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標籤顯示項目: 文化
週五, 30 十一月 2007 01:39

中國:亞盟的貢獻者

【薛申昆 主述】
【柯蕾莉 採訪 撰文】【蔡函岑 翻譯】

中國是團結亞洲的縮影

薛申昆說:「在中國境內,五十多個民族共存共榮,少數民族保有自己的方言、文化傳統和宗教信仰。各民族都是這個大家庭的一份子;對內保有多元色彩,對外同屬一個統一的國家。」
問及「多元」與「統一」如何並存?薛申昆認為,多元與統一看似矛盾,統一的概念實則應從亞洲的教育向下扎根。「在中國這樣的泱泱大國成長,加上從小到大所受的教育,大國子民的概念早已深植於心。」薛申昆說。
討論到「亞洲身分」時,薛申昆表示:「我一直有強烈的中國意識,但是在法國人眼裡,我只是一個亞洲人。在法國住久了,我也逐漸認定自己只是亞洲人。」對薛申昆而言,「亞洲」一詞和佛教、儒家思想、用箸的飲食文化和黃膚色等特質可以畫上等號。亞洲文化的多元性,讓特性相近的國家親上加親。但儘管如此,亞洲各國都應該為建立亞盟貢獻心力。

中印兩國發展有助於建立亞盟

中國被喻為「世界工廠」。然而,薛申昆坦言,中國的經濟發展若未加以調控,自然環境遭受嚴重破壞。屆時,中國將成為「污染最嚴重的國家」。「中國需要建立一套制度以抑制過熱的經濟,並紓緩隨之而來的種種問題。」薛說。不論是超國家組織或是中國領軍的博驁亞洲論壇,皆能促進各國團結,同時提升亞洲各國的使命感。
薛申昆更認為,一個穩定的組織有如一顆定心丸,讓亞洲人面對西方勢力時更有自信。「中國與印度能起帶頭作用,凝聚亞洲力量。我希望中印兩國未來能和亞洲各國加強合作,帶動各國發展,建立更密切的多邊關係。」

扭轉西方對中國的負面印象

「在建構亞洲聯盟的過程中,中國務必要加強與邊疆各省的聯繫。」薛申昆也認為,中國會逐漸享有更高的國際地位。「任由一個共產政體領導亞洲發展,似乎有違西方人的原則。但是換個角度來看,中國人口數為世界之最,許多人民卻是文盲,因此中國必須要加強人民的素質。如果中國明天就轉為民主政體,反而是向後退步,必定造成混亂。」申昆也感嘆,西方媒體有意無意的醜化中國政府的形象。他舉例說:「法國媒體製作的中國紀錄片往往會抨擊貧窮問題與某些政府政策,這些媒體左右了法國人民對中國的觀感。」他認為,中國若能參與亞洲組織的建構,不但能起帶頭作用,更能夠扭轉西方人對中國的負面印象。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eingAsian_Chinese.jpg{/rokbox}

週四, 29 十一月 2007 23:45

期待亞洲的超國家機構

【黎安娜 主述】

【柯蕾莉 採訪 撰文】【陳敬旻 翻譯】

身為年輕女性,我有很多夢想,也想要改變世界。但出身於亞洲的貧窮國家,生活並不容易。我非常幸運可以接受教育,我認為自己有責任幫助那些在富裕的亞洲國家遭受虐待的同胞。

妳在印尼出生,卻在華人家庭長大。妳認為自己是印尼人還是華人?

我在蘇門答臘出生,所以我是印尼人。不過,我的家庭環境給了我第二個身分:我的父母是從中國大陸的福建省移民而來的,在家裡,我們講閩南語,即所謂的台語。此外,我們也慶祝中國節慶,在中秋節做月餅…。
我認為,文化是由日常習慣及風俗建立而成,包括食物、語言、傳統…。就這方面而言,東南亞文化與中國文化是截然不同的,來到台灣之後,更強化了我這個想法。我有兩個亞洲身分,這讓我覺得自己「很亞洲」。

妳為什麼來到台灣?目前從事什麼工作?

我爸爸要我到中國尋根。可是我想要離開印尼,到已開發國家去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大部分的東南亞移民都選擇前往南韓、新加坡、日本,還有台灣。他們拋開一切,在這些國家的工廠上班,或是嫁給自己從未謀面的男人。身為印尼人,我也無力拒絕移民所帶來的經濟幫助。
我在台灣已經住了兩年。我所接受的教育,使我比其他多數的移民有更多機會得到更好的工作,賺更多錢。我目前在一家台灣公司上班,為印尼移民做翻譯工作。雖然我的工作大部分是處理ARC(居留證)、工作合約等事項,但我也有機會向印尼勞工的雇主提出他們的要求或抱怨。他們多半都不會說中文,又遭到虐待。每當看見自己的同胞被輕視、遭受不公平的對待,我經常感到憤怒。
出身於貧窮國家,我們知道什麼是努力工作,也知道如何在艱難的情況下求生存。但是,只因為我們來自較貧窮的國家,人們就認定我們沒有能力。事實上,我們應該對自己身為印尼人感到驕傲。如果我們都是亞洲人,為什麼會有人抱持這種態度呢?我認為,只要富國的人民仍然覺得自己有權利剝削窮國的人民,「亞洲共同體」就不可能實現。

妳認為「亞洲聯盟」若能成立,對印尼會有幫助嗎?

印尼是東南亞國協(ASEAN)的會員國之一。東南亞國協與印尼的合作方案,對我們國家經濟提供了寶貴的協助。然而,印尼人需要學習何謂共同體,也需要思考未來。許多東南亞國家(如越南和泰國)都在快速發展,但印尼卻落後了。一九九八年的國家危機之後,許多印尼人都認為外國人到印尼就是要剝削資源。因為大多數的印尼人沒有接受教育的管道,所以他們的心態難免反映出他們缺乏「合作能使國家獲益」的認知。
我覺得印尼政府與人民之間嚴重地缺乏溝通,而延緩了國家發展。多數印尼人不信任政府的決定,卻又同時期望政府能提升人民的生活水準。
此外,印尼的領土是由一連串的小島組成,這種地理特性在亞洲很常見,但對國家的統一是強大的阻礙。
然而,我相信對印尼的發展而言,亞洲共同體是必須的。我認為亞洲的超國家機構有助於使各國政府制定更穩固的政策,並且能降低貪污腐敗和犯罪率。就這方面而言,我相信亞洲共同體能幫助印尼有更好的未來。如果局勢更穩定,我會很高興回到印尼工作。

在亞洲的各項發展中,妳最重視什麼?

我雖然希望(未來的)亞洲共同體能幫助印尼發展,但不只是在經濟方面。金錢糟蹋了現代社會的人們,這類狀況屢見不鮮。
在東北亞的已開發國家,儘管家庭價值仍舊非常重要,但社會已經變得越來越「個體化」。在台北街頭,我時常看到老人撿拾紙箱,為了拿去販賣,賺得的錢幾乎無法溫飽。我希望在印尼的發展過程中,我們永遠不會失去自己對家庭的責任感。
我有一個夢想:我要貢獻自己的力量,使亞洲人明白:老一輩的人們,大大地反映了我們今日的樣貌。在開發中社會,我們不該忘記感謝他們的努力。照顧他們、將他們納入經濟發展所帶來的利益當中,是我們最起碼應該做到的。未來,我希望能在亞洲國家成立安養中心,歡迎他們來此安度晚年。我希望用這樣的方式,為亞洲共同體帶來一個更有「人情味」的面孔。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BeingAsian_Indonisian.jpg{/rokbox}

