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路莫徬徨——再思台灣高等教育

by on 週二, 30 三月 2010 評論

1949年,傅斯年引用哲學家斯賓諾沙(Bendict de Spinoza)的格言「我們貢獻這個大學于宇宙的精神」來勉勵台大學生時,台灣高等教育學校數目屈指可數(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1950年代台灣的大學院校不過四所)。得以接受高等教育的人,被視為社會菁英;高等教育機關,尤其是大學,則被賦予致力學術研究、擔負社會道德表率及引領時代風潮的責任。當時社會對接受高等教育者的期望,是既要成為西方意義下的「知識分子」,也要能成為傳統華文化的「士人」。

時移世異,如今「一個招牌砸下來,就不知砸死多少『碩士生』」已經取代「一個招牌砸下來,就不知砸死多少『大學生』」成為民眾的日常戲語。不論這句話有多少誇大的成分,都反映出高等教育早已由少數人才能享有的菁英教育,轉型成普及教育;而當個位數指考成績也能升上大學,人們對高等教育機構的教學方式與受教者的品質遂逐漸失去信任。

事實上,現行的台灣高等教育,更讓人感覺是高級職業訓練所,目的在於培養國家經濟發展所需的各種人力。諷刺的是,當高學歷高失業率成為眾人關注的問題,企業界卻頻頻抱怨缺乏人才,或大學生的素質不足以為企業所用。高等教育,連作為「職業訓練所」的功能,都被質疑。


誰有資格受教育?

然而,高教機構的角色轉型、社會對理想高等教育內容看法,以及對接受高等教育者的期待有所轉變,並不能草率的以一句「台灣高等教育墮落了」來解釋。

從〈高等教育的全球挑戰〉、〈出得校門,入得市場〉這兩篇文章中,我們知道高等教育由菁英教育轉型為普及教育,並逐漸商品化,是世界各國普遍的現象,反映了全球化與知識經濟興起下對高階人才的渴求。

另一方面,高等教育轉趨大眾化的趨勢,也包括了對過往菁英主義式教育思想的反省。長久以來,教育一直被視為是促進階級流動、使窮人得以翻身的重要手段。在〈高教價值知多少〉一文裡,兩位作者從不同面向思索學費政策與社會階級流動的問題,雖然雙方對資本主義社會中學費應由誰支付的看法立場相異,但文章背後皆隱藏了以下的提問:什麼樣的人才有能力/應該接受高等教育?坐擁文化資本或經濟資本優勢的人,是否永遠是享有最優教育品質的一群?


後段大學問題難解

而相關討論也可讓我們延伸思索倍受爭議的「後段大學」問題。八○年代末期以來,政府開放設立大學的限制,截至目前為止,包括技職、軍、警等特殊教育,全台共有172所學校提供高等教育的服務(資料來源/維基百科),是全球大學密度最高的地方,也連帶稀釋了有限的教育資源。

政府面對高教全球競爭的情勢,為提升大學競爭能力的「五年五百億邁向頂尖大學計畫」及其他相關舉措,受益者多為長期接受補助、原已具備競爭優勢,且學費較為便宜的公立大學,而這也是多數出身文化、經濟優勢家庭的學生就讀的學校。

於是我們看到,原本即較缺乏資源的私立或後段大學,因為政府擇優補助的政策,更難提升教學品質。此外,由於少子化的緣故,許多學校面臨無學生可收的經營困境,只能近乎無鑑別地招收有意願,卻未必有程度接受高等教育的學生。學生素質低落,也連帶影響教學者的熱情。

此一情況造成一種普遍印象:相對來說,文化、社、經地位較差的學生被迫花較多的錢,接受水準較差的高等教育,這樣的教育程度因不被認可(想想台灣企業徵才時,對「畢業學校」的挑剔),並無助於改善其日後的生活,也浪費了教育資源。

面對高等教育質量不均的落差,雖然教育部已在去年研擬出《私立高級中等以上學校轉型及退場機制方案》,但方案內容仍被批評為對現狀的改善緩不濟急。而部分學校轉型的效果,尚待評估。


HubertKilian_WanderNot01高等教育應是全人教育

然而,即使上述種種難題都解決了,台灣高教前途是否就能一片光明?讓我們回到文章的初始,重新思考何謂理想的高等教育。

如前所述,透過高等教育培育高階人才以增強國家經濟競爭力,幾乎成為目前高等教育最受重視的功能;但理想的高等教育顯然不該只是專業能力的訓練,更應該培育學生懂得自我探索、獨立思考,並給予一定人文精神的薰養。換言之,高等教育應該是全人教育,而單憑專業科目的課程,並無法實現全人教育的理想,還需透過通識課程及其他途徑輔助。

雖然1985年教育部公布《大學通識教育選修科目實施要點》後,通識教育已經成為台灣高教重要的一環,但直到今日,通識課程在多數學生眼中,依然只是營養學分。

在〈在大學,耕一畝理想夢土〉、〈讓白色巨塔散發人性之光〉兩篇文章中,兩位作者提出達成全人教育的其他可能途徑,如清華學院藉由住宿教育,讓學生從生活中學習;輔大醫學院則透過服務課程及各項藝術展演,增進人文修養。學習不再受限於端坐課堂修習學分,生活場域更是學生人格、價值、與視野的養成之所。


透過討論見改革曙光

台灣高等教育確然正在歧路上。學費、後段大學、理想課程應如何設計、培養的人才是否符合社會需求等,許多問題迫在眉睫,改革之路常充滿爭議。但唯有透過一次次的討論,我們才能窺見改善的曙光。

而這也是《人籟》推出本次專輯的原因。我們並非要給予讀者有關高教走向的完整解答,而是希望藉由不同方向的思考,引發更多的思辨與對話,更期盼台灣高教能在各種想法激盪下,不再徬徨迷失,大步邁向革新的康莊之路。


攝影/余白(Hubert Kilian)




本文亦見於
2010年4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0_small

想知道更多關於本期專輯的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banner


 

Szu-Hui Lin (林思慧)

人籟前主編,不自由文字工作者。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04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