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當女工成了頭家

by on 週日, 27 三月 2011 評論

老闆落跑了,工廠也即將關門大吉,留下的工人該如何是好?

 

且看一群阿根廷女工如何扛起中斷的營運,創造屬於她們自己的奇蹟!

 

 

 

 

 

 

 

 

 

 

片名:《女工搞革命》(Les femmes de la Brukman

導演:Isaac Isitan

 

出品年份:2007年

 

台灣上映時間:2010年12月(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土耳其導演Isaac Isitan執導的《女工搞革命》(Les femmes de la Brukman)這部紀錄片,所記錄的時代背景是在2001年陷入經濟危機的阿根廷。當地許多工廠因老闆落跑面臨倒閉,但其中有些工廠的工人並沒有放任廠房閒置,而是接手繼續維持生產與營運,以合作社的組織方式運作,重視工人民主決策與公平分配,還連結其他合作社及社區和勞工團體。阿根廷曾有將近兩百間在工人接手後繼續營運的工廠,參與工人達一萬餘人,而本片講的是便是其中一家工廠的故事。

 

 

 

 

影像與想像,女工搞革命,公視自立自強打造新工廠

 

因為經濟危機爆發,某個服裝工廠的老闆與高層管理人員突然人間蒸發,留下女工獨自面臨無薪可拿的窘境。這群女工在一陣慌張後逐漸穩定下來:擁有技術的她們,決定乾脆自己接手經營工廠。她們重新啟動閒置的機器,組織起新的管理方式——此後工廠的重要決策不再是少數人的黑盒子,而是透過民主、透明的程序完成。另外,不同於原來僵化的專業分工,這群女工所採取的工作方式是:自己的工作做完就去幫忙別人,每星期的所得會平均分配給每一個參與的女工。

 

 

 

一開始她們毫無章法,情況也相當混亂,大家多少有點像是打游擊般地硬撐下去,有人還抱著老闆可能會回來的期待心理。但隨著老闆似乎真的沒有消息,女工在營運的過程中,發現自己對新任務不但很快就能上手,甚至挖掘出自己原本沒有意識到的潛能,例如銷售、會計、管理等方面的能力。日子一天天過去,她們將組織調控得非常具有效率:在恢復工廠的正常營運後,她們也帶入新的銷售思維,開拓新的客戶。然而正當工廠業績蒸蒸日上的時候,那位消失的老闆帶著律師出現,要求索回經營權,一場劇烈的抗爭就此開始。

 

 

 

有了強悍律師加持的老闆打起這場硬仗後,女工遭到強制驅離,被逼得不得不走上街頭示威,甚至搭帳棚長期抗戰。這段期間,有的女工決定放棄,離開了示威的行列,但在此同時也有許多勞工團體力挺她們,而媒體當然不會放過這麼具有衝突性的故事;到最後連政治人物也來了,認為這樣的抗爭正好可以為某派的政見背書……女工剛開始很不適應自己突然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對這麼多的善意和好意感到既驚喜又感謝,但慢慢的她們理解到,事情已經比她們以為的要複雜太多。於是女工鄭重表明自己的初衷:她們想的就是要有工作、要保有工作權,而這一切並不是也不要是任何政治或意識型態的行動劇。

 

 

 

 

大家都是有故事的人

 

《女工搞革命》不只是紀錄這齣事件的始末,導演也將攝影機拉到了幾位女工的家庭與生活中,帶領觀眾以更完整的脈絡去認識一個人。在大機器的運轉下,每個人似乎都只是一枚無名的螺絲釘,默默支持著任務的完成,但她們似乎是可隨時被替換的。紀錄片中的工廠老闆,如果曾以更尊重與珍惜的態度對待員工、瞭解到每個員工也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顧;如果曾把她們當完整的「人」來看待,或許就不會這樣只顧著自己跑路,留下等不到薪水的員工。這也突顯了片中這些個人生活片段紀錄的可貴:導演從扁平的、任務性的工廠工人角色出發,一路還原回去,揭開每個女工背後的不同際遇,以及那些不足為外人道也的浩大苦衷,藉此提醒觀眾不但要給出同樣的關懷,也不能將之化約,自以為瞭解他人處境。

 

 

 

《女工搞革命》有個相當有意思的特點:這部與阿根廷本土社會議題高度相關的紀錄片,竟是由一名土耳其導演擔任執導,這讓片子本身在政治或意識型態上保有了高度的獨立性和自主性,更清澈而單純地從人的故事去理解整件事,而不是受制於特定的預設觀點。

 

 

 

