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淨選舉,Bersih!─馬來西亞公民團結三部曲

by on 週五, 29 六月 2012 評論

每個社會都有難解的政治習題。一個保守反動的政團,竟能連續執政超過半個世紀,改變,從哪裡始有可能?1.0 → 2.0 → 3.0,大馬公民在街頭逐步自我更新,他們漸漸發現:選舉改革,不只為了選舉;族群攜手,政治才有希望。

 

馬來西亞是個族群多元、文化更多元的複雜社會。政治局勢雖相對穩定,但代表保守勢力的國民陣線(Barisan Nasional,簡稱「國陣」)(註1)自1955年成立,1974年改組後,就長期把持政權,終致政府弊端叢生。

 

2008年3月,大馬舉行第12屆全國大選,儘管國陣依然勝選,成績卻是前所未有的差,在野黨聯盟歷史性地取得五個州政權。事實上,大馬公民力量正在凝聚,近年來曾有過各種不同訴求的遊行集會。當中最引人注目的,當屬2007年11月至2012年4月之間,先後三波,要求建立公平和乾淨選舉制度的「Bersih 運動」浪潮(註2)。

 

 

人民吶喊:我要公平選舉

2007年11月──仍是前首相阿都拉(Abdullah Badawi)掌政時代──大馬的非政府組織和在野政黨組成最早的「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簡稱「淨選盟」),並發起一場「萬人訴求公平選舉和平集會」(即習稱的Bersih 1.0),要求政府實行選舉須:(一)採用不褪色油墨,確保無重複投票;(二)取消郵寄投票制度;(三)更新選民登記資料;(四)公平和自由使用媒體。

 

2011年7月出現新的淨選盟和新一波的Bersih 2.0。新聯盟由62個非政府組織組成,沒有加入任何政黨,領導人是致力於司法正義、提升婦女地位及宗教包容的女性人權律師安美嘉(Ambiga Sreenevasan)。他們號召群眾再次走上街頭,繼續要求政府改革選舉制度。他們的八大改革訴求包括:(一)清理選民名冊杜絕舞弊;(二)改革郵寄選票制度;(三)使用不褪色墨汁;(四)確保最少21天競選期;(五)確保所有政黨獲得媒體自由和公平報導;(六)強化公共機關;(七)剷除貪污;(八)停止齷齪政治。

 

Bersih 2.0帶來的輿論壓力,迫使現任首相納吉(Najib Tun Razak)成立「國會選舉改革遴選委員會」(選改遴委會)。該委員會在2012年4月初提呈研究報告,當中共有22項選舉改革建議。但是凈選盟並不滿意,認為官版改革過度依賴成員疑有政黨色彩、偏袒國陣的選委會,且所提建議無法在下屆大選落實。於是,安美嘉再次呼籲人民上街頭。4月28日,淨選盟於吉隆坡的獨立廣場(Dataran Merdeka)、全馬及全球各地同步舉行Bersih 3.0大集會,以靜坐抗議方式,要求政府落實前一年運動所提出的八大訴求。

malay03_copy

警方以催淚彈和水車強行驅逐,導致集會者紛紛逃命,留下一地狼籍。

傲慢首相,鎮壓毫不手軟

2007年的Bersih 1.0曾被時任首相的阿都拉炮轟為「藐視法律與條例,蓄意挑戰政府和國家領袖,威脅國家安全及和平」。他認為遊行示威「不是大馬人的生活方式」;也不是促進改革的方法。

 

2011年的首相納吉也認為Bersih 2.0「不是乾淨與公平的集會,破壞國家安寧及經濟,政府不會向淨選盟妥協,勢必抗爭到底」;他甚至公開表示:國陣亦能號召10萬至100萬人舉行相同集會。這種相互較勁的口吻,一點都聽不出國家領導人有意聆聽社會訴求,反倒像幫派分子在爭地盤時所撂的狠話。到了2012年,納吉對Bersih 3.0的評語仍是「一項有計畫性推翻政府的陰謀,企圖讓國家陷入不安狀態」,並在事後對淨選盟委員提出民事訴訟。

 

不論阿都拉或納吉,在面對公民社會時皆擺出「高高在上」姿態。他們拒絕回應,也容不下公民社會要求改革的聲音。為了抑制反對力量,他們將遊行集會扣上「破壞國家經濟和安寧」的罪名。事實上,他們懼怕集會所帶來的人民力量,將威脅政治恩庇體制下的既得利益者──包括他們自己。

 

