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燃獨裁者樂園的黑暗之光

by on 週二, 31 五 2011 評論

東南亞,所有世人嚮往的度假天堂。在這片熱帶風情的綺麗背後,卻隱藏著唱不完的人權悲歌;但無畏壓迫的勇者們,卻也奮力不懈,企圖於此點燃一片光亮……

2010年冬天,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被緬甸政府悄悄釋放了。1990年,她領導緬甸民主聯盟贏得國會大選的壓倒性勝利,軍政府不旦不承認選舉結果,還把她逮捕下獄。此後二十年中,她有十五年不是在獄中,就是被軟禁。

翁山蘇姬獲釋,代表緬甸的人權改善了嗎?不,這個國家至少還有2,200位政治犯被關在陰森的囚牢中,而其中大多數只是因為參與民主運動,就遭到當局血腥鎮壓,甚至被判高達六十五年的刑期。緬甸軍政府殘民以逞,為什麼還能長期執政?原因之一是它位處南亞與東亞間的交通樞紐,又擁有石油、天然氣等珍貴資源,因而得到中國政府大量軍援,及眾多跨國能源企業的暗地支持。更重要的原因是——緬甸就坐落在一個對專制政權特別友善的「獨裁者樂園」。


瑰麗豐饒如上帝寶盒

從台灣坐上南向班機,俯瞰靛藍而波光璘璘的汪洋,可以發現錯落著大大小小蓊鬱翠青的島嶼,有如上帝打翻的珠寶盒。稍北不遠,湄公河與伊洛瓦底江沖積平原迤灑千里,壯闊瑰麗。這便是東南亞,汪洋與大陸、東方與西方交鋒之地。

坐落在這塊區域上,共有十一個國家。緬甸、泰國、柬埔寨、寮國與越南,自西向東分布在發源自圖博(西藏)高原的一系列山脈與巨河之間,構成「大陸東南亞」;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菲律賓和東帝汶,則星羅棋布於印度洋與太平洋之交,合稱「海洋(島嶼)東南亞」。

基於地緣因素,「大陸東南亞」深受印度、中國古文明薰陶,佛教人口眾多;相對地,「島嶼東南亞」飽經海洋勢力浸淫,十三世紀以後,逐漸在阿拉伯海商影響下伊斯蘭化。自十六世紀起,西方勢力伸入此地,葡萄牙、西班牙的航海家從東西兩路打開「東印度群島」大門。十九世紀後,荷蘭占據爪哇,英國由印度西進緬甸、馬來亞,西班牙、美國先後統治菲律賓,葡萄牙占東帝汶,法國勢力籠罩中南半島。西方殖民帝國攫奪資源與商貿利益,同時播下基督信仰的種籽。而東方的日本,則在二次大戰中短暫地將此地吞入「大東亞共榮圈」。

破碎的地理、多元的文明,造就了東南亞多彩多姿的自然與人文景觀,成為地球上的度假天堂,卻也使它千年來動蕩不寧,成為專制主義的溫床。直到今天,東南亞各國之內或之間,仍為了種族、宗教、邊界、經濟利益等各種原因,衝突不斷。


脆弱民主不敵專制政權

02_02

二次大戰結束後,不堪被殖民之苦的東南亞人民抓住契機,陸續透過外交或軍事手段取得政治獨立;除了東帝汶,東南亞各國到1950年代末期皆已陸續獨立或自治。除了共黨控制的北越以外,這些國家在建國或復國初期,都曾經歷一段時期的民主政治實驗。不過因為不同的國內外因素,伴隨民主政治而來的多是政治混亂和經濟凋敝,以致這些新興民主國家如骨牌般一一倒下。從1950年代末到1970年代中,前後短短十餘年,整個東南亞幾乎完全落入獨裁政權之手。(註1)

1980年代下半開始,民主政治再度在東南亞點燃火花。菲律賓於1986年、緬甸於1988年,先後爆發民主運動,前者成功推翻了馬可仕獨裁,後者慘遭血腥鎮壓,最後只造成軍政府改組。1990年柬埔寨停戰,各方協議於1993年恢復選舉。1992年,泰國民運推翻軍方臨時政權。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導致印尼蘇哈托下台,新政府啟動政治改革,並允許東帝汶於1999年公投獨立。

