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字田裡耕種:少年天人菊寫作班與桃園少年輔育院

by on 週日, 27 三月 2011 評論

2006年十二月,《人籟》推出〈故事監獄〉專輯,與長期致力於監獄寫作教學的歐銀釧老師合作,藉由呈現受刑人與更生人的文字,試圖讓讀者看見罪行背後的「人」與故事。

 

 

 

2010年秋天,歐老師告訴《人籟》,她任教的「少年天人菊寫作班」即將出版新的作文集《在文字田裡耕種》,集合了桃園少年輔育院這個山邊教室裡同學生活與心情的點點滴滴。既然這次敘事的主角從成人換成青少年,那麼他們筆下的風光與創作時的心路歷程,與前次專輯相較又有什麼不同?

 

 

 

 

於是,在這次特刊裡,《人籟》不僅刊載了這些少年的文字與圖畫作品,也藉由歐老師與其他支持寫作計畫者的娓娓道來,期待讓讀者瞭解更多作品背後的聲音與故事。此外在歐老師的帶領下,《人籟》更有幸進入少輔院,得以一窺少年的日常生活,以及山邊教室鮮為人知的一面……

 

 

 

暫時遠離世俗塵囂和過往的錯誤,少年在山邊學校靜心耕耘。他們自泥田裡養出各式各樣的蔬果與花卉,從文字田裡孕育出自信與希望。

 

 

 

 

 

 

 

 

結頭菜的音樂會

 

 

 

撰文|阿翔

 

 

涼拌結頭菜,清涼、刺辣的口感,一口入喉,滋味無窮。

 

 

 

醬油、辣椒,蒜苗,一回伴奏出結頭菜音符的美妙樂章,使我的胃享受著一場優美的音樂響宴。

 

 

 

配樂者過程故然重要,可是主角的光芒也不可或缺。培育出一個美味的結頭菜,得注入許多的心力,要有充沛的陽光、適量的水、滋潤土壤的養分,還要除去雜草和害蟲,才有機會種植出優良的蔬果。

 

 

 

還記得把我們剛種菜時,那麼小的幼苗放進土壤,也放進了大夥們的希望與期盼,經歷了多次的風沙、蟲害波折,大家努力克服困難,終於種出鮮綠又龐大的結頭菜。

 

 

 

晚餐開動時,結頭菜已化成細絲,散發出濃濃香味,好像在餐桌上開音樂會一樣。

 

 

 

 

 

 

 

 

 

想念冬天的夏日

 

 

 

撰文|小鄭

 

 

 

夏日,同學們開始想念冷氣,開始厭倦夏季陽光的氣息。

 

 

 

我跟他們說:「即使沒有冷氣陰涼的陪伴,也要堅持下去。」雖然悶熱占據彼此的心裡,我們學著靜心,感受自然的氣息。

 

 

 

為什麼冬天時大家會想念夏天;而夏天時又會懷念冬天?

 

 

 

很幸運的,上天聽見大家的心裡話,在傍晚下了場雨滴交響曲。

 

 

 

 

 

 

 

 

 

 

文學,青少年,監獄,少年天人寫作班,桃園少輔院,歐銀釧母親就像一朵高麗菜

 

 

 

撰文|阿哲

 

每天早晨起床,我都會望著窗外,看著認真工作的農夫,辛苦的種植。

 

 

 

菜園裡菜的總類多的難以形容,每次經過連看都不願看,但今天是例外,放學回家的路上,遇上一位農夫,手裡拿著高麗菜,看著高麗菜,心裡有一種很微妙的感覺。

 

 

 

從那次以後,我總是會利用放學的時間去看看這些菜,但高麗菜才是主要目的,直到我長大後,我才瞭解為什麼我看著高麗菜時會有一種微妙的感覺了,因為我的母親的關係。

 

 

 

母親就像一顆高麗菜,不論颳風下雨,葉子都會一層層的包圍著我,讓我感到溫暖及安心,因著媽媽的保護,這些愛的養分,讓我一天天的成長,高麗菜就像堅強的母親,這就是偉大母親對我的愛。

 

 

 

把陰影留在後頭

 

 

 

撰文|歐銀釧

 

 

 

阿哲在山邊的教室上課,表現出色。他很會畫,一些生命中難忘的畫面,他拿起蠟筆很快就畫了出來。

 

 

 

阿哲的畫總是帶來驚喜。曾經,他畫了一棵巨大的高麗菜,陽光下葉脈清晰可見,他說高麗菜像媽媽的擁抱,一次又一次張大葉子,像媽媽的雙手一樣,覆蓋孩子。

 