在三場遊行集會中,他們一致採取鎮壓手段來打擊公民社會,嚴厲對付異議組織和支持者。納吉的態度比起阿都拉甚至更為強硬和無賴;他對付709(Bersih 2.0)和428(Bersih 3.0)集會的手段,最終造成無辜的人命傷亡。

 

全城戒備,難減人民熱情

大馬內政部在2011年的709集會前,宣布淨選盟是非法組織。警方逮捕在街上身穿淨選盟標誌的黃衣民眾,還拘捕穿著黃色學校制服的中學生,只因和平集會代表顏色是黃色;他們封鎖吉隆坡內外交通要道,檢查來往車輛、禁止巴士進城、突擊搜查酒店及檢查民眾手機──如果手機內有709集會訊息,立即拘捕。

 

儘管納吉在集會前企圖製造恐怖氣氛,709和平集會仍然吸引超過5萬名民眾參加。政府出動國家鎮暴隊和大批警員「維持秩序」,發射超過260枚催淚彈(甚至發射到醫院範圍內),並動用水炮驅逐人群。警方總共逮捕1600多人,包括安美嘉、伊斯蘭黨主席哈迪阿旺(Hadi Awang)等領袖。伊斯蘭黨黨員峇哈魯丁(Baharuddin Ahmad)更在集會中不幸心臟病發身亡。

 

2012年的428集會是大馬有史以來最大型的和平集會,光是吉隆坡就估計有25萬人走上街頭。當天一早開始,數以千計民眾分別在不同地點集合,步行至獨立廣場。根據觀察員、警方和出席者說詞,這場集會在和平氣氛下進行。直到下午3點,有人企圖闖入獨立廣場,而警方開始採取粗暴手段控制集會。他們利用水炮車,並發射900多枚催淚彈驅散密集人群,導致民眾爭相逃命。警察沒收攝影記者相機;攻擊、毆打和逮捕在餐廳或輕快鐵站身穿集會衣服的民眾;甚至發生疑為警員開車撞向民眾的事件。

 

根據報導,428當天吉隆坡中央醫院共接獲113名民眾前往醫院尋求治療,當中有13名傷者因傷勢過重被送入院觀察。一名出席者阿斯魯瓦迪(Asrul Wadi) 不幸遭催淚彈擊中右眼,可能導致其右眼永久性失明。

malay04_copy

警方在Bersih 3.0集會發射超過900枚催淚彈,造成多人受傷,一名出席者不幸遭催淚彈擊中右眼,可能造成永久性失明。

 

跛腳媒體,淪為粉飾工具

長久以來,國陣透過《內安法令》、《煽動法令》、《印刷與出版法令》操控媒體,每遇對其不利的消息,就以罰款或停刊作為懲罰。同時,他們也以擁有權來箝制新聞和輿論自由:身為國陣主力的巫統,以投資控制全馬最大的首要媒體集團(Media Prima);掌握大馬四家主要中文報紙的世華媒體集團,也和國陣關係密切。

 

執政黨面對威脅政權的公民社會,企圖操控媒體、主導輿論並掩飾真相。根據《獨立新聞在線》披露,2007年Bersih 1.0集會前,大馬平面媒體就接到國安部口頭指示不可報導淨選盟新聞。事後,平面媒體和電視台的報導重點全擺在非法集會和交通阻塞,鮮見群眾和集會現場的照片,一切就如國安部所言:「好像完全沒有發生任何事那樣。」

 

2011年警方在709前後大肆逮捕民眾,暴力對待集會者,引起輿論譴責。納吉遂透過媒體主導新聞議程,讓新聞聚焦在對峙衝突,淡化Bersih 2.0真正的訴求。今年428集會來勢洶洶,政府甚至動用警察毆打攝影記者、充公他們的相機、軟禁或逮捕記者,意圖掩蓋現場發生的事情。

 

巫統旗下報章,偏倚當權者利益做片面報導,隻字不提Bersih 3.0的訴求和警方濫用暴力,只聚焦在民眾推翻警車(卻不提其原因是民眾誤以為車底下有傷者)和流血場面。私營電視台Astro刪剪 BBC新聞中警察發射水炮及反對黨領袖安華演講的片段。BBC事後曾強烈譴責Astro,但後者僅表示電視台必須遵守政府的法規。

 

全民集會,打破族群藩籬

從阿都拉到納吉,雖然大馬政府越來越嚴厲對付公民社會異議分子,但Bersih運動一路走來,已經開啟大馬公民社會多元發展的新一章。當中最重要的,當屬打破國陣一直以來塑造的族群藩籬。

