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白色巨塔散發人性之光

by on 週一, 29 三月 2010 評論

醫學生的上課態度和為人修養被社會廣泛討論的時候,我們彷彿面對的是一個很嚴重而認真的問題:

台灣的社會將來想要有什麼樣的醫生?

然而,更現實的是我們想問問自己:

目前台灣社會能培養什麼樣的醫生?

醫學系的學生應該是台灣大專學生中成績最優秀的一群,大專聯考的成績要達到前百分之三才有可能進入醫學系;以輔仁大學這綜合大學來說,考進醫學系的成績要比學校其他任何系總分多一百分以上,無庸置疑地,他們在各種表現上遠遠超過其他系的學生。所以,從他們上課態度和為人修養的表現就一葉知秋,代表了台灣其他的大學生,如同目前被社會廣泛批評一樣,這是全台灣的一個普遍現象——大學生缺乏生活素養,亟待在現實教育中去提升。


缺乏生活素養教育的台灣社會

坦白而言,這更是我們社會許多族群共有的現象,上至我們的官員或民意代表,下至販夫走卒,我們的交通、攤販的各種亂象,如何去對孩子談素養?素養是生活教育,生活教育源自家庭和社會,言教不如身教,學校祇能補其不足,醫學生這些表現其實祇是社會現象冰山的一角而已!什麼樣的社會有什麼樣的醫生,當然,醫生來源的醫學生更是反映社會一個普遍現象而已!

其次,台灣的各級教育不是以升學為導向就是以知識技術的傳授為主,生活素養的教育祇是點綴應景罷了;不像歐美的教育五育並重為基礎教育之先。是故,醫學生也有急功近利的想法,通識人文課程往往被視為「營養學分」,多數的醫學生會要求早些教基礎醫學或臨床醫學,恨不得即早穿上白袍、很快能開始行醫。

自古以來,學醫就如學功夫,要慢慢鍛鍊陶冶;因為醫生面對的是各種病人,有不同生、老、病、死的人生歷程,不是剛從高中畢業的大學生就能做面面俱到的處理。事實上許多國家是讀完大學不同科系後再學醫,這些學士後醫學生就更成熟穩健,能從不同的角度給病人同理心的關懷和照顧,「先學做人,再學做醫生」是目前醫學教育專家們的共識,這對台灣許多醫學生和他們的家長們,似乎很難懂;也許他們覺得生活素養的教育浪費時間也浪費學費——難道他們認為我們社會要的醫生,不需要生活素養教育?


通識課程淪為營養學分

當然,通識人文教育在大學中被視為「營養學分」的另一個主因是真的乏善可陳。任何教育的成敗應該取決於師資和教材,如果沒有好的規劃來做師資培育(Faculty Development)和教材設計(Curriculum Design),通識人文教育其實比知識技術教育更難教,又如何讓學生認真上課,受惠感動而潛移默化?

對於醫學系的學生,我們有大一大二兩年的時間來做醫學通識人文教育,這兩年要教些什麼東西?由那些老師來教?一直到最近,教育部才開始正視這個問題。所以以往台灣的醫生其實幾乎是在「營養學分」的通識教育課程中成長,等他們成為醫師之後回顧這些養成教育多半是失望或沒有印象的,他們又如何去教下一代的醫學生?所以必須把有醫學通識理念的醫學教育專家組織起來,好好思考如何改善這部分的醫學教育。

雖然我們認為這兩年的通識人文教育無法和社會潮流的影響相抗衡,然而把這兩年教育做得更好,即使祇啟發了小部分的醫學生,將來也許會逐步改善整個社會風氣,使台灣下一代的醫生會更好。


隱藏式生活教育更為重要

JiangHanSheng_Humanities_in_MedSchool03醫學人文通識教育教些什麼呢?以我十多年來在台北醫學大學和輔大醫學院的經驗,醫學人文素養教育包括了語言能力、人生哲學、醫學倫理與法律、心理學、醫病溝通、生死觀、醫學發展史、科技與人文對話、另類療法的運用等等,這還沒包括許多醫療社會學和公共衛生的課程。

目前台灣每個醫學院都有不同的整合和規畫,但我個人認為更重要的是隱藏式的生活教育(Hidden Curriculum);因為無論課堂講授如何詳盡,又如何靈活運用各種教法,祇能在浩瀚的人文知識中窺其輪廓而已,真正在實際生活體驗和感動才會使學生印象深刻,也真正陶冶了一個良醫所必須的素養。

在輔大醫學院,我們安排在課程內的生活教育包括服務學習,醫學生必須去天主教安養院、殘障智障兒的教養院等機構服務,也可以報名在假期去做偏遠醫療;包括每年暑假到加爾各達的垂死之家以及外蒙古的醫療服務,對突發性的災難救援像八八水災,我們以台東聖母醫院為中心,做台東山區長期的重建工作。

服務學習基本上和做義工有很大的不同,是透過課程架構有一定的學習目標和分享,也才能瞭解服務於人之時本身的收穫何在,也更能在日後善用醫療做更多的服務。這類的課程,對醫學生而言同樣重要的還有“醫院工作體驗”,醫學生要實際到醫院去體驗當病人的感覺,他們被打針、被做診療,也去做醫院各種不同角色的工作,像看護、送病歷的職員等等;一方面他們要有和病患家屬一樣的感覺,才會以「同理心」達成好的醫療,一方面也要瞭解醫療中分工每一個人的重要性,才會有團隊合作精神、有領導管理的訓練。


陶冶心靈,珍愛生命

醫學生的另一種生活教育是文藝素養的陶冶和養成,在醫學院內應該經常有藝術展演,最好也有駐校藝術家的薰陶;輔大醫學院在新大樓中有多功能國際會議廳,經常舉辦音樂會,並在圖書館五樓設人文區,有畫展和各種醫學史展;更得天獨厚的在綜合大學中有藝術學院,藝術家們經常和醫學院的師生共同演出。至於在這天主教大學通識人文教育又有什麼特色?這對於「珍愛生命」為出發點的「全人教育」來說是有相當的意義存在。

就以捐贈遺體給醫學生做解剖的「大體老師」而言,輔大醫學院以天主教的禮儀對他們來祭祀感恩,要學生們寫信給大體老師,認識他們的家屬等等,是一課感人的生命教育。同樣地,清明敬天祭祖、慎終追遠,對醫學生來說有相當不一樣的意義,配合他們課堂所學人生哲學、生死觀,以及未來在臨床見實習的倫理學、安寧照護,我個人覺得是相當能感動這些未來醫生的一種人文素養教育。


照片提供/輔仁大學醫學院

{rokbox album=|myalbum|}images/stories/April_2010/JiangHanSheng_Humanities_in_MedSchool/*{/rokbox}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4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0_small

想深入探究醫學院內的人文素養教育,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Han-Sun Chiang (江漢聲)

台灣大學醫學院醫學系畢業,1982年獲中德文化交流獎學金赴德進修取得醫學博士學位,現任輔大醫學院教授與醫務副校長。除醫學相關論文外,另有六十多本一般著作,內容涵蓋文學、音樂、兩性、倫理教育等,為2005年金鼎獎得獎作家。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424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