馳騁舞台,大展雄風

by on 週四, 24 六月 2010 評論

2004年年底,一群平均二十多歲的台灣舞者為了延續對舞蹈的熱愛,也希望彼此能有更深入的合作,遂成立了自己的舞團「馬場」。團名和那位偉大的日本摔角選手並沒什麼關係,只是因為團內剛好有兩個人都屬馬,而一群馬在空地上奔跑的意象也相當帥氣,感覺又「野」又很自由,相當不賴。


不料當這群大男孩興沖沖地請著名書法家張梅駒幫忙製作舞團印章時,卻換來一頓訓斥:怎麼取個這麼難聽的名字!在他們趕緊說明個中緣由後,老先生想了想:「既然是很多馬聚在一起,不如用『驫(ㄅ一ㄠ)』這個字比較好,也更能表現你們的衝勁。」他還舉古書《說文解字》裡的解釋給大家聽:「驫,眾馬也。」於是男孩們決定把團名改成「驫舞蹈劇場」;後來嫌太難念,又把「蹈」拿掉,「驫舞劇場」便這麼誕生了。

之後他們開始策畫首演舞碼《M_DANS》,並召開舞團第一次的記者會,迫不及待地述說這個作品想要傳達的理念;但媒體更關切的卻是舞團本身的特色。最後有個記者靈光一閃:「我看你們都是男生嘛——這應該就是最與眾不同的地方吧?」被這麼一提醒,男孩們才驚覺:團裡真的沒半個女生!

「台灣唯一全男子舞團」從此成為驫舞劇場的註冊商標。不過這原本只是無心的巧合,「因為想合作的舞者剛好都是男的,」驫舞劇場的藝術總監陳武康說。雖然「驫」並沒有刻意排斥女生的加入,但團員到了後來便發現:男孩聚在一起跳舞,可說是好處多多。


Horse02在中性舞台探索身體的可能性

舉例來說,靈修大師奧修(Osho)曾提及男生也有「月經」,每個月有好幾天會變得急躁易怒。「但男生的月經不會影響到身體,」陳武康眨眨眼,「而且男生不容易累,肢體表現上也比女生更有爆發力。」少了生理條件的限制,團員可以激發彼此更多能量,不用擔心對方會無法承受。

他也提到,一男一女在台上互動時,很容易讓人產生關於愛情方面的故事性解讀,但當性別單一化的時候,整個舞台就變得比較中性。編舞者不見得一定要觸碰兩性關係,卻可以處理那些不受性別限制,屬於人類共通的題材,像是失去、渴望、成長等;至於舞者也更能專心處理肢體語言的問題。「早期跳舞的時候,因為不夠相信身體,就會用很多戲劇的元素來說服自己或合作的夥伴;不過我後來就慢慢瞭解到,舞蹈可以是更抽象、更偏向直覺的事情;這是我在『驫』最大的體會。」陳武康表示。

因此,綜觀「驫」的歷年作品,可以發現其重點並非試圖描繪具體情節或敘事氛圍,而是探索身體的各種可能,以及人與人、人與空間的互動關係。例如今年三月推出的舞碼《M_Dans 2010》中,陳武康在〈Proverb〉這個小品裡的表現便是一例:他全身只穿肉色底褲,掌心各貼著一個圓形小燈,隨著飄逸的女聲在漆黑中不斷舞動。他手裡的燈光隨著兩手一開一合,一下照向觀眾、一下映在他的臉上,還朝舞台後方投射出巨大黑影,突顯虛實身體(喘息流汗的真實肉體與變化多端的虛幻身影)的對照,讓這齣作品更添趣味。此外,正因為燈光、舞台與服裝設計都力求簡單,使得舞者身體自然成為觀眾所有感官投注的焦點——而這支由美國知名編舞家Eliot Feld創作的舞蹈,也反映出陳武康一直強調的理念:回歸肢體的伸展,讓身體來說話。


以上攝影/陳長志


{rokbox album=|myalbum|}images/stories/July_2010_Focus/Horse/*{/rokbox}

由左至右,除上排左3、下排左4和左5為驫舞劇場提供外,其餘皆為陳長志所攝。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7-8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3_small

男孩的舞蹈有什麼樣的特色?欲知詳情,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九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11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