 

早在獨立前後,國陣即倡導「族群菁英在體制內協商」的治國方案,透過上層領袖各自代表其族群爭取權益。很不幸地,這些政治菁英利用族群分化來撈取選票,透過「防範」其他族群來維護自己的利益。除了佳節慶典的文化表演或門戶開放的樣板活動,政府鮮少鼓勵各族人民聚集一起,共同經歷某些事件,或擁有族群間的集體記憶。

 

在Bersih 2.0之前,大馬華裔給予社會(特別是馬來人)的印象是「怕事」,街頭集會中出席的華裔人數並不多。然而,2011年情況有所不同,許多年輕華人透過在臉書聯結,紛紛響應這場公民運動。

 

淨選盟領袖之一,也是大馬國寶級文學家的沙末賽益(A. Samad Said)表示,Bersih 2.0明顯吸引更多族群參與,是一場「不分族群的全民集會」。當納吉動用軍警資源暴力對待集會者,各族民眾都有深刻感受。他們在催淚彈和水炮車中互相扶持,分享食水和鹽巴(可以舒緩催淚彈帶來的不適)。

 

許多出席者認為Bersih 2.0讓他們重新認識其他族群,例如華人很感動馬來人特別照顧沒有街頭集會經驗的他們;馬來人感受到華人也在參與和響應公民社會運動。Bersih創造新的族群集體記憶,也逐漸瓦解族群藩籬。

malay05_copy

警方出動水車強制驅散集會者,但驅不走人民要求改革的決心。

淨選浪潮,包容多元議題

Bersih 2.0吸引不同族群參與;Bersih 3.0則讓大馬社會看到更多元的參與者與議題連結。428集會除了淨選盟支持者外,還有綠色盛會2.0(要求終止關丹萊納斯稀土廠計畫)、捍衛蘇丹街運動、反對邊佳蘭石化工廠組織等社運陣線;此外,也看到佛教、基督教和原住民的團體和年輕人;提倡性向自主的社群、身心障礙者和樂齡人士,也都出現在那裡。

 

這些團體或個人或有殊異,卻能包容彼此的主張,團結抗議政府選舉不公,表現了超越宗教與族群的公民社會凝聚。同時,世界各地的大馬人也在他們僑居的城市共同響應Bersih,製造更多輿論壓力。

 

族群政治向來對大馬社會影響深遠,許多議題往往因此遭到邊緣化,或被轉移討論焦點。Bersih 3.0打破了這個詛咒,喚醒公民意識,提出一種「多元議題,不問族群」的新全民街頭運動,對大馬未來的民主政治發展有著重要影響。

 

首先,草根公民團體意識到可透過街頭運動來團結和展示公民力量,挑戰政府,對其施壓;其次,超越族群利益的視野,趨向人權、正義、公平的社會議題,已能得到全民關注。更長遠來說,這樣的公民社會應能更有效監督政府貪污、濫權和司法不公。

 

公民意識,撼動政治版圖

Bersih參與者益發多元,也更勇於挑戰權威。不同生活階層的公民,像是法師、牧師、年輕人或公務員,克服可能被暴力對待的恐懼,站上街頭,而不再只躲在家裡或掛在網上支持。當政府或警方漠視「暴力待民」事件,他們設法蒐集照片和視頻還原真相,在網絡或分享會中分析、討論集會訴求和其他議題。

 

大馬公民也具備反省能力。當政府指責民眾闖入廣場是導致暴力的主因,公民社會能在正反立場之間,尋求共識。當一些反對淨選盟分子前往安美嘉住處搗亂搔擾,雖然有支持者提議以牙還牙,但大多數人認為不能開啟與允許暴力手法,也知道不能模糊Bersih的訴求。

 

馬來西亞的政府和公民社會,都在面對Bersih帶來的衝擊。雙方互相角力,究竟鹿死誰手?我相信,如果政府繼續傲慢地漠視民意,而公民社會卻保持開放和多元心態來面對社會議題,即使面對的是不惜以暴力還擊的政府,還是可以逐步改善族群生活模式,並且撼動大馬僵化的政治版圖。

 

 

註釋

1國陣是由13個政黨組成的聯盟,包括馬來人代表(巫統)、華人(馬華公會)、印度人(國大黨)等。其中巫統長期坐大,掌握決策大權。

2 Bersih在馬來文為「乾淨」的意思。

 

撰文|古燕秋

攝影|陳 康

Button_RED

cover95little

七月─按下人間快門

Button_RED_2

facebook-iconplurk48Twitter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四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252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