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一起走這段廢核之路 ── 給寶寶的第三封信

by on 週三, 04 十二月 2013 評論

 

撰文|諶淑婷

 

親愛的寶寶:

時間過得好快,2013年突然間就來到了尾聲,有了你之後,媽媽才知道,「日子快得像飛」是什麼意思。去年的此刻,我們還不知道你已經悄悄來到這個世界,降落在我們的生命裡。然後你出生,你呱呱大哭,你露出微笑,你突然能翻過身,你能摸索著吸吮大拇指。有了你之後的日子,推算時間的指標單位只剩下你,我們過得兵荒馬亂卻又無比幸福。

上個月的某天夜晚,發生了一場震央位於花蓮縣瑞穗鄉紅葉村規模6.3的強烈地震,巨大的搖晃讓我嚇壞了,緊緊抱著你,猶豫著該不該往外跑,腦海裡快速地閃過2011年311日本大地震。那場震撼全球的天災,隨後引發了海嘯,造成至今無法彌補的福島核災。

當時媽媽真希望自己是杞人憂天,遺憾的是,現實更讓人心驚。當晚台電核一廠1號及2號機組發生「通訊中斷」的故障,但核一廠所在的新北市石門地區,最大震度只有4級而已。

根據立法院預算中心統計,近五年來,台灣核電廠共有68件違規事件,其中有35件發生在興建中的核四廠。而原能會的紀錄中,核電廠曾在97年度跳機兩次,98年度一次,去年度又跳機兩次,今年度到八月底已有三次。核電廠運轉、維護及管理大有問題,政府老說「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如今卻是「沒有核安卻堅持核電」,堅持興建核四廠的經濟部及台電到底憑什麼押下全台灣人民的性命,堅持繼續這場豪賭呢?

不該將核電廠與核廢料留給孩子

寶寶,你知道嗎?核電廠離我們一點也不遠。

台灣核電廠因耐震力不足、無力抵抗海嘯、位於人口稠密區三大因素,風險遠高於他國。美國《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全球有十四座核電廠位處高活動斷層地震帶,全集中在日本及台灣,台灣四座核電廠都名列其中,其中更有十五個反應爐同時面臨地震和海嘯的雙重風險,台灣核一及核二廠的四個反應爐全都上榜。當年福島核一廠疏散範圍為二十公里,總計疏散人數達到十萬人。若是台灣任何一間核電廠發生意外,疏散人數將高達二百萬人以上,範圍涵蓋半個台灣,住在北台灣的我們該往哪裡去?住在中部、南台灣的親戚好友們,又該怎麼承受那樣的災害與避難人潮?

如果可以,我相信全天下的媽媽,都願意把所有的一切奉獻給孩子;如果可以,那一定是最美好的一切。這是媽媽的天性,媽媽也知道,該給你的絕對不是危險的核電廠和無法解決的核廢料。

停掉核能機組不會缺電

核電安全嗎?便宜嗎?「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和網友提供了非常多詳細資訊。我們從能源局的資料發現,前年台灣電力的備用容量率約20%,而核電機組占台灣所有發電設備的發電能力約16-17%,即使立刻停掉所有核能機組,也不會缺電。

台電自己也評估,核一到核三廠若如期除役,核四商轉,在考慮國際燃料價格上漲趨勢、政府承諾推動的能源稅、再生能源收購以及減碳法規等政策下,2025年時每度電的燃料成本的增加幅度,將達到2010年售電成本的70%,每年增加幅度約為3.6%。若以天然氣替代核四發電量,2025年時每度電的燃料成本的增加幅度,為2010年售電成本的80%,每年增加幅度約4%,相差並不大。

況且核四運轉後,發電量也僅占總發電量的6%,運轉四十年後,還需要再花費數千億、至少近十年的時間進行除役。而核廢料該怎麼處理,人類甚至還不知道呢!這也是為什麼,今年三月九日,媽媽帶著肚子裡的你,一起參加反核遊行的原因。

災難發生將無處可逃

巧合的是,那天也是總統馬英九的女兒舉辦婚宴的日子。媽媽一邊走,一邊想著,五個月後我會生下這個家庭的第一個孩子,忍受幾個月的不便,還有無法避免的生產風險。也許將來在海外生活的總統女兒也會生產,可是她不必擔心小小的台灣若發生核災,自己該帶著孩子往哪裡躲,也不必擔心家鄉是不是會突然建起核廢料儲存場。

但我不行,我和蘭嶼、金門烏坵、台東達仁鄉的媽媽都不行,還有目前正在懷孕等候生產的十多萬名台灣孕婦都無處可去,我們好不容易誕下一個新生命,卻被迫在很小很小的台灣,與3+1個核電廠共存。如果北部發生核災,我們就往嘉義以南去;如果南部出問題,我們就等著南部的災民北上。這段期間,核災是國安危機,我們的政府與專家顧問團隊大概會專機離境,遠距離調度救災。

所以啊,寶寶,為了最愛的你,媽媽必須站出來,告訴官員「核四此路不能通」,核電問題不是台電或原委會可負責的,也不是總統一個人可以做決定,我們必須想辦法,凝聚更多更多的民意支持,打動過去對核電議題無感的人,讓他們關注核電安全、電價計畫、核廢料處理等問題。

