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紀錄片導演列傳:陳素香

by on 週五, 01 十月 2010 評論
當筆者在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辦公室採訪《T婆工廠》的陳素香導演時,屢屢被電話打斷。

「喂,怎麼樣……嗯……怎麼可能,那小柔你把那張函傳回來給我,我置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他就不要乎伊轉出去,對……所以,沒關係,我來跟勞委會argue,你把公文傳回來給我,然後,上面有勞委會的連絡人嗎?……文號上面有沒有勞委會發文的連絡人?……沒有註明連絡人是誰啊?……沒關係你先傳回來給我,讓我來處理,你說她現在已被仲介接走,找到工作,可是需要三方合意,找到原雇主答應。可是原雇主要求她,得先撤銷對原雇主的告訴,原雇主才願意答應讓她轉出去,OK,好,那你把新仲介的電話一起抄給我,好,bye bye。」

陳素香導演正要回答記者提問,又被電話打斷。

「秀蓮現在不在……你要不要留電話給我……我沒法度回答,不然你晚一點再打電話來,因為她現在應該是在勞工局開會,開協調會吧。對啊,我們待處理的案子很多,那麼請給我你的電話好嗎?你是仲介公司嗎?喔,你是雇主那裡喔……如果你不願給我你的電話,那你就再打電話吧……」

陳素香導演掛上電話。


Renlai_DocuDirectors26「為什麼需要三方合意呢?……啊!我們剛剛講到《T婆工廠》紀錄片的集體記憶……對不起,你可以繼續發問……」

「剛剛提到『集體記憶』,陳導的看法是?」

「我們的社會根本就是對『移工』集體失憶,台灣號稱先進國家、文明國家、人權國家,卻把移工當奴隸對待。所有台灣人對移工視而不見,台灣人根本就是選擇集體失憶……」

陳素香說:「我拍攝紀錄片就是為了要控訴,揭發真相,讓觀眾知道台灣對移工的壓迫及殘酷。」

陳素香並不是專業的紀錄片工作者,她是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的理事長,在接受申訴案件時,同時肩負扛攝影機的責任,在記錄抗爭活動的過程中,竟發現小小的工廠就含藏了七對的T婆。雖然這七對T婆移工的愛情故事是影片的主要情節,陳素香說:「決定拍成紀錄片時就決定用愛情故事來當抗爭的軟化劑,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其實最想說的是,在台灣移工不能自由轉換雇主的情形下,移工根本就是奴工。」


照片提供/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

本文亦見於2010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5_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291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