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紀錄片導演列傳:朱全斌 VS 郭明珠

by on 週五, 01 十月 2010 評論
不同於劇情片作者經常出於個人創作的意圖來啟動與完成作品,拍攝紀錄片走的是另一條路。從拍攝緣起到執行,再到最後完成的定位,每部作品之間有著非常大的分歧。
 
 
 
朱全斌說《聖與罪》最初其實是應趨勢科技基金會之邀,要做關於作家陳映真的一段簡報,可以在會議或活動上播映的。但沒想到拍著拍著,原本計畫20分鐘長的簡報,卻拍成將近兩小時的紀錄片。
 

郭明珠也並不是為了要創作自己的作品才開始《天線寶寶之停車暫借問》的拍攝。長期參加工運的她,當2009年台北市政府決定將精華路段的停車管理業務委外辦理後,她近身關懷了工會抗爭過程,也眼睜睜看著市府如何運用各種行政手段打壓,及如何創下瞭解嚴以後首次集體解僱工會幹部的事例。郭明珠笑說,其實《天線寶寶之停車暫借問》的整個拍攝行動,從開始到後來都比較像是「收集影像證據」。

 
 

Renlai_DocuDirectors02如何看待自已的作品?

 

紀錄片不同於新聞報導。相對而言,記者會盡可能要維持中性與客觀,但紀錄片既然是有「作者」的,導演對他們拍攝出的段落、剪接出的結果,就會有更強更直接一點的關係。但這和劇情片或藝術創作中常談的「作者」,似乎又不太一樣。

 

朱全斌說起自己與作家陳映真的連結。他表示,他當然對於陳映真作品是熟悉的,而在隸屬時代上,陳映真對他和他的同輩人,對台灣社會帶來的影響,也都是他可以親身體會和理解的,這構成了他拍這部紀錄片的基礎。但他的初衷到底還是為了作好一份工作,並非像許多觀眾可能預設的那樣,投射某個自己長年對作家的鍾情來拍攝這部作品。

 

郭明珠認為自己和拍攝紀錄片的關係,並不適合用「作者」來描述。郭明珠表明,自己其實一直就是從事工運的,只是這幾年來,科技的發達與普及,人手一機變得可能,用影像來紀錄事件是很可以理解、很便利的選擇。對她來說,她會覺得「作者」比較是一個超然的角色,不是新聞記者的中性那種,而是站在一個較為抽離的位置,以比較個人性的觀點去再現整個事件。但她也認為,「我跟他們(片中拍攝的被解雇市府員工)就是同一國的啊!會讓她們士氣振奮的事,也會讓我很激動很開心啊。」當初陪著一同抗爭,持續留下影像紀錄,直到最後著手剪成一部影片,對郭明珠來說,與其說是怎樣的「作品」,她還是比較習慣把《天線寶寶之停車暫借問》定義成她的教材。

 

在北藝大任教傳播系所的朱全斌笑說,其實紀錄片導演和劇情片導演的氣質完全不同,「一眼就能夠區分得出來」。兩位導演都很肯定紀錄片其實是一種可以多元發揮的創作素材,不同的作者可以有各自定義與運用影像的方式,去表現他們個人所想探索的題目。

 

 

 

Renlai_DocuDirectors05紀錄片和觀眾的關係是?

 

一般電影的宣傳與放映管道很固定,但紀錄片卻完全是另一回事。不只因為紀錄片在台灣還是屬於十分小眾的文類,更也在於紀錄片作者欲藉由紀錄片發酵出的效應,經常也不一定相同於一般的電影作者。

 

朱全斌說《聖與罪》在拍攝時的定位,比較接近對年輕一輩觀眾之於作家陳映真其人其作的引介。他在拍攝這部紀錄片時,以數種不常見的手法來呈現,例如模仿陳映真的文字風格撰寫影片旁白、以電腦動畫方式呈現陳映真名作《忠孝公園》,還有以劇場的方式將故事段落影像化,都是要讓觀眾能體會陳映真作品的精華。朱全斌表示,這樣的作法其實也帶來了一些很分歧的意見:例如看過小說原作的讀者,就會覺得小說本身有比較多的想像空間,將其以劇場或動畫演繹,反而讓那個空間變小了;可是對於從沒有讀過陳映真小說的讀者來說,他們原本可能在心上會有一些對於「經典」、「大師」的距離感,卻反而因為《聖與罪》呈現的方式很親民,讓他們會想要去找原作來讀。又例如《聖與罪》曾在各級學校與大專院校文學院辦欣賞會,觀眾對作家都有某種程度的興趣與認識,放映時的反應,與映後座談都十分熱鬧。但在台北電影節放映時,一方面因為國內觀眾對於「花兩百元看紀錄片」並不是那麼習慣,另一方面或許也是影展將放映場次安排在冷門的早上與中午時段,放片時的聚焦與會後討論能量,便非常不一樣。

 

郭明珠則以巡迴播映的方式,希望喚起更多人注意到這個被邊緣化的社會議題。在採訪當天,郭明珠跑完活動趕來,當天正是紀錄片中四名市府員工被解雇滿一千天。在郭明珠眼中,她知道這個苦惱著電影中人物的事件,對於大眾而言其實幾乎可算不存在的。一方面是因為相關媒體並沒有給予這個議題公平的平衡報導,一方面民眾對工會、政治人物出爾反爾、勞工權益等題目,還是有點陌生。當朱全斌帶著《聖與罪》,要向對於作家、文學一知半解的觀眾介紹陳映真其人其事時,郭明珠的《天線寶寶之停車暫借問》則是她口中的社運「教材」,希望創造出新的關注與討論空間,讓人們可以不被大眾媒體或政府的單方面說詞牽著鼻子走。

 

朱全斌對兩人之於紀錄片所扮演的角色作了一個註腳。他說《聖與罪》對他來說是一個工作,進行的時候很投入,但當拍攝結束他的工作可能就告一段落了。紀錄片會繼續在學校與特定場合、場所中播放,影片會有自己的方式去傳遞裡面的訊息,他也很希望能讓更多人因此認識作家與他的作品。而郭明珠呢,似乎並沒有從《天線寶寶之停車暫借問》裡畢業的一天,因為工運就是她的關切重心。她會帶著這部片子繼續進行下一次的抗爭和主持正義,難以止息。

 

 

 

照片提供/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

 

本文亦見於2010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5_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Yi-Xi Huang (黃以曦)

資深影評人,從事電影相關工作多年。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0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650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