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吧!紀錄片

by on 週五, 01 十月 2010 評論

2010年8月底,有兩場本質大異其趣的演唱會,分別在台北中油大樓及貢寮澳底仁和宮展開。前者是農委會主辦的銀髮老農樂團表演會,後者則是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發起的諾努客反核音樂會。表面上兩者毫不相干;但深究之下,我們發覺這其中都隱含一個關鍵字:紀錄片

紀錄片被用於歷史書寫、理念傳遞,並也是一種反思抵抗的工具、武器。但紀錄片如此高調的理想,真能改造社會嗎?──尤其當《生命》、《無米樂》、《翻滾吧!男孩》等片掀起高票房、討論熱潮,紀錄片在台灣已包覆上具備市場魅力的商品價值時,我們反而想問:「再來呢?」創下超高票房數字、就足以說服自己「紀錄片改變了台灣社會」?

《人籟》試圖以下兩場非主流演唱會,追溯兩脈線索──紀錄片如何透過有意識的蘊釀操作,扮演起一個觸媒來串連力量及改變社會角色。


搖滾吧!爺奶

《搖滾吧!爺奶》(Young@Heart)記錄一群平均年齡80歲的美國爺奶們,無畏年事已高,病痛纏身,依舊樂觀熱情,努力排練。有團員甚至必須依靠呼吸輔助器隨侍左右!他們不唱老掉牙歌哄睡觀眾,而是盡情高唱最流行的藍調、饒舌、龐克、搖滾等樂曲。因此樂團所到之處,總令全場瘋狂,從美國漢普夏郡監獄到挪威國王皇后,都曾拜倒在他們活力四射的歌唱力量裡。

片中毫不忌諱探討愛與性、孤獨與死亡。尤其拍攝過程中,團裡兩名成員相繼過世,即使悲傷難過,仍抵擋不住在世團員們持續練唱及表演的戰鬥力及決心。片末一場大型演唱會,爺奶們用歌聲紀念天堂的朋友,唱著Bob Dylan經典名作〈Forever Young〉,展現一輩子繼續搖滾,至死方休的生命力。

如果片中人物是虛構的,那這片子只會是講述銀髮族也擁有夢想及活力的片子。但因為是紀錄片,因為如此生活寫實,它竟觸動了台灣農村爺奶「那我們也可以」的澎湃情緒。

由於「農委會」的創意巧思,把原本照顧「儲蓄理財」、「防詐騙」等課程,換成「電影欣賞會」,並期望能藉此將「影片精神」複製到老農們的尋常生活。也就是說,不只是精神層面的涵養提升,更是身體力行!

農委會引入該「活動力」的核心關鍵,在中映電影公司的協助下,一起挑選影片。原曾考慮《一路玩到掛》(The Bucket List)和《班哲明的奇幻旅程》(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等片,但因這兩部劇情片太過虛幻,所以,寓教娛樂兼可複製執行的紀錄片《搖滾吧!爺奶》便雀屏中選,開始透過全省302家農會幹部及家政指導員,散播開來。農會人員陪同老農們一起看片,彼此討論,更鼓勵六十歲以上的台灣爺奶們也起而效尤,組成樂團!


funscreen_Docu003農村在地辯士電影

但要從「意念轉變」到「身體力行」,絕非簡單任務。畢竟老農們早習慣單獨工作,加上家庭壓力、身體狀況等不確定因素,一時之間突然要他們由原本安靜聆聽課程的方式,轉變成組樂團、開口唱的行動,這其中「必須付出極大的耐心討論、修改及溝通,」中映電影公司執行長陳德齡說。

而且眼前棘手的狀況是,《搖滾吧!爺奶》是美國片,講的是英文。縱使十足好聽的音樂性足以打破語言隔閡,但對於平日使用台語、客語為主的台灣阿公阿嬤,要理解對白內容,委實是個問題。經過多次溝通討論後,捨棄所謂專業電影人士,由最瞭解在地農民的農會「家政指導員」,擔任「台語辯士」,親自做起「同步電影口譯」的工作!

