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拉塔西米克的瘋狂視界

by on 週四, 04 十一月 2010 評論

{rokbox size=|300 15|thumb=|images/stories/focus_nov10_tidf/Tahimik_Audio_Module_copy.jpg|}images/stories/focus_nov10_tidf/Tahimik_Final_Audio.mp3{/rokbox}

將您的作品視為「紀錄片」合理嗎?

塔西米克我一直以來就沒想過電影類型的問題。我拍了第一部片《噴了香水的惡夢》,接著拍了第二、第三部。1989年山形紀錄片影展突然邀請我參展,我那時就問:「你的意思是說,我在拍紀錄片嗎?不過我的電影一點也不像BBC的紀錄片。」我一直以為BBC的紀錄片形式就是紀錄片的定義。隨著時間的流逝,紀錄片的外在形式與內在形式的定義愈來愈鬆綁。我就是紀錄者,在記錄著我瘋狂的思想。


別人看您的作品時最常有的誤讀會是什麼?

塔西米克我的作品容許多種解讀,所以我無法說明。我覺得在一個心胸狹窄的世界才會產生這種誤會。我希望有200個人和201種解讀方式。

塔西米克的兒子:我覺得其中一個誤會應該是以為我父親的作品是對抗西方的,我覺得它們並不是對抗西方,而是支持原住民的主體性。就是另外那一方。

塔西米克對,就是我們這一方。譬如說我母親首次看我第一部電影時問我:「你為什麼要拍這麼反美的電影?」我就跟她說:「媽!不是反美,而是想找出我們的內在力量。我們一直以來受制於美國教育,有可能是因為我們一直接收西方和好萊塢這一套課程,所以我們一直沒有意識到我們過度西化。早在《美國偶像》成為一個電視節目之前,美國偶像就已經存在於我們國家了。

土倫巴您提到西方宗教的在地化。在當今菲律賓社會您覺得教會發揮的最大影響是什麼?

塔西米克我把天主教當成一種情境而不是敵人來看。雖然像很多所謂「偉大」宗教的理想都高高在上、自以為是,不過我覺得天主教在菲律賓有眾多貢獻。然而因為不是真正屬於我們本地民族,所以有時候會被我們隨意解讀。媒體上經常報導菲律賓到處都是貪污,這跟天主教的基本概念息息相關,儘管你的人生犯下大錯,一旦死去,經由懺悔就可以上天堂。所以斐迪南·馬科斯已經上天堂了吧!或許天主教的這個概念擾亂了我們的「文化煞車機制」,這就是我們國家顯得很混亂的原因之一。

在《為什麼彩虹的中間是黃色》常提到「第三世界」這個詞彙,覺得近年「第三世界」這個詞的意義有什麼轉化嗎?

塔西米克我原本不了解這個詞是一種二分法:有第一、第二世界才有「第三世界」。這是經濟學的命名方式。一個菲律賓原住民的酋長曾經發錯音,將「indigenous」(原住民的)這個英文字的發音唸成「indio-genius」,就是「美國印第安族的天才」之意。「我們印第安天才一直被踐踏,我們印第安天才的文化一直被瞧不起」。因為西方人對非西方的世界會用「印第安」這個名稱,所以原住民都算是「印第安人」的一種,所以我覺得這個發錯的音真是巧妙:把原住民跟天才這兩個詞組成「indigenous」的另類發音方式。我自己覺得「第三世界」的能量可以用來幫助經濟發展。有許多原住民的智慧可以平衡這個已經煞車失靈的世界。

Read the English

 

banner

Conor Stuart (蕭辰宇)

Born in Belfast. Just finished his Master from the Graduate Institute of Taiwan Literature at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TU). Currently lives and works in Taipei.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5399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