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談雷公:辭典、甲骨文、震旦中心

by on 週五, 10 十二月 2010 評論

雷神父的過世不僅帶給教友無限哀思,也意味著《人籟》從此失去一位可敬的老友。

在這裡,《人籟》的編輯主委魏明德神父、發行人杜樂仁院長及總編輯江漢聲醫師,分別從不同角度來談他們認識的雷公──熱愛中國古文字的認真學者、循循善誘的神職人員、勉勵晚輩不遺餘力的精神導師……他們在他身上不僅看到耶穌會精神的當代實踐,更感受到天主教信仰的真實體現。

再見,雷公與老馬!

撰文︱魏明德(Benoît Vermander) 翻譯︱吳思薇

相隔短短數日,《人籟》的兩位好友──同時也是台灣天主教教會的卓越人物──相繼辭世。他們一生的成就足以長存眾人心頭,因此我們懷著感動和感謝,來緬懷這兩位五十多年來一直獻身於台灣土地及人民的法國耶穌會士。

 

(雷公 照片提供 / 天主教震旦之友協會)

 

 再見,雷公!

今年9月24日晚上,雷煥章神父在耕莘醫院安詳歸返天家。被台灣朋友暱稱為「雷公」的雷神父於1922年在法國出生,40年入耶穌會,52年在上海徐家匯的聖依納爵教堂由龔品梅主教祝聖晉鐸為神父。在其著作《城裡的兒童》(Les Enfants dans la Ville)中,對這段動盪時局裡的中國天主教教會有相當生動的描述。

到了台灣,他成為台北利氏學社的初代成員,與創辦人甘易逢神父展開密切合作。雷神父日後成了甲骨文研究的世界級權威,在金文方面亦成就斐然。他出版了一些甲骨文圖錄以及相關的學術專文和工具書。此外,雷神父也是《利氏漢法辭典》(Le Grand Ricci)最重要的編纂者,負責字源學的部分。他還留下一部業已完成的金文辭典手稿,經適當編修後將會出版。
從語言研究到靈修推廣

身為牧靈者的雷神父創辦了數個基督宗教團體,在台灣天主教教會留下深刻影響。他主持「天主教震旦之友協會」長達數十年,也是第一位引進泰澤(Taizé)祈禱的人。

 雷神父對於甲骨文研究十分投入。中國哲學思想的發展過程中,「土地」和「祖先」兩種概念至為關鍵,而他在甲骨文裡看到了兩者存在最古老的證據。雷神父的研究也讓他對民間信仰的精神特別留心。在論及台灣傳統宗教中土地公和媽祖的重要性時,他深刻的洞見更讓許多台灣人倍感驚訝。由此看來,他確實是天主教本土化的先驅。

雖然雷神父的聽力和視力均在晚年陷入困境,他仍不屈不撓地工作到人生最後一刻。台北利氏學社與《人籟》的成員及朋友一齊向他致上悼念之意,而他的離去也深深撼動著我們。

 ma1

(馬神父 照片提供 / 侯慧群) 

 

一位宗教對話巨擘的辭世

雷神父過世後數日, 另一位《人籟》的密友馬天賜神父(Albert Poulet-Mathis)也離開了我們。馬神父在1927年生於法國的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45年入耶穌會,58年6月30日晉鐸為神父,之後來到台灣。他一開始在台中和輔仁大學擔任學生牧靈的工作,卻在宗教對話裡找到真正的聖召。馬神父可謂是台灣
從事宗教對話者中,最為活躍而知名的天主教神職人員──他的朋友遍及台灣各個宗教,其中許多都是佛教界的大師。他對人類找尋唯一真神、求其本性的各種方法懷有高度熱忱,總是渴望得知他人在這方面的特別研究與疑問。他以利瑪竇的精神與人建立友誼,對朋友忠誠、毫無保留。他同時也是東亞地區致力於宗教對話的耶穌會代表。

但持續的遠行與勞累影響了馬神父的健康,以致於他去世前幾年過得相當辛苦。馬神父現已平靜地離開我們,而我們將永遠記得這位心思細膩、經常關心身旁眾人福祉的老友。

再見了,雷公和老馬!你們是天主忠實的僕役,對台灣的土地抱著大愛。感謝你們給我們的一切……我們將你們交付給慈愛的天主,祂是你們終其一生服侍的對象。

 