即便如此,東南亞各國至今尚未脫離專制陰影。根據「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註2)2011年的最新報告,從公民與政治權利的保障來看,東南亞十一國之中,緬甸、寮國、越南、柬埔寨和汶萊等五國仍屬「不自由」國家;菲律賓、泰國、馬來西亞、東帝汶和新加坡僅有「部分自由」;而「自由」國家只有印尼。相較於全球已有近五成國家達到自由程度,東南亞地區的自由程度顯然偏低。以近年趨勢而論,整個東南亞只有印尼呈現正向發展,柬埔寨和馬來西亞出現倒退趨勢令人憂慮,至於越南,基本上還看不到自由的曙光。


言論自由普受壓制

專制政權最明顯的特徵,就是不容許批評或反對政府的言論。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在2011年度報告中說,亞洲(包括東南亞)各國政府「仍然習慣以恫嚇、監禁、虐待、甚至死刑來回應異議」。司法原本應該是正義的最後防線,但在東南亞各國,卻常淪為獨裁者的幫凶。

緬甸軍政府為改善國際形象,去年舉辦二十年來首次大選,但卻操弄遊戲規則,剝奪許多異議人士或反對團體的投票與參選資格。更荒謬的是,當局不准候選人批評政府或社會問題。有一位僧侶候選人主張釋放政治犯,就被判刑十五年。

許多人認為經濟發展可以促進民主,但在東南亞最富裕的新加坡和馬來西亞,還常利用「內部安全法」來壓制反政府言論。「內安法」本來是英國在戰後用來對付殖民地共黨暴亂的措施,授權政府當局不經司法審判即可逮捕、拘留甚至長期監禁被「懷疑」可能危害治安的人士。獨立後的星馬等國,卻仍然沿用這部殖民法律,使在野人士失去公正審判的權利。

在泰國,批評泰皇成為言論禁區。2007年通過的電腦犯罪防治法,使網路言論受到更大的壓制。越南不僅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道路上,與中國亦步亦趨,同時也學習北京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網路警察來箝制異議。柬埔寨反對黨領袖沈良西,因為批評政府,在缺席審判下被判十餘年徒刑和數千萬罰金,被迫流亡海外。寮國有三位良心犯因1999年發動示威被判十年,刑滿卻無法出獄。印尼雖然被「自由之家」評為東南亞最自由的國家,但對國內分離主義仍毫不寬容,有大約一百名獨立運動人士,因為和平表達意見而被監禁。


公權力成了合法暴力

更嚴重的問題是政治謀殺和軍警濫用暴力。近年來,菲律賓在選舉期間發生的政治謀殺案件不斷增加。根據菲律賓官方人權委員會和民間人權組織調查,近十年至少數百到一千多人被殺害,二百多人被「強迫失踪」。菲律賓的政治暴力問題,因為政府縱容私人武力而更加嚴重。軍警支持成立的各種義警或民防團體,實際上常淪為私人利益打手。

泰國近年發生的反政府示威中,由於軍警濫用武力,造成數十名旁觀民眾、四位醫護人員和二位記者被殺。在印尼,警方在去年八月一場示威中向無武裝的民眾開槍,致七人死亡,另有至少二十多人在警方執行反恐勤務時被射殺。緬甸軍方為開發天然資源,經常徵用少數民族義務勞動,強迫徵地、遷村,導致境內至少五十萬人流離失所,膽敢反抗則予逮捕或殺害。剛剛獨立的東帝汶,也因長期衝突和訓練不足,警察暴力事件時有所聞。


03_02

宗教少數與弱勢被歧視

宗教自由在專制政權下也很難獲得保障。寮國境內估計有十幾萬基督徒和天主教徒,政府常逼迫他們放棄信仰,甚至強制關閉教會。越南佛教高僧釋廣度禪師,因倡議民主遭長期軟禁,其所領導的「越南佛教聯合會」成員也不斷受到政府騷擾,阻撓他們的宗教活動。在全球最大的伊斯蘭國家印尼,少數基督徒常受壓迫,去年至少有三十間教會被攻擊或關閉;同屬穆斯林的「阿瑪迪亞」教派也遭主流歧視甚至攻擊。

寮國和緬甸的貧民和少數民族,因為政治或經濟因素,經常逃向泰國、馬來西亞等鄰國,尋求較好的生活或政治庇護,但卻受到嚴重歧視。泰國近來要求境內上百萬移民、移工重新辦理登記,否則予以遣返,使得這些人為了返國取得證件而面臨危險,或者遭到地下仲介業者的無情剝削。即使合法居留,移工仍然必須忍受惡劣的工作環境與待遇。緬甸內戰和天災造成大批難民,被泰、馬等國違反國際法加以遣返,或者在缺水缺電的收容所中痛苦求生。

