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健檢更重要的事

by on 週四, 01 九月 2011 評論

─專訪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

長生不老是人類恆久的夢想,醫學則被視為通往夢想的路徑。科技不斷推陳出新,人們也拚命跟隨,以為如此便能永保安康。然而,醫療本身仍存在不確定,科技也可能帶來副作用。在追求健康的路上,除了相信科學之外,我們是否還遺忘了什麼?

 

黃達夫院長

台大醫學院畢業,現任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美國杜克大學醫學中心內科教授,研究領域包括腫瘤學、血液學、免疫學、分子生物學及癌症基因學。1989年前自美返台,積極從事衛生教育工作,著有《用心,在對的地方》、《用心聆聽》、《有願景的憤怒》等書。

攝影/莊媛晰

保健觀念被過分簡化

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黃達夫,自美返台服務已長達21年,時常針對醫療政策、醫學教育的種種現象提出建言。談到台灣人的健康觀念,他一針見血地以數字切入主題,「台灣每年花在醫療的支出約八千億元,五千億元是健保支出,其他三千億除了一些健保自付額外,就是購買健康食品、塑身、美容、健檢。為了單一件事情,每年竟然要花上八千億。追求健康對這個社會來說,幾乎可說是一種信仰了。」從這個驚人的數字,便能看出台灣人對健康一事的熱衷和執著。「不過問題是,太多人以為只要做了某種檢查,或是吃了某種東西,就可以一直活下去。」黃院長進一步指出癥結所在。

 

現代人把維護健康簡化成某種行動,以為完成後身體必然會有所回報。這也是為什麼市面上各種養生法層出不窮,且操作方法越簡單,越能為人們所接受。舉例來說,「早期發現、早期治療」這個觀念早已深植人心,很多人因此認為「定期檢查,便能免於疾病的威脅」。抓準這種心理,醫院或健檢業者紛紛發展所謂的「高級」健檢,標榜最先進的儀器可以篩檢出最微小的病徵。受到行銷手法和廣告的影響,民眾誤以為越新穎昂貴的健檢儀器越好,像是動輒就要數萬元的正子造影(PET)、全身核磁共振(MRI)等,但對這些檢驗的效能或是需要付出的成本,一般人卻顯得一知半解。

 

醫療科技遭到誤用

在各大醫院紛紛擴大健檢業務的同時,黃院長卻反其道而行,直言「貴族健檢」、「高級健檢」的效果不如傳統健檢。這一番發言引來媒體的爭相報導。黃院長澄清說:「我不是反對健康檢查,健檢可以取代台灣所沒有的家庭醫師制度。我建議在成年之後,每人每年都應定期進行身體的評估。事實上,透過醫師細心的問診,大部分的疾病都可從個人家族史、抽菸與否等生活習慣初步判斷,醫師再依據結果安排適當檢查,根本不必花大錢。」

 

把高科技儀器拿來當成健檢工具,除了花冤枉錢,還會對受檢者的身體、心理帶來不必要的風險。這些儀器原本是設計給有病的人使用,像是診斷癌症的期別、評估治療結果等,台灣是少數把正子掃描作為健檢器材的國家。針對這一點,黃院長補充說明:「當疾病發生時,這些精密檢查可以幫助醫師更準確地判斷,但是對於一個健康的人來說,這類檢查會帶來危險性,例如電腦斷層、正子掃描,一次的輻射量可能是胸部X光檢查的數百倍,反而增加不必要的核子暴露。再加上敏感度高的儀器,很容易檢測出偽陽性,事實上只是良性病變或某些部位發炎,卻讓受檢者擔心害怕,很多人還因此接受進一步侵入性檢查,不僅可能造成醫療資源的浪費,身體也會受到傷害。」

 

勤健檢,不如重預防

原本想解決問題的高科技儀器,卻因使用者的錯誤觀念,引來新的問題。不過,這並非要否認健檢存在的價值,而是希望人們分辨科技的本質與用途。黃院長強調有些常見的檢查不僅簡單、便宜,而且準確度高,加上檢查出的疾病只要早期發現都能治療,或是能防止惡化成其他嚴重疾病。像是國人常見的慢性病——第二型糖尿病、高血壓,都只要透過抽血檢查、定期量血壓等方式便可早期檢測出。

 

不過,重點在於檢查之後,我們必須改變日常行為,而不是定期檢驗,卻不改正生活習慣,這樣的檢查一點效用也沒有。黃院長認為,健檢最重要的功效在於提供預防措施,「1盎司的預防要比1磅的治療更有價值,甚至比1公噸還要重。以糖尿病這種慢性終身疾病來說,平常只要多注意血糖是否上升就能知道有沒有糖尿病,即使已經罹患糖尿病,如果能給予適當的衛生教育和追蹤,如控制碳水化合物的攝取及充分的運動,就能避免或減少糖尿病帶來的合併症,像是心臟病、心肌梗塞、視網膜病變等等。仍可維持一般人的生活品質、生命長度,而不致演變到需要洗腎或是常進出醫院的情形。」

 

可惜的是,一般民眾還未養成這個觀念,追求的只是一種心理上的安心,結果花的錢沒有變少,生命的品質也不見得提升。「台灣人平常也不注意健康,但是很喜歡買東買西,例如保肝丸、靈芝、高劑量維他命等等,這是商人想要把你口袋的錢變成他的錢,但是我們卻都信以為真。」

 

健保制度帶來了什麼?