但這並不表示這部片子就令人感到疏離或冷調;剛好相反的是,如同導演自承,他在拍片的這些日子裡根本就形同是工廠員工,差別不過在於他手裡拿著攝影機;換句話說,導演把自己視為這個大家庭的成員。他沒有來自任何黨派的預設觀點,一開始就是為了與工人站在同一邊抗爭而拍片——這意味著本片的目標並不是追求一個公允、中立的新聞專題追蹤報導。導演並不掩飾自己的預設立場,但他正是要以這樣局內人才可能進入的深度,讓大眾看到事件表象下糾纏難理的真相。

影像與想像,女工搞革命,公視

 

 

 

事件背後的生之光景

 

《女工搞革命》呈現的事件或議題,其牽涉和縱深非常複雜。這部紀錄片選擇了一個特定角度去說這個故事,但觀眾也能在電影中那些直接的對壘中,看到同一故事以不同方式被敘述、甚至互相爭奪歷史詮釋權的潛力。由這個面向而言,該片適合放在更完整的討論脈絡下去觀賞、思考。

 

 

 

然而另一個較為單純但依然明確有力的面向,則是女工的生命歷程。大環境的顛盪,讓原已經甘心地做個基層工人和平凡家庭主婦的她們,因緣際會被推上第一線,擔當下原本可望不可及的位置和職責,並且在工作過程中發現自己的天賦與潛力。更動人的是,當她們將工廠當成自己的事業在經營,整個人變得彷彿像會發光;自營工廠這件事改變了她們的日常生活,也改變了她們對自己的看法與期待。觀眾因此得以在紀錄片的歷程裡,親眼見識到「異化」的反面。

 

 

 

電影最後提到,當這場女工捍衛工作權的抗爭經媒體曝光、獲得阿根

廷的舉國重視,許多媒體紛紛跟她們聯絡,希望進來拍攝。女工驕傲又窩心地拉著她們「工廠中的一員」——導演Isaac Isitan說,她們早就有他了呢,用不著別人這時候才進來。更何況為什麼導演人在加拿大,卻能夠在一開始嗅到這件事的獨特性;但當地的紀錄片工作者,卻是等到整個事情已經成為熱門議題,才說要跟進呢?

 

 

 

但話說回來,《女工搞革命》其實並沒有那麼「革命」。對時代大結構的挑戰、質疑與衝撞,畢竟是需要在更耐心的脈絡下去思考;但這部紀錄片中蘊含著人與人之間深摯的革命情感,更有人在經歷遽變後才會開啟的、對自我的全新認識,是一部非常不容錯過的片子。

 

 

 

 

 

 

 

 

 

從土耳其到阿根廷的自給之旅

 

 

 

撰文、資料整理|吳思薇

影像與想像,女工搞革命,公視

《女工搞革命》的導演Isaac Isitan畢業於伊斯坦堡大學法律系,曾在土耳其成立製片公司「人民劇團(Halk Sinema Grubu)」,製作與拍攝過好幾部紀錄片。他在1978至1980年間擔任ABC電視台的駐中東特派新聞記者,並於1980年移居加拿大,成為該國公民,再次投身紀錄片的相關工作。2003年,他以《金錢》(L'argent)獲得蒙特婁國際紀錄片影展之最受觀眾歡迎獎,至於《女工搞革命》一片則獲得2010年土耳其廣播電視台最佳紀錄片獎、2009年里斯本紀錄片影展最佳調查紀錄片獎等多項榮譽。

 

 

 

縱然已經拍了三十多年的紀錄片,Isaac Isitan每開始一部新的拍片計畫,都還是覺得自己「像個學生」,可以「重新訓練自己,發掘新的人際關係。」他幼年在土耳其的農場長大,親眼目睹當地物產豐饒的盛況,以及國際貨幣基金(IMF)介入土耳其後,其糧食自給率從世界前七名下滑至40%的慘境;也因為這樣的經驗,讓他特別關心「自給自足」這樣的問題。他在拍攝《金錢》一片時,不僅呈現土耳其的政經狀況,更跑到阿根廷去觀察當地的經濟危機;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認識了《女工搞革命》中的那群女工,開始紀錄她們獨特而勇敢的生命旅程。「我見識到這段經驗如何改變她們、她們各式各樣的才能在營運過程中如何開花結果,以及她們思想上的進化。對這群女性而言,她們從未料到自己會面臨這樣的命運,人生就此變得截然不同。」

 

 

 

目前Isaac Isitan在魁北克定居,並在當地拍攝關於小鎮社區自給自足的紀錄片。

 

 

 

 

**註**

 

*想知道更多關於《女工搞革命》以及導演Isaac Isitan的相關資訊,請參考以下網站:

 

 

 

電影官網

 

 

 

公共電視提供的影片介紹

 

 

 

 

 

 

 

 

 

劇照提供|公共電視

 

 

本文亦見於2011年4月號《人籟論辨月刊》-時間.夢境.狂想曲

cover81_small_erenlai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歡迎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或線上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Yi-Xi Huang (黃以曦)

資深影評人,從事電影相關工作多年。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七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41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