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四, 27 九月 2007
週五, 28 九月 2007 02:32

梦的出口

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出神地望著铁窗外光灿的晨曦,思绪好不容易寻回梦与记忆的交叠,回到那不可希冀的海滨童年。

早晨,将醒未醒,在冰冷的地板上,不想动。
昨夜梦里还来不及沉淀的思绪,好像空气中的尘埃,飘浮不定。我看见金黄的晨曦张牙舞爪地想要染指这一屋子的慵懒。一会儿,那阳光顺著铁窗滑落,宛如倾斜的一把刀,狠狠刺入白墙,穿透我的身体扬长而去。
忽然,我记起了昨夜的梦。童年的阳光也是这般耀眼吧!
小时候的家就在海边。绿色的海,透著些许寂寞,远远望去,像极无垠的草原。晃著白沫的浪潮是猎人设置的陷阱,每年总要带走几条冤魂。村里的老人说:「那是鬼船在招募水手。」我从不理会那些古老的传说。一整个夏天把自己泡在那个绿色大澡缸里,是人生最幸福的事。
直到有一年,村子里连续淹死几个小孩,老妈便禁止我再下水。我努力跟她解释,「那些人泳技不佳,当然会出事,我…」老妈大手一挥,阻止我再讲下去。她的眼神透著一股杀气,警告我别想违抗旨意,否则,下场会很惨。
那一年夏天,我的幸福活生生地给拦腰斩断,只好每天坐在岸边看著别人幸福。那些小孩一下子玩水,一下子放风筝。就在太阳快被海水吞没时,风筝的尾巴和孩子们的影子越来越长,而我的童年却一寸一寸地缩短,缩成一串回忆和想念。
还好,我有梦。回忆走了又来,以另一种方式出现。
每天都有人在大牢的地板上醒来,同样的铁窗,同样的眼神,眼底掠过的忧郁只是刹那的共鸣。未来,对我而言只剩下等待;等待日子串起的寂寞。
或许梦还会再出现,像一道月芒游走于漆黑的夜空;或许,永远都不会了。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Dream.jpg{/rokbox}
週五, 28 九月 2007 02:31

放胆去想.放胆去画

作者魏明德鼓励我们放胆去想:思考,就是敢于新生。思考,就是敢于冒险。画家李金远的数位艺术作品,正是实践放胆思考的最佳例子。

在思想的牧场上
嬉游

思考,真正思考的人,好像我认识得并不多。在思路上勇往直前,不在乎风险放胆去想的人我认识得也很少。相反的,我遇过一些有学问的人,懂得将自己所学写成前后连贯的评论。我也遇过一些人,我不得不赞赏他们的博学。对于熟稔技术面知识的人,我也十分钦佩。
虽然有些人宣称自己不属任何学派,不受任何人影响,然而他们知道自己身归何处。从何开始,从何结束,他们本能地知道自己思想天地的界线。他们激扬自己的才能,在思想的牧场上嬉游,不需要依赖电线。思想天地有的大,有的小,虽然他们不会说出自己天地的宽窄,但他们认为「思考」这样的活动需要不断被确认、重复、停驻。
这样说好像表示我自己是个懂得放胆思考的人。其实我只是懂得依赖某些珍贵而看来不连贯的经验。然而,我觉得有必要检视这些片段的经验,重新回顾出新意义,思考今日什么是思考。而且,我还要探索「思考」的欲求,它如何在片刻内乍现又远远而来,给我们清晰的思路?我觉得似乎必须把这些问题弄清楚,我们才能学会思考或是说重新学会思考,往后我们才能思考地更深、更全面。
思考这样的行动,首先必须将过去自认为学到的东西凝固,了解「思考」这样的行动如何在我内结晶,就像物质从液态形成晶体的结晶过程,「思考」如何以最简洁、最剧烈、最具争议或者说最软弱的方式在我内开花结果。我再拿这些结晶进一步审视、推敲、凿刻,或者弃绝,或者重新建构新思想。

思考,
就是寻找入口与出口

到底「思考」是什么?思考,就是开始。这一天,思考撞击我信念的起源,同时撞击他人信念的源头,我决定开凿自己与他人的内在矿坑,直到见光为止。思考,就是寻找入口与出口(两者是同一回事)。平日,找不到任何进出口;隔天,在隧道里开挖,重新开始找。出入口会挪移,想法总是在开始的时候更换新貌。
思考,也就是在我的思考里不能舍弃我自己的存在,思考动员我的身心,我的性情与才能,如记忆、才智、自由、欲望…我面对自己,重新找到自我。我必须面对形塑我的一切质土以及过去的点滴,并与之战斗,有时激烈,有时和睦。
我必须走到真理的前锋,不当停滞的死水,而是灵动的存在。真理将与我个人的生命体验奏出和弦,让我自己的生命光亮,并给予过去的生命一个意义。
思考,就是不欺骗。对于思考行为的两难,拒绝采取漠视的态度。思考,就是重新踏出开始的步伐。

