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癮」而不顯的問題

by on 週日, 27 十二月 2009 評論

記得十多年前梅格萊恩曾主演過一部電影「當男人愛上女人」,片中精湛描寫女主角如何處心積慮到處藏酒,或是找理由隨時偷喝一杯,活脫脫就是酒癮者的生活寫照。相信酒癮者家屬對該片應該是心有戚戚焉,因為他們均有共同的經驗:酗酒者怎樣都勸不聽,戒酒也無法持之以恆,總會找盡各種方法偷喝酒,有時手段之荒謬,往往讓人哭笑不得。

近年來日漸增多的酒駕、虐童、家暴等現象背後,除了精神疾患、財務困境等原因外,還有多少是因「問題性物質使用」所造成?有太多家暴個案顯示施暴者亦為酒癮患者,而家屬為顧其名聲總是隱而不揚,卻因此承擔更大的身心折磨。

 

酒癮問題常被忽略

公共衛生的主流角度多半聚焦在毒品濫用,對酒精濫用成癮的關注明顯落後。然而酒癮問題絕不亞於毒品對社會造成的影響。一般而言,毒品濫用有明確法律加以規範,在職業類別或生活層面上也有其獨特的線索;反觀酒精因為具有「社會可容許的物質」之特性,往往容易被忽略。由此可見酒精濫用更具隱匿性,不論職業與經濟狀況為何,都有可能面臨酗酒危機。

根據衛生署一項研究調查指出,非法用藥盛行率為1.5%,而飲酒盛行率則高達47.5%(行政院衛生署管制藥品管理局,2004)。這個數字理當引起高度關注,因為這種狀況不僅存在於台灣,更是一種全球性的問題。2009年6月下旬,自由時報亦轉載泰晤士報的報導,指出在15到54歲的俄國男性,有75%是因為酒癮而喪命;同年齡層的女性死因,歸於酒癮的也有50%。該研究還發現,肝癌、喉癌與胰臟疾病的過高死亡率,幾乎完全可以歸咎於酒精。  

回顧台灣現狀,酒癮案主常合併其他疾病求診,但有時因醫療人員敏感度不高,可能會造成誤判,錯失防治機會。當我們發現身旁的人陷在酗酒的泥沼中,又該怎麼辦呢?


酒癮減害,大家一起來幫忙

為此,筆者曾走訪甫於2008年5月成立的「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藥酒癮防治中心」。該中心採用少見「減害模式」,來處理酒癮案主的成癮行為。減害的概念源於愛滋病防治工作,目前國內的減害療法是以治療鴉片類毒品成癮者為主,尚未普及於酒癮治療。我們往往期待癮頭的完全戒除,卻容易忽略成癮背後的因素,其結果便是不斷的復發與挫敗。

藥癮者減害模式的成功與否,可從其使用藥物的逐步減量看出階段性療效。然而酒精的特性不同於毒品:酒癮者基本上處於「全有或全無」的行為模式下,只要有了第一杯,很難不再喝下去。由於酒癮者與藥癮者的減害模式截然不同,導致這項提案在一開始並未獲得普遍支持。

然而防治中心鍥而不捨地提出詳細的實行方式:第一階段先以醫療人員的教育訓練為主,第二階段進行種子部隊的培訓,以各區域的里長為先頭種子,訓練地區訊息流通中心辨識家暴與酒癮的關聯性,進而成立通報系統。如此可以提早接觸酒癮患者,而非制式地由院方其他內科診別轉介至精神科,使得酒癮者除了診療室,也有周邊的人可以協助其戒除過程。第三階段則對酒癮者與家屬進行心理諮商與個案管理服務,讓飲酒者瞭解飲酒與目前疾病的關連,進而促進他改善飲酒產生的困擾,並讓家屬成為療程中的重要支持來源等。此一構想獲得許多迴響,並在2009年完成第一階段的醫療人員訓練。該中心將於2010年初開始培訓里長伯、里長嬸成為先頭部隊,目前由台北市士林區開始,已有許多地方里長志願投入該項工作,希冀為徹底解決社會問題盡一己之力。

如果身邊有嚴重的酒癮患者,建議大家必須對他採取行動。因為他們已深陷在成癮的泥沼中,需要有心人拉他一把,協助他重新找到自我!




繪圖/笨篤

 


本文亦見於2010年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上癮

No67_small

想要知道更多關於酒精成癮者的故事,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751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