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C'est la Vie!

by on 週五, 01 十月 2010 評論
「以前當學生的時候,有次和同學坐計程車,司機一聽到我們念舞蹈系,就說:『你們是跳R2(編註:指著名的綜藝舞蹈團體「馬雷蒙舞團」)的嗎?』聽起來很好笑對不對?當時許多人對舞蹈的認識大概都是這樣。直到雲門舞集出現,大家才比較清楚現代舞是怎麼一回事。」譚惠貞說。
 

的確,雲門在台灣可謂是現代舞最閃亮的代名詞,不過現代舞的風貌並非只有雲門一種。許多台灣舞蹈工作者都在致力打造現代舞的新姿態,表演地點也未必限於劇場這個「黑盒子」的舞台,題材的選擇上更是五花八門。不過基於現代舞較為抽象的肢體語彙與表現概念,饒是台灣目前藝文風氣漸盛、習舞的人日益增加,仍有不少觀眾一聽到現代舞,便在黑盒子外裹足不前,擔心自己無法理解或享受表演內容。

 

因此對台灣的編舞者來說,如何在開創自己的風格之際,還能吸引觀眾前來觀賞作品、讓他們願意理解並樂在其中?若還加上「經營舞團」這項任務,又該如何兼顧藝術與現實兩方的需求,在艱困的藝文環境中成長茁壯?

 

譚惠貞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而身兼編舞者與舞團藝術總監的她,將會提出什麼樣的解答?

 

 

藝術手法,來自最簡單的地方

 

在進入舞蹈系前,譚惠貞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走上舞蹈這條路,遑論編舞。然而她卻在台北藝術大學的編舞課練習中,得到新的體悟。

 

「當時年輕嘛, 總想做些比較新奇、特別的作品。但老師建議我不要想太複雜,把簡單的概念處理好就行。後來我編了一個與手有關的舞碼,內容純粹是手的各種姿態與動作,不料很受師長好評,之後拿這作品去參加比賽還得獎,也算是鼓勵我走上編舞一途的重要原因吧。」

 

不好高騖遠,從簡單處著手──老師當年的建議,譚惠貞一直放在心裡,慢慢演變成自己創作的原則。像在1999年於皇冠小劇場發表的小品《流質動物》就是一例:女舞者拉著一條繩子在跳舞,等到她離開這條繩子,卻發現腿上多了一條紅色的細線……不論舞者跳到哪裡,紅線總有尾隨其後。面對這樣的牽絆,舞者有時會回頭探視,有時則不加理會,但兩者間始終保持微妙的緊張感。可是糾纏她的紅線越來越多,最後交織成一片綿密的網,將她困於其中。

 

這種譬喻性手法經常出現在譚惠貞的作品裡,頗獲觀眾共鳴。譚惠貞憶及某個演出後的座談會上,有位觀眾提到一個自己感觸最深的段落:女舞者抱著一疊衣物,走到舞台中央開始摺衣服,摺完後抬眼望望天空,接著默默離開舞台。看到這裡,她的孩子問:「媽媽,那人在做什麼?」這位觀眾則回答:「唉,你不懂的啦!」有趣的是,孩子雖然不曉,身為主婦的母親卻心有戚戚焉。「會有這樣的反應,可能是因為我創作題材都來自生活的體驗吧,」譚惠貞說。而這些題材在經過編舞者匠心獨運的藝術處理後,便有了不同的樣貌。

 

 

 

WuSiWei_WaterReflectionDance005女性議題,是題材也是表現技巧

 

綜觀她的舞作,從早期探討伴侶間親密關係的創團作《2001 We Are Couple》,再到後來的《東方,在時間軸上位移的女人……》,以及談論愛情和死亡的《薄冰上之舞》等,都不難發現譚惠貞作品中對女性處境的關注。她坦言對這類議題有濃厚興趣,但強調這並非自己舞作的全貌。「舞蹈不應該只有一種模式或主題──與其在作品中強烈提倡、主張或批判某個問題,我比較希望透過表演引發觀眾對問題的興趣,鼓勵他們主動思考。」譚惠貞說。例如在《東方,在時間軸上位移的女人……》一作中,她便讓男女舞者穿上特別訂製的三寸金蓮鞋,翩然跳起芭蕾,以模糊時空和性別表現的方式,促使觀眾重新看待古往今來的兩性問題。

 

此外,譚惠貞作品中的「女性」特質除了展示在題材的選擇上,更反映於舞台技巧。基於自身家庭的湖南背景,譚惠貞對當地獨特的女性文化如女書、湘繡等特別有感覺,而湘繡中可在作品兩面設計不同圖案的「雙面繡」特色,便被她利用在同名諧音的作品《二面舞台‧雙面秀》中。演出時,舞台以白布隔成兩邊,各自呈現不同的情節,觀眾亦分成兩邊,下半場再換邊欣賞。這個手法也用在《薄冰上之舞》,但其不同處在於將觀眾集中於一側,又以投影機將舞台另一邊的畫面投射在布幕上。如此安排對觀眾而言,非但沒有因舞台隔閡錯失任何細節,還能體驗兩邊表演相結合的趣味性。