分与聚,
朝向本源流动

思考,将三整合为一:生命、真理、生命与真理相通的道路。
思考,就是敢于新生。
新生是什么?新生,就是诞生。思想诞生,生命诞生,我生命的真理诞生,他人生命的真理诞生。在一片黑暗中,在通透的光中,呼喊、微笑、说话…
思考,就是敢于孤单,不断寻索箴言。瞬间,我与他人有了连结,火从石里喷燃,他人的生命与我自己的生命通向同一个起点,同一个起源。思考,就是离分;思考,就是聚合。
思考,就像火一样,熔毁、苗旺。思考的体验,集结了哲学家、科学家、神秘家、艺术家,简单说──男人与女人,这些人不断寻索如何活跃思想的跳动。真正的思想超越学科、知识,朝向本源流动。
思考,就是敢于放弃、抛弃、重新开始,在思想不断更新的律动中寓居,离居,深居。思考,就是冒险。对于我思想的起源、视野,思索的对象,敢于赋予生命,使之燃而不灭。

专注,
明确地前进

思考,简单来说,就是专注两个字。做到最高点,就是纯然的专注。明确地定义与前进:思考,就是保有警觉心,避开陈腔滥调,避免逻辑失误。对于使用的字词,注意其意义与影响,注意对方的反应…专注是思考的良友,纯然的专注来自静默,字词、影像、光逐一跃出。专注等同于欲求,胆子是思考的基础。

思考,
就是呼吸

思考变成了律动,传达了书中的词句、绘画作品中的线条、音乐的旋律,静坐冥想者的呼吸。如果找到了这样的律动,思考就变成一个自然而然的行为。思考,就是呼吸。思考的律动传递出思索对象核心的涌动,思想随之跃然。思考与被思考物来自同样的源动。

有信仰,
就不必思考?

有信仰的人往往不敢跨步去思考,好像思考是一种禁忌,以为信仰本身禁止思考,或是说信仰本身代替了思考。某些有信仰的人,可能会认为信仰得多一点,就可以思考得少一点。
真实的信仰只会提升思考。若没有思考,没有批评,没有确立,信仰本身便无法成立,只会成为情感、知识上相互取暖的崇拜中心。真正的信仰不怕挑战与更新,原来上主和我想的不一样…真正的信仰等待思想前来挖掘,深凿,净化,赋予新的生命。真正的思考不是死硬的,它会带来生命,它会助燃火苗。
思考的铺陈属于智力的活动。但这样智力的活动需要意愿、欲求、想像力同行,才能往前推展,甚至在思考之前,就必须要有这样的特质,为思考这样的行为铺路。整合这些特质时,切莫忘了批评的视角。如此,思想将会越深越宽广。如果只有固定不变,思想会失去延续的起点。这是理性、意愿、爱的共通默契:思想在直觉中开始,在直觉中达到圆熟,一旦思考起身而动,瞬间打动真实人心。

纯然的专注,
涌动著没有杂质的爱

前面说过,思考最高致的表现是纯然的专注。这就是爱,没有杂质的爱。一片汪洋里,爱与思考的律动逐浪。纯然的专注变成事物核心的真实存在。直觉,预知事物存在的闪光。
吊诡的是,透过专注的力量,信仰、思考、爱三者涌著律动,新浪追前浪,律动的海心是信、望、爱的欲求。这三者的涌动越是汹涌、变动、迈向浪头,就越朝向平静、歇息、合一。

越是封闭,
悲伤就越有养分

思考是一条道路。当我们铺陈思绪时,发现思考无所不在。思考让你安憩,思考让你活跃。思考是否定,思考是肯定。思考回归本源,思考走向熟满。思考在远方,思考在当下。思考是舍,思考是取。思考是孤寂,思考是与他者合一。
思考不苍白,也不哀伤。思考的底色是欲求,载满了喜悦。思考对战忧伤。越是封闭,悲伤就越有养分;越是不思考,悲伤越是茁壮。悲伤在你内反刍,悲伤是不思考的一项产物。
放胆思考,勇于新生。吸润空气、光亮,切莫停步。切莫畏惧喜悦的诞生。

