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標籤顯示項目: 生命
週六, 25 十一月 2006 01:23

旅行中體會的幸福

旅行的越多,越覺得台灣的年輕人應該要多一點勇氣到環境克難的國家去走走,看看別人究竟怎麼生活的。

旅行在貧窮國家裡,我常遇到一些歐洲的年輕背包客。就像兩年前我在喜馬拉雅山上碰見一對來自瑞士的年輕男女,他們告訴我相較於瑞士的生活,他們是多麼地驚訝在印度火車站看到的一景。他們看到車站角落的一些麻布袋竟然緩緩地蠕動著,才知道原來那也可以是人的家。在印度,遊民、街童、無家無依的比比皆是;種性主義之下的不公不義被視為常理;警察黑道迫害百姓的無法無天讓人束手無策,這就是印度的社會狀況。在旅行中,看見這些,經歷這些,有什麼意義呢?能學到什麼呢?我遇到的那兩位瑞士大學生做了很棒的註解。他們說: “看見印度的景象讓他們知道自己有多幸運,也深深反省自己那些動不動就抱怨的惡習。” 他們還說:“在那麼年輕時旅行印度將對他們的人生帶來深遠的影響!“什麼影響呢?那就是”好好活著”!!也好好為別人做些有意義的事!

我在旅程中,看過這樣的瑞士年輕人,看過向醫學院休學一年到尼泊爾醫院服務的澳洲學生,也看過像苦行僧一樣決心學西塔琴而住在印度陋屋中的歐洲年輕音樂家,我看到很多不同國家的年輕人在一點都不輕鬆,也毫無享受的旅行中,體驗生命、探索生命、看見靈魂的所在,而這年輕時得到的養份將深深滋養他們,進而影響他們的一生,一如我年輕時所做過的一切旅行都成為今日之我的點點累積一樣。

如果現在的我能免於面對無常的恐懼,都要歸功於我生命的旅程…謝謝那些當年看起來並不怎麼樣的一點一滴。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erenlai_cover_small/video_travel.jpg|}media/articles/s journey.swf{/rokbox}

 


週四, 05 十月 2006 18:14

驚奇樹

【李美圜 譯】

這真是一棵令人驚奇的樹。人們總是無法預知它會開出什麼樣的花或結出什麼樣的果實。如同人要換服裝一般,它的樹皮也經常有變化。某個晚上,它顯得粗糙,就像橡樹的表皮一樣;第二天,它卻如同無花果樹皮般的光滑;兩天後,它變成粉紅及白色,人們因此說它是樺樹,或有時一層生銅綠的地衣爬滿它的身,這時它又像是深山裡的落葉松。

調皮的樹

有一年,它開出鵝掌楸的花,卻結出了松果。又有一年,它開花的樣子看起來像含羞草,但整夜散發出橙樹開花時節縈繞不去的香氣,然後突然間整棵樹長滿數以千計的檸檬。那些檸檬就像樹一樣不尋常,成熟時並沒有從綠色轉為黃色,卻變成紫色、靛藍、寶藍色……又有一次,它讓所有的人都感到十分地驚訝:在大雪裡,它竟開出純白的花朵,彷彿變成一棵杏樹。到了五月,它果真被纍纍杏仁壓得低頭了。因此,人們紛紛談論著:一定是的!這棵樹一定是瘋了!它一定是錯亂了……
這樣一棵充滿驚奇的樹,總是讓人期待著發生更多不尋常的故事。
有時候,不知道什麼原因,它不長葉子、不開花、不結果,什麼都沒有,就像給自己放假一樣。但此時枝頭卻棲息了許多的鳥兒,也有人說那是從它的枝芽上冒出來的。春天時,它的顏色如同山雀般有黃有藍;夏天時,它綠得如同啄木鳥,紅得像紅喉雀;到了十月,它收容了一大群鶇鳥和椋鳥;到了十二月,它變成黑色和白色,就像喜鵲和烏鴉的顏色。
某個十一月的早晨,這種事只發生過一次,它著火了。它在火花中燃燒著,像火山一樣噴出濃煙。它那象牙般光滑、銀燭臺般的小枝椏都陷入一片紅銅色的火海中。大家都覺得它這次肯定要完蛋、消失,化為灰燼了。可是卻不是這樣!它這樣持續燒了一整天又一整夜;第二天,當太陽再度在清晨的薄霧中露出笑容時,一切顯得那麼寧靜,才赫然發現它頭頂上天空中出現一道壯麗的彩虹。真是太奇妙了!
又有時候,它不結果實,不長葉子,卻也決定不要讓鳥兒棲息。這時圍繞它的或是風,或是雲,或是千顆珍珠般的雨滴,或只是簡單的藍天。很難去分辨這樣的藍是天空的藍或是海洋的藍。這個時候,它彷彿傾聽著自己所譜出的樂章,就像交響樂團的指揮一樣,該由誰演奏,由誰吹哨,由誰唱歌,由誰沉默,它都指揮若定。
最令人難忘的是四月某個清晨破曉時分,這時整顆樹掛滿了各種音符:八分音符、四分音符、二分音符、全音符、四分休止符、八分休止符、延長號,它像穿上了整套交響樂的樂譜。隔天夜晚,所有的星星都來到它的身邊,掛滿了它的樹枝,而銀河為它編織出一條美麗潔白的圍巾。