黃院長強調健康維護應該有所根據,除了一般民眾要打破這些迷思外,政府也應該導正觀念,像是現在政府不斷鼓勵生物科技商機,便間接助長了購買健康食品的風氣。同時,他也認為全民所仰賴的健保制度,必須從「維持」健康的角度出發,才能達到真正的效益。「全民健保第一條原本就清楚載明要增進國民的健康,但所謂『增進』,並非是等到疾病發生時,而是要幫助民眾瞭解如何維持健康,這比生病時再去看醫師,更為省錢有效。」

 

但目前健保的每年高達五千億元,從支出分布來分析,就能看出台灣的健保制度並未發揮預期效果。黃院長直言「全民健保的錢顯然是用錯了,從傷風感冒到罕見疾病,幾乎無所不包。光是傷風感冒等小毛病就占整體花費的16%,癌症的相關治療支出大概是10%。像剛才提到的洗腎則高達五、六百億,如果能夠少吃補藥、將糖尿病照顧好,洗腎的情形就不會這麼嚴重。」

 

黃院長並引述國家衛生研究院的一項研究報告,指健保實施十年後並未讓台灣人更長壽。「這項研究比較了健保實施的前十年與後十年,結果發現兩者並不具統計學上的差別;唯一的差別是,在健保實施十年後,原本相對偏遠地區的死亡率比之前稍稍進步了,但是這也有可能是本來就會產生的進步」。這份報告的結論是,我們應該花更多的錢在其他事情上,例如管制媒體不當的藥物廣告、強制騎機車戴安全帽,減少國人中樞神經的傷害,這便是做對了。

 

全人教育才是健康基礎

健保制度的立意其實很良善,它讓經濟弱勢的人,也能同享醫療資源。但是因為制度設計的問題,導致財源經常面臨窘境。而當健保費用不斷增加,雇主也必須替職員支付更多保險費用,這些成本也將反應在產品的價格上,整體經濟就會受到影響。這已經不單純是醫療問題,還涉及到經濟、社會安定等層面。因此我們應改變思維,從民眾的健康觀念著手,才可能維持健保的良性運作。

 

黃院長認為健康觀念應該是全面性的,必須一點一滴培養,不只是身體的健康,還包括健康人格的養成,以及辨別資訊品質的能力。父母親如果抱持正確觀念養育孩子,下一代的生活方式必然也是健康的。「一個人從小就要養成健康的生活習慣,父母親在孩子三五歲的時候,就應該注重飲食、睡眠、生活起居,等到上學後開啟學習之路,和同學有互動後,便能夠逐漸增長適合在這世間過日子的知識。」

 

可惜多年來的錯誤觀念,讓台灣的教育根本不重視健康及生活常識的獲取,反倒是以進明星學校為主要目標。黃院長感慨地說:「我期待未來的台灣,可以從小就改變教育想法,不要一天到晚只想考高分進明星學校。考試的成績400分和402分有差別嗎?不能進明星學校又如何呢?對於人生並不會有什麼影響。就像我曾和嚴長壽總裁說,他是社會大學的高材生,我是呆呆(台大的台語發音)的學生。獲取知識應該要平均化,從小的教育應包括健康教育、如何做人、如何建立價值觀、歷史觀、世界觀,不要只為自己著想,也應該要關心他人等等,這些都很重要。」

 

追求進步以驅動生命

但無論抱持什麼樣的健康觀,我們都必須承認在追求健康的背後,隱含著人們對死亡的恐懼。身為一名醫者,黃院長對於生死顯得處之泰然。「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長生不死的奢望。秦始皇想要長命百歲,派了三千人到日本想尋求長生不老的祕方,但他最後還是必須一死。有句話說 ” Nothing is certain but death and taxes ” 也就是說,人的一生有兩樣事情是確定、不可避免的,一是繳稅,另一是死亡。但我們都把死亡看得太無法接受了,其實死亡和出生一樣自然,既然你出生了,總有一天一定會走。」

 

人們無法決定生命的開始和結束,但可以把握生命過程的每一天。黃院長與我們分享了他的養生觀「一個人只要能擁有合理的作息,就是健康之源。除此之外,還要不斷地學習、成長,即使是我這個七十幾歲的人,也有進步的空間,我還在不斷地學習、閱讀。我每兩週都和我的同仁分享讀書報告,透過這種方式來刺激腦部。我現在也開始學習中提琴,以前我是拉小提琴,但因這兩種樂器的樂譜不一樣,我想開闢新的腦神經路徑來訓練自己的腦力。」

 

儘管醫療科技不斷進步,老化是人類無法避免的宿命。想要維持健康的生活,不受疾病的侵擾,其實不必向外追求祕方、補品,或是迷信高科技產品,健康的關鍵最終還是在於自己的心態和生活紀律。根據哈佛精神科專家追踪一群哈佛畢業生所做的研究,結論是不抽菸、不喝酒過量、維持適當的體重、婚姻穩定、具利他情懷和面對困境能力的人較長壽。我們可以說,維護健康,操之在我。

Jingru Ho (何靜茹)

Former managing editor of Renlai Magazine.

雜食性文字工。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72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