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有眼,看盡真實

by on 週一, 03 一月 2011 評論

透過島民的齊心合作,斐濟的羅圖馬島有了第一部自己的電影,得以述說自己的故事。




片名:《大地之眼》(Pear ta ma 'on maf, The Land Has Eyes

導演:維索尼‧何藍尼科(Vilsoni Hereniko)

出品年份:2004年

攤開一張太平洋的地圖,看你是否找得到「羅圖馬」(Rotuma)這個島嶼?又或者,用個更簡單的方式——直接去看《大地之眼》這部片。


擺盪於傳統與現代間

《大地之眼》以斐濟的羅圖馬島為場景,描寫少女維琪(Viki)的辛酸故事。維琪是個美麗又心思細膩的年輕女孩,她的父親哈伯堤(Hapati)則是個貧困的說書人。維琪經常出神地聽著他講述那個七兄弟和妹妹乘獨木舟旅行的故事:有一天,七兄弟的大哥犯了一個不可原諒的錯誤,於是其他兄弟便把妹妹丟在偏遠的羅圖馬島上。工作勤奮、心堅意決的妹妹在島上力求生存,不僅發掘了自己的內在力量,還在一次難產中存活下來。最後羅圖馬島的後代居民將她視為島上的先民,尊奉她為女戰士。

就這樣,維琪擺盪在神祕傳統與現代兩個世界之間,將島民的現實生活之道拋在腦後,因此經常飽受村人的嘲弄。每當維琪受欺負或遭人誤解,她就跑到自己的安全基地——那間種了許多熱帶花卉的花園裡,尋求心靈上的安慰。

羅圖馬島民看重的是辛勤的體力工作,對智力與藝術的追求不甚重視;但哈伯堤鼓勵女兒往學術發展,培養她懷疑和探索問題的能力,而維琪也以尊敬的心回報父親。此外,聰明又有決心的她,還看見了到斐濟讀書的獎學金中蘊含的機會。


父親之死改變人生

然而不幸的是,哈伯堤的富有鄰居寇拉亞(Koroa)從澳洲返回島上居住;他以竊盜罪污衊哈伯堤,讓維琪陷入絕望深淵。寇拉亞還密謀讓哈伯堤全家被迫搬家,好讓他建造島上第一棟兩層樓高的洋房。可是他的兒子諾雅(Noa)卻痴痴地崇拜隔壁那個聰慧精明的女孩,讓寇拉亞很不高興。

寇拉亞用一隻豬,買通了不誠實的法庭口譯員普拓(Poto)。普拓故意對不懂也不會說羅圖馬語的英國法官說謊,沒有照實翻譯哈伯堤在法庭裡的回答。因為哈伯堤不諳英文,對錯譯這件事並不知情;但口譯員故意錯譯的內容,躲在法庭窗戶下的維琪都偷聽到了。事後,維琪向父親敘述法庭裡發生的事,而哈伯堤則向女兒重述了羅圖馬的古老信念:土地本身是有靈性的,在這片土地上所有發生的不義之事,土地最後都會要回公道。

身受重壓的哈伯堤工作極為勤奮,希望能賣出足量的乾椰子仁好償清法院的罰鍰,但他終究因不堪勞累而病死;這讓維琪深切體會到羅圖馬島上首位神祕島民——也就是女戰士——遭到遺棄的感覺。她曾短暫地進入古老傳說裡超現實的領域,但如今總算認清自己必須獨自面對命運的事實。可是或許也不盡然如此;因為父親的精神透過女戰士的故事得以長存,而這也成了維琪的模範與精神導師。


23

從女孩到女戰士

全片於羅圖馬島上拍攝,營造逼真的故事氛圍來描述小島古轉今移的過程。當維琪為正義而戰、爭取自由時,島上的青蔥熱帶風光便與其僵硬而無法變通的文化形成對比。在這場文化拔河賽中,維琪除了必須尋找自己的身分,在村人貶低她的父親、企圖將他驅逐出島時,她還得捍衛父親的榮譽。

維琪深受島上神話故事中女戰士的啟發,而在她試圖調解周遭問題時,女戰士也經常出現在她的生活中(尤其是夢裡)。導演維索尼‧何藍尼科藉由女戰士此一文化符號,創造了維琪內在的力量——這股力量來自古老的年代,卻是身處現代的維琪最渴望獲得的。此外,何藍尼科也有意將維琪與女戰士這兩個角色並列,以細膩的陳述手法,讓觀眾自行體會兩者間撲朔迷離卻又相當緊密的關係。