週四, 28 六月 2007 02:50

我相信

我相信,一個人如果要真正解決自己的問題,首先必須懂得超然地看待自己的問題,以開放、謙和的態度,讓其他人同樣能夠看到這些問題。當問題被人所分享時,問題就會被承擔。分擔問題,需要兩個前提:(一)能夠把困難點說給別人聽,同時願意接受別人的幫助。(二)懂得分擔別人的困難,聆聽他人的困難,當自己遇到困難時,反過來比較容易說清楚自己的癥結所在,別人也比較容易理解你的問題是什麼。
若要懂得給予,必須先學會接受;若要懂得接受,必須先學會給予。
我相信,不同的人、不同的國家與不同的文化之間,彼此是能夠交流的。我和許多國家的志願者工作,學習到很多寶貴的經驗。這些志願者來到我這裡學習,他們先前的經歷與想法我並不知道。我學會了很多,因為我學會如何教他們:許多年輕的外國志願者對中國有錯誤的刻板印象,有的自己沒有真正體驗過群體生活,還有許多人有自己的心理問題。雖然說他們是來幫忙的,但他們也需要人幫他們。我很願意帶他們,我很有耐心地做,他們帶來了許多貢獻,很多時候並不是他們事先所預期的。我們很難知道,當我們給予的時候,什麼是最寶貴的東西。對我來說,當我們交流的時候,也就是一個人接受被人改變的時刻,個人往前推進,整個人類的發展也隨之往前邁進。
我相信,人類需要多樣性。文化、習慣、生活經驗的豐富多元能夠確保生命的豐厚與延續。我不喜歡一致化,我喜歡豐繁、躍動、顏色與意見的多采多姿。
我相信社區。我喜歡看到有人在社區照料弱勢團體,我喜歡看到地方上籌辦的節慶活動,我相信一個地方開始展望自己的視野、夢想,就是從養護一個小公園或是共同做一件事情開始。我相信建立社區人際情誼有助於推展多樣性。如果每個社區都長得一樣,我會很難過。我希望中國不管哪一個社區、村落、鄉鎮,都能夠延展自己與眾不同的特色。
我相信可持續發展。我相信可持續發展將使我們更加注重既有的資源,使我們用水不浪費,改善生產習性與消費習慣,尊重大自然的平衡,不亂砍樹…我相信,如果我們能重視社區與多樣性,中國必定能夠成為經濟發展模範,成為一個朝向人性發展並尊重大自然的發展模範。對我來說,照顧弱勢、維護大自然平衡兩者同樣第一優先,而且是道理相通的挑戰。
我相信,我們都越來越「變成」我們自己。我們必須要有信心,從自己做起;我們必須跳脫自己的侷限,不斷朝向變成自己的道路前行。我知道我自己還有還很多事要看要學,我並不能說自己是個完人。當我不斷探索他人豐富的 一面,我就會把這些豐富面逐漸納於己內,我越來越變成我自己。我希望我變成我自己的同時,在與你同行的路上共享人間博愛。




週三, 27 六月 2007 02:48

每一天,都是最重要的一天

她的時間不迴避世間苦難,且與別人的匱乏共處,
其中所見所感俯拾皆有所得,在分享和付出之間,生活自在地流瀉迆灑。
工作也罷,休假也罷,一切日子飽滿充盈。

我對生命的理解,決定了我活著的方式。工作也好,所謂的休假也好,其實對我而言,它們並沒有什麼不同。唯一的差別也許是我在休假時所做的事,帶給我更大的勇氣與學習,並讓我真正體會到什麼叫作「知足常樂」。在那些不為任何人工作上班的放假時光中,我很高興可以全然地以自己的信念為一群陌生人工作…

台北─河內─金邊

從二○○○年在越南河內認識一個法國社工開始,我就對在開發中國家做服務,產生了動機。這個投身在愛滋病宣導跟防治工作的中年男人,讓我看見了「休假」也可以這樣度過。於是第二年,我選擇了柬埔寨,而且自己找到了想要服務的地方──未來之光孤兒院。
我到柬埔寨,不像多數的遊客是直飛暹粒看吳哥窟。我選擇落腳在金邊,探索這個在過去十年來極速轉變的城市。我喜歡在他們的傳統市場裡吃飯、跟當地人聊天、看著街上的眾生相、閱讀那份每周出刊六天的報紙《Cambodia Daily》(當中沒有一篇八卦或廢話)。是這些東西使我得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建立對當地社會的理解,並且幫助我找到了後來決定投入的領域──貧童教育。

他們都是我的老師

我所遇見過的孤兒或貧童是我一生最珍貴的老師。因為他們教我如何更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讓我深深了解到就算我經歷過人生的風風雨雨,終究還是一個很幸福的人──我沒有餓過肚子,我沒有無家可歸,我沒有失學或被成為童工,我也沒有像開發中國家那些不幸少女的際遇;我沒有被欺凌、壓榨、剝削,我沒有所有那些我在他們身上看過的創傷。我,沒有經歷過戰爭,我不用擔心下田會踩到地雷,我不曾住過一天難民營──這些我擁有的幸福我或許都知道,但如果不是因為我所遇見的這些窮孩子和際遇不幸的人們,我或許永遠不會那麼清楚體會我的幸運,以及我的富有。
柬埔寨的孤兒院是我在二○○一到二○○三年每次休假時服務的地方,那也是我生命轉彎的開始。我記得當我看見歷經抄家、逃難和內戰的痛苦卻還能將自己全然貢獻給孤兒的Phaly女士日日奔波的景象時,我曾經問過她:「妳怎麼會決定要照顧這些孩子的呢?」她說:「在難民營十年的生活中,我深深地體會到一個國家的基礎真的是它的下一代。當你這樣一想時,就會了解到為下一代付出,使他們有一個依歸,是多麼重要的工作。」我感謝Phaly當年告訴我的每一句話,因為它們改變了我生活的方式,也讓我思考了如何將自己有限的時間跟力氣,做最有意義的運用。

從喜馬拉雅山到恆河

每個人對什麼叫做「有意義的生活」都有不太一樣的定義,而我所認知的意義大概是來自我對生命的無常跟短暫的體會吧!怎麼活,真的很重要,因為它決定了有一天當我要離開人世時,會懷著怎樣的心情。
二○○三年的冬天,我開始把休假的目的地從柬埔寨轉到尼泊爾和印度。無論是兩個月或十天,我都希望日子不是白活的。每一天,我試著認識新的文化、新的習俗、新的人事,想著自己是何其幸運,可以不斷地學習生命這件事。在尼泊爾加德滿都的貧困少女之家服務時,我親眼看見可以讓孩子脫離雛妓的命運是一件多麼讓人歡天喜地的事;我看到喜馬拉雅山上的藏醫,沒有任何的財富,但卻一心為山區貧困的挑夫和村人免費醫療,於是我加入他的行列,幫忙整藥與其他的勞力工作;我也目睹被虐待的童工從真心的擁抱中重建對人的信心和希望,所以如果可以,我幫助童工上學…我為那些天天都在為別人的生命做出貢獻的人致上最大的敬意,因為他們的存在不只解救了需要幫助的人,也讓我一再地看見了人的美好。
我在休假的服務工作中,看過的每一幕,相遇過的每一個人,都造就了我的生命。這些國家中的每一個窮人、失學的孩子、貧民窟中的落難百姓、餓肚子的人、渴望有水的人、等待醫療的人、養家的孩子,都是我生命的導遊。那與他們在一起的每個片刻所帶給我的快樂,遠遠超過一切。以至於「累」變成了「笑」,而我的心裡總帶著一種很深刻的感激回家,並準備著下一次的重訪。

多看幾眼就有新發現

很多人都會問我,如果你沒有加入或跟隨任何的組織,要如何在旅行中開始服務的工作呢?我的方式就是「多看幾眼」。因為在這幾眼之間,你很可能就會發現你能夠貢獻的事。比如今年春天我重訪柬埔寨時,去看了Aki的地雷博物館,這個名為博物館,但實際上只是三四間茅房的展示處有一本冊子,說明了柬埔寨掃雷英雄Aki的故事,柬埔寨地雷的散佈情況,以及老百姓是如何身受其苦。我發現這樣的冊子有英文、日文、韓文,卻沒有中文。姑且不說台灣有多少人去過吳哥窟吧!中國大陸的遊客也在年年增加之中,所以我當下就覺得應該要有中文的譯本,於是我就跑去找他們的工作人員,說明我的想法。回國後的空閒時間裡,我便著手為他們翻譯這本書。
所有我在休假中的服務工作,都是靠自己在當地尋找到的。不二法門就是探索、發問、觀察、閱讀與聆聽。懷著那絕不應該隨年紀增長而死去的好奇心,使我每一段休假的旅程都像是「重生」的過程,也許它就像別人所說的「充電」吧!
每一次這樣充電回來後,我都會更感謝「生而為人」這件事。我知道,每一天都是我用短暫生命的一小部分去換得的一天。當明天來臨時,今天就永遠消逝了。
所以不上班工作時我會想要做什麼呢?我會想去認識更多世界上與我大不相同的人,探索他方的生活與文化,並試著實踐我對生命的信念。


