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歐洲,分家正夯? ── 加泰隆尼亞與蘇格蘭的獨立風潮

by on 週三, 04 十二月 2013 評論

 

撰文|Meritxell Ramírez-Ollé
翻譯|林佳禾

 

故鄉與異鄉有共同話題

我是個土生土長的加泰隆尼亞(Catalonia)人,在過去四年之間則旅居蘇格蘭(Scotland)。說巧不巧,在體制上目前屬於西班牙17個自治區之一的加泰隆尼亞,以及與英格蘭(England)、威爾斯(Wales)、北愛爾蘭(Northern Ireland)並列大不列顛聯合王國(也就是中文俗稱的英國)四個王國之一的蘇格蘭,近來竟然不約而同刮起一股政治獨立運動的風潮。

根基於興盛的文化、傳統和語言,這兩個地區的人民普遍都有很強的國族榮譽感;而進入21世紀以來,世界上許多小國──不論是成功的瑞典、性感的哥斯大黎加、聰明的新加坡甚至是冷靜的冰島──的傑出表現,更強化了許多加泰隆尼亞人和蘇格蘭人對於「獨立」的想像。

因為生活在蘇格蘭,目前又身兼加泰隆尼亞旅蘇同鄉會的主席,我有許多機會能公開地談論、比較兩地倡議獨立的政治運作過程。以下,我將大致分享一些個人的觀察。

2014是政治進程的關鍵年

論及相似性,加泰隆尼亞和蘇格蘭目前討論獨立的政治進程,在空間與時間上都有一些巧合之處:在空間上,兩地原本都已經被納入歐盟的範圍;在時間上,兩地都預計在2014年舉行一場獨立公投。2014年,對這兩個「國家」來說,都非常具有象徵意義。這一年,是1314年造成蘇格蘭第一次脫離英格蘭獨立的班諾克本戰役(Battle of Bannockburn)的七百周年(註1);這一年,也是1714年加泰隆尼亞的亞拉岡王國(Catalan-Aragon)戰敗於西班牙皇室的三百周年(註2)

除了源自悠遠歷史的象徵意義,更重要的是,一般認為「同年舉行公投」,將對兩地未來的政局變化有更顯著的實質影響,具體地說:某一地的投票結果很可能影響另一地的民意風向。

蘇格蘭已經確定在2014年9月18日舉行公投,而加泰隆尼亞則預計於2013年底前決定日期。據瞭解,目前加泰隆尼亞可能的公投日期已縮小到二擇一的範圍,而加泰隆尼亞政府主要的考量點就在於蘇格蘭公投結果可能帶來的影響。有些加泰隆尼亞人認為應該搶先在蘇格蘭之前舉行公投,如此一方面能避免蘇格蘭若否決獨立會削弱己方的聲勢;另一方面,若加泰隆尼亞贊成獨立如預期過半,也能拉抬蘇格蘭獨立陣營的聲勢。

除此之外,有鑑於西班牙與英國皆為歐盟的成員國,加、蘇兩地未來若真的宣布獨立,其公民於歐盟的權利地位──舉凡是否要納入歐元貨幣區、免簽證自由通行的範圍等等問題──將如何變化,也很受到國際關注,並且在兩地都成為公共辯論的主要課題。

然而,坦白說,這兩場獨立運動的相似度,也就僅止於此了。

獨立怎麼搞?兩地大不同

說到差異,兩者最明顯的不同在於:蘇格蘭的獨立運動是「由上而下」發起的;但在加泰隆尼亞卻是「由下而上」推動的。2011年5月,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簡稱SNP)贏得了史無前例的國會多數席,此後便展開一連串推動獨立公投的政治行動;相反地,加泰隆尼亞主張獨立的浪潮則是由草根人民影響政黨所形成。

近年來,加泰隆尼亞人民的呼求,逼使政治人物對獨立與否必須採取明確的立場,因此加泰隆尼亞四個主要政黨各有多位成員支持獨立,但相關的政治進程卻不是由單一政黨或政治領袖所帶動。這種政治多元的特質,使得加泰隆尼亞訴求獨立的過程變得更複雜而難以控制,但也因此更能打動不同的社會階層。

