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入感動公式 從「英雄旅程」的概念看《陣頭》

by on 週四, 01 三月 2012 評論

父子衝突、新舊文化傳承、青年的蛻變與成長……,這些老掉牙的故事元素,《陣頭》一片幾乎都含括了。但為何在反覆吟唱的陳腔中,這部電影仍舊深深打動人心?

片名∣《陣頭》

導演∣馮凱

出品年份∣2012年

上映時間∣2012年1月(福斯發行)


原先居於平凡世界的英雄,起先拒絕歷險的召喚,最後不情願地踏上征途,他遇見師傅、接受試煉、結交盟友、勇敢地面對敵人,他一度被進逼到洞穴最深處,接受各式各樣的苦難折磨,一旦咬牙通過所有關卡,他將毫不眷戀地帶著寶物(無論這個寶物是實質或精神上的)榮耀歸返平凡世界,展開另一段的旅程。

主流電影的不敗祕笈

有電影編劇大師美譽的佛格勒(Christopher Vogler)1992年出版的著作《作家之路》(The Writer’s Journey: Mythic Structure for Writers),在好萊塢早已成為人手一本的武林祕笈。身為好萊塢資深故事分析師,佛格勒在這本如今已出至第三版的經典之作中,先是巧妙將坎柏(Joseph Campbell)的神話學改造成情節寫作的規範,再把心理學大師榮格(Carl G. Jung)的原型概念(archetype)應用在角色塑造上,讓情節與角色的功能相互支持,強化故事的完整性。佛格勒認為,世界上的每個故事,其實都包含了幾項在神話、童話、夢境與電影中找得到的基本元素,而這些基本元素被統稱為「英雄旅程」。理解「英雄的旅程」,不僅破解了故事的密碼,甚至可能指引自我或是他者的人生。

乍聽之下,這本從原先的陽春七頁備忘錄逐漸發展而成的美國主流電影攻略本,似乎只是好萊塢電影中慣見的天真熱血美國夢的平面印刷輸出而已。然而仔細深究,佛格勒在書中竟是如此旁徵博引,從黃金年代的黑白電影、盧卡斯(George Lucas)的《星際大戰》(Star War)系列、迪士尼動畫、到21世紀的爆米花電影信手拈來,每一部電影之所以成功(無論票房還是評價),之所以影響每個世代、不同時代甚深,其文本原來皆可與「英雄的旅程」互通聲氣。

故事共鳴是賣座關鍵

每一段旅程,無論銀幕內外,其實都是程度不等的冒險。縱橫美國政、商、娛樂產業的好萊塢金牌製作人彼得.古柏(Peter Guber)在他的暢銷著作《會說才會贏》(Tell to Win)中以最耳熟能詳的電影為例,尖銳解構資本主義的終極奧祕。關鍵在於故事。不僅僅是電影文本中的故事,重要的是如何將之與你的目標對象的價值觀做出連結,讓聽故事的人產生共鳴、成為主動的參與者。

台灣近年強調文創產業,也懂得該賦予所欲販售的商品(無論有形無形)一個故事,可惜多數故事流於矯情造作無法熱血沸騰,最終只能落寞退場。如何說出一個扣人心弦的好故事?如何以故事激勵人心?如何憑藉故事絕處逢生?如何把故事說得像傳道般足以普渡眾生?魏德聖的《海角七号》與《賽德克.巴萊》,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就是最典型的實務範例。

04_copy

領著一批雜牌軍,阿泰真能讓陣頭文化重新復甦嗎?他們背起鼓、扛起神明,一步一腳印地踏上環台之旅,在苦行的過程中重新了理解傳統文化的精神。


在此暫且先將電影本身拍得好不好、美學層次夠不夠高放在一旁,魏德聖從失意小導演到《海角七号》台灣影史票房紀錄保持者再到《賽德克.巴萊》台灣影史最昂貴製作的十二年奮鬥不懈歷程,九把刀從不愛念書的壞學生因為「沈佳宜」而考上名校後成為暢銷作家,再把自己的愛情故事寫成暢銷小說拍成台灣電影史上投資報酬率最高的純愛電影,兩人簡直成為「台灣夢」最平易親和的代言人。

03_copy

意外接下團長位置的阿泰,內心有些焦慮、茫然,但在從小陪著自己長大的陣頭神明眷顧下,他逐漸變得篤定而堅實。

觀眾渴求永恆理型

如果說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Plato)著名的「洞穴囚犯寓言」非但解釋了他的形上學概念,架構出感官(流動的,會死亡的)與「至善形式」(永恆不變)的二元論,更預示了數千年後「電影」這個介面之於所謂的完美與真實的本質性論述;那麼《海角七号》、《賽德克.巴萊》與《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創下票房神話的背後,是否有與其呼應之處?