週一, 28 五 2007 11:11

台灣與歐洲:過去的互動與未來的追尋

我們對世界的了解以及對世界的認知,有很大一部份是來自學校教育。在台灣,我們從小就知道人類有四大古文明,分別是埃及、美索不達米亞、印度和中國;後來又認識希臘、羅馬文化的發展與擴張,接下來就是歐洲的興起。首先是文藝復興的風潮,帶動藝術、文學、科學等方面的躍升;密集的創造活動先在義大利萌芽,很快就傳遍歐洲各地,逐漸導致空前的全面革新;歐洲自此步上康莊大道,以強盛的力量稱霸世界數百年。從這個時期開始,歐洲人入主整個亞洲,挾著排山倒海的威勢,改變了亞洲人集體的命運,所造成的影響既深且遠。
我們對歐洲的認知雖然基本上是由事實出發,但其中難免摻雜想像的成分。對我而言,而且我相信這個印象也是一般人普遍接受的,那就是歐洲人在科技方面,無庸置疑的以優越性作為基礎,在武力、權勢、財富各方面都凌駕各國。歐洲人運用科技發展出強大的武力,曾經以「殖民」的方式,佔領地球上大部分的地區,也迫使其他國家遵循他們的指揮,接受他們的政治霸權和文化影響,甚至改變原有的生活方式。
台灣和歐洲的首度接觸,正是在人類文明史上堪稱一大里程碑的大航海時期。1544年,自歐洲往東航向中國東南沿海的葡萄牙船隊,在經過台灣海峽時來到台灣,望著連綿翠綠的崇山峻嶺大喊著:「Ilha Formosa!」不久之後,西班牙人、荷蘭人先後靠岸登陸,在台灣建立政權,後來,英國和法國軍隊也來到台灣。而伴隨武力和貿易勢力來到的,是歐洲的傳教士和探險家、博物學家,西方的建築、宗教開始出現在台灣,也使得台灣的風土民情開始被歐洲人所認識。
台灣雖然不像亞洲其他地區歷經西方殖民帝國主義的長久統治,卻未能倖免的被日本殖民長達五十年。日本結束幕府時代所展開的明治維新,不僅向歐洲學習如何船堅砲利,也積極擷取民主制度、議會政治、甚至包括都市整建、藝術文化等各方面的新知識、新價值觀。
日本統治台灣的五十年期間,不僅使台灣徹底改觀,在台灣人身上也留下非常深遠的影響。換句話說,透過日本人的媒介,我們在很多層面上接受了西方文化,就像日本人接受西洋文化一樣。我父親是畫家,他於1928年考進東京美術學校,受到印象派繪畫很大的啟發,他非常喜愛西洋畫,尤其是法國的繪畫藝術。由於自小耳濡目染,我也開始了解歐洲另一個重要的面向,也就是藝術創作,以及狹義所稱的文化。
歐洲文化吸引人去崇拜、學習,影響巨大。我們對歐洲的文學名著大都耳熟能詳,這些名著也幾乎都有中文譯本;歐洲著名畫家的作品也都有中文畫冊出版(雖然印刷的品質良莠不齊);我自己也深愛歐洲的古典音樂,並全心深入鑽研。我們在各方面都想追隨歐洲的流行風尚,我們覺得它是華麗、名貴、現代的極致表現。這種主流文化主宰著我們的品味,經常讓我們毫不懷疑地照單全收。
無論直接或間接的接觸,台灣和歐洲曾經有過長達三、四百年的淵源,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來到台灣的國民黨政府,將中華民國的實際治權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確立下來,同時因為法國於1964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隨後歐洲各國與中華民國斷交的骨牌效應,讓台灣隨著國民黨政府轉身迎向美國,同時在絕對的「親美」政策下,逐漸對歐洲產生隔閡,美國文化開始大舉進入台灣,在困難的國際孤立處境下,台灣青年學子絕大多數選擇到美國留學,只有極少數的人會到歐洲去深造。
台灣原本是人類大航海時代東亞重要的據點,自身與外來文化的交互激盪下,有著豐富且多元的發展底蘊,這原是創造「台灣新文明」的一大契機,然而國際現實和國民黨專制統治,不僅影響了台灣和歐洲的第二波對話,更因為獨尊中原道統、壓抑在地母語和文化,使得年輕一代的台灣人竟不知自己家鄉的事物,對世界和台灣這塊土地的認知,可謂窄化到了極點。
因為受到父親影響,我在十六歲時就選擇到歐洲學音樂,考進法國巴黎音樂院,在我的偶像德布西、白遼士等偉大音樂家曾經駐足學習的地方,完成童年以來對音樂的夢想,但是這種對所謂的音樂的想像,竟然在第一次上課時,被老師很狠的戳破。
班上同學絕大部分是法國人,老師問我對自己國家的音樂有沒有足夠的認識,還要我唱幾首代表歌曲,記得當時我就楞在那裡,腦中除了台灣人朗朗上口的「望春風」這首歌謠,其他則一片空白。那真是一記當頭棒喝,也逐漸讓我明白,學習別人的東西再怎麼出色,還是贏不了別人;對於祖國台灣,我也因為無法像別的同學那樣瞭解自己的國家,感到非常羞恥。這段深刻的經驗,促使我1975年後回到台灣,展開了一段尋根台灣文化的歷程。
接下來,又在許多年之後,因為職務關係,以及年輕時候的歐洲經驗與印象的連結,在文化藝術以外,能夠用不一樣的眼光去看待歐洲。昔日眾人腦海中輝煌燦爛的歐洲,以及後來因為美國崛起而比較黯淡模糊的歐洲,在歐盟積極整合運作下,再度於世界舞台展現再造文明的企圖心,而這一點,台灣注意到了。
2007年3月25日,歐盟成立屆滿五十週年。五十多年來,歐洲從共同市場發展為異中求同的聯盟組織,想要實現歐洲人民共同的願望:自由、和平、永無戰爭,同時也在政治、經濟、國防、環保各方面,逐步成為一個發展共同體。鞏固了所謂的「剛性議題」合作關係後,最近二十多年,它又慢慢涉入教育、文化的「柔性力量」領域,到了1992年,馬斯垂克(Maastricht)公約充分賦予歐盟許多新的權力,其中包括「文化領域」,並且為「文化」量身制訂法條(128條),讓各國在文化藝術的合作,成為有法源依據、以及被認同和遵循的共同目標。
於是我們看到在形塑「歐洲品牌」下的歐盟文化合作,首先是確立年度「文化首都」的方案。歐洲理事會自1985年起,舉辦「歐洲文化首都」活動,每年推選一或二個具有文化觀光特色的城市,舉辦演藝展覽等文化活動,後來由歐盟支持接辦,配合整體觀光宣導,讓這些城市藉著文化藝術重現生機,多采多姿的各種藝文活動,也成為年度旅遊的最佳賣點。
其次,1997年的「阿姆斯特丹公約」中,重新紀錄歐盟第128法條,並修改為151條,其中強調歐盟應該支持所有基於尊重和倡導歐洲文化的多元活動,這也是一項法律上的義務,從此,「文化」成為歐盟的重要議題。根據這個151法條,系列引導性的文化計畫次第展開,包括1996-1999年鼓舞藝術文化創作與合作的「萬花筒計畫(Kaleidoscope)」、1997-1999年支持書籍出版與閱讀翻譯的「亞里安(Ariane)」計畫,以及1997-1999年推動世界人類遺產及歐洲獨特性相關政策的「拉菲爾(Raphael)」計畫等。這所有的活動在千禧年時達到目標的頂峰,那就是為了為期七年、預算達到2.3億歐元的「文化2000」大計劃,它提供贊助經費給所有的藝文合作專案,以提倡多元文化分享、建構大歐洲共同文化圈。
而在歐洲高等教育區域的建構上,最受重視也是企圖心最強的,就是所謂的「布隆尼亞宣言」。它首先在1998年,由法、德、英、義四國教育部長簽署巴黎大學宣言,決定推動「學歷文憑一致化」;接著1999年,29國教育部門的首長於義大利發表布隆尼亞宣言,建立「歐洲高等教育區域」的共識;然後2000年,歐盟各國元首有鑑於全球化和知識社會帶來的挑戰,於高峰會中共同宣示將於2010年完成布隆尼亞宣言中的構想;2001年,歐盟教育界的領袖於西班牙商討推動策略,隨後由教育部長在捷克集會,決議各項討論,包括進行高等教育的體制統合、文憑學歷相互承認,以及特別強調「歐洲品牌」(European label)和歐洲面向(European dimension),希望在課程內涵及校園文化方面,既能保留並發揚各國的教育學習強項,又能彰顯整體歐洲的文化特色。
到了今年2007年3月,歐盟最新的「文化計畫:2007-2013」已經正式啟動,它以「跨越疆界、連接文化」為口號,同時撥付4億歐元的預算積極運作,讓歐洲主義下的歐洲公民團結一致,建構彼此間的文化認同,又能共享多元的發展果實。
歐盟在文化上的推動和作為,以及2006年6月揭幕的法國布利碼頭博物館(Musée du quai Branly),帶給我和許多台灣民眾深刻的印象,那就是「尊重並發揚多元文化的價值」。文化其實並無優劣之分,我以前常說,面對文化事務和相關建設,要用「加法」、「乘法」來思考,唯有這樣,文化的土讓才不會貧瘠,文化的花朵才能百花齊放、各展嬌妍。
台灣在1987年結束世界上最長的38年戒嚴統治時,承接了始自70年代鄉土認同運動和80年代民主人權運動所醞釀的能量,台灣社會及文化發展掀起大騷動,似乎想把過去長久積壓的種種一切盡情的釋放出來,這固然造成不少矛盾和衝突,但我始終深信,只要方向對了,核心價值掌握住了,台灣終究會得到正面力量的引領。
對台灣文化發展而言,2000年是一個重要分水嶺。民主進步黨獲得人民託付,終結國民黨五十年統治,也因此使得多元文化的價值被凸顯,一般所稱的四大族群,開始有了較公平的對待。對照於歐洲最近十多年來尋求多元分享和整合認同的歷程,我看見台灣也有類似的變化和行動,不禁覺得激動起來。
許多熱愛台灣這塊土地的人民從各方面去挖掘、整理、重建過去所失落的珍貴的東西,政府也在母語教育、國民教育、族群發展、文化振興等各方面,去填補以前執政黨所造成的遺憾。以我於2000年擔任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主委為例,服務四年期間,總共輔導了將近200個社區,協助設立了大約200個分佈在各縣市的地方文化館,出版了包括歷史、文學、戲劇、美術、音樂等史料和人物的書籍達600種,以及興建台灣國家文學館、傳統藝術中心、台灣歷史博物館等,讓台灣珍貴的文物及檔案不再四處流浪,可以用國家的力量予以保存、維護、研究、以及發揚。
我自己覺得很幸運的是,能夠有機會從過去談「台灣」是絕對禁忌、走到今天「台灣學」成為台灣的顯學、以及國際研究議題的時代。
從上個世紀80年代以後,台灣首先由地方文史工作者和學術界的台灣史料研究者展開一連串的整理工作,奠定了「台灣研究」的基礎,之後,國小教育加入母語教學和鄉土教材,到了今天,高等教育機構裡約有17所與台灣研究相關的系所。而我自己則在1995年編寫出版了《台灣音樂一百年1895-1995》,又在2004年卸下繁重的文建會主委工作後,逐年發展「鑽石台灣」的論述。
台灣的土地僅僅佔全球陸地面積的0.023 %,物種的多樣性和特殊性卻佔全世界的十分之ㄧ。由於地理位置特殊,造就了台灣多樣的自然景觀和生態系統,不僅植物相涵蓋各種氣候帶,棲地和物種的多樣性,也成為世界之冠。另外,在這塊土地上,台灣擁有與南島民族同源的原住民族群,發展出屬於台灣特有的山海文化,晚近數百年來,源於歷史的偶然因素,則發展出中國漢族為主的平原文化、歐美西洋文化、日本東洋文化交融的必然現象。這些讓台灣就像一顆鑽石,小而美、小而晶亮,不容忽視。
2006年5月底,目前我所任職的國家文化總會參與主辦了一場名為「世界都在哈台灣」的歷史國際研討會,三百多年前與台灣互為領主國和殖民地關係的荷蘭,這時成了座上嘉賓,和其他國際學者共同分享他們的「台灣研究」。
另外,我還有一位法國友人,她是相當熱愛台灣的人類學學者,二十年前在指導教授提示下來到台灣,展開經年累月對於台灣南部地區民間信仰和社會組織行為的田野研究。她告訴我一些我不知道的台灣宗教習俗和儀典,讓我汗顏之餘,決心要好好瞭解自己生長的地方,於是,由國家文化總會策劃出版的「新活水雜誌」,在2007年1月和3月,分別推出「台灣十大民俗祭典」、「台灣原住民十大祭典」,讓我從過去由精緻文化的面向,進入更細微且精彩的庶民文化層面,去更進一步深入瞭解與欣賞台灣的文化之美。
這些年來於公於私的努力,使我因為過去政治禁錮的關係而無法在教室及生活中必修的「台灣學分」,有了彌補遺憾的良機,也讓我對於台灣得天獨厚的多樣性地理生態和多元的歷史文化所累積的瑰寶,更加珍惜。
我在一開始就表示,歐洲對於人類文明的躍升,有著十分重要的貢獻,從哲學、文學、藝術、科學、以致於影響近代史發展的民主思潮,歐洲一直是改寫歷史的先鋒,如今在歐盟大力推波助瀾下,藉由尊重多元文化價值、並創造新文明的宏大視野與行動力,企圖再一次展開建構歐洲價值的新紀元。
然而在此同時,我有一個深刻的感受,就是歐洲對亞洲乃至於台灣的認識和理解並不夠。年輕時在法國求學時,許多同輩的歐洲同學告訴我,他們讀中學的時候,從來沒有上過有關亞洲歷史、思想、宗教、藝術、古文明的課程,他們如果想知道,必須自己設法獲取這方面的知識。我們知道全世界的人口有一半以上住在亞洲,歐洲的學校教材裡對亞洲的忽視,表示當年的教育當局忽略了對其他文明和文化間的對話。另外,2004年10月,我隨著台灣外交部的國政宣達團前往英國、法國、德國、比利時,拜會政府及國會議員,發現許多人對台灣的印象很模糊,非常不了解台灣,但我也發現,如果用文化藝術的話題進行溝通或分享,很快就能拉近彼此的距離,同時也很快讓他們對台灣產生印象和興趣。
就在歐洲以教育和文化凝聚歐洲公民共識、建立大歐洲認同的時候,遠在千里之外的台灣,雖然是世界最大洋與世界最大陸地之間的小小島國,則同樣也在歷經政治和經濟的變革後,展開異中求同、整合認同的國族建構大工程,同樣也企圖以豐富瑰麗的文化藝術對內形塑人民共同的發展遠景,對外向世界展顏,這點,值得向來強調自由民主和文化優先的歐洲給予更大、更多的關注。
2008年台灣又將舉行總統大選,我想藉此機會誠懇表達心中深切的盼望,就是台灣未來的發展必須以文化作為核心價值,連同教育紮根的重要工程,一起創造台灣新遠景。在這方面,我們必須由早年跟隨美國的腳步,轉而建立自己發展的主體性,同時更應該重視並參考現在正在進行中的歐盟的做法,尤其要仔細檢視他們一個大計劃、大工程背後的哲學層次和思維的深度,以及整體實踐的邏輯和步驟,並且體認到其中的永恆價值。
當然,我同樣深切盼望,作為全球華人社會中在民主改革和文化建構這兩大核心價值上已經建立典範的台灣,能與歐洲有更積極的對話和更實質的互動往來,並且在世界的文化圖譜中相互締造更亮眼的成就!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erenlai_cover_small/video_TWandEU.jpg|}media/articles/colloque_resume_tchen.swf{/rokbox}