以目前的態勢來說,兩地傾向投下贊成票的民意都在上升,但公民支持獨立的堅定程度卻有不同。儘管公投的最終結果才是說明兩地差異的最明確證據,但在此之前,且讓我們先參考一些意義或許不甚明確的指標數據:2013年9月間分別公布的最新民調顯示,一如往常,有超過一半的加泰隆尼亞人將會投下贊成票;而贊成獨立的蘇格蘭人則從三分之一逐漸上升到了44%,且首次超過了反對的43%。

乍看之下,兩地似乎都很有可能通過獨立的決議,但別忘了,民調的抽樣與提問方式總是對結果有決定性的影響。有些人解讀最近的調查結果反應了蘇格蘭的矛盾困境。SNP在上次獲勝的大選中得票數幾乎成長了一倍,但贊成獨立的上升速度卻始終遠遠不及。如何將支持SNP這個政黨的民意,順利轉化成支持政治獨立的民意,始終是蘇格蘭這一波獨立運動最大的挑戰。

另一個常被人們拿來當做兩地獨立支持度差異的「論據」,是每年獨立大遊行的參與人數。兩年前,超過150萬的加泰隆尼亞人湧入首府巴塞隆納(Barcelona)參加遊行,造成市區交通全面癱瘓;今年,數十萬人組成了一條環繞全區、長達400公里(250英哩)的人牆高喊獨立。相較之下,2013年9月在蘇格蘭首府愛丁堡(Edinburgh)舉行的獨立大遊行,加上了從歐洲各地──除了加泰隆尼亞,還有比利時的佛蘭德斯(Flanders)、義大利的薩丁尼亞(Sardinia)與威尼斯(Venice)等地區──前來壯聲的獨立運動陣營,竟然也才不過兩萬人。

p07802

蘇格蘭將於2014年9月18日舉行公投,支持獨立的「YES!蘇格蘭」陣營近來活動頻繁。(攝影/Oscar Gracià)

中央怎麼看?互動顯差異

此外,反映了西班牙和英國在國家體制上的差異,位於馬德里(Madrid)和倫敦(London)的中央政府對於兩地政治獨立運動的態度也是截然不同的。英國的「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體制,奠基於1707年英格蘭和蘇格蘭兩個主權獨立的王國之間所達成的政治與財政協議;但西班牙目前的政治與行政體制,卻是經歷一場西班牙內戰(1936-1939)、佛朗哥將軍(Francesco Franco)長達四十年的法西斯獨裁(1936-1975)以及後來不穩定的民主轉型而形成的(註3)

兩條對比鮮明的歷史軌跡,造就了兩種非常不同的政治風格與憲政體系。在英國,透過政府的聯合體制進行雙邊磋商,早已是習以為常的標準程序。然而,根據加泰隆尼亞政府首長馬斯(Artur Mas)在2013年9月投書給美國《紐約時報》的公開信,長期以來,加泰隆尼亞向馬德里要求更多政治與財政自主權的無數次請求,總是被中央政府與法院單方面駁回;更有甚者,面對加泰隆尼亞要求公投的聲浪,西班牙政府在2013年初還曾經以地方政府煽動民眾騷亂為由,威脅中止其自治權。

西班牙在政治與司法體系上無法變通、容納加泰隆尼亞人民對獨立的呼求,對比於英國政府與蘇格蘭政府之間所達成的協議,簡直是天差地遠。這也凸顯了另一個矛盾現象:蘇格蘭已確定將有一場具憲政效力的公投,但人民對投票卻不甚熱衷;加泰隆尼亞非常想要投票,但卻連個公投的確切日期都還生不出來。因此,支持加泰隆尼亞獨立的人們,經常舉蘇格蘭為例,來指責馬德里方面反對加泰隆尼亞公投是一種「不民主」的舉動。

