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路莫彷徨——再思台湾高等教育

by on 週二, 30 三月 2010 評論

1949年,傅斯年引用哲学家斯宾诺沙(Bendict de Spinoza)的格言「我们贡献这个大学于宇宙的精神」来勉励台大学生时,台湾高等教育学校数目屈指可数(根据维基百科的资料,1950年代台湾的大学院校不过四所)。得以接受高等教育的人,被视为社会菁英;高等教育机关,尤其是大学,则被赋予致力学术研究、担负社会道德表率及引领时代风潮的责任。当时社会对接受高等教育者的期望,是既要成为西方意义下的「知识分子」,也要能成为传统华文化的「士人」。

时移世异,如今「一个招牌砸下来,就不知砸死多少『硕士生』」已经取代「一个招牌砸下来,就不知砸死多少『大学生』」成为民众的日常戏语。不论这句话有多少夸大的成分,都反映出高等教育早已由少数人才能享有的菁英教育,转型成普及教育;而当个位数指考成绩也能升上大学,人们对高等教育机构的教学方式与受教者的质量遂逐渐失去信任。

事实上,现行的台湾高等教育,更让人感觉是高级职业训练所,目的在于培养国家经济发展所需的各种人力。讽刺的是,当高学历高失业率成为众人关注的问题,企业界却频频抱怨缺乏人才,或大学生的素质不足以为企业所用。高等教育,连作为「职业训练所」的功能,都被质疑。


谁有资格受教育?

然而,高教机构的角色转型、社会对理想高等教育内容看法,以及对接受高等教育者的期待有所转变,并不能草率的以一句「台湾高等教育堕落了」来解释。

从〈高等教育的全球挑战〉、〈出得校门,入得市场〉这两篇文章中,我们知道高等教育由菁英教育转型为普及教育,并逐渐商品化,是世界各国普遍的现象,反映了全球化与知识经济兴起下对高阶人才的渴求。

另一方面,高等教育转趋大众化的趋势,也包括了对过往菁英主义式教育思想的反省。长久以来,教育一直被视为是促进阶级流动、使穷人得以翻身的重要手段。在〈高教价值知多少〉一文里,两位作者从不同面向思索学费政策与社会阶级流动的问题,虽然双方对资本主义社会中学费应由谁支付的看法立场相异,但文章背后皆隐藏了以下的提问:什么样的人才有能力/应该接受高等教育?坐拥文化资本或经济资本优势的人,是否永远是享有最优教育质量的一群?


后段大学问题难解

而相关讨论也可让我们延伸思索倍受争议的「后段大学」问题。八○年代末期以来,政府开放设立大学的限制,截至目前为止,包括技职、军、警等特殊教育,全台共有172所学校提供高等教育的服务(资料来源/维基百科),是全球大学密度最高的地方,也连带稀释了有限的教育资源。

政府面对高教全球竞争的情势,为提升大学竞争能力的「五年五百亿迈向顶尖大学计划」及其它相关举措,受益者多为长期接受补助、原已具备竞争优势,且学费较为便宜的公立大学,而这也是多数出身文化、经济优势家庭的学生就读的学校。

于是我们看到,原本即较缺乏资源的私立或后段大学,因为政府择优补助的政策,更难提升教学质量。此外,由于少子化的缘故,许多学校面临无学生可收的经营困境,只能近乎无鉴别地招收有意愿,却未必有程度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学生素质低落,也连带影响教学者的热情。

此一情况造成一种普遍印象:相对来说,文化、社、经地位较差的学生被迫花较多的钱,接受水平较差的高等教育,这样的教育程度因不被认可(想想台湾企业征才时,对「毕业学校」的挑剔),并无助于改善其日后的生活,也浪费了教育资源。

面对高等教育质量不均的落差,虽然教育部已在去年研拟出《私立高级中等以上学校转型及退场机制方案》,但方案内容仍被批评为对现状的改善缓不济急。而部分学校转型的效果,尚待评估。


HubertKilian_WanderNot01高等教育应是全人教育

然而,即使上述种种难题都解决了,台湾高教前途是否就能一片光明?让我们回到文章的初始,重新思考何谓理想的高等教育。

如前所述,透过高等教育培育高阶人才以增强国家经济竞争力,几乎成为目前高等教育最受重视的功能;但理想的高等教育显然不该只是专业能力的训练,更应该培育学生懂得自我探索、独立思考,并给予一定人文精神的熏养。换言之,高等教育应该是全人教育,而单凭专业科目的课程,并无法实现全人教育的理想,还需透过通识课程及其它途径辅助。

虽然1985年教育部公布《大学通识教育选修科目实施要点》后,通识教育已经成为台湾高教重要的一环,但直到今日,通识课程在多数学生眼中,依然只是营养学分。

在〈在大学,耕一亩理想梦土〉、〈让白色巨塔散发人性之光〉两篇文章中,两位作者提出达成全人教育的其它可能途径,如清华学院藉由住宿教育,让学生从生活中学习;辅大医学院则透过服务课程及各项艺术展演,增进人文修养。学习不再受限于端坐课堂修习学分,生活场域更是学生人格、价值、与视野的养成之所。


透过讨论见改革曙光

台湾高等教育确然正在歧路上。学费、后段大学、理想课程应如何设计、培养的人才是否符合社会需求等,许多问题迫在眉睫,改革之路常充满争议。但唯有透过一次次的讨论,我们才能窥见改善的曙光。

而这也是《人籁》推出本次专辑的原因。我们并非要给予读者有关高教走向的完整解答,而是希望藉由不同方向的思考,引发更多的思辨与对话,更期盼台湾高教能在各种想法激荡下,不再彷徨迷失,大步迈向革新的康庄之路。


摄影/余白(Hubert Kilian

本文亦见于20104月号《人籁论辨月刊


No70_small 想知道更多关于本期专辑的文章,请购买本期杂志

您可以选择纸本版PDF版

海外读者如欲选购,请在此查询(纸本版PDF版订阅全年份

 

Szu-Hui Lin (林思慧)

人籟前主編,不自由文字工作者。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一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591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