週四, 19 四月 2007 04:38

达娜伊谷生态公园规划者

外人说我们邹族是在「封溪护鱼」,进行「自然保育」。
当然,我们确实是不准游客在达娜伊谷胡闹,也很认真地维护自然环境,
可是,「保育」二字在我们邹族人耳中听来,实在很像那句…

「你好吗?」

外人来到我们邹族的部落,总多少会想学一点邹语。他们想的总是「你好吗?」之类的问候语。我们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有人就把这句话逐字译成邹语,变成「miko umunu?」各位看到这里,一定不知道这样讲有什么问题,因为再把这句话译成中文,它还是「你好?」但是如果把它译成英文,就可以看出问题:

问:Miko umunu?(Are you in order?)
(你是好的吗?)
答:O’ami’o kozo.(I’m not out of order.)
(我没有坏掉。)

邹族从来没有固定的问候语。平常大家见面,会依当时的情况来打招呼。比方说,「Mamiko yontan’e?」(原来你在这里啊?)或是「Na’no man’i ci hioa?」(工作很忙喔?)人与人本来就有亲疏之分,存在著各种不同程度的「恩、怨、情、仇」,所以彼此见面的用语,当然千变万化。除了依当下实际的状况而定,同时也要表达自已的感觉。例如同侪之间很久没有见面,我们会说「Ci saipa oaiti?」(真难得见到你?)但如果这句话是从长辈口中说出来,这表示他不满这年轻人不安份、到处晃,接下来大概就要准备骂人了。

邹族人的「含蓄内敛」

其实,邹族人并不是不懂直接表达自已的感觉。但我们总是把话题扯得很远,见面时不著边际地讲话,其实是在「套话」,在话题中找出适当的对应。这种对应就是要去完成彼此「问候」的形式。一不小心,则反目成仇。所以邹族的「问候」,绝不是简单一句或三言两语就可完成。人家说邹族「含蓄内敛」,就是因为如此。
但是话又说回来,我们邹族真的那么「含蓄内敛」吗?我们在部落里常听到问话「Teko uhnenu?」或「Teko moemo’vonu?」。这两句是一样的意思,都是在问「你要去哪里?」可是如果正在家里喝酒高兴,有人突然不请自来,这两句话的意思,就变成不欢迎人家来,希望人家赶快走了。这样说来,其实我们邹族有时候连「问候」都省了,反而很「直接」把自己的「感觉」表达出来。

是自然保育、还是努力赚钱?