 

 

他還畫了一張小時候自己緊緊抱著母親的模樣。他說:「那時年紀小,身高只到媽媽膝蓋,所以就抱著媽媽的雙腿。」最近,他又畫了一張秋日和奶奶在樹林裡散步,黃昏時分,一老一少,手攜手,走過楓紅的林間。

 

 

 

阿哲曾經做錯事,曾經輟學,走過生命的迷途,來到山邊重新學習,他翻著字典,寫著畫作的主題,塗塗改改,焦急的問著:「這個字對嗎?」

 

 

 

對的!正如他重返正途,朝向陽光,把陰影留在後頭。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並整理自2010年7月19日聯合報繽紛版「大勵丸」系列之同名文章)

 

 

 

 

 

 

 

 

 

誰來教我愛上閱讀?

 

 

 

撰文|阿丁

文學,青少年,監獄,少年天人寫作班,桃園少輔院,歐銀釧

老實說,看到這篇題目……真的使我痛苦得難以下筆,因為書這種東西,真是太恐怖了,每當我把書本一打開,看到了上千上萬字,我的頭就好痛好痛,我很想去喜歡上書本,但我怎麼做,都無法愛上它,誰能教教我,我該如何做,才能讓我愛上閱讀……。

 

 

 

所以,我畫了一張圖來表達我的閱讀旅程,那些畫像是一座座高山,小小的我得努力攀爬,一不小心就被書中巨獸吞噬。還有一些書像是一個漫無邊際的大海,一不小心就被大浪打得爬不起來。最恐怖的是有些書像是大白鯊,一不小心就會被吃掉。

 

 

 

我正在學習閱讀,很小心的,一步步的走進文字世界裡。

 

 

 

 

 

 

 

 

老師是外星人?

 

 

 

撰文|歐銀釧

 

上周的即席創作「一頁日記」,阿丁覺得自己沒有靈感。我問他這星期有沒有讓他難忘的事?他說:「有啊!我差點變成『超級賽亞人』了。」

 

 

 

我沒聽清楚,他又再說了一次。我還是不懂,請他到黑板上畫出來,具體說明一下。全班都笑了,忙著為我解釋,笑得最大聲的是阿丁。

 

 

 

原來,「超級賽亞人」是十多年前很紅的卡通《七龍珠》裡的一個角色。我沒看過這卡通片,所以被阿丁懷疑是「外星人」。

 

 

 

他說:「姐姐在懇親會那天遲到了兩個小時,讓我差點變成『超級塞亞人』。那天我一直等一直等,等到後來,頭髮都站起來了,臉變熱了,身體開始有光。最後,姐姐終於來了,但是,時間都過去了,我們見面時間只有短短的十幾分鐘。」

 

 

 

阿丁在日記裡寫著:「我向老師說,超級塞亞人一生氣,全身就會變壯、發光,頭髮變成金色的,而且全都豎起來,老師驚訝極了,她請我到黑板上畫超級塞亞人的模樣,畫著畫著,我心裡告訴自己:『希望能控制自己,別再讓自己變成『超級塞亞人』。」

 

 

 

那堂課真是教學相長,學生學到不要亂生氣,要適當的控制情緒,別讓自己變成超級賽亞人。我學到了另一個世代的用語。全班都期待著下一堂課,因為他們發現老師也有不懂的時候。在教與學的過程中,我們相互鼓舞。(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並整理自2010年8月23日聯合報繽紛版「大勵丸」系列之同名文章)

 

 

 

 

 

 

 

 

 

 

少年天人菊寫作班

 

2008年成立於桃園少年輔育院,提供院內學生閱讀與寫作的機會與訓練,希望透過文字的力量來幫助他們找到真正的自我,重新出發。

 

繪圖|少年天人菊寫作班

 

 

 

本文亦見於2011年4月號《人籟論辨月刊》-時間.夢境.狂想曲

cover81_small_erenlai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歡迎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或線上訂閱人籟論辨月刊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Yin-Chuan Ou (歐銀釧)

台灣澎湖人,東海大學中文系畢業,曾任民生報記者,現任星洲媒體集團駐台灣特派員。1997年創立國內第一個監獄寫作班,亦於桃園少輔院「少年天人菊寫作班」擔任指導老師至今。曾獲《五四文學獎》之〈文學教育獎〉。著有《不老的菜園》等書,編有《來自邊緣的明信片》等監獄文學作品。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53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