漫漫自決路,草根交流不可少

不過,儘管加泰隆尼亞政府經常提及蘇格蘭方面所運作出來的政治過程,SNP領導階層與加泰隆尼亞政府的高層連結與正式接觸,卻一直都不太成氣候。兩地政治人物之間缺乏有組織體系的團結與互相支持的道德勇氣,若考慮到目前獨立公投的話題正火熱,乍看之下或許有點奇怪;但也有些人解讀這種「保持距離」的關係是一種為了讓各自的公投結果能得到最大國際承認的政治策略。

但我個人認為,政治菁英是否抱持著策略性的思考是一回事,支持獨立的草根運動──不論是在加泰隆尼亞、蘇格蘭或是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應該要更緊密地合作,並且向彼此學習。

因此,親愛的讀者們,如果你對台灣與中國之間的政治局勢有任何的看法,而且認為它能給加泰隆尼亞與蘇格蘭的人民帶來一些啟示,都非常歡迎與我聯繫(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我們非常渴望能夠聽到更多來自亞洲的寶貴想法與建議。
 

p07803

2013年9月11日加泰隆尼亞發起了人牆造勢行動,高喊獨立。(攝影/Joan Campderrós-i-Canas)

註釋

1 蘇格蘭位處不列顛島北部,自古羅馬時期便不受帝國管轄,早期住民被稱為皮克特人(Pict);西元5世紀後蓋爾人(Gael)自愛爾蘭移居來此,並在9世紀時建立了統一的王國;到了13世紀末,世族之間因爭奪王權繼承導致英格蘭趁虛而入占領,形成14世紀初的「第一次蘇格蘭獨立戰爭」(First War of Scottish Independence, 1296-1328)。戰爭期間,現今最知名的人物為電影《英雄本色》(Braveheart, 1995)曾描寫的華萊士(William Wallace);然而,史家一般認為後來布魯斯王朝(House of Bruce)的奠基者羅伯.布魯斯(Robert Bruce)以寡擊眾、取得大勝的班諾克本戰役,才是蘇格蘭最終得以擊退英格蘭的關鍵。

2 加泰隆尼亞位於伊比利半島東部,隔庇里牛斯山與北方的法國接壤。該地區自西元12世紀以來即隸屬於在地中海曾興盛一時的阿拉貢聯合王國(Crown of Aragon),與控制伊比利半島中部的卡斯提亞王國(Crown of Castile)長期分庭抗禮;15世紀中期以後,兩地聯姻組成統一卻分治的西班牙王國。18世紀初,因王朝絕嗣引爆歐洲各君主國競奪統治權的「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The War of the Spanish Succession, 1701-1714),最終由來自法國的波旁王朝(House of Bourbon)成為西班牙的宗主國,加泰隆尼亞的自治權被大幅削弱、語言被禁,直到20世紀才逐漸恢復。

3 佛朗哥上台後實施高壓統治,再度取消了加泰隆尼亞好不容易逐漸恢復的自治權;直到1970年代民主化之後,加泰隆尼亞的自治地位和語言才再度獲得官方與國際承認;但身為國內經濟領頭地區的加泰隆尼亞,與中央政府的互動一直迭有摩擦。

 

(封面照片:攝影/SBA73)

 

 

 

作者簡介

Meritxell Ramírez-Ollé,愛丁堡大學科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研究主題為氣候變遷科學研究的社會學分析。來自加泰隆尼亞的小鎮,目前生活在愛丁堡這個美麗的城市,她很享受伴侶、友人與家人的兩地陪伴。想知道更多資訊,請上她的個人網站:www.ramirezolle.cat

 

 

Meritxell Ramírez-Ollé

Meritxell Ramírez-Ollé is doing a PhD in the area of the sociology of sci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In this beautiful city, Meritxell met Jiahe Lin, the current editor at Renlai Monthly. In her free time, Meritxell enjoys the company of her partner, friends and family. You can know a bit more about here in this website: www.ramirezolle.cat

愛丁堡大學科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研究主題為氣候變遷科學研究的社會學分析。來自加泰隆尼亞的小鎮,目前生活在愛丁堡這個美麗的城市,她很享受伴侶、友人與家人的兩地陪伴。想知道關於她的更多資訊,請上她的個人網站:www.ramirezolle.cat。

 

網站: www.ramirezolle.cat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68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