我想,这就是外人很难了解邹族的原因。就像我参与过的「达娜伊谷自然生态公园」的部落运动,外人说我们是在「封溪护鱼」,做「自然保育」,称赞我们有理想、有干劲。但事实上,我们在山美的达娜伊谷溪究竟在做什么呢?
我们是不准游客在那里胡闹,也很认真地维持我们的自然环境,可是我们并不是在从事「自然保育」。就好像我们不会问候人家「miko umunu?」这种鬼话,我们也没有所谓「自然保育」的观念。我们其实也吃鱼,也打猎(这毕竟是我们的传统文化),跟大声疾呼「野生动物保育」的人士们,真可说是正面杠上了。但我们大张旗鼓地建立了达娜伊谷自然生态公园,我们摊在阳光下发展出一种部落的观光事业,以这样「直接」的方式提升山美的经济生活,我们其实就是在「努力赚钱」,不是吗?
所以,当外人说我们做「保育」,听在我们耳中实在很像那句「Miko umunu?」,但我们邹族「含蓄内敛」,当然不会正面纠正人家,我们会笑著回答:「O’ami’o kozo.」这句话,在这里就是说:「我们脑袋可没坏啊!」
再举一个我熟悉的例子来说明。长年以来,我在部落里从事邹族传统植物的田野访问。邹族植物的传统知识,全都跟神话故事、口传历史脱不了关系,不了解这些传说故事的话,就不可能了解邹族对传统植物的「感觉」。比方说,我们邹族传说中美丽的女神妮芙奴(Nivnu),当她被丑陋的恶女神娑耶娑哈(Soesoha)陷害,孤单地被丢在野地里想家时,她不说「好想回家」,她说的是:「家门口的oyu(刺竹)啊,把你的末稍伸过来吧。」于是她就攀著伸过来的刺竹,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连女神都这么「含蓄内敛」,被她「种」出来的我们,又怎么能不「含蓄内敛」呢?

外来客,小心别踩进「陷阱」

现在的邹族人也很「现代化」了,平日讲话也比以前少了一些「含蓄」。但我还是常常在族人的活动里,看到我们民族性里「含蓄」的这一面:我们从来不去真正说明达娜伊谷自然生态公园的底细,我们也对外界的批评指教报以「Na’no man’i ci hioa?」(你很忙嘛?)的回答。因为,有些事情一旦戳穿了,就像汉人说的,恩怨情仇怎生了得?
你好吗,外人?我们也会问候你们。我们永远欢迎你们来部落看看,说几句汉人的笑话给我们听,让我们也可以观摩学习。但是请来客别忘记,我们的女神想家的时候,想的是她家屋前的刺竹,也就是说,我们对我们自己的了解,永远都与我们的土地连在一起。所以,当来客不小心没有跨过文化的藩篱而误解了我们,请容我们「含蓄」地问一声:「Teko moemo’vonu?」──你要去哪里?千万不要不小心踩进我们的猎人刚设好的陷阱里啊。

---------------------
达娜伊谷与山美部落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02_Wen_Yin_Jieh_ch.swf{/rokbox}

週二, 27 三月 2007 09:25

庭園、公園與菜園

西歐建築師路西安•克若(Lucien Kroll)曾經說過:「世上沒有壞庭園。」人類在創造花園的時候,都將自己的夢想、對大自然的情誼與尊重、個人的美學風格以及自己最好的一部分放進去。隨著年代與空間的不同,庭園、公園與菜園都呈現不同的多元風貌。在中國式及日本式的庭園,我們可見到一道橋、一座小湖、幾棵樹、奇石錯落,我可以從庭園看出東方宇宙觀所提煉出的景致。不管東方或西方、不論北半球或是南半球,菜農都以愛心照顧菜園,有時種植一兩朵小花加以陪襯。法國凡爾賽宮內的公園井然有序,英國城堡內的園景採用不對稱造景,偶遇叢木裏的私密空間,讓人彷如回到家一般安心…

庭園規劃的秩序反映出每個文化的精神內涵,更傳達了不同文化的宗教觀。塞內加爾的庭園傳統上大都和村莊相連,往往分出下列四個類型。國王的庭園是一個禁地,裏面種植珍貴的品種;實用庭園,村民以有毒液的植物所圍起的菜園;公共庭園,村莊的中央有一口井,旁邊有一棵樹,人們圍著樹談天說地;神木,居住著護佑村莊的神靈…某些亞瑪遜河流域的印地安人是庭園達人,他們會在自己的庭院裏面種植野生植物與家用植物,庭院裏植栽分佈幾乎就是家附近森林的縮小版圖。他們認為神靈是森林的園丁,而森林就像是容納超自然生物的庭園。

根據《聖經》的記載,上帝不正是種植了一個灌溉樂園,然後把人類安置在庭園裏?耶穌不也在園子裏復活的嗎?抹大拉的馬利亞(Marie Madeleine)不是看到復活後的耶穌,還以為祂是園丁嗎?當《聖經》提及耶穌的時候,常常與兩種職業人的形象息息相關,一個是園丁,一個是制陶人。這兩項工作都需要懂得細心照顧、長久的耐心以及智慧…

我們可以從某些跡象看出文明危機的徵兆,那就是成排的大溫室所種植的小黃瓜、草莓、水生蕃茄。這些果實不受日曬,也沒有味道;企業公司在運送時用玻璃紙包裝,大量消耗可用能源。我夢想一個更有人味的世界,希望每戶人家都有一個小庭園。每個人用雙手耕種水果與蔬菜,體會春日裏植物茁壯的欣喜以及收成的快樂。大家學習引水灌溉、施用天然肥料、留住昆蟲與鳥兒在園裏優遊、假日時分邀請友人在樹蔭下棲息。

只有在照顧菜園時,我們才能學會如何照料世界。我們是否也應該給自己機會,讓地球變成一個大庭園,讓生命變得更簡單自在呢?

週二, 07 十一月 2006 04:01

北義的美味人生

因為對義大利一見鍾情,我用十幾年的時間來瞭解義大利。一九九六年起開始進口享譽國際的義大利葡萄酒和冰淇淋。為了引進義大利的美食生活文化,我從南到北跑遍大小酒莊,嘗試不同區域的酒,和七十幾歲老師傅學做冰淇淋,又向義大利媽媽們學做傳統手工菜和甜點。當然好吃的我也趁公務之便吃遍義大利的餐廳,其中有傳統家常風味的小餐館,也有國際名廚坐鎮的大餐廳,每回的旅程都讓我更喜愛義大利美食的內涵與魅力。
--Purple自序

若要瞭解她在北義的冒險生活,請見她的著作:《北義的美味人生》,皇冠文化,2004年。

相關連結
洋緹義大利餐廳網站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tories/erenlai_cover_small/video_northernItaly.jpg|}media/articles/PurpleBook01_ct.swf{/rokbox}

 


週六, 23 九月 2006 02:07

中國哲人觀水悟性

水的至柔處下,啟發老子尚雌無為的哲學理念;
水的流動不居,觸動孔子感慨「不舍晝夜」的時空變遷。
中國思想文化實賦予水,相當廣泛的社會屬性和道德內涵。

水,在中國思想文化中有著極其豐富的象徵意蘊。在先民的眼裡,水是天地萬物及其生命的本源。《管子‧水地篇》曰:「水者,何也?萬物之本原,諸生之宗室。」當混沌分化、天地初判之際,首先產生的就是水。《尚書‧洪范》:「五行,一曰水,一曰火,一曰木,一曰金,一曰土。」《禮記正義‧月令》疏:「天一生水於北,地二生火於南,天三生木於東,地四生金於西,天五生土於中。陽無偶,陰無配,未得相成。地六成水於北,與天一併;天七成火於南,與地二並;地八成木於東,與天三並;天九成金於西,與地四並;地十成土乎中,與天五並也。」唐人梁洽《水德賦》曰:「大哉乎!茲水獨靈,長以利貞,分位象於八卦,得柔謙於五行。混之不濁,流之不盈。蓄恬澹以凝潤,含虛無而洞清。其近窺也,若冰鮮與玉潔,映曙空而內澈;其遙觀也,如雨罷而日晶,澄遠氣于初晴。德之深,興上善而均美;讓之大,居下流而不爭。處地為泉源,則江漢朝宗之義立;在天為霧露,則陰陽變理之功成。辨涇渭於九流,雖眾不雜;察蚩妍於萬象,在隱皆明。」在這裡,即對滋潤生命的泉源——水,賦予了相當廣泛的社會屬性和道德內涵。

