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紀錄片導演列傳:賀照緹

by on 週五, 01 十月 2010 評論
《我愛高跟鞋》的第一場及最後一場的鏡頭畫面都是甫出生即等待被宰殺剝皮的胎牛──何其殘酷,這無助孱弱的幼小生命為了滿足人類追求時尚的美麗慾望,成了獻禮的活祭品!消費者在購買胎牛皮高跟鞋時,應該是從未想過幼小胎牛被剝皮時所承受的巨大痛苦折磨,試問,當消費者看了賀照緹導演的《我愛高跟鞋》之後,還會有想要購買胎牛皮高跟鞋的慾望嗎?

賀照緹說:「我邀了幾個朋友看試片,燈亮之後,我發現每個人都是臉色蒼白,驚愕不已。一個朋友終於擠出話來:『我的廚房剛熬了一鍋牛肉,不知道回家以後是不是還能吃得下去!』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太殘酷了,讓觀眾看見如此真實殘酷的一面。」

紀錄片工作者也有自己的倫理價值判斷,賀照緹在剪接最終的殘酷畫面時,一直處於慎重考慮的心情。她也想過「必須要安撫觀眾」,使用動畫來隔絕真實,讓觀眾聽見宛如安魂曲般的配樂。而且,這部紀錄片總是出現長鏡頭,刻意與人物保持距離,企圖呈現作者的客觀性,這般冷靜的調性是作者理性思維的結果。


Renlai_DocuDirectors24賀照緹表示:「我拍片的動機主要是希望改變,希望人間有所改變。我和某些始終堅持自己觀點的作者不同,我十分重視觀眾的感受,因為沒有觀眾,作品就不存在。我也會盡全力保護被攝者,這是作為紀錄片工作者的必要倫理。」

九月十五日,賀照緹在自己的部落格貼了文:「《我愛高跟鞋》快要在公視播出了,播出前接到通知,部分畫面過於血腥,要求噴霧處理。」

當紀錄片工作者的倫理判斷與公視的倫理判斷發生歧義時,紀錄片工作者往往成為獻禮的活祭品。

賀照緹笑著說:「我被公視倫理了!一開始我會感到憤怒,現在不會了。因為公視是普級電視台,為了顧及兒童可能受到殘酷畫面的不良影響,為了尊重《兒童及少年福利法》,我選擇讓步。」

紀錄片工作者必須擁有一顆開闊的心,賀照緹如是說。


照片提供/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

本文亦見於2010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5_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Lin Yu-Feng (林小可)

小學生時, 樂在返家中滯留路途
中學生時, 賴在游泳池內懶上岸
大學生時, 發現圖書館比教室有趣
今時, 在人生的快速道路上, 朝向GOAL奔馳,
但只要見著交流道, 就忍不住右轉下行...
旅笠道中.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七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751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