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吾老 幼吾幼:「家 / 國」倫理電影微專題

by on 週一, 06 十二月 2010 評論

電影是虛構的,但「人性」是真實的、附著在我們每個人身上。電影能夠觸動我們,不是因為它化虛為實,而是它逼著我們注視自己。從青少年到老年,我們曾經或即將進入的人生階段,等著我們的路並沒有像老祖宗們想像棋盤那般簡單、規則清楚。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孔子在〈禮運大同篇〉裡的這段文字,我們耳熟能詳。但這兩句描述家族倫理安祥秩序的話,實際上卻得在一個穩定發展的國家裡,才有可能達致的狀況,也就是「大同世界」。

 

家、族、國一體

在儒家的思想裡,「家/國」之間的結構穩定是相互依存的,「覆巢之下無完卵」、「沒有國哪裡會有家」這些話語,都是儒家上述觀念的再發展。為了達到上述夢想,儒家發展了許多政治和文化哲學,也因此受到許多人的喜愛,或者是抨擊。

另要說明的是,孔子那個時代的「國」,並不是我們現在的「國」。那時的國只有一個「周」國,齊晉韓魏趙楚秦等,都是諸候,用現在的眼光來看就是「族」。換句話說,孔子所要建立的「家/國」結構,其實是「家/族/國」結構,而「族」若再細究,則是所謂「在地文化」。是以孔子周遊列國,所觀察的,其實是各地的在地文化。

 

倫理隨社會而變動

要理解在地文化是什麼,其中一個重要方式就是觀察他們的家庭結構關係;家庭結構的樣態,往往就是整體社會結構的樣態。一個穩定的家庭結構,成員會比較多元,人數亦多,於是便少遷徙移居,也能容納社會他處無法吸納的成員;一個浮動的家庭,成員關係單純數量少,容易移居,也較難承受社會變遷的後果。上述淺顯的道理,建構了孔子的政治理念,讓他認定堅實穩定的家庭結構,是國家穩固的基礎。

從這個角度來看,台灣社會近年來出現諸多的老人和教養問題,不只是個別的家庭崩解的問題而已,而是社會在轉型時發生危機,擴散、影響到個別家庭存續。危機也許只是反應社會變化,但如果危機處理不好,卻肯定會造成集體的倫理恐慌。

一套倫理的建立和一個社會的建立一樣,需要長時間的發展和修正,也必然會受到挑戰。當代的倫理恐慌,來自於身處其中的人長期的不以為意。太常把問題當成異類存在,不去正視背後的結構性變化;若刻意強化過去倫常架構來抵制變化的話,沉痾總有一天要爆發。

 

想像共同未來

為了理解這些微細變化,《人籟》特別從2010年金馬國際影展裡,挑選多部來自各國的影片進行介紹和分析。不管從「家/國」的結構關係進行論述分析,或是描繪當代電影裡的「老人」與「青少年」,目的都是為了從這些虛構的故事裡,挖掘人們不為意的人性角落。

〈國失家何為──第三世界的家庭寓言〉中,透過一部電影來討論「家/國」關係在當代情境下的辨證結構。當文內所引述的影片人物,他們對「家」的想像只是單純的「血脈」關係時,這其實正意味著一個崩解的「國/社會」結構。但對凡人來說,只有在災難臨頭才能意會到「國/社會」的崩解,但對此卻無力可施,只能逃亡;卻也因此,使這部電影成為第三世界裡常見的家庭寓言。

〈人生終點前的想像──老人@電影〉〈當人生加速前行──青少年@電影〉兩篇文章所要呈現的,則是世界各國在不同的社會處境下所想像、虛構的「老人/青少年」圖像。「老人/青少年」是每個凡人都要經歷的階段,但在全球化之後,原本架構在「老人/青少年」身上的倫理設定,都得重新對焦,重新省察他們在社會變遷後所派生出來的陰暗角落。

注視這些角落,等於是注視人類共同的未來。雖不一定要獨尊孔子對社會的解釋,但我們應該理解他所面臨的「家/國」困局,和當代有相似之處。不過,我們比他幸運:只要看看電影,就可以算是周遊了列國。

 

攝影 / Edwin Dalorzo

 http://www.flickr.com/photos/edalorzo/2238823815/

 

 

本文亦見於2010年1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cover_super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Didier Lin (林民昌)

not much to say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403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