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根土地,而後展翅高翔

by on 週四, 24 六月 2010 評論

流浪舞蹈劇場在2010年5月推出的新作《展翅》,散發出一股與眾不同的新鮮草根氣味:一群二十多歲的女孩穿著樣式簡單的黑色舞衣,雙臂時而平舉、時而迅速抖動,時而往旁不斷戳刺,在舞台上四處跳躍,就像展翅飛翔的小鳥。

她們會緊握雙拳激動吶喊,述說學舞不為人知的艱辛:「沒有逛街、沒有休息;沒有約會、沒有假期……花了很多的時間,才知道如何讓自己知道,自己跳舞是好看的。」或是在台上激烈舞動直到精疲力盡,任青春的困惑如煙火般爆發開來,直接衝擊觀眾的心靈。與此形成對照的,則是「流浪」藝術總監伍錦濤,以及知名演員吳朋奉這兩個老靈魂在台上的獨白與對話。他們在舞台上穿梭自如,操著悠然老練的台語聲口,像是回應她們的質問,又像是上個世代的有感而發。

不過最令人驚艷與震撼的,卻是第二幕的開場:女孩頭頂螢光色假髮、足蹬三吋高跟鞋、手拿大型羽毛扇,身上穿的則是鑲滿亮片的銀色舞衣。她們擺出變化多端的隊形,跟隨節奏強烈、妖氣十足的台語歌曲款款搖擺,臉上的微笑直勾人心,在閃閃燈光下大跳艷舞。然而若仔細聆聽歌詞,會發現其中竟然充滿無奈:「雖然我心內一直有一個夢,就是要做頭人,但是生活的問題哪是無解決,擱卡好的理想嘛是無望……」跳到一半,搖身成為秀場指導的伍錦濤走了出來,大聲喝斥:「靠緊一點……整齊一點……腿踢高!臉上的笑容咧?……搞什麼東西啊!」緊接著一個突如其來的爆破,倏然結束了這場演出。


親切易懂的「台式舞蹈劇場」

《展翅》中的台味與簡單易懂的情節,是伍錦濤最引以為傲的特色:「這次我終於讓家人看懂我的作品!而且是從眼神和態度就知道她們完全看得懂,還覺得很棒!我跳舞跳了二十幾年,從沒遇過這樣的情況。」他說。

讓這塊土地上的人都願意進劇場一探究竟的表演,就是伍錦濤現在想要追求的「台式舞蹈劇場」。對他而言,所謂的「台」並非只是單純利用台語或其他本土題材,而是「把台灣人使用身體、語言和時間的習慣,透過舞蹈、戲劇和音樂的融合來表現。」伍錦濤在《展翅》的節目單裡這樣寫著。此外,他也認為表演必須雅俗共賞,和觀眾進行更直接的互動。伍錦濤提及台灣現在有很多舞團到國外演出,可以讓當地人鼓掌叫好,可是在自己家鄉卻很難引起共鳴。「所以我們必須好好想想:跳舞這件事,到底可以為台灣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秀場啟示錄:觀眾在何方?

WuSiWei_Fluxwaves02會有這樣的省思,與伍錦濤的人生經歷頗有關連:他生平首次看到的表演,是1983年的旅美舞蹈名家游好彥舞展。「像把你帶入另一個世界」,受到劇場及舞蹈的魅力感召,伍錦濤毅然加入游好彥舞團。後來他考上華岡藝校,正在意氣風發之時,卻在一次體操課的後空翻練習中摔傷頸椎。等待身體復原的期間,心灰意懶的他便去馬雷蒙舞團擔任伴舞,混口飯吃,不料接下來的秀場經驗,讓原本懵懂的少年猛然認清台灣的藝文現實:「我們去台南的牛肉場表演,小小的戲院塞得滿滿的,連門口都進不去。」當時伍錦濤看到這般景象,感到相當驚訝:「台灣的觀眾原來都到這裡來了嗎?」

震驚之餘,他開始思考:舞蹈該如何和觀眾溝通?或是說,什麼樣的觀眾願意和創作者溝通?以31歲高齡進入雲門舞集後,這個想法又得到進一步的啟發:「像《薪傳》這類的早期作品對大家而言簡明易懂,而林老師(林懷民)現在的作品已經到了更高的地方。他想宣揚那裡的美好,希望大家都能上去看看,但普羅大眾還是需要有人從基層開始慢慢帶路;那我願意做這樣的事。」伍錦濤說。


{rokbox album=|myalbum|}images/stories/July_2010_Focus/Fluxwaves/*{/rokbox}

攝影/劉振祥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7-8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3_small

想知道更多關於伍錦濤的表演觀,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779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