我無意在此掉書袋或班門弄斧,而是我真心以為,從古希臘真理到好萊塢資本主義聖經,一脈相承的文明軌跡,其實說明了「英雄的旅程」之所以能撼動人心,正是在於它的普世性。從《風雲人物》(It's a Wonderful Life)、《阿甘正傳》(Forrest Gump)、《永生樹》(The Tree of Life)到印度寶萊塢的《三個傻瓜》(3 Idiots)裡歷經磨難的英雄們如是,魏導的堅持相對於他電影中的阿嘉及莫那.魯道的堅持、九把刀的執著相對於電影裡柯騰的癡情,甚至其他如《雞排英雄》的阿華與《翻滾吧!阿信》的阿信的自我實踐亦然。

當台灣的觀眾宛如被催眠般地、瘋狂地進戲院一看再看上述電影時,究竟多數觀眾選擇相挺的主要理由,是讚頌其影像美學的逼人魔力?還是單純支持熱血導演(或戲外對應的真實事件、人物)從不輕言放棄又充滿號召力的可親特質?每個人買票進場觀賞電影的理由或許各異,所得到的共鳴程度或許不等,然而可以確認的是,無分古今中外,舞台下的觀眾永遠在舞台上尋求寄託。這樣的寄託,永遠與真實、夢想、英雄(廣義的尤其是脆弱的)相關;而所謂的舞台,其實也可能擴張解釋成政治的或其他的任何舞台。

草根英雄脫穎而出

拜2011年台灣電影總票房達十五億新台幣的亮眼成績所賜,2012年從開春到春節、元宵檔的一整個月內,總計有八部台灣電影上映(媒體戲稱為「天龍八部」),這是二十多年來未見的榮景。人人都想當英雄,然而假如為殘酷現實所迫,必須從最終票房表現來論英雄的話,在本文截稿之前「單日票房」逆勢上揚強壓《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的本土親情電影《陣頭》,極可能循去年破億賀歲片《雞排英雄》模式,成為「天龍八部」裡頭最意外的英雄。

《陣頭》是曾打造《飛龍在天》、《懷玉公主》、《天國的嫁衣》、《綠光森林》、《天下第一味》等多部高收視話題本土連續劇及偶像劇的金鐘獎最佳導演馮凱首度跨足大銀幕的電影作品,也是美商二十世紀福斯影片公司所發行「台灣.人.情」系列第二部(首部即是《雞排英雄》)。由於深受台中九天民俗技藝團輔導中輟生透過擊鼓重新出發的真實事件吸引,馮凱創造出一個不討喜程度比美《海角七号》阿嘉的「不情願英雄」——做事總是一頭熱而無法持久的陣頭世家接班人阿泰。這個缺乏耐性、有勇無謀的半吊子因一時衝動與世仇打賭而必須接下團長位置,除了必須收服一群由中輟生所組成的團員,更要以他自己的方式贏過對手,為這個眼看快要跟不上時代的團隊尋找新的商業演出機會,並且還要得到他那古板老爸的認可。




07_copy06_copy

資深演員阿西所扮演的老團長,生動刻畫了身為父親的期待與失落。但在兒子阿泰致力以全新方式傳承陣頭文化的過程中,他與阿泰之間的關係,也由衝突走向互相理解及認同。

真實情感牽動人心

傳統文化與新世代價值觀的創意結合,在許多標榜「全球情感在地文化」的各國草根電影中屢見不鮮,《陣頭》與先前的《巧克力重擊》、《戰.鼓》、《走出五月》各有部分重疊,我以為它相較之下勝在態度謙卑且鼓勵多元。馮凱以往執導的本土劇及偶像劇多半將女性刻畫成陰毒、孱弱或反智等負面角色,這回戲分最重的阿泰母親與原先是討債大姐大的團員敏敏一老一小兩女性,分別擔任阿泰與父親、與其他男性團員起爭執時的潤滑劑,又必須在阿泰失志毫無頭緒、任性不明究理時擔任嚴格的監督者,比起前述幾部台式鄉土草根電影中女性多半流於被動、刻板化,已顯進步許多。

