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我們都是異家人---《小山旁的馬戲團》

by on 週一, 06 十二月 2010 21358 點擊 評論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復歸生之地

在閱讀小說,或是觀賞戲劇電影時,當我們坐定準備進入這趟旅程之前,對於即將面臨的故事與人物,往往是一無所知。我們總是從半路開始加入故事角色的人生。如同真實生活一般,我們認識朋友,也無法參與他完整的一生,總是從他人生的某一階段進入。從完全無知,透過語言的描述、相片的輔助,揭密般地瞭解他的過去,參與他的未來,就如同我們看的電影一般。

 

家族旁觀者

賈克希維特在他的《小山旁的馬戲團》揭示了這種「半路人生」的道理。因為半路闖進別人的人生,必須透過作者或是導演一步步的鋪陳,跌跌撞撞地摸索角色的性格與過去。作為一個讀者或是觀眾,我們無法干涉故事的人物,但這回賈克希維特安排了一個角色,義大利演員沙吉奧卡斯特里圖,開著跑車在半路遇見了女主角珍‧寶金的車拋錨,幫她修完車後,就開始悠悠介入她的生命,旁敲側擊的為我們敞開這個馬戲團的家族故事。

說是家族故事,卻沒如此沈重,賽吉歐開始看馬戲團的演出,跟每個團員聊天,他像是導演賈克希維特的他者,也像是電影院的觀眾化身,躍入銀幕之中,替我們滿足好奇。以一種近似不存在的存在,一種不直接又無孔不入的方式,像是紀錄片的攝影機一般,透過耳語、欲語卻又無言的談話,為我們累積這個馬戲家族的現況與過去。

 

來來去去

珍‧寶金離開馬戲團十五年再次返回,帶出許多令人好奇的問題,為什麼離家,又為何返鄉?觀眾與沙吉奧都不明白,馬戲團成員對她的返鄉卻了然於胸,感覺理所當然,然後我們慢慢知道這個馬戲團的過去,珍‧寶金的父親,也是馬戲團的創辦人過世了,而當年的離家,是父親反對她與心愛的人交往,而心上人卻因為意外喪生……,我們一點一滴瞥見珍‧寶金的生命困境,沒有意圖打探,兩段死亡所帶來的轉變,是必然且靜靜地發生。

賈克希維特擅長劇場式的氛圍呈現,一如前作《六人行不行》,除了透過馬戲團裡小丑的演出來戲謔人生,還有一些場景用著劇場的全黑與聚光燈的強烈度比,製造出非寫實的劇場感,都令人印象深刻。

原本電影與觀眾是兩回事,這次賈克希維特透過了象徵觀眾的他者,進入劇情之中。看起來好像是沙吉奧賴著不走,因為當珍.寶金又再度離開,沙吉奧仍繼續待著,還打電話誑稱馬戲團失火!在電影的尾聲,他者終於出手,融入故事人物之中,發生影響,在看似不變的生活中,帶來了不同的可能。

 

圖片提供 / 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

 

 

本文亦見於2010年1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cover_super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最後修改於 週四, 26 六月 2014 17:00
poorman (貧窮男)

曾從事劇場燈光設計、電台主持人、雜誌專欄作家、《表演藝術雜誌》企畫編輯與台新獎提名委員,並持續在網路與雜誌上發表電影文章。

網站: blog.chinatimes.com/apple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84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