先流行於清宮,然後是宮廷畫匠南渡,才促進了這種畫法在蘇州的流行。而洋風姑蘇版產生以後,又促進了世界範圍內的經濟文化交流。據《洋風姑蘇版研究》作者張燁推斷,洋風姑蘇版的流向有國內市場、歐洲市場和日本市場。洋風姑蘇版攜帶著蘇州園林的物象訊息,通過大量發行,向全國以及海外流通,從而使國內外的大眾消費者獲取了蘇州的園林的特定印象,正是跨地域的經濟文化傳播才形成了蘇州園林這一地域性的事物概念。而清代皇家園林對獅子林等蘇州園林的模仿以及中國園林文化傳至西方,也都基本發生在這一時期,儘管管道是多元的,不能忽視其中與洋風姑蘇版的聯繫。儘管之前蘇州也並不是封閉的,外地人口必然可以通過多種途徑看到蘇州的園林。但是,蘇州的園林和蘇州園林是有區別的。後者是一個特定的物件概念,更是一種品牌。品牌的形成,首先需要產品具有鮮明的特徵,洋風姑蘇版中構成園林的元素趨向於標準化,正具備了對產品特徵界定的條件。其次,需要被廣泛地認知,才能成其為品牌。而洋風姑蘇版比以往任何一種圖像媒體都具有更廣泛的傳播範圍和更龐大的消費群體。而這一品牌形象中包含的不只是園林空間的藝術,還有同時代很多物質財富的成就。所以洋風姑蘇版反映了清代蘇州園林品牌形象的形成及其鮮明的商業宣傳意識。

註釋

張燁,《洋風姑蘇版研究》,文物出版社,2012年,306頁。

Chun-Yu Shi (施春煜)

Director, Suzhou World Culture Heritage Protecting and Monitoring Center, China

專長 Area in Research Interest
Researching and managing world heritage protecting and monitoring
Researching history and culture of classical garden

蘇州世界文化遺產古典園林保護監管中心專案主管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九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589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