 

 

 

 打開文化與信仰的新門

 撰文︱杜樂仁(Jacques Duraud) 翻譯︱吳思薇

我和雷煥章神父初次見面前,他的盛名已在天主教教會廣為流傳:除了那本一度在法國十分流行的著作《城裡的兒童》,當我開始學中文時,有位教授還要我就雷神父的學術研究寫篇報告,內容則是關於他在西方漢學權威學報《通報》上發表的商代文字考古論文。

1982年暑假,我終於在第一次的台灣行中遇見雷神父──也就是許多學生和朋友口中的「雷公」。我們一起用餐之餘,也在震旦中心關門後的夜裡小聊片刻。他很會講故事,常提起他在北京的趣聞與那邊認識的中國朋友。那兩個月我過得特別愉快,因為我從雷公身上體會到在台灣生活的樂趣。

ray2

 (雷神父與他的甲骨文研究資料  照片提供 / 天主教震旦之友協會)

 

 手做研究,口論道理

雷公在震旦中心三樓的辦公室總是歡迎大家造訪。他在研究甲骨文時,也從未將任何一位意外訪客視為干擾。話說雷公的甲骨文知識完全是自學而來:在《利氏漢法辭典》的編輯團隊成立後不久,他奉命接手一位耶穌會同仁的學術研究工作,從此一頭栽進中國古代文字的世界裡,樂此不疲。

雷公出生於法國鄉村,十歲就會騎馬;這樣的童年經驗,讓他對中國的農業文明倍感親切。雖然雷公的研究聚焦於中國語言和書寫的起源,但他亦從中探索中華文化的精神與華人基本思想。他研究民間信仰,也是因為想盡可能地掌握當地民眾的表達方式,如此才能進一步瞭解和尊重對方,從而開啟對話的可能。

此外,學術研究對雷公來說,既是瞭解異文化的方式,也是加深信仰的利器。他的大半生都在甲骨文研究與傳教工作間擺盪,漂亮地將古典學者與耶穌會神父的身分融合無間。雷公的另一本知名著作《一扇新門》,便是編輯自他道理班上的學生筆記。上課時,他總會要求一位資深同學介紹這次的講題,如有必要才會親自發言,彷彿藉此告訴大家:你們從我這裡學到的東西,現在得用自己的說法與感受來告訴別人。對我們來說,雷公留下的不僅是有形的文化研究遺產,也打開了一扇通往天主之道的新門。

 

 

 

 

因為有您,才有現在的我們

撰文|江漢聲

雷神父的過世,對台大醫學院畢業的天主教醫療人員而言是個令人哀傷的訊息。因為他看著我們長大,看著我們從稚嫩的醫學院學生成為自信滿滿的年輕醫療工作人員,也看著我們慢慢成熟為管理級的醫療工作人員。直到近年,我們仍在震旦中心聚會,看著雷神父日漸蒼老、衰弱,心裡是那麼不捨。雖然知道歲月無情,而正如聖經所言,人的肉體生命又是那麼脆弱,但雷神父即使如此蒼老,仍然精神抖擻,眼光炯炯有神、說話鏗鏘有力,讓我覺得我們都還停留在昔日年輕的時代。

雷神父是我們台大醫學院畢業醫療人員的精神導師、是我們人生方向的燈塔。因為有雷神父,我們才會在學成後獻身於天主教的醫療事業,並成立獲得醫療奉獻獎的康泰文教基金會。所以雷神父對天主教的醫療事業非常重要,也給我很大的感想,那就是如何在天主教大學或醫學院裡做福傳和學生輔導。無可諱言,這一代年輕人信奉天主教的不多,能被天主教醫療傳愛感動的更少,而在大學或醫學院裡做福傳亦是相當困難。事實上,我們也沒有像雷神父那樣的精神導師來號召,尤其我個人曾負責天主教醫學院的醫學教育,將來又要負責興建天主教醫學院的附設醫院。今天在感念雷神父以前對我們的召喚之餘,也希望他老人家在天之靈能護佑我們,並祈求天主能復甦我們醫學院和醫院的福傳,有好的帶領如同雷神父,傳承給我們年輕的學生,讓他們將來成為優秀的天主教醫療人員。

 

 

 

 

本文亦見於2010年1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6_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電子版紙本版訂閱全年份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四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284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