體水:道的哲學

至柔處下

從老子、孔子肇始,自然的存在物如天地、日月、山川等,在不同的思想家眼中,即呈現出多采互異的思想文化特徵。在老子看來,水的至柔處下的特性,正是其尚雌無為哲學理念的象徵。老子曰:「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以其無以易之。弱之勝強,柔之勝剛,天下莫不知,莫能行。」也就是說,水的品質屈順不爭,但它總能克服前進道路中的任何障礙,循著阻力最小的路線前行。

水之七德

老子又曰:「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並謂水有七德:「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人,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無尤。」也就是說,水的德性,總是「善利萬物」,不但利,而且善於利;不限一物,而是萬物;雖然善利萬物,而且不爭,甘「處眾人之所惡」,它是「不爭之德」的最高體現。這是「專門利人,毫不利己」的精神,這是法「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而不爭。」善利者,利而不害也,為而不爭也。聖人之為,就是「善利萬物」。聖人何止「為而不爭」?他根本是「為而不恃,成功而不居也。若此,其不欲見賢也。」他雖然善利於萬物了,卻是「不恃」、「不居」、「不欲見賢」,卻是「成功遂事而不名有,衣養萬物而不為主。」非但如此,他反而「處惡」若飴,反而「明道若昧」、「建德若偷」;反而「知其榮,守其辱」。上善若水,故幾於道。至於善為道者,對於聖人來說,體現於他們身上的德性是:

善為道者法水之德

一、居善地。善地者何?「眾人之所惡」也。善的標準,就是合於自然,就是樸素。為道之善地,是山林野外,青松流水,蓬茅陋屋,而鄙棄高樓大廈,遠離塵世紛擾,此正眾人之所惡也。
二、心善淵。但不是因為靜了便好,所以去求靜。其心善淵,是虛心弱志、無知無欲的自然境界,不求靜而自靜,是謂善淵。
三、與善人。「天道無親,恒與善人。」善人者,法此天道,體此天道,以禦人道之人也。善為道要相與志同道合者,即大道的伴侶共同學習實踐,共同研究探索,共同證道弘道,所謂肝膽相照,切磋琢磨,同化於道,溥及天下也。
四、言善信。「信言不美,美言不信。」信言,就是言而有信。不美,就是不虛假浮華,不雕琢粉飾。提倡實話實說,真話真說,說到做到,反對說假話、說空話,反對花言巧語迷弄人。言而無信,不知其可。做到了「言善信」,說話本著大道,取信於大道,取信於人民,就可以「善言者無瑕謫」了。「善言」、「善信」,言出乎道,言不離道,非道不言也。
五、正善治。正者,清靜無為之正道也。持此清靜無為,則無不治矣。「是以聖人之治也,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恒使民無知無欲;使夫智者不敢為也;無為而已,則無不治矣。」此是老子對「正善治」的自下注腳,是謂妙解。「清靜可以為天下正」,自然而已。其自正、自治、自化、自合於道,乃是「道生之,而德蓄之;物形之,而勢成之。」不得不然,勢所必然,「是以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亦恒自然也。
六、事善能。有道者,唯道是從,善法自然,其任事也,知常禦變,知和禦偏,知己自勝,知人善任,進退不離其本,動靜不失其機。因此,「夫唯道,善始且善成」,水到渠自成,攻無不克也。
七、動善時。「聖人不巧,時變是守」,「與時遷徒,應物變化」。莊子說:「靜而與陰同德,動而與陽同波」,「其動也天,其靜也地」,「夫明白於天地之德者,此之謂大本大宗,與天和者也。與天和者,謂之天樂。」(《天道篇》)行動要和合於天之道,叫做「天和」,得此天和,叫做「天樂」。這是為道的大本大宗,即根本所在。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知機其神,方能其「動善時」。可見「時」字對於為道的重要性,善時而動而進,自無危殆,自免無妄之災。
以上「七善」,是善為道者法水之德而顯現的,實乃法「天之道」的自然體現。惟是「道隱無名」而不可見。故借有形之水以喻之。詳細說它,何止萬善,實足無所不善,故為「上善」。總此七種善德,皆自不爭而來、所以才沒有怨尤。水之不爭,是其自然的本性;善為道者、聖人者之不爭,亦是其自然本性;兩者皆由於大道的本性——大公化生的外露。

觀水:儒家實踐的心法

賦山水以人文道德

如果說水的至柔處下,啟發了老子尚雌無為的哲學理念;水的流動不居,觸動了孔子對「不舍晝夜」的時空變遷的感慨;那麼也可以說是水的流向與變化,成為孟子「性善」論的有力證據。面對永不枯竭的生命之水,不僅儒家代表人物對其「仁愛」美德深受啟導,更導致許多哲人把水作為世界萬物的起源。這也就難怪孔子要「亟稱於水」,並連連感歎「水哉,水哉!」其「智者樂水,仁者樂山」兩句名言,對後世產生了深廣的影響。因為它把自然的美和人的道德情操、精神品質相溝通,從而賦予山川以人的社會屬性,在純粹物化的世界與人的精神世界之間架設了一條可以往來的通道。
孔子之後,儒家後學們對孔子具有道德哲學意味的山水觀,作了更為精細的闡釋和發揮。在《孟子》、《荀子》、《尚書大傳》、《韓詩外傳》、《說苑》以及董仲舒的《山水頌》,都對自然的山水給予了相當厚重的人文道德塗抹,從而使孔子所建立的山水與道德這條精神紐帶更為深廣。

有源有本 不舍晝夜

在問答徐子的問題時,孔子「亟稱於水,曰水哉!水哉!何取於水也。」孟子曰:「原泉混混,不舍晝夜,盈科而後進,放乎四海。有本者如是,是之取爾。苟為無本,七八月之間雨集,溝澮皆盈;其涸也,可立而待也。故聲聞過情,君子恥之。」這就集中闡述了兩個問題,一是肯定水之有源「有本」,以喻君子之立本必資於儒家之道;二是水之德性「不舍晝夜」而精進,正好契合君子鍥而不捨的修道過程。「有源」、「有本」,再加上「不舍晝夜,盈科而後進」,即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根本,又能鍥而不捨,努力躬行,完美的道德人格便借水性得以充分地顯現。所以朱熹在解釋這句話時說:「水有原本,不已而漸進以至於海。如人有實行,則亦不已而漸進,以至於極也。」顯然,儒家先哲們在對水的觀照中,是深有感悟的。故孟子曰:「觀水有術,必觀其瀾。日月有明,容光必照焉。流水之為物也,不盈科不行;君子之致於道也,不成章不達。」

以水比德

其後,荀子對儒家「觀水」之心法,有了更加精微的體認。他將儒家抽象的道德概念和水的自然特點一一比附,這種思維方式,就是《說苑‧雜言》中所載孔子對子貢獨傳的「比德」——以水性來比附儒家之道德。荀子曰:「孔子觀於東流之水,子貢問於孔子曰:君子之所以見大水必觀焉者,是何?孔子曰:夫水,大偏與諸生而無為也,似德。其流下也埤下,裾拘必循其理,似義。其洸洸乎不淈盡,似道。若有決行之,其應佚若聲響,其赴百仞之穀不懼,似勇。主量必平,似法。盈不求概,似正。淖約微達,似察。以出以入,以就鮮浩,似善化。其萬折也必東,似志。是故君子見大水必觀焉。」
總之,在儒家看來,水不僅是萬物滋生的基礎,亦是知識、道德的源泉。因此,君子要考察水,體味水,因為他所孜孜不倦追求的全部道德原則,都蘊涵在水的各種表現形態之中。
在這裡,水的特性與人的道德行為取得了一致。儒家倡導的人倫道德如「德」、「義」、「道」、「勇」、「法」、「正」、「察」、「化」、「志」等概念,皆在對水的觀照中得到了體認,後人稱之為水的「九德」。這種以物比德的思維方法,曾被儒家廣泛使用。