指導員沒有受過任何專業電影訓練背景,但作為最親近阿公阿嬤的第一線工作者,他們能夠自然流暢地運用在地語彙,彼此熟悉的俚語說法,「添加評論引導老人家看電影」,不只「增加許多趣味元素」,而且結果超乎預期的好!「這在現今正統電影教育裡不被允許的行為,卻非常自然的在地方操作上演,」陳德齡笑著補充。


funscreen_Docu002透過有意識的操作執行,讓這部看似遙遠的美國紀錄片,快速在地方農村發酵。布袋鎮農會的家政指導員許菊月就表示,因為《搖滾吧!爺奶》的激勵,本來合唱團「招生時只有兩個」,看完影片後「爆增到22個」。台中市農會「犁頭店長青不老敲敲敲SONG樂團」的游老師也說,如果沒有《搖滾吧!爺奶》,樂團恐怕難以付諸實現,但因為看過紀錄片,台灣爺奶原本抱持「害羞懷疑」的態度,一下子心情就敞開,「也就敢做了!」

不過加入是一回事,實際投入練唱又是另一回事。「開心農友合唱團」的班長高森田說,他們全班三分之一不識字,唱的歌曲卻包含國、台、英、日四種語言,這讓老人家們練起來頗吃力。有團員只好用「自創拼音法」,有的即使生病住院,還邊打點滴邊聽錄音機學唱歌,完全不肯放棄。「我們改變很大,」高班長中氣十足地表示,平常工作完,他們通常不是坐在廟旁就是大樹下,彼此喝茶抬摃、打五色牌。但因為要練團表演,「我們活力變很強!」

台中市農會推廣課曾美蓮課長則比較感性,她從農村婦女的角度觀察,也認為大家「改變相當大」。尤其農村婦女原本就背負諸多家庭辛苦與不愉快,但透過活動,剛開始大夥「很害羞」,到現在她們「很活潑」,而且學會釋放情緒壓力,變得開朗,「笑容也變多了」。同樣身為農家子弟的游老師更是親身感受,認為上一輩的農家老人畢生都在田裡工作,「不是很有自信」,但經過組團、練唱、表演的過程後,這群台灣老農友開始正視自己的重要性,表現出「吸引力不亞於年輕人」的自在感,表演現場還「到處跟觀眾拍照!」


funscreen_Docu006台灣爺奶搖滾Show

8月27日在中油大樓國光廳,共有來自全省農會十組樂團,正式登台表演。包括布袋鎮「開心農友合唱團」、台中市「犁頭店長青不老敲敲敲SONG樂團」、新莊「青春不老靚量show舞蹈團」和竹南「勁爆爺奶搖滾合唱團」。

這場別出心裁的演唱會,主角是六十歲以上的農村銀髮爺爺奶奶們。無論演出搖滾合唱或動感舞蹈,全場總是捧場地大力掌聲,起立喝采,因為太可愛也太有趣了!本土爺奶們精心的造型打扮,舞台走位,高聲歌唱……,大方秀出自身的特色與歡樂。

這段台灣爺奶所創造參與的點滴過程,中映電影也從頭至尾跟拍紀錄片,從辯士說片、爺奶組團、聘請老師、定期練習、上台表演等都悉心入鏡。「不過,我們並不希望這只是農委會的宣傳片」,陳德齡執行長毫不諱言,「這部紀錄片的核心價值,就是爺爺奶奶們」。然後讓我們懂得關心周遭老人家,再將這次很好的經驗,運作執行的獨特模式,透過台灣爺奶的紀錄片「再延續下去」,影響更多人。

因此《搖滾吧!爺奶》紀錄片所傳遞出的意義,不再只是靜態的「電影欣賞會」,而是從意念轉變到付出行動,以及文化再生產的過程。表面上,它沒有撼動任何體制,沒有打倒威權壓迫,更沒有創造任何話題人物,但卻影響著某些人的真實人生。

嘉義縣布袋鎮農會

{rokbox thumb=|images/stories/edito/tumbnail_peasant1.png| size=|425 373|}http://www.youtube.com/watch?v=aRHh7CCBLWM{/rokbox}

台中市農會

{rokbox thumb=|images/stories/edito/tumbnail_peasant2.png| size=|425 373|}http://www.youtube.com/watch?v=wGZxCaWCyAg{/rokbox}


funscreen_Docu008貢寮你好嗎

不同於台北聚首的台灣爺奶表演,8月29日,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走進貢寮,發起「諾努客(No Nuke)反核音樂會」,是訴求明確的社運行動。擔任主持人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常務理事崔愫欣,正是《貢寮,你好嗎》這部紀錄反核四過程的紀錄片導演。

影片中,她以虛擬書信對話方式,敘述貢寮漁村1980年開始的反核漫漫長路。一段又一段被主流媒體噤語的在地心聲,躍上銀幕──貢寮人面臨海洋遭受污染的心痛、被剝奪漁業權的氣憤、1003事件被污名化的恐懼沮喪,乃至最終寄託政黨輪替的失望作結……。三十年過去了,核四停建又續建,反核從一個當年社會運動的焦點,轉變成歹戲拖棚議題,早不受大眾媒體青睞。剩下的僅是真實世界裡,一個又一個貢寮反核領導人的年邁老去,凋零離世。

