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從墜入情網到分手的那些事

by on 週一, 28 十二月 2009 25925 點擊 評論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在觀賞《戀夏(500日)》的同時,我的心裡其實不斷想起一部不算經典的言情片《煞到你》(Down to You)。這是一部在2000年世紀之交推出,卻洋溢著九○年代校園YA電影慣見白爛氣息的約會電影。

 

茱莉亞.史緹兒(Julia Stiles)在《煞到你》飾演的伊茉珍,相較於小佛萊迪.普林茲(Freddie Prinze Jr.)在同一部電影飾演的艾爾,無疑在這段愛情關係更具主導性。伊茉珍的直率與難以捉摸,決定了這段戀情的獨一無二,也化解了所有戀愛中男女無可避免的齟齬與尷尬,令那些或是甜蜜或是不愉快的點滴曾經,在艾爾的回憶裡即便苦澀,仍舊無比甜美。而艾爾無論如何再也「戒不掉」她,甚至後來喝洗髮精自殺的「奇招」,也因此發酵出一股「旗鼓相當」的說服力。

 

 

 

 

 

 

導演敘事是關鍵

 

 

 

《戀夏(500日)》無論角色設定或劇中兩性關係的發展與互動,甚至兩人的「愛情主題歌」,以及男主角身邊求愛軍團的餿主意,皆與《煞到你》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真正影響這兩部電影最後成績的關鍵性差異,取決於導演說故事的方法與態度。

 

《煞到你》男女主角在片中不時面對鏡頭自剖戀愛心境的安排,雖然偶見巧思,但該片導演克里斯.伊塞克森(Kris Isacsson)在敘事調度上,頂多只是不過不失。相較於《戀夏(500日)》導演馬克.偉柏以第一個鏡頭,即緊抓觀眾目光的才氣縱橫,克里斯.伊塞克森顯得遜色許多。

 

拍MV出身的馬克.偉柏將一場再平凡不過的戀愛,打散拆卸成為五百個零碎的記憶片段。而後透過男主角湯姆的主觀認知重新組合,讓這段愛情從開始到結束,不再只是依照時序進展的單純直線:它有時是跳躍的對照,有時是刻意的空白,有時是音樂劇,有時是老電影……。《戀夏(500日)》也因此,重新「格式化」了一部愛情電影的標準敘事結構。

 

 

 

 

 

 

私小說感同身受

 

一部偉大的愛情電影之所以能名留影史而歷久彌新,往往在於它「格式化」了觀眾的既定想像。將電影史往前推個十年,《曾經。愛是唯一》(Once)、《王牌冤家》(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及《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就是最好的示範。

 

《戀夏(500日)》的浪漫,並非如《愛在黎明破曉時》、《曾經。愛是唯一》等「城市愛情電影」那般,是寫意、散文式的「一期一會」式浪漫。它的浪漫,來自以男主角湯姆為主敘事觀點,形塑出如「私小說體」般令人感同身受的無比說服力――那是一股如沐春風的愉悅與自信。

 

而《戀夏(500日)》之所以打動人心,除了馬克.偉柏靈光乍洩的活潑調度,也必須歸功本片編劇史考特.諾伊史達特(Scott Neustadter)和麥可.魏博(Michael H. Weber)精密算計的劇情架構,以及男女主角之間無人能敵的化學作用。至於《戀夏(500日)》與幾部影史重要經典間充滿「互文性」的火花四射,則是巧妙成就了這部新世紀愛情經典「另一個層面」上的意義。

 

雖然許多觀眾注意到充滿時代感與指標性的奧斯卡最佳影片《畢業生》(The Graduate),在《戀》片前後出現了兩次;雖然許多觀眾覺得難以捉摸的夏天與非常相信命運的湯姆從認識、相戀到分手的過程,洋溢著歐洲言情片獨特的跳躍語法(例如《敢愛就來》〔Jeux d'enfants〕、《遇見百分之百的女孩》〔Manneken Pis〕);雖然那甜美到近乎可擰出水來的敘事語法,令人直接想起《艾蜜莉的異想世界》(Le fabuleux destin d'Amélie Poulain)那繽紛炫目的童話調色;雖然片中對於愛情、生活與記憶的辯證,有那麼一點《王牌冤家》(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的味道,但我真切地以為,伍迪.艾倫(Woody Allen)的《安妮霍爾》(Annie Hall),其實才是《戀夏(500日)》真正想致敬的對象。這樣的推定,當然不僅是因為兩部片皆使用了有趣的分割畫面而已。