水性對人性之啟迪

西漢大儒董仲舒曾從九個方面闡述了水的特性及對人性道德的啟迪。他說:「水則源泉混混沄沄,晝夜不竭,既似力者。盈科後行,既似持平者。循微赴下,不遺小間,既似察者。循溪穀不迷,或奏萬里而必至,既似知者。障防山而能清淨,既似知命者。不清而入,潔清而出,既似善化者。赴千仞之壑,入而不疑,既似勇者。物皆困於火,而水獨勝之,既似武者。鹹得之而生,失之而死,既似有德者。孔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此之謂也。」

擇水:人居環境的優化

風水學中的擇水

水是自然界中非常重要的物質,其對調節氣候、淨化環境具有重要作用,人類更是須臾離不開它。但如選址不當或使用不善,它也可促成無情的洪水吞噬莊稼和房屋,或者引起污染,破壞生態系統。所以建築的選址中如何處理水的問題,也就是至關重要的問題之一。於是在中國傳統風水學中,擇水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風水理論認為「吉地不可無水」,所以「尋龍擇地須仔細,先須觀水勢」,「未看山,先看水,有山無水休尋地」,水受到了風水家的特別重視。他們認為水是山的血脈,凡尋龍至山環水聚,兩水交彙這處,水交則龍止。由於水流的彎曲緩急千變萬化,風水家也將水比做龍,明代道士蔣平階《水龍經》說是專門講水系形勢與擇地之關係的,其匯總了上百種關於住宅的吉凶水局,以供人參考。
風水家取捨水的標準,主要是以水的源流和形態為依據,水飛走則生氣散,水深處民多富,淺處民多貧,聚處民多稠,散處民多離。認為水要屈曲,橫向水流要有環抱之勢,流去之水要盤桓欲留,匯聚之水要清淨悠揚者為吉;而水有直沖斜撇,峻急激湍,反跳傾瀉之勢者為不吉。
風水理論中對水的認識除了考慮灌溉、漁鹽、飲用、去惡、舟楫、設險之利處,還很注重對水患的認識,「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認識到了水的剛柔兩面性,水淹、沖刷、浸蝕等水害使人們總結出許多合理選址和建築防禦水患等措施。較典型的例子是在河流的屈曲處選址,即是河流彎曲成弓形的內側之處,其基地為水流三面環繞。這種形勢稱為「金城環抱」。風水學中又稱其為「冠帶水」,是風水水形中的大吉形勢,所從皇家如故宮中的金水河、頤和園萬壽山前的冠帶泊岸,到民宅前的半月形風水池和眾多位住宅均由此衍出。
這種水局之所以被認為是吉利的,除了近水之利外,主要在於其基地的安全及其美學境觀。由現代水文地理學可知,河流在地形地質的限定和地球自轉引起的偏向力,形成了彎曲婉轉的狀態,彎曲之處便有了許多河曲之處,由於水力慣性的作用,河水不斷衝擊河曲的凹岸,使其不斷淘蝕坍岸,而凸岸一側則水流緩慢,泥沙不斷淤積成陸,既無洪澇之災又可擴展基地,發展住宅。同時,冠帶狀的水流曲曲如活,給人以良好的視覺享受。而反弓水被認為「退散田園守困窮」,十分不吉利。這種認識和實踐由來已久,如河南安陽的殷商建築遺址,便多設於河流的凸岸,而後世城市的選址則多不勝舉。

水源水質的考量

古代風水學中關於水的認識,大多是符合科學道理,故可多為今日選址所借用。如可選擇河流凸岸的台地上,且要高於常年洪水水位之上,避免在水流湍急,河床不穩定,死水低窪之處建房等等。除此之外,對水源水質也要詳加注意。就水源來說,不外有三種,其一是井水,井址的選擇應考慮到水量、水質、防止污染等因素。盡可能設在地下水污染源的上游,方便取水處。要求井位地勢乾燥,不易積水,周圍二十至三十公尺內無滲水廁所、糞坑、畜圈、垃圾場和工業廢水等污染源。其二為泉水,常見於山坡和山腳下,水質良好和水量充沛的泉水不僅是適宜的水源,而且還有淨化空氣和美化環境的作用,所以住宅周圍有山泉者,當為吉利之住宅。風水學說:「有山泉融注於宅前者,凡味甘色瑩氣香,四時不涸不溢,夏涼冬暖者為嘉泉,主富貴長壽。」其三為地面水,如江河湖泊和蓄存雨水等,此類水污染情況較井水和泉水嚴重,所以水的飲用取水點盡量選在聚落點河流的上游,排污點設在下游。如有條件飲用的水最好在岸邊設砂濾井,淨化水質提高水的清潔衛生程度。
就水質方面來說,以觀察品嚐的簡單易行方法來判斷時,當掌握水應清沏、透明、無色、無臭、無異味、味甘等。有條件的應當作化學生物試驗,檢查水的軟硬度、礦物含量和細菌含量等。看來,對水環境的考慮不外注意水勢、水源、水質三方面而已。

先民已重環境選擇

眾多考古資料證明,重視人的居住環境,這是中國本土文化中一項重要的內容。早在六、七千年前的中華先民們對自身居住環境的選擇與認識已達相當高的水平。仰紹文化時期聚落的選址已有了很明顯的「環境選擇」的傾向,其表現主要有:一、靠近水源,不僅便於生活取水,而且有利於農業生產的發展。二、位於河流交匯處,交通便利。三、處於河流階地上,不僅有肥沃的耕作土壤,而且能避免受洪水侵襲。四、如在山坡時,一般處向陽坡。如半坡遺址即為依山傍水、兩水交匯環抱的典型上吉風水格局。
頗具啟發的是,這些村落多被現代村落或城鎮所疊壓,如河南洪水沿岸某一段範圍內,在十五個現代村落中就發現了十一處新石器時代的村落遺址。甘肅渭河沿岸七十公里的範圍內,就發現了六十九處遺址。可見,遠古時代的人們對聚落選址因素的考慮很是講究,這個古老的傳統根深蒂固地遺留在後人的腦海中,並具體顯現在許多現代城市、村鎮的選址與建設中。
從上古文化遺址情況中還可判斷,人們聚居的地區,已出現了較為明確的功能分區。如半坡遺址中,墓地被安排在居民區之外,居民區與墓葬區的有意識分離,成為後來區分陰宅、陽宅的前兆。新石器時代原始居住形式的不斷改進,反映了人們隨環境而變化的適應能力,對原始聚落的位置選擇,也體現了遠古先民對居住環境的質量有了較高的認識水平。總之,人們在觀察環境的同時,開始了主動的選擇環境。
從殷商之際的宮室遺址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人們對河流與居住環境之關係的認識已達到相當高的水平。在今河南安陽西北兩公里的小屯村,是殷商王朝的首都。這裡洹水自西北折而向南,又轉而向東流去。就在這條河流的兩岸,其南岸河灣處的小屯村一帶,是商朝宮室的所在地;宮室的西、南、東南以及洹河以東的大片地段,則是平民及中小貴族的居住地、作坊和墓地等;其北岸的侯家村、武官村一帶則為商王和貴族的陵墓區。需要強調的是,無論是宮室區、民居區還是生產區、陵墓區,它們都是位於河水曲折懷抱之處,這充分證明了後世風水學中追求「曲則貴吉」理念源遠流長。正如《博山篇‧論水》中所說:「洋潮汪汪,水格之富。彎環曲折,水格之貴。」蔣平階《水龍經》亦曰:「自然水法君須記,無非屈曲有情意,來不欲沖去不直,橫須繞抱及彎環。」「水見三彎,福壽安閒,屈曲來朝,榮華富繞。」總之,對水流的要求是要「彎環繞抱」,講究「曲則有情」,因為「河水之彎曲乃龍氣之聚會也。」(《陽宅撮要》)
再則,風水學中以河曲之內為吉地,河曲外側為凶地。《堪輿泄祕》曰:「水抱邊可尋地,水反邊不可下。」《水龍經》亦認為,凡「反飛水」、「反跳水」、「重反水」、「反弓水」一類的地形均為凶地,不利於生養居住。所謂「欲水之有情,喜其回環朝穴。水乃龍之接脈,忌乎沖射反弓。」顯然,這是古代先民在對河流地區的自然環境與城鄉建築之關係作了長期的觀察與實踐中得出的結論,這一結論與現代河流地貌關於河曲的變化規律是相吻合的。換而言之,古代建築風水學中所總結的「水抱有情為吉」的觀點,就是根源於此種科學認識的基礎之上。