逃避的樹

有一個星期五的下午,它好像死去了一般,一點聲音都沒有。人們猜測它可能受到什麼傷害:樹其實也有心,人們可以看到它身上的樹幹,從靠近樹枝的地方到心臟部位,出現了一道深深的裂縫,而且樹的汁液順著樹幹往下流。到了晚上,它不見了,離家出走了。沒有人覺得特別驚訝,因為它已經出走過很多次了。有一次,它出走了一整個晚上,人們很難知道它到哪裡去了,那次出走的原因是一些地方上有名望的人物突發奇想給它加了個「森林之王」的封號。它很害怕看到自己戴上皇冠的怪模樣,它根本無心於這類耀眼的東西。又有一次,有一些商人來到它面前,近距離仔細打量著它。它聽到他們談論著木箱和火柴,因此害怕得躲到森林裡去了。又有一次,一群身著黑色和灰色服裝的人,談論著棺材及盛大的葬禮:它因此跑到村裡公墓內站了好幾個小時。每次離家出走,它總是會在一段時間後回來。
可是這一次,它卻沒有回來,星期五的晚上沒有回來,星期六也沒回來。只見地上留下的大窟窿及連根拔起的痕跡。四下如此安靜,連巢穴、灌木叢、房子、甚至連鐘聲都寂靜無聲。沒有人瞭解為什麼,人們只是遠遠地觀望。
到了星期天,它又重新出現了。一大清早所有的人哭了起來,只有孩子們知道它一定會回來,所以沒有哭。哭泣與淚水的回音,聽起來像是清泉迴盪的音樂聲。人們紛紛聚集在一起,發現樹回來了:這時它的身上掛滿了大大小小的鈴和鐘,有排鐘、鈴鐺、鈸、響板、巨型鐘。只見它獨自聳立於土地上,顯得特別地挺拔,全身顫抖著。太美了!真是太美了!原本樹幹上有裂縫的地方,流出一道泉水。在鈴聲與鐘聲交錯當中,仍能清楚地聽到潺潺泉水的聲音,這聲音有點像鐘聲,卻比鐘聲來得乾淨、清澈。後來,直到很久很久以後,人們仍常常來到這裡品嚐泉水,這泉水帶有音樂聲的甜美,比酒還醉人,足以治癒悲傷,撫慰心靈的創傷,但從不求任何回報。

給禮物的樹

在這個難忘的星期天晚上後,它似乎對這樣的冒險有點感到倦怠。之後,它變回一棵簡單的樹,簡單到一棵只是木頭的樹,但它從此好像就什麼都不怕了。它沒有再離家出走,甚至連離開幾個小時都沒有,它一直站立在自己的位置上。它喜歡有人靠近它,問:「我可以從你身上拿些東西嗎?」它不一定都會答應,這要看對方拿走的目的是什麼。它喜歡老公公或老太太告訴它:「要用來生火。」當它知道自己可以讓受凍的人得到溫暖,它總是割捨自己最健壯的樹枝,即使它知道自己的生命將會因此一點一點流失。有一天,它讓一個男孩帶走它最好的樹枝,因為男孩哭著告訴它:
這要用來做棺木,
給我可憐的松鼠,
我那可憐的松鼠,
我為它辦喪入土。

