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七年選文:「社會」

by on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評論

複製倫理面面觀

本文提要

現階段進行生殖性人類複製實驗到底安不安全?胚胎是人嗎?我們應該用什麼準則來看待人類胚胎的道德地位?本篇試圖從倫理學的觀點回應這一連串的問題。

原刊期別

編選自本刊第6期〈複製人快來了!――奔向美麗的後現代世界?〉,2004年6月。頁28-41。

 

 

《摘要》

假設複製人類在科學上是可能的,是否表示在倫理上也「可以」呢?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前者是有關能力的判斷,後者則是道德判斷。道德判斷誠然要以能力判斷為前提,但以人類複製的問題來看,即使科學上有能力這麼做,還是得問在道德上是否同樣可行。

要判斷一個行為在道德上是否可行,必須經過「相關事實的澄清」、「道德原則的確立」與「道德判斷的形成」。以人類複製為例,事實的澄清需以公正態度評估科學發展的狀況。道德原則的確立則需符合以下幾個條件:尊重自主(生命尊嚴與主體性)、不傷害(不能製造不必要的傷害)與行善(在合理情況下, 人有促進他人福祉的義務)。以上兩點都確立了,才能進行道德判斷⋯⋯但人類複製現階段有許多技術上的風險,已違背「不傷害」這項原則,無法在倫理上站穩腳跟。

如果不能進行生殖性人類複製,可否用胚胎進行醫療研究性複製?這樣又該如何看待人類胚胎的道德地位?有些科學家主張,生命只有簡單與複雜,沒有高低之分,因此殺菌與殺胚胎是差不多的事。可是高低之分是價值判斷而非科學判斷。人與他者的關係相當複雜,各種生命對我們展現的意義也不同,是以殺菌與殺胚胎自不能相提並論。

再者,有科學家認為,人的胚胎並不等於「人」。問題是:要怎樣才算是「人」?若以出生為界線,那早產兒和媽媽肚裡的足月胎兒哪個才是人?若以理性或自我意識來看,則一兩歲的小孩與植物人就不是人了嗎?可見要在人類生命不斷發展的過程中畫一條線加以區分,真的相當困難。況且否定胚胎是人的說法,忽略了人類生命的「同一性」(identity),也就是胚胎無論如何變化,後面都有一個不變的主體──「我」這個人。沒有不變的「我」作為一切變化後的「我」的基礎,又如何能說是「我」的變化?這一個「我」,正是該被當成人來對待的同一個「人」。所以說,在胚胎可能是人或不確定其是否為人的情形下,即使打著促進醫學進步或造福人群的名義傷害胚胎,亦為道德所不容。

 

繪圖 / Nakao

 

更多選文與本文請見2010年1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cover_super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三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76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