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七年選文:「弱勢」

by on 週二, 07 十二月 2010 評論

黃昏後,黑夜更美---孫大川的山海心靈

 

本文提要

原民會主委孫大川談論自己的生長經驗,從中探討台灣原住民在歷史與現實上的處境,以及他對原住民未來發展的期望。

原刊期別

編選自本刊第2 1 期〈原住, 少數民族的盡頭?〉,2005年11月。頁16-23

 

《摘要》

記得我曾向母親說:我們這一代的人,大概沒辦法再用你們這樣的方式表達友誼了!母親回答:對啊,你們怎能瞭解?時代已經變了,別以為你一直在從事卑南族的研究,你的卑南族與我的卑南族不一樣。的確, 文化不斷地死亡與再生⋯⋯過去,我們害怕原住民文化會失落,因為沒有再生的能量。如今我們必須給它重新創造的活力,但那畢竟是新的東西,和原來的已經不同。

當然,原住民事務在各方面的進展來看,「黃昏感」似乎不若以往強烈,原住民似乎走出了一小步,找到一些新的可能性與立足點。但在我看來,原住民的文化畢竟已經改變了。當然,我們應竭盡所能,為原住民的下一代保留一些文化變遷的軌跡,但他們會不會珍惜和運用?說實話我不知道。

所以,我們是否走過「黃昏」?從主觀感情而言,我有一個非常美的黃昏經驗,也能接受原住民進入黑夜的事實,就像看到我母親那一代的人,帶著他們美好的記憶離開。但黃昏是否真的已經過去了呢?客觀而言,似乎有一種「新的黃昏」在形成。過去的黃昏是外在的壓力,現在的黃昏則是源自族群內部,更加可怕。好比說,究竟有多少原住民同胞認真關注過政府給予的承諾,以及現今施行的種種政策?這些舉措又會為原住民的處境帶來何種影響?

這種「新的黃昏」是無解的,或許只能期望下一代。除了需要我們持續努力,台灣本身也要改變。我深深覺得,一個人如果無法體會到自己必然會死亡,就會產生現今的做法:把原住民族變成「木乃伊」,用打針、養胖等各種方式,製造出一個華麗的假象。最糟糕的是,我們的年輕世代竟然相信這個假象!對付這種惡質文化,我認為社會內部需要一段時間,進行根本的「決戰」,把所有壞的事物徹底揭開、解決。若不如此,永遠都有虛假的空間在運作,無法導致徹底的變革。

 

繪圖 / 笨篤

 

更多選文與本文請見2010年1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cover_super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三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57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