本片沒有嗜血鏡頭和戲劇效果,一如崔愫欣予人輕聲細語,又堅定無比的形象。她只是安安靜靜,以六年青春蹲點拍攝剪輯,記錄貢寮人的反核初衷、情緒起伏,以及無力矛盾。未料,此片自2005年問世至今,持續不停接受來自各方觀眾迴響,「像接力棒運動一樣」一步一腳印地在全省舉辦放映座談,細水長流累積約兩百場的放映會。

從國中到研究所、從最藍到最綠、從博物館到地檢署……崔愫欣「堅持一定要出席每場放映座談會」,在各種情境裡開啟溝通對話,親自上陣與觀眾進行映後 Q&A。這種一步一腳印的放映方式,雖不如院線那般速成有效率,但卻是理念溝通的絕佳機會,回饋及改變也紮紮實實地漫延湧現。


funscreen_Docu012大聲說出「我是貢寮人」

雖然身為社運工作者,但崔愫欣直率地說,「我沒想過紀錄片有那麼大的力量,可以停建核四」。起初推片時「並沒有具體訴求」,有的只是很抽象地希望「大家不要再污名化貢寮人」,別再強扣「自私固執」、「破壞社會經濟」的壞帽子在貢寮人身上,而能試圖理解及尊敬他們為環境、為家鄉所付出的努力。

她記憶猶新,在一場交大映後座談上,有個來自貢寮的學生當場舉手回應說,他在學校根本不敢自稱「我是貢寮人」,因為通常只會得到「貢寮人就是反核四,你們都很自私」的無形壓力,這讓他長期隱諱壓抑自己。但看完影片後,他表示可以很勇敢說出家鄉貢寮之名,也很驕傲貢寮長輩們為子孫的貢獻。

「我們自己不是貢寮人,不知他們受了什麼壓力」,但經過影片催化,彼此溝通理解,我們真真切切感受到貢寮人的心聲。而且「影響是互相流動的」,崔愫欣毫不掩飾地說,「經過兩百場的淬練互動,我自己也改變了!」原本她根深蒂固以為,《貢寮,你好嗎》如此冷門敏感議題的紀錄片,應該無法吸引觀眾,但反應出乎她意料。大家其實很想瞭解台灣爭吵二十多年的議題究竟是什麼?主流媒體背後又隱藏了什麼?「為什麼要反核」、「核電有什麼壞處」、「有沒有替代能源」等疑問。

「大家不是冷漠不關心,而是不瞭解,」崔愫欣輕輕吐了口氣。透過紀錄片開啟對話後,她親眼看見觀眾有一種從「被動到主動」的轉化力量,從未停歇──一封封回應信件,有人幫忙推DVD,有人協助接洽放映,有人投身反核運動,甚至有獨立樂團主動聯繫創作歌曲。例如「拷秋勤」將崔愫欣在紀錄片裡唸的旁白,放入〈灰色海岸線〉饒舌歌的片頭;而「929」獨立樂團的吳志寧則更進一步,寫下一首〈貢寮,你好嗎〉的同名歌曲。


funscreen_Docu0102010諾努客(No Nukes)反核音樂會

「我要輕輕地唱,對著沙灘唱。我要輕輕地唱,用盡我所有能量。……我們不要核電廠……。」配上一把吉他,吳志寧連續兩屆在貢寮的諾努客音樂會上,用溫柔嗓音唱著。2005年因為看了《貢寮,你好嗎》紀錄片,刺激他的創作靈感,寫下這首同名歌曲,並深受聽眾喜愛。日後,吳志寧不只透過歌聲傳遞理念,更用行動支持貢寮的反核音樂會,且不改獨立樂團的批判精神,在表演現場直指官方主辦的「貢寮海洋音樂祭」是「假裝搖滾」的流行場合。既然他們不願支持在地發聲,那麼大家就自己來辦「諾努客」,在最靠近核四廠的澳底仁和宮前,唱出反核心聲,替貢寮人打氣,再度找回社會運動的力量!

「後續發酵是當初根本沒料想到的」,崔愫欣愉快笑說,因為看過紀錄片產生共鳴,這些擁有自己樂迷的地下樂團,透過歌曲再發酵創造出「文化的感染力」。不過更令人驚異的是,如此感染力不只在台灣,還擴散到日本。同樣就在諾努客演唱會現場,有一位日本反核人士──富田貴史,留一小撮鬍子,綁一束長馬尾,在舞台上表演豎琴!