在東南亞經濟起飛的表象下,許多農民或少數民族卻成為犧牲者。柬埔寨、緬甸、寮國、越南這些較窮國家的政府,經常與開發商、跨國企業聯手「圈地」,使本來已生活困苦的人民失去土地、住所和工作。


婦女處境有待改善

由於亞洲傳統的父權文化,女性在許多國家的處境有待改善。印尼是全球孕婦死亡率最高的國家;菲律賓與印尼嚴格限制人工流產的法律,造成每年成千上萬女性死於非法的墮胎手術。菲律賓政府最近提出免費提供貧民避孕器材的政策,但遭到天主教會強烈反對。亞洲的女性家務勞工普遍缺乏法律保障,以印尼的十四歲女孩藍妮為例,她被仲介業者以十一塊美金「賣」給雇主,離鄉背井送到偏遠的亞齊省,每天工作從凌晨四點到深夜十一點,不但沒給工資,還受到各種身心虐待。她去年終於脫逃,向法院控告雇主。

柬埔寨和東帝汶的婦女,經常成為暴力受害者,卻難以伸張正義。柬埔寨女性若受到性侵,通常被迫接受傳統方式的庭外和解,加害者不會受到懲罰,被害女性只能得到一點和解金,卻從此背負污名,甚至被逐出家門。東帝汶家庭暴力泛濫,最近雖通過家暴法,但多數案件仍循傳統方式私了。


聲援人權是你我義務

去年,惡名昭彰的「紅高棉」S-21監獄負責人康蓋堯,被判刑三十五年。這是聯合國柬埔寨特別法庭做出的首件判決,另外四位前紅高棉領導人正在等候審判。這是東南亞國家向獨裁者追究責任的關鍵一步。唯有讓侵犯人權者付出適當的代價,才能把獨裁者逐出東南亞。

六十多年前,因為兩次大戰為人類帶來的可怕浩劫,聯合國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宣言》加上由其衍生出來的各項公約、指導原則,包括台灣剛剛批准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合稱「兩公約」),詳細說明為了維護人性尊嚴,每個人都應享有的各項權利,並且要求各國政府與每個人都必須負起保護人權的義務。對於各項國際人權公約,東南亞國家很少批准,新加坡、馬來西亞、汶萊和緬甸連最基本的兩公約都不願簽署。不過,也有值得期待的正面發展。東南亞國協已於2009年通過,將設置一個「東協政府間人權委員會」。雖然它的位階與權威不足,但已為亞洲區域性人權機制跨出第一步。

無論如何,保護人權的最關鍵角色是每一個地球公民。當緬甸的僧侶、寮國的基督徒、柬埔寨被迫遷移的貧民、新加坡的死刑犯……向世界發出微弱的呼救,我們應該向他們伸出援手。正如《馬太福音》記下耶穌的話語──你要愛鄰人如同自己,這是最大的誡命。


註釋

註1

1957、58年,南越、寮國的右派政府分別發動清共運動,成為警察國家。1959年,印尼國父蘇卡諾以「指導民主」凍結憲政。1962年,緬甸軍方取代文人執政。1965年,獨立後的新加坡在李光耀鐵腕下一黨獨大;印尼蘇哈托藉清共奪權。1970年,柬埔寨將領龍諾罷黜施亞努國王,建立反共軍事政權。1972年,菲律賓總統馬可仕宣布戒嚴。1975年越戰結束,中南半島赤化;同年印尼強占東帝汶,「國民陣線」壟斷馬來西亞政權。泰國早在1948年政變上台的軍事執政團,雖於1973年垮台,但國會仍長期由親軍方的右翼黨派掌控。

註2

「自由之家」是一個獨立的非政府組織,致力於推廣自由、民主及人權,每年都會針對各國的民主自由程度提出評估報告,詳情可見該組織網站:http://www.freedomhouse.org/


圖說(順序由上至下)

攝影/趙中麒

攝影/Philong Sovan

攝影/Sarina Yeh

 


cover_83_erenlai_small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2011年六月號,第83期《人籟》論辨月刊

6月-咫尺天涯東南亞

banner

Xing-zong Wang (王興中)

前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秘書長,政治學博士,長期關注中國及圖博(西藏)人權問題。曾任新聞記者、編輯、智庫研究人員、國立清華大學清華學院導師,現任東吳大學政治系兼任助理教授。

最新自 Xing-zong Wang (王興中)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一月 2013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46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