它甚至陪著男孩一起哭,還送給他一個禮物安慰他:
忍冬一大束,
當作裹屍布,
清香陪伴你松鼠。

如果有人告訴它要用它來做柵欄、路障、學校的黑板、槍托、鞭子的柄或監獄的門,它會用盡全力說不。但是,如果有人告訴它:「要用來造船。」,它就會非常高興自己將變成一棵漂洋過海的樹,為此它願意被大卸八塊。如果有人告訴它:「要用來做小提琴、笛子、巴松管、音樂盒。」,它就會覺得特別驕傲,連小樹枝的末梢都高興得顫抖了起來,全身也開始隨著音樂擺動。如果有人告訴它:「要用來做木馬。」,它就會自言自語的說:「我終於從植物變成動物,能夠馳騁在廣闊的草原上了。」
它特別喜歡十二月底來臨,這時每個孩子準備過聖誕節(大人也像是回到孩提時代一樣準備過節)。為了採水果,孩子爬到樹端最高的地方。當孩子的手、腳、膝蓋爬過它身上時,它覺得像是被搔癢,卻覺得特別舒服而有趣。它笑得很開心,連根部都笑了起來,而樹幹上的皺紋好像也變淡了。它總是會結出不同的果實給每個孩子:覆盆子是給叫做弗朗斯娃的小女孩,檸檬則是給加斯東的,櫻桃給丹尼斯,杏子給小彼得,蘋果給克洛岱爾,葡萄給朱斯坦,梨子是為格雷準備的。
三月的某一天它告訴我,我才知道它最喜歡的,其實是一個俊少年和一個少女(他們應該不是很富有,牽著一頭小驢子)手牽手來到它面前的時候,他們眼中充滿幸福,微笑地對它說:「我們想要從你這裡取走一點樹枝,要夠堅固而且容易彎曲的,而且樹皮溫和不會刺傷手指。我們要用來編一個搖籃。」
有一件事是它會害怕的,也是令它感到驕傲的:它伸展雙手擁抱天空,看起來像一個十字。

【人籟論辨月刊第2期,2004年2月】

週二, 12 九月 2006 03:22

制定寬恕節吧!

魏明德 撰文

和你一樣,我常常覺得愧疚。愧疚嘛,有小的愧疚,有大的愧疚。小的呢,比如說借了一本書就不還了,聚會時脫口而出一個過火的玩笑,對慢動作的同事說了重話,一封一直沒回的信。大的歉疚呢,社會上累積了許多誤會、摩擦、不老實,所以讓生活變得難過,生命變得無奈。我們可能會想釋放自己逐漸累積的愧疚意識,但是卻找不到機會,更甭說時間了。因此,近來我想了想,我想我們應該制定一個國定假日——寬恕節。在這一天,我們可以停下來專心紓解占滿我們腦袋的東西:打個電話道歉,把借的錢還一還;對不起了人,覺得內疚,就做一個蛋糕送給他或她。 不管怎麼說,大家很少有機會能以消費刺激經濟,又對社會和平盡貢獻。這樣做的話,隔天工作起來就會顯得神采奕奕。 我就不在這裡檢討了。
社會上累積了許多誤會、摩擦、不老實,所以讓生活變得難過,生命變得無奈。我們可能會想釋放自己逐漸累積的愧疚意識,但是卻找不到機會,更甭說時間了。因此,近來我想了想,我想我們應該制定一個國定假日——寬恕節。在這一天,我們可以停下來專心紓解占滿我們腦袋的東西:打個電話道歉,把借的錢還一還;對不起了人,覺得內疚,就做一個蛋糕送給他或她。 不管怎麼說,大家很少有機會能以消費刺激經濟,又對社會和平盡貢獻。這樣做的話,隔天工作起來就會顯得神采奕奕。
不管怎麼說,大家很少有機會能以消費刺激經濟,又對社會和平盡貢獻。這樣做的話,隔天工作起來就會顯得神采奕奕。
國定寬恕節,真是個好主意,是吧?在這一天,不要想別人怎麼對不起我們,而要去想我們怎麼對不起別人。別一直想要收禮物,而懂得給人禮物。這樣一想,只要收到禮物就會滿心驚喜。
在成都我有個很好的朋友,他告訴我三十多年前,有幾次審判都沒有站出來為他的朋友說話,因此一直耿耿於懷,覺得很歉疚。
於是,他帶了一瓶酒來看這個朋友。他的朋友卻不肯收,後來還是收了,可是要還以兩瓶酒。所以,道歉的人帶了一瓶酒,被人原諒了,同時帶著兩瓶酒回家。這不是鼓勵大家說「對不起」嗎?至少一年要說個一次吧!

【人籟論辨月刊第5期,2004年5月】


第 3 頁,共 3 頁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2856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