小島上的首創之舉

導演維索尼‧何藍尼科在十六歲前都住在羅圖馬島,之後搬到斐濟繼續接受教育。1999年,何藍尼科於夏威夷大學任教,並在四年回到羅圖馬島,與島民討論拍攝專題片《大地之眼》的夢想。該片內容是何藍尼科根據自己在羅圖馬島成長的部分經驗編寫而成,為了拍攝此片,何藍尼科走遍島上各個村落,講述拍片的構想,最後終於獲得在島上拍片的許可與祝福。羅圖馬島民熱切的接受何藍尼科這位羅圖馬之子,並答應成為他拍片的好夥伴。他們花了一年的時間整理土地、營建劇場,在裡面蓋房屋、公堂雨傳統的男孩居屋,還造了一座女主角維琪的花園。

2000年夏天,何藍尼科與來自夏威夷、紐西蘭、澳洲和加州等十四名組員回到羅圖馬島,開始進行他們的拍攝計畫。何藍尼科的家在「彌亞村」(Mea),拍片時被改裝成製片總部。因為當地沒有旅館與餐廳,每位劇組人員都被分配到一個當地家庭,由該家庭提供組員食宿。

值得一提的是,該片的演員中,除了飾演女戰士的國際知名毛利女演員芮娜‧歐文(Rena Owen),以及飾演英國法官的詹姆士‧達文波(James Davenport)等少數分子外,其他人幾乎都是沒有表演經驗的當地居民,但他們這次為了製作全羅圖馬島——乃至於全斐濟——的第一部劇情片,都奮而起身迎接這個艱鉅的挑戰,尤其是飾演維琪的莎貝塔‧泰朵(Sapeta Taito)。事實上,羅圖馬島上沒有電影院,多數演員也不曾看過電影,但因劇本故事十分貼近島民的真實生活,使得他們表演起來相當逼真。


文化經驗扣人心弦

羅圖馬島雖然小,然而投注在這部片上的心力與愛肯定奇大無比。該片最成功的一點,在於它以本土觀點出發,講述當地故事——這在國際級的電影中十分罕見。故事裡的每個細節都十分自然而引人入勝,但片中高潮卻是特意為之:維琪希望能獲得前往斐濟的獎學金,沒想到居然面臨惡鄰密謀而生的阻力。如此衝擊既突然又充滿超現實感,讓她全家都陷入不幸之中。

可是不論這股高潮達到與否,都與本片的大脈絡沒有太大的關係。《大地之眼》主要描寫羅圖馬人的生活,而其生活本身就相當扣人心弦。這部電影提供了相當豐富的文化經驗,在藝術的框架下倡導跨太平洋的溝通方式。我們應該好好把握觀賞此片的機會,享受片中精采的內容!(註)



註釋

本文改編自夏威夷大學摩艾納分校【University of Hawaii at Manoa】的學生報《夏威夷之聲》於2005年4月8日的特約撰稿,以及電影官網上的相關介紹。

《大地之眼》官方網站:http://www.thelandhaseyes.org/index.html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羅圖馬島(ROTUMA)

羅圖馬島面積十八平方哩,孤立於南太平洋上,當地兩千五百名的玻里尼西亞居民擁有其獨特的溝通語言。羅圖馬文化與波里尼西亞的東加、薩摩雅、夏威夷與奧特雅羅瓦(紐西蘭)有許多共通處,然而羅圖馬島在政治上隸屬於斐濟。在1881至1970年間,英國透過殖民斐濟管理羅圖馬島。斐濟於1970年獨立後,羅圖馬島選擇繼續作為斐濟管轄區。

有關羅圖馬島的更多詳情,請參閱www.rotuma.ne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4導演的話:維索尼‧何藍尼科(圖左)

故事有改造人心的力量。

我成長於斐濟的羅圖馬島,從小生活裡就充滿島上的傳說、希臘神話與聖經故事,賦予我許多靈感與希望。我視自己為一個說書人,將電影當成最能說故事的媒介,而且長期以來太平洋島民對此均相當陌生。

在拍攝《大地之眼》時,我遇到非常多的困境。但我只要一想到這些島民在拍片過程中,發現他們可以透過這部作品打造自己的形象,就覺得所有的挑戰都是值得的。

我希望觀眾看完電影後不只是覺得有趣,也能帶著對羅圖馬島文化與民族的珍貴體驗離開戲院。更重要的是,但願我們都能瞭解自己需要祖先的智慧。透過這部片,我想傳達以下這份古老的羅圖馬信念:

大地有眼,

大地有齒,

知道真實。

希望正義無所不在,不只限於電影,在現實生活中亦然。



撰文│Julia Wieting《夏威夷之聲》(Ka Leo O Hawai'i)特約撰稿人
翻譯│林虹秀 整理│吳思薇
劇照提供│Te Maka Productions




本文亦見於2011年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島觀太平洋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banner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60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