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愛爾蘭經濟危機談起

by on 週一, 03 一月 2011 評論

愛爾蘭近來的經濟危機並非只是個別國家的財政問題,而是對歐盟、甚至是全球金融體制的一項嚴重考驗。至於紓困的成敗,則取決於執政者的決心與政治能力。

 

 

四天內的戲劇化發展

2010年12月7日,歐盟27國財政部長正式批准對愛爾蘭850億歐元的救助方案。其中225億歐元將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提供,不過IMF的救助金仍需得到該組織的執行董事會投票批准。

12月8日,愛爾蘭議會開始審查該國有史以來最嚴厲的財政緊縮政策——2011年度預算。該預算計畫於四年間減少愛爾蘭財政支出100億歐元,並增加50億歐元的收入。達成方式包括降低最低薪資、延後退休年限、提高增值稅(VAT)以及減少社會福利支出。其中多項措施受到眾多愛爾蘭人民的反對,卻是歐盟與IMF針對通過救助方案所間接提出的條件。

12月9日,惠譽國際(Fitch Ratings,美國著名三大信用評級公司的一員)調降愛爾蘭的長期信用評級,由原來的A+調降三級為BBB+(中間等級為A與A-)。此一決定,意謂愛爾蘭的信用評級已降至「可投資等級」(Investment grade)中的最低等級,距離「不建議投資等級」(Non-investment grade)的BB評級只差一級。

12月10日,IMF決定推遲對愛爾蘭救助計畫進行執行董事會投票,期限則為下週,也就是愛爾蘭議會表態支持這項金融援助計畫與否之後。

 

急轉直下的財政危機

短短四天內的發展有如連續劇般高潮迭起,頗有耐人尋味之處:例如12月10日IMF的決定,是否受到惠譽國際調降愛爾蘭信用評級的影響?又,這是否為對愛爾蘭議會審議預算的另一種施壓?

在此同時,儘管身為分析者必須擁有客觀距離,而愛爾蘭之於台灣也確實是個遙遠的國度,但我們不應忘記的是,在經濟數據的背後,往往是活生生的民間疾苦。

自從2008年金融風暴開始,愛爾蘭可謂受創最重的國家之一:首先,國內生產毛額(GDP)在三年內萎縮了將近15%;失業率高漲,在2010年甚至到達勞動人口的15%,遑論這只是平均值,尚且掩飾了年輕與高齡勞動人口失業率更高的事實。同時,愛爾蘭政府的財政持續惡化,年度預算赤字於2010年達到國內生產毛額的32%,國債也達到國內生產毛額的100%。2008年以來愛爾蘭的經濟情況堪稱「急轉直下」,尤其是與1995年到2007年間的情形做比較時更是如此。當時的經濟成長率平均每年6%,失業率僅4%,甚至得到「塞爾提克之虎」(Celtic Tiger)的美譽。而今面對困境,該國議會正在審核的財政緊縮政策,卻擬調降最低薪資12%,並增加課稅水準達每年每戶平均3000歐元之譜,如斯劇變叫愛爾蘭人民情何以堪?

 

反映國際金融隱憂

愛爾蘭,經濟,金融危機,經濟泡沫

更糟的是愛爾蘭並非個案。近來歐盟會員國,特別是南歐國家如希臘、西班牙、葡萄牙等紛紛傳出債務危機,其中又以希臘最為嚴重,甚至比愛爾蘭早六個月接受歐盟以及IMF高達1100億歐元的救助方案。

在此,我們也看到現行國際金融體制的隱憂,亦即「錦上添花」與「落井下石」的雙向強化作用。這種強化作用在信用評級機構、投資人與投機客之間形成一種「資訊刺激」與「資金動向」的反哺循環,往往產生類似金融市場「過敏」的現象,更進一步提高市場的不確定性與流動性,而這正是「泡沫化」與「恐慌潮」兩種反向卻相似的機制根源之一,也是投機客最樂見的。以愛爾蘭為例,該國信用評等降低,意謂國家破產機率變大,投資客風險上升。因此,發行公債的成本增加(利率變高),償還能力跟著變差,因為本金、利息都增加;而投機客的不定時短期操作更擾亂了市場的原貌,再度迫使信用評級下降……

其實,歐盟或「歐元區」(Euro zone)以至於歐洲中央銀行(European Central Bank)是一股穩定市場的力量。部分專家學者認為,此次歐盟會員國面臨的諸多債信危機,有一部分便是投機客與這些穩定機制的「正面對決」——至少也可說是前哨戰,欲考驗歐盟穩定市場的決心與能力。否則若回歸基本面,歐盟會員國應非投機客最佳的操作目標(除了愛爾蘭與希臘外,其他國家信用評級全部為A級以上)。以此觀之,該議題可說是已經超越歐洲經濟的領域,而且是極可能影響全球經濟走向的全球性議題:資本主義的未來是要趨向更多的投機,還是……?

 

是經濟也是政治問題

正因為愛爾蘭和南歐經濟問題的多重面向影響深遠,所以紓困措施也應區別出不同層次:地域性措施(國內、區域【歐盟】及國際)、短/中/長期措施,以及不同本質的措施(法令、資金等),而這些措施之間需要複雜的整合與協調才能達到目的;反之,輕則功效互抵,重則適得其反。

簡單說來,紓困的成敗將取決與「政治決心」和「政策能力」。讀者或許存疑,「拼經濟」跟政治怎麼又扯上關係了?在此限於篇幅,僅用幾個問題點到為止:規畫財政預算開源節流,需不需要政治魄力?深化歐盟經濟整合、邁向歐盟共同經濟政策,需不需要政治遠見?規畫國際援助、擬定各地域層級之金融法規,賦予全球化經濟更多的公平性、合理性與永續性又何嘗不是?

歷史並未終結,愛爾蘭經濟的命運面臨了預算通過與否、執政黨明年初大選的結果、IMF救濟金的下文等等難關,而歐盟經過這次考驗能否繼續深化整合,世界各國又能否記取教訓、通過金融改革法令以避免重蹈覆轍,更令人拭目以待。

 

攝影者
(按照圖片次序排列)

Peter Werkman

William Murphy

 

本文亦見於2011年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島觀太平洋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banner

 

Wen-Shuo Zhan (詹文碩)

台灣人,文饗文創事業有限公司負責人,從事貿易與出版,業餘棒球裁判。畢業於巴黎經濟戰爭學院,法國國立電訊管理學院策略管理碩士。

最新自 Wen-Shuo Zhan (詹文碩)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四月 2013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4957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