 

「我希望觀眾在看我們舞團的作品時,一方面可以看到創新的、有趣的東西,另一方面也可以單純而開心地享受舞蹈帶來的樂趣。」譚惠貞說。

 

 

 

聖誕芭蕾,歡度節慶的另類選擇

 

因此, 譚惠貞在策畫舞團的節目時,特地將其分為兩部分:一種是較具實驗性的作品,一種則是老少咸宜的定期現代芭蕾舞公演。後者在一開始推出時以《白色聖誕》為名,在聖誕節前後上演,之後名稱時有更迭,但形式與演出時間並無太大不同。

 

會有這樣的想法,源自譚惠貞在國外過聖誕節時的所見所聞:「聖誕節時,一般人大多會闔家觀賞像《胡桃鉗》這類老少咸宜的芭蕾舞劇,歡度美好的假期,而且只要是節慶都是如此。但台灣人就比較沒有這種習慣……也許會辦一些音樂會,舞蹈表演幾乎沒有。於是在聖誕節時舉辦這類舞劇, 就成了我給自己的使命。」

 

「一般來說,很多人會覺得現代舞比較難以親近,所以欣賞的人不多。但舞蹈其實很有趣,也不只現代舞一種。如果只因為看不懂就不敢接觸,真的很可惜。我想製造一個機會,讓觀眾可以先體會到舞蹈本身的趣味。基於我在投身編舞前的主修是芭蕾,而且很多芭蕾舞碼都有濃厚的故事性,肢體語言也易於瞭解,才決定以芭蕾的方式演出。不過整個作品並非單純的芭蕾舞,還混合了流行音樂和民族舞等元素。總之,希望能讓觀眾覺得更親切。」

 

WuSiWei_WaterReflectionDance010教學授課,是為了培養未來觀眾

 

由此可見,譚惠貞的創作不僅源於自身的興趣與體驗,同時也細心考慮到觀眾的需求。「為何人家要來看你跳舞,而不是去看周杰倫演唱會?」她提出了這樣的問題,「因為他們想看點不一樣的,所以我們舞團就提供這樣的選擇,這也是我創作的動力之一。」

 

「『創作』兩字給人的感覺好像了不起,其實這件事沒那麼偉大啦,」譚惠貞微笑著說, 「何況我也很喜歡教學啊!」

 

和台灣許多其他舞團一樣,水影舞團要維持營運,不能光靠創作。教學是水影的重要資金來源,然而譚惠貞對此也有她的看法。

 

「教學是一定要的,不光是為了舞者的生活打算,還有更重要的理由需要長期經營這個項目,」譚惠貞說。「舞蹈演出不能沒有觀眾欣賞,但觀眾從哪來?我認為要從小培養。舉辦聖誕芭蕾系列就是因為這樣,辦教學也是。教學不光是糊口飯吃而已,它對教學者來說是很好的訓練,同時也是轉化與教育未來觀眾的最佳方法。我們的學生以後不一定會成為舞者,但他們可能會隨時走進劇場,坐下來看一場舞蹈表演。所以我堅持劇團的演出要照顧到觀眾,特別是幼小的孩童,在我自己當了母親後,也更能理解到小小孩對藝術的需求。」

 

 

 

外部合作,讓更多人享受舞蹈

 

除了劇團內的教學與編舞,譚惠貞在團外的活動範圍也相當廣闊,不管是商展、戲劇、學校還是大型活動的編舞委託,只要情況許可,她多半都樂意承接。「我編舞的範圍很廣,連鋼管舞和八家將都可以編!」她笑道。

 

承接外部的合作案對譚惠貞而言既是維生的手段,更是「編舞者重要的功課」:面對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素人,如何適切傳達自己的想法,幫助對方達到演出目標,甚至讓他們進一步體會跳舞的樂趣?「不可否認,一般台灣人的身體確實比較封閉,需要投入很多時間指導與鍛鍊。但編舞者應該要依照表演者的身體特色設計動作,讓他們擁有最大的發揮空間,又能盡情享受舞台──這樣作品就會有很棒的效果。」

 

例如她曾經遇過共演者抗議無法邊唱邊跳的困境:「他們害怕一旦分心跳舞便無法唱歌,但當時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我認為應該要試試看,便注意他們唱歌時的呼吸與肢體特色,配合音樂編出相應的動作,結果演出結果還蠻順利的。」她也接過導演的指示,要幫歌劇演員設計瘋狂性愛的場面:「當然大家一開始都很不好意思,但我盡量引導對方,讓他們在排演時覺得開心、自在。最後上台呈現時,他們還很驚喜地發現:這畫面一點也不猥褻嘛,反而很有趣!」