最重要的是帶動社會反思

今年十月十日國慶日,距離總統府六十公里外的核四廠聚集了近千名群眾,在早上十點升起了反核旗,展開「百萬人廢核四環島接力行腳」活動。他們從核四廠出發,計畫徒步行腳84天,繞行台灣各鄉鎮,並預計在2014年元旦包圍總統府,要求政府和國會直接廢核。

他們在大晴天裡從貢寮出發,走到福隆海灘,那是每年海洋音樂祭舉辦的地方。接著從東北角的宜蘭南下,行經花蓮、台東,走到台灣最南端的屏東恆春鎮,那是核三廠的所在,再從屏東北上,環台一圈,走入市場,進入農村,上山下海。

和一般遊行隊伍不同,除了有一群年輕人特地放下工作與學業堅持走完全程,每天每天,都還有各縣市當地的社團與民眾加入這支行腳隊伍,以親身行動喚起社會大眾及政府對核電安全的重視。在那些官方宣導活動與講座到不了的村落裡,村民們聽著廣播車的宣傳,好奇地站在自家門口張望,有人主動攀談,想了解核電利弊,也有人不以為然。這些都是好的,因為社會運動可貴之處,不只是改革成功,更重要的是傾聽每一處人民的聲音,帶動社會的自我反思。
 

p07402

反核行腳的環島行動正在熱烈進行中。(照片提供/百萬人廢核四環島接力行腳)

請大人學會負責好嗎?

親愛的寶寶,廢核是一條非常漫長的路,但是廢核的時代已經來了。我們知道,台灣若真的捨棄核電,將面對許多風險,包括核一、二、三廠2025年完成除役後的缺電問題、電價波動、經濟發展衰退、碳排放量風險、還有目前核四投資總額2,736億元的呆帳問題。原本努力學習核電與輻射知識的人,應該要面對現實,當個廢核人,立刻投入廢核的研究,合理減少核電使用及安全處理核廢料,並進一步去檢討台灣能源政策。如果不趁機要求政府實現「用電零成長」、「降低高耗能工業比例」、「提高再生能源發電量」、「改善能源效率」,那我們要等到什麼時候才去做?

媽媽反核的理由很簡單,只要我們能設身處地的思考「如果核電廠安全,那蓋在你家好不好?」「如果核廢料儲存場沒問題,那你敢不敢搬去旁邊住?」試著去理解核電廠、核廢料儲存場附近居民的心情。我想讓你知道,人類不該做無法負責的事,比起核安問題,我們更該在意有些孩子被迫生活在核廢料儲存場旁,而政府還宣稱安全無虞!這是不公平的,如果一件垃圾要丟必須大費周章選址又飽受抗議,那麼代表這件垃圾根本不該產出,或是我們至少該停止產出,這些孩子應該要向所有的成人抗議:「請你們學會負責好嗎?」

核能是無法承受的仙丹

核能再好,當前就是人類無法承擔的仙丹,如果想不出提煉仙丹後的毒殘渣要丟哪裡,這顆仙丹就只是一顆毒藥。政府必須先承認那是一顆碰不得的毒藥,承認核四廠失敗,才有餘力去檢討當前的能源政策、減碳計畫與產業轉型方案。的確,每一種發電方式都會有環境破壞的問題,我們只能盡力找出最適合台灣、最安全的一種,那不是倚靠單一電力,而是多種能源相搭配,以及全國用電量、電費的調整。那一定很難,但既然我們花上近三十年、兩千多億,只能蓋出一個恐怖的核四怪獸,台灣人還有什麼好猶豫?關於核能,沒有中立,只有反核、擁核的選擇,為了孩子,為了其他人的孩子,媽媽真心希望所有的台灣人都能好好想一想這件事。

也許這場廢核四環島接力行腳最終也無法改變政府的核四政策,也許又只是白費力氣,但社會運動是一個國家必要的存在,讓我們知道,有很多人與我們的想法相同,為同樣的問題不滿,藉此得到勇氣並願意堅持下去,並給長年為此議題辛苦的民間社運團體一點鼓勵,我想非常值得。

親愛的寶寶,十二月的最後一天,讓媽媽帶著你一起走這一段路,走這一段廢核之路。別害怕天氣寒冷,別害怕冬雨不停,什麼都別害怕。你唯一需要害怕的,是我們這麼努力也無法阻擋核四。在那一天來臨前,我們先別說放棄。

 

(封面照片:攝影/hsiangfilm)

 

 

 

作者簡介

諶淑婷,政治大學新聞系、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畢業,目前是全職新手媽媽。在為兒童寫新聞的過程中,喜歡上兒童。喜愛與兒童討論人權、種族、性別、平等、環保等社會議題,願他們能認識真實且複雜的世界,能想像出一個和現在不一樣的未來,並有能力將其實現。

 

 

Clitier Chen (諶淑婷)

政治大學新聞系、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畢業,目前是全職新手媽媽。在為兒童寫新聞的過程中,喜歡上兒童。喜愛與兒童討論人權、種族、性別、平等、環保等社會議題,願他們能認識真實且複雜的世界,能想像出一個和現在不一樣的未來,並有能力將其實現。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4176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