現代意義的風水寶地

從現代城市建設的角度上看,也需要考慮整個地域的自然地理條件與生態系統。每一地域都有它特定的岩性、構造、氣候、土質、植被及水文狀況。只有當該區域各種綜合自然地理要素相互協調、彼此補益時,才會使整個環境內的「氣」順暢活潑,充滿生機活力,從而造就理想的「風水寶地」,一個非常良好的生活環境。
對於中國常見的倚山面水的城市、村落而言,本身就是一個具有生態學意義的典型環境。其科學的價值是:背後的靠山,有利於抵擋冬季北來的寒風;面朝流水,即能接納夏日南來的涼風,又能享有灌溉、舟楫、養殖之利;朝陽之勢,便於得到良好的日照;緩坡階地,則可避免淹澇之災;周圍植被鬱鬱,即可涵養水源,保持水土,又能調節小氣候,獲得一些薪柴。這些不同特徵的環境因素綜合在一起,便造就了一個有機的生態環境。這個富有生態意象、充滿生機活力的城市或村鎮,也就是古代建築風水學中始終追求的風水寶地。
風水最重理想環境的選擇,而風水的理想環境主要由山和水構成,其中尤以水為生氣之源。《水龍經》中說:「穴雖在山,禍福在水。」「夫石為山之骨,土為山之肉,水為山之血脈,草木為山之皮毛,皆血脈之貫通也。」因為石為山之骨,水為山之血脈。山以水為血脈,本身就是有機的。《黃帝宅經》的觀點更為明確:「宅以形勢為身體,以泉水為血脈,以土地為皮肉,以草木為毛髮,以舍屋為衣服,以門戶為冠帶,若得如斯,是事儼雅,乃為上吉。」這裡明顯地把宅舍作為大地有機體的一部分,強調建築與周圍環境的和諧,這是風水關於建築思想的主旨。
中國古代建築受風水影響最大的就是追求一個適宜的大地氣場,即對人的生長發育最為有利的外環境。這個環境要山青水秀,風調雨順。因為有山便有「骨」,有水便能「活」,山水相匹,相得益彰。所以,幾乎所有風水環境均講究山水相配,並按照一定的風水空間結構進行組合。為什麼許多風水地能成為人們修心養性、休養生息的理想場所呢?原因在於其山水組合合理,能給人一種幽雅舒適、心曠神怡的感覺。從這種意義上講,「地靈人傑」並不是沒有道理的。難怪乎人們會孜孜以求合理組合的山水環境。

【人籟論辨月刊第4期,2004年4月】


週五, 01 九月 2006 00:00

開闢千里步道‧再造台灣價值

台灣為了發展經濟,已犧牲了太多珍貴的人文價值…

我們先來勾繪這樣的夢想:有一天,台灣會出現一條眾志成城、名聞遐邇的千里步道,環島一週。你可以騎著單車走一圈,也可以選擇某個區段,走上半天或一天,沿途領略台灣僅存的美麗風光。你手上有本小冊子,告訴你不遠處有個田園民宿可以落腳,並介紹步道附近的林相與生物、周邊的古蹟、文史據點及藝文活動,讓你的健行成為一趟豐富的文化之旅。
這條千里步道,臨山近海,走入平原。白天,你看見沿途美麗的花草與田舍,夜裡,你在星光下低迴,在流螢中目眩神搖。在這條步道上,你並不急著走直線。因為,追求快速,急走直線的結果,只是回到原點。這條步道蜿蜒曲折,卻讓你看到無限…
這個夢想可能實現嗎?當然有。因為,如果你說有、他說有,千千萬萬的你我他都說有,這個夢便會實現。當然,困難一定會有。最主要的三道關卡:民間有無力量?地主肯不肯?政府願不願意做?
民間的力量有多大,就看你我他的響應,看看有多少人願意一起做這個大夢。前些日子,幾個國中生騎單車環島一週,有人問他們:「你們繞了台灣一圈,看到了什麼?」孩子們面無表情,只有其中一個說:「台灣到處都一樣醜,醜得一模一樣。」日本作家富樫史生,去年來台徒步環島七十九天,回去時丟了一句話:「台灣是不適宜人走路的地方。」
啊!FORMOSA,美麗之島,從何時起變得這般醜陋?請把你的感慨傳出去,喚醒你身邊的人張開眼睛、打開耳朵。當一波波的感慨不斷傳出去,便會聚集一群群的行動者,產生一股強大的力量。
步道沿途要停止經濟開發,地主當然會反對。但步道完成後,也會創造另一種「商機」:民宿、餐飲、深度旅遊…未嘗不是更大的利基。另外,一條美麗的千里步道,將成為台灣的觀光景點,提高台灣的國際能見度。為了舉辦台灣博覽會,政府可以編列百億預算,千里步道難道不該投注更多資源?相對於博覽會的曇花一現,千里步道更能長久融入人民的生活。
半世紀來,台灣為了經濟,已經犧牲太多珍貴的人文價值。藉由千里步道的規劃與開闢,讓我們走出擴張主義,重新出發,去探討根本的價值問題,從而改變我們的生活。十多年來,「政治台灣」早已淹沒了「文化台灣」。能不能在這一次,讓「文化台灣」也迴盪出一圈圈的漣漪?
今日,讓我們走出家門,去探查一段小徑。不論是山路、產業道路或鄉村小道都好。然後,我們一起來「接龍」,連接成一條環島步道,並展開連署,邀民意代表協助,請政府保護這條步道免於經濟開發,並投入資源,促其實現。
此外,我們更要發展一套周延可行的公共論述,並與地主進行深層對話,尋求支持。我們最終希望,透過這條步道,引入新的價值觀,具體而真切地討論經濟開發與生態人文之間的矛盾,人與自然如何相處的種種問題,創造出新的行動場域,再造台灣新價值。

【人籟論辨月刊第27期,2006年5月】

相關連結

千里步道最新訊息

-------------------------------
我要訂人籟


週四, 28 六月 2007 02:50

我相信

我相信,一個人如果要真正解決自己的問題,首先必須懂得超然地看待自己的問題,以開放、謙和的態度,讓其他人同樣能夠看到這些問題。當問題被人所分享時,問題就會被承擔。分擔問題,需要兩個前提:(一)能夠把困難點說給別人聽,同時願意接受別人的幫助。(二)懂得分擔別人的困難,聆聽他人的困難,當自己遇到困難時,反過來比較容易說清楚自己的癥結所在,別人也比較容易理解你的問題是什麼。
若要懂得給予,必須先學會接受;若要懂得接受,必須先學會給予。
我相信,不同的人、不同的國家與不同的文化之間,彼此是能夠交流的。我和許多國家的志願者工作,學習到很多寶貴的經驗。這些志願者來到我這裡學習,他們先前的經歷與想法我並不知道。我學會了很多,因為我學會如何教他們:許多年輕的外國志願者對中國有錯誤的刻板印象,有的自己沒有真正體驗過群體生活,還有許多人有自己的心理問題。雖然說他們是來幫忙的,但他們也需要人幫他們。我很願意帶他們,我很有耐心地做,他們帶來了許多貢獻,很多時候並不是他們事先所預期的。我們很難知道,當我們給予的時候,什麼是最寶貴的東西。對我來說,當我們交流的時候,也就是一個人接受被人改變的時刻,個人往前推進,整個人類的發展也隨之往前邁進。
我相信,人類需要多樣性。文化、習慣、生活經驗的豐富多元能夠確保生命的豐厚與延續。我不喜歡一致化,我喜歡豐繁、躍動、顏色與意見的多采多姿。
我相信社區。我喜歡看到有人在社區照料弱勢團體,我喜歡看到地方上籌辦的節慶活動,我相信一個地方開始展望自己的視野、夢想,就是從養護一個小公園或是共同做一件事情開始。我相信建立社區人際情誼有助於推展多樣性。如果每個社區都長得一樣,我會很難過。我希望中國不管哪一個社區、村落、鄉鎮,都能夠延展自己與眾不同的特色。
我相信可持續發展。我相信可持續發展將使我們更加注重既有的資源,使我們用水不浪費,改善生產習性與消費習慣,尊重大自然的平衡,不亂砍樹…我相信,如果我們能重視社區與多樣性,中國必定能夠成為經濟發展模範,成為一個朝向人性發展並尊重大自然的發展模範。對我來說,照顧弱勢、維護大自然平衡兩者同樣第一優先,而且是道理相通的挑戰。
我相信,我們都越來越「變成」我們自己。我們必須要有信心,從自己做起;我們必須跳脫自己的侷限,不斷朝向變成自己的道路前行。我知道我自己還有還很多事要看要學,我並不能說自己是個完人。當我不斷探索他人豐富的 一面,我就會把這些豐富面逐漸納於己內,我越來越變成我自己。我希望我變成我自己的同時,在與你同行的路上共享人間博愛。




第 4 頁,共 4 頁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六月 2011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3173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