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音樂與舞蹈相遇:《2304+壹》

by on 週四, 24 六月 2010 評論

鋼琴有48個白鍵,而2304則是48的次方,意味著鋼琴白鍵最多可有2304種組合,是一種無機的現實。至於國字的「壹」指的是一個舞者,象徵有機的存在。在《2304+壹》這個表演裡,兩種數字的相遇既代表器械裝置和人類的互動,也象徵音樂與舞蹈兩個不同領域的對話;這樣的邂逅,會為雙方帶來什麼樣的影響與啟發?我們又該如何看待這樣的演出形式?看過前面幾篇關於台灣舞團在舞蹈上的種種實驗與嘗試後,讓我們藉由《2304+壹》的創作者訪談,回歸音樂與舞蹈的單純交會,重新發掘表演藝術的可能性。

Q:《2304+壹》是在何種機緣下誕生?

施惟捷:

我在屏東枋寮當駐村藝術家時認識潔欣,因而有了這個作品的雛形:當時我在現場放音樂,她跟著跳,像音樂家之間的純粹即興。後來我設法加強兩人互動,尤其是潔欣的部分,讓她把動作轉成音樂;這就是後來在2010年2月於台北南海藝廊演出的《2304+壹》

作品的內容大概是這樣:我用電子音樂驅動裝在鋼琴上的機器,潔欣聽到機器敲擊鋼琴的聲音後以舞蹈回應。接著我擷取她動作中的動能,一方面用程式轉為影像投影在現場的布幕上,一方面也將其轉成電子音樂,如此循環不已。

我一直想和舞者或劇場演員進行跨領域合作,因為他們對我擅長的電子音樂和編曲程式不甚熟悉,在嘗試中往往會引發意外的結果。我覺得在創作時加入陌生媒材是種快速有效的方式,但也盡量避免破壞對方原有的想像力。


Q:潔欣身為舞者,如何看待這個作品?

李潔欣:

我學了二十多年的民族舞蹈和古典芭蕾,又主修現代舞,對電子音樂很陌生,只覺得聽起來既重複又規律,好像旋律都堆疊在一起。跟惟捷在屏東合作時,這樣的音樂在我身上起了新反應,激發出前所未有的舞蹈樣貌;不過之後鋼琴的古典音色又會讓我回到原本的身體表現。兩種音樂的並存顯得相當矛盾,我也因此感受到身體內在的糾葛。

《2304+壹》在南海的演出又與之前不同:在屏東,惟捷會看狀況調整音樂,但音樂對我影響不大;在南海,我的身體必須介入音樂。好比我的手一揮,可能會產生嗶嗶的聲音,再記住這個動作。然而不是每次這樣做機器就會響;由於它得到的數據與肉眼所見略有差異,以致於排好的動作常常無法使用,所以我當下就得判斷要如何做才能激發同樣的聲音。

基本上,惟捷的想法從聲音出發,我的則來自舞蹈;所以我們不斷討論,試圖整理出一個溝通方式。這次表演對我來說相當困難:一來要付出大量精力瞭解這個儀器;再者,惟捷的思維方式非常數理化,對我來說是很另類的經驗與挑戰。


AboJiexin02Q:後來你們有找到適合的溝通之道嗎?是用什麼樣的方式?

李潔欣:

作品名稱《2304+壹》指的是音樂和舞蹈「加」在一起,但實際上我們溝通時用的卻是「減」法,也就是捨去舊有的思考模式來互相配合,在當下建立自己的表現方式。

這次表演中我無法事先構思整套動作,而是採用比較即興的手法;但這也和舞蹈的即興不同。同樣是無法預測未來狀況,舞蹈會一直延續這種狀態,可是我們的即興會不斷來回,因為惟捷要從我的動作擷取聲音。所以我反覆重組舞步,試著抓到與機器互動的默契。


施惟捷:

因為即興就是不知道對方要去哪,只能透過對話在有限過程中磨合出一個完整的結果;我自己也是在揣摩中才知道自己要什麼。


李潔欣:

從破壞中重建是這次最寶貴的經驗。因為我之前認為舞者就是說故事的人——在台上用肢體表現各種情節,努力引發台下共鳴,並在故事中貼近自己。然而惟捷並不主張這種表達方式;他認為這不夠「真實」。


照片提供/施惟捷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July_2010_Focus/focusdance_abaojiexin_thumb.png|}images/stories/July_2010_Focus/focusdance_abaojiexin.flv{/rokbox}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7-8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3_small

當音樂與舞蹈相遇,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欲知詳情,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69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