 

 

 

 

 

 

昔人今日新登場

 

 

 

ZhengBingHong_500Days_of_Summer011977年的《安妮霍爾》向我們的電影史證明了一部愛情喜劇,可以不單單只是一部成功的約會電影。而銀幕上的浪漫,也絕非僅止於感官刺激的淺薄作用:它不僅可以是對於一部影片所處的時代、地理位置,以及當前既定性別迷思的另種顛覆性思索,更可以是對於越來越「爆米花」的即時情感關係的重新定義。

 

而相隔32年的《戀夏(500日)》,竟隱隱令我有種《安妮霍爾》片中主人翁安妮.霍爾與艾維.辛格在21世紀的今天重新上場的錯覺(尤其「我們都只能透過劇中男主角的觀點來認識女主角」這點最為相似):

 

柔伊.戴斯錢尼(Zooey Deschanel)飾演的夏天在《戀夏(500日)》中,是個穿著髮型走復古風、舉止突梯、不按牌理出牌的獨立女性(猶如戴安.基頓〔Diane Keaton〕在《安妮霍爾》裡頭特立獨行的扮相)。而約瑟夫.高登–李維(Joseph Gordon-Levitt)飾演的湯姆相信命運、相信一見鍾情,並對於幸福有著堅定的信仰(當然這與伍迪.艾倫飾演又酸又神經質的艾維.辛格不盡相同)。

 

雖然《戀夏(500日)》的故事背景是洛杉磯,但馬克.偉柏為電影注入了一股「東岸派」文藝青年無法抗拒的奇異魔力,也順勢將這部電影與東岸派代表人物伍迪.艾倫,與他的《安妮霍爾》連上了線。

 

 

 

 

愛戀心事難捉摸

 

此外,馬克.偉柏以一種讓人會心微笑的討喜本事,將戀愛中有形無形的各樣日常瑣碎予以擴大。而非線性的敘事結構,則是聰明又微妙地適時突顯出「愛情本就沒有邏輯理性可言」的極度主觀特質

 

如果說大多數愛情電影在各憑本事經營了男女主角相處過程的細節之後,總是不忘對銀幕前的觀眾耳提面命所謂「兩性關係的最後出口」――唯有「結合」才算是Happy Ending的終極價值觀,恰如湯姆自幼對於《畢業生》最後算是「喜劇收場」的個人認定――那麼,《安妮霍爾》與《戀夏(500日)》是否算是非喜劇收場呢?

 

乍看天馬行空不受拘束的人,何以在轉瞬間就決定安定下來;理當實際的人,何以反倒是終日拘泥於自己小宇宙的空想家?《戀夏(500日)》顯然不願意丟出一個說法。或許在創作者的愛情觀裡,戀愛本來就是如此措不及防、如此捉摸不定。

 

----------------------------------------
導演:馬克.偉柏(Marc Webb)
片名:《戀夏(500日)》( [500] Days of Summer
出品年分:2009年
台灣上映時間:2009年11月(福斯發行)
----------------------------------------

{rokbox album=|myalbum|}images/stories/Jan_2010/ZhengBingHong_500Days_of_Summer/*{/rokbox}

劇照提供/美商二十世紀福斯影片公司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67_small 想進一步瞭解《戀夏(500日)》這部電影如何探索捉摸不定的愛情本質,
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
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

最後修改於 週四, 26 六月 2014 15:45
Bing-Hong Zheng (鄭秉泓)

大學念法律,研究所卻理直氣壯研究起電影,現為英國萊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Leicester)大眾傳播研究中心博士候選人,在部落格以Ryan為名發表影評,著有影評集《台灣電影愛與死》。

網站: blog.chinatimes.com/davidlean/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586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