《陣頭》的劇本編得豐富奇趣極具層次感,導演分鏡俐落、節奏流暢、技術環節相當到位,演員表現整齊,未如以往本土劇般過度灑狗血,尤其令人驚喜。資深演員阿西、廖峻與柯淑勤的堅強輔助,證明綠葉也能無比光彩奪目;策略性交錯選用真實技藝團員與年輕偶像出飾陣頭團員,既有勾勒台灣弱勢底層縮影的用心良苦,更靈活突顯各個團員有稜有角的立體性格與說服力。看得出來馮凱準確將各項賣座元素都塞進他的首部電影中;聰明的是,雜牌軍團結力量大的笑淚百出,以及比美《練習曲》一步一腳印的三太子徒步走台灣的草根文化包裝,甚至片尾成功營造情感宣洩(catharsis)的高潮表演,全都緊扣父子親情世代鴻溝這個母題,讓電影不至因炫技、玩鬧過了頭而遠離核心,而觀眾自始至終也都有確切的情感投射方位。

世代鴻溝考驗成長

從某種意義上來看,父親(或者「類父親」比如師傅等)角色一方面既象徵著我們的過去(無論追憶、緬懷抑或夢魘、創傷),一方面更暗示著我們的未來(無論期許還是逃避)。對於許多知名導演來說,父親形象即明白解釋了他們的創作緣起與人生態度,李安、蔡明亮、張作驥電影中鮮明的父子情感刻畫,就是非常經典的例子。此外,許多新銳導演的劇情長片首作,甚至許多有志於影像創作的學生導演的在學習作,不約而同鎖定父子關係大作文章,企圖藉由故事中親子關係的回溯、崩毀、重建與和解,以求取主人翁(多半是下一代)的真正成長。

以2011年為例,除了賣座電影《賽德克.巴萊》、《雞排英雄》與《翻滾吧!阿信》以極重比例強調父親對於兒子的影響,其他如《電哪吒》、《麵引子》、《皮克青春》以及描述祖孫情感的《走出五月》、《燃燒吧!歐吉桑》亦不遑多讓,企圖藉由不同世代的衝突、表面妥協、相互理解以至最後的真誠和解,吸引主流觀眾的最大共鳴。

超越傳統找到自我

《陣頭》也不例外,事實上此片或可視為馮凱與其資深電視製作人母親周遊女士的另一層對話。《陣頭》中不只阿泰與其父親時有齟齬,他們的世仇同樣有子欲接父不放的微妙心結,比較不同的是那位渴求父親稱讚的兒子阿賢具備紮實官將首底子,他後來竟被阿泰「收服」,兩個渴望對民俗技藝進行革新的第二代索性拋棄成見,阿賢以自己的深厚功夫補足阿泰滿懷全新創見卻可能流於空泛的不切實際,最終在台中市國際文化祭(美中不足的是,由於本片拍攝獲得台中市府大力支援,特意為胡志強市長置入了一個頗為多餘的鳴鐘開幕鏡頭)上合力以擊鼓、搖滾樂、現代舞為傳統陣頭編寫出新世紀的另一種可能性。

或許,馮凱也是透過這兩個角色各自的優缺點與最終的合體,向過去鋒芒總是蓋過他的母親證明,自己獨當一面完全沒問題。最終,這場「英雄的旅程」不只是關於阿泰與阿賢,也是關於創作者馮凱自己。

 

banner

cover91_tiny

三月 - 青年 創造 台灣新時代

buy_online

facebook-iconplurk48Twitter

Bing-Hong Zheng (鄭秉泓)

大學念法律,研究所卻理直氣壯研究起電影,現為英國萊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Leicester)大眾傳播研究中心博士候選人,在部落格以Ryan為名發表影評,著有影評集《台灣電影愛與死》。

網站: blog.chinatimes.com/davidlean/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三月 2007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44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