 

 

 

WuSiWei_WaterReflectionDance001耐心對待,打開自閉兒的心窗

 

不過讓譚惠貞印象最深刻的,卻是在光仁國中啟智班教學的經驗。「我到了班上才發現,學生的問題不只是智能障礙,還有唐氏症、小腦萎縮症等。但我在煩惱之餘鼓勵自己:一開始不清楚狀況也好,這樣就能一視同仁,沒有特別的顧

 

慮。」針對這種特殊情形,譚惠貞設計了一些小遊戲,盡量鼓勵所有人參與;可是還是有人沒反應。「有個學生叫吉安,可能是有自閉症吧,大家跟他說話他都沒反應,頂多有時突然走到你面前,嚇你一跳。當然班上活動他也沒參與,但我每次都會問他:『吉安,你要不要做?』不回答也沒關係。」

 

「有一天我們玩騎馬打仗的遊戲,大家都輪完後我照例問他:『吉安,你要不要做?』沒想到他居然站起來,舉起食指擺動,模仿揮著馬鞭騎馬的動作,就這樣原地轉了一圈,雖然動作很小。前來觀摩的主任看了以後,激動得流著淚,說他以前從來沒有這樣過,這是他頭一次對別人的話有了反應……」

 

「我也很感動,因為我從他的眼神看得出來,他是懂我的。而且像這樣的學生,他們的家人可能之前都沒有進過劇場,但若能讓他們看到小孩在這樣的訓練下有所表現,那也很好。或許以後有機會,他們就會想來劇場看看。」譚惠貞微笑地下了這樣的結論。

 

 

 

放寬心胸,兼顧藝術與現實需求

 

「我有時真的這樣覺得:打開封閉的身體很容易,可是打開腦袋去接觸新知、破除成見,真的很難。不過再怎麼樣,我都鼓勵學舞的人在伸展肢體之餘,也要張大眼睛去看、去觀察,這樣可以看到不同的人生風景。」

 

這樣的譚惠貞,對舞者也有不一樣的期許。「我認為舞者應該要有寬闊的心胸,能接受許多挑戰。」她認為舞者需要多方嘗試、努力豐富表演經驗。「好比有些舞者會跟我抱怨商業演出很假,只是展些名錶、名車,卻不能表現個人特色。但我會告訴他們:把自己當成展示品就是一個考驗。與其覺得彆扭,不如換個心態接受,而且更該反過來思考:像這種十幾秒或一分鐘就結束的表演,要如何在短時間內達到展示的目的,同時展現自身的能量? 難不成你要被商品掩蓋個人的風采?」對那些羞於用藝術賺錢的舞者,譚惠貞也會力勸他們拋開這種念頭:「這樣做沒什麼不好,但如果因此就不好好表演, 持續去排斥、抗拒, 那才讓人憂心!」

 

舞團取名「水影」,源自譚惠貞在北藝大求學時首次發表的同名舞作。儘管這個名字予人一種鏡花水月、電光幻影般朦朧縹渺的感覺,不過譚惠貞逐夢的每一步卻都踏實無比。「我常被人家說很豁達、什麼都想得開,但其實我只是讓自己盡量處在完全開放的狀態,去吸收新的事物,然後做好每一件事,」她平靜地說。

 

打開譚惠貞與水影舞集的資歷,那些大大小小的獎項、邀約活動以及各式各樣的補助計畫,似乎都在為譚惠貞的理念與堅持下了註腳:以開放的態度觀照生活經驗,不僅能兼顧藝術的彩雲和現實的麵包,更能讓藝術事業長久地走下去。

 

 

{rokbox album=|myalbum|}images/stories/October_2010/WuSiWei_WaterReflectionDance/*{/rokbox}

 

照片提供/水影舞集

 

 

如果您想觀賞水影舞集未來的公演,請留意以下訊息!

 

 

 

1. 2010年10月13日(三)16:00

 

華山藝術生活節《東方,在時間軸上位移的女人……》

 

華山1914創意文化園區(台北市八德路一段1號)

 

自由入場

 

 

 

2. 2010年11月6日(六)19:30

 

城市舞台—社區藝術巡禮《舞宴人生》

 

台北市南港區市民廣場(台北市南港區舊莊街一段213號)

 

自由入場

 

 

 

3. 2010年12月20日(一)14:00、19:00

 

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聖誕舞宴系列》

 

行動巨蛋

 

自由入場

 

 

 

4. 2011年預定

 

水影舞集創團10 週年公演《譚惠貞女書》

 

國立中正文化中心實驗劇場(台北市中山南路21-1號)

 

售票演出

 

 

 

 

 

本文亦見於2010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5_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二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目前有 4816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