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聲樂舞從山林走來

by on 週四, 24 六月 2010 評論

你分得出不同原住民部落的舞蹈嗎?還是在你心中,原住民歌舞就是一群人圍成圈,穿著鮮紅或墨黑的傳統服飾,手牽手開開心心地唱著「伊呀吼嗨呀」,腳往前曲膝上抬,再往後一頓,不斷唱跳同樣的旋律與動作?

如果你對原住民樂舞,始終停留在上述的刻版印象,那麼讓「原舞者」帶領你,進入豐富廣博、色彩斑斕的原住民樂舞世界。

原舞者創團團長,也是現任舞團藝術總監懷劭‧法努司說:在原住民的生活記憶裡,音樂與舞蹈往往不可分割,但一般人對原住民舞蹈常停留在一種籠統的印象,其實原民每族樂舞,都各具特色,這些特色或多或少受到部落所居的地理環境影響。

例如太魯閣族的傳統樂舞,通常音樂都非常短,歌曲一下就唱完,接著舞者的身體馬上進入警戒狀態,這可能是因為太魯閣族出身叢林,山林裡隨時要提防野獸或其他部族的攻擊,所以不能一直唱歌,並且要把身體壓得非常低,眼睛睜得特別大,隨時觀察四周是否有敵人埋伏。至於近海平原的阿美族人,舞蹈動作較太魯閣族熱情奔放,也比較沈穩,類似的旋律和舞蹈動作常循環反覆,猶如太平洋的潮汐,一波接著一波,持續不斷。同樣是阿美族,靠近秀姑巒溪的部落動作又有不同,他們擺動的動作較為誇大劇烈,彷彿湍急的溪流或溪流中的漩渦。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thumbnails_video/yuan_dancers_intw_thumb.jpg|}images/stories/videos//FocusJuly2010/focusdance_yuandancers.flv{/rokbox}


唱自己的歌,跳自己的舞

80年代台灣原住民運動興起,1991年,「原舞者」成立,以讓原住民自己跳原住民舞蹈為訴求。在此之前,台灣並非無人表演原住民樂舞。但以漢人為主的專業舞者,總是無法抓住原民舞蹈的味道,懷劭笑說:「那時他們跳原住民的舞,腳卻老是張著外八字,可能學舞的人覺得這樣才美,但身為原住民的我們,卻怎麼看怎麼覺得不對!」

而即使是原民組成的舞團,因為多附屬於觀光事業,表演時常配以電子合成樂器,還為了吸引遊客,重新編排舞蹈,甚至融雜不同部族的音樂與舞步,早已失去各族樂舞的實質內涵。於是原住民中開始有人想組一個單純由原住民組成的舞團:「純粹用人的聲音、用自己的呼吸、用自己的韻律跳舞。」


FormosaAboriginal04

展現生命力,舞出和諧韻律

為了尋回失落的古調,也為了搶救即將遺失的舞蹈,原舞者先是請部落中的老人下山教年輕的舞者,卻發現脫離孕育樂舞的土地,很難真正體會其中的精髓。於是他們決定改變方式,透過實地的田野採集,讓團員到部落中親自觀摩學習。懷劭說:「經過實地考察,團員才真正體會之前學的到底是什麼,這跟別人來教非常不一樣。總覺得到部落和部落的人打成一片後,動作與歌聲都變得更有感情,團員的演出才真正脫胎換骨。」

而在動作中放入真感情,展現出充滿生命力的「野味」,正是原民樂舞最困難也最重要的精神。

打破一般人對舞蹈的刻版印象,懷劭又提到:「早期的原舞者和一般專業舞團不同,沒有科班的專業肢體訓練,只是透過反覆做同樣的動作,一直磨、一直唱,希望團員能模擬部落跳舞的姿態,找到力量及正確的施力方法,也只有一磨再磨,才能接近部落跳舞的方式。」

反覆跳唱,不單是為了熟悉動作,也為了熟悉共舞的夥伴,在舉手踏步間,感受兩側舞伴的呼吸、情緒,從此培養出默契,舞出和諧的韻律。



{rokbox album=|myalbum|}images/stories/July_2010_Focus/Formosa_Aboriginal/*{/rokbox}

攝影/黃裕順


※除了實際演出,原舞者也致力於保存傳統樂舞相關資料。

您可以透過「原住民數位樂舞博物館」這個網站,觀賞原舞者歷年來的表演成果及傳統樂舞教學。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7-8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3_small

想進一步瞭解原住民歌舞的內涵,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Szu-Hui Lin (林思慧)

人籟前主編,不自由文字工作者。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六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257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