富田貴史是京都人,34歲。原本擔任Sony音樂公司宣傳的他,因為「體悟資本主義生活這回事」,決定辭去工作,並慢慢開始接觸反核社會運動。他在日本看到崔愫欣的《貢寮,你好嗎》大受感動,還主動在日本作推廣放映會。近日,他也替瀨戶內海上的「祝島」居民,拍攝反核短片《Peace One Earth, SAVE THE OCEAN, STOP!上關原發》,敘述一個「不到五百人的小島,居民平均年齡65歲,長達28年的反核運動」,是如何抵擋不住蠻橫的國家機器,在不到四公里的對岸興建核電廠。

因為諾努客音樂會,富田先生主動表達願意自費來台,崔愫欣得知後,將富田的短片配上中文字幕翻譯,協助他在台灣進行三場交流放映會。由於台灣核四雖是與美國簽約,但後來美國轉包給日本,所以我們的核四反應爐是日本做的。「這是日本第一座海外污染輸出,」崔愫欣補充:「所以日本反核團體很在意這件事。」富田先生更是語重心長表示,希望「不只祝島不要興建核能廠,全亞洲都不要再有核能廠的建造!」

至此,紀錄片不只是社會運動的觸媒工具,更扮演一個國際社會運動之間,尋找共識的媒介,試圖發揮更多超越國界的影響力。


funscreen_Docu005紀錄片繼續搖滾

無論是記錄小人物情感的「溫馨勵志」片,或社運工作者的「批判發聲」,都有其自身力量,在台灣社會發揮改變力。尤其上述兩例是由於公部門及社運工作者投入相對龐大的資源關注,才展現出較長期發酵的影響力,而非曇花一現的炒熱話題。

紀錄片並非僅有以上兩種實例。事實上,台灣社會存在多樣形式的紀錄影片。社區民眾拿起攝影機,在地記錄詮釋在地的經驗記憶,亦是台灣歷史的影像資料庫。許多單打獨鬥的紀錄片工作者,不以社會運動作為集體發聲基礎,反而選擇走著批判體制的孤獨小徑,其視野往往標示出紀錄片的特殊高度。這些綿長深根又看似小眾的紀錄片力量,也不容我們忽視。

僅管有上述例證,但若再次試問「紀錄片真能改造社會嗎?」公視「紀錄觀點」製作人古國威,猶抱持質疑態度:「我們無法擺脫某種資本主義的形式」。而且紀錄片真的擁有那麼「偉大形式的存在」及「恆久不變的價值」嗎?就某種程度而言,這些「溫馨勵志」或「批判發聲」的紀錄片,會受各單位重視的原因,是在於紀錄片有助於推廣傳遞理念,「比一般商業模式更容易達到目的,更真實地綑綁在一塊,也更有立場去推動。」


激發改變社會的力量

作為台灣紀錄片的重要推手之一,古國威並沒有一同包裝販售紀錄片的偉大價值,反而冷靜分析紀錄片在電視頻道的「收視率」。畢竟「你無法分析觀眾究竟獲得了哪些面向的影響力,我們只有數字」,至少「可以檢視多少人願意坐下看完這部片子」。由數字窺之,觀眾通常還是有一種不變的觀影態度,「單純議題性的收視率比較弱,帶故事性的就會相對好。」

不過在台灣社會,即使某部片子在當下時空具備強大影響力,但「退燒很快」,所以「我們要不斷創造新話題、新人物」,依此層面來說,「最近紀錄片顯然虛弱很多」。所以古國威表達出相對的悲觀:「我認為紀錄片的影響力道並不夠,也許對此領域有興趣的人來說,是有影響;但對整體社會大眾而言,還是很微小的。」他認為「偶像劇、綜藝節目、網路手機影像,對社會影響更大。」

當然他不忘提示我們,也許紀錄片最好的事,是讓社會願意「去思考,維護及尊重」多元價值。拍攝過推動汽車強制責任險立法的《人民立法柯媽媽》的曾吉賢,同時具備紀錄片導演及學校老師雙重身份。對此問題,他兼具感性及理性地表示:「年輕時因為堅信紀錄片能夠改造社會,所以才堅持到現在」,但也許「台灣那一天永遠不會到來」,可是相同的,紀錄片「總能提醒這個社會,商業、主流、多數,不是全部」,所以我們仍願意再投入生產,繼續讓紀錄片在台灣盡情搖滾出更多元的面貌與視野。

(編按:本稿為《人籟》與「放映週報」共同合作)

 

撰文/林怡君

照片提供/中映電影公司、諾努克(No Nuke)

本文亦見於2010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5_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放映週報

2005年1月創刊迄今邁入第六年,以深度訪談與觀點評析提供主流及非主流電影迷們更多元電影視角,為國內極具影響力的非營利獨立電影媒體。

網站: www.funscreen.com.tw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319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