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時間‧光影‧鏡中像

by on 週一, 03 五 2010 評論

時間之舌

貼在車窗長鏡

徐徐刷過

褪金城市角落

彼時銀生命

靈魂尚未氧化


坐在一張空椅上

仍夢見我

盹睡著

寫關於它

關於逝去

與未曾到來


褪金城市

若說羅馬是花了千年時間腐朽,台北便是朝生暮死,日復一日。

十幾年前剛上首都求學,初次見識什麼是文明氣息。白天廢氣聚攏在盆地上方,藍空熱得顫動,高樓大廈只是海市蜃樓。下午四、五點,交通漸漸兇猛起來,汽機車飛速競馳,揚起塵埃,餘暉下飄散出一蓬蓬金色浮粒,夾帶污染物迎面撲進鼻孔,差點嗆破鼻腔黏膜。

這時刻獨自走在街上,總有一種末日之感,彷彿目睹城市最後的定格。觸目所及,人群無知無覺,照樣紛紛擾擾,掠過身邊,趕赴即將消逝的繁華,遺留下我凝固在愈發濃稠的彌留狀態,非常恐怖。所幸等天色完全暗下,路燈一株株亮起,車燈淋漓流動,城市又復活了,這是它另一面人生,雖然迷離如夢,但比白天華麗燦爛,而我也得以繼續活下去,只是有點悵然若失──沒人與我一起聽見隱含死亡預感的地鳴。

台北不是羅馬之類擁有輝煌過去的沒落古城;也不像東京裹上一層保鮮膜,竭力保持外觀潔淨不腐;好萊塢電影天崩地裂的災難奇景只發生在美國大都會,驚爆一瞬後人類文明灰飛湮滅。台北的衰頹是暴發後的疲憊,彷彿經濟起飛那幾年的轟轟烈烈耗盡了所有氣力,金漆刷上去沒多久已經剝落,露出骯髒本色。即使還有許多工地將改變城市面貌,機具鐵柵看上去都泛著悽惶鏽痕,可以想像建物落成時,台北又舊了一些。

由於時代,由於情勢,台北現在比任何城市更有張愛玲「惘惘的威脅」氣味。電子和傳統媒體爭相報導新興城市的光鮮地貌,一座賽一座前衛的建築,驕傲地向世人展示玻璃帷幕深處純金亮澤,對照下台北正一點一點黯淡。然而這新舊錯雜的斑駁,是我在此生活十多年的光陰基調。

或許當下能做的,就是再多看它一眼,然後閉上眼,等待殘像消褪。


攝影/廖梅璇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5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1_small

想知道更多關於本書的深入分析,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 訂閱全年份

banner

 


Mei-Xuan Liao (廖梅璇)

嘉義人,在台北求學覓食十餘年,善於在失眠的夜傾聽秒針,現為文字工作者。

網站: blog.roodo.com/zoya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479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