如孩子般,
找回思考的火苗

为什么思考?我们如何开始思考?也许,更正确问,我们应该问:「为什么我们不思考?」「我们怎么不思考了?」发问、惊讶、寻思,这对孩子来说都是很自然的事。
思考是很自然的事,但我们必须不断学习思考。这和绘画很像,大家小时候都有拿笔涂鸦的创意,长大后才发现需要学习用笔用色的原则。我们因为急著接受教育,急著长大,人生初期的火花转瞬间沉入地,被埋在瓮里,然而这样的火花并没有熄灭。有一天,火苗将旺盛、燃烧、照耀。

答案不是结束,
是为了寻找更宽广的答案

我梦想的教育,对于孩子的提问,给的答案都能够帮助孩子思索,不会把孩子关在笼子里:不但能满足孩子的好奇心,而且启发孩子更多的好奇本性。也许这样的教育一开始不会为人所接受,也许一开始孩子对这样的答案一点安全感也没有,因为他们得到的答案让他们知道自己必须去探索的竟是无边无际。也许人生某个阶段我们必须停下来,只去学习而不要去思考。

停顿,
中断思考的智慧

但是,可别把这个想法当成人生的全部。思考和学习相辅相成,不过我必须指出两者的心智活动不外有一个竞争关系。思考无法分分秒秒,思考是一种智慧,懂得停止思考更是一种智慧:统整片面学到的知识、信念,享受与人同在的情感交流,过日子,沉睡,做梦——梦想与思考有一定的关连。思考是一项行为,思考是一个行动,世上没有一个活动是可以连续而不中断的。睡眠时虽然呼吸,但也有起有落。

渡越,
探索万物

学习,学习思考。

思考有岁数。

思考,渡越。思考是为了渡越,渡越是为了思考。

思考有岁,想法有品。

一开始,实践先于思考,渐渐地智慧与方法累积交织,适于探索万物。

思考,有时是为了放空。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OserPenserOserPeindre.swf{/rokbox}
週五, 28 九月 2007 02:31

竞技场上容不下女人?

运动的精神在于自我挑战,而不是你输我赢的竞争;体育运动应是充满人性的,而不是培养自私、攻击与暴力的性格。

现在的体育运动强调竞争与输赢,追求「更高、更远、更快」,但是却不强调肢体的柔软、协调、优美与团队合作。因为,当运动与男性特质画上等号,情感表达的特质就会遭受压抑。而且运动教练往往是男性,以胜利为最重要的目标。运动,原本应该是一种最忘我的身体高峰经验,却变成你输我赢的竞赛。
此一现象在选手的训练过程中最为明显。在球队中,男子球员必须绝对服从教练(年长男性)的指导,必须将球队与胜利放在最高的位置,要杜绝外界的诱惑(尤其女性),并且要经得起痛苦的训练与比赛过程,选手受到要求不断地施加痛苦在对手甚至队友身上。在运动场上要展现出最阳刚且坚毅不屈的精神,在球场上表现得「像个娘们」成为男球员最大的耻辱,而某些教练还会利用摆放女性衣物(如胸罩)在球员的衣柜中来表示该球员太过软弱。在这样的价值观底下,女性如果强调人际互动或道德价值更胜于个人成就,会被认为没有好胜心;如果强调个人成就,又会被视为没有女人味。
运动中的男性价值也展现在为男选手加油的女性啦啦队角色。啦啦队除了十分强调身体外表,更加强了女性「陪伴」的刻板印象。啦啦队员当中虽然也有男性,然而都属于「竞技啦啦队」,而非纯粹在场边加油的角色。在啦啦队里面,男性通常必须负责诸如抛、接等动作,展现其肌力与耐力,而不是搔首弄姿、舞蹈性成分高的「女性」动作。参加啦啦队的男性,即便他是如何的轻盈,都不可能被抛掷或像女生一样站在人形金字塔顶端,洋溢著可人的微笑,因为没有人能够接受男人如女性般轻盈。总之,在运动世界里,男性气概的展现在于身体的强壮,拥有肌肉代表拥有权力。
无论如何,运动应该是人性的,参与运动的结果,不应该在培养自私、攻击与暴力的人格;运动的精神应该在于自我挑战而不是彼此竞争。
很多男同志小时候很难想像自己以后可以成为运动员,因为男同志与运动员形象是互相抵触的,这也使得他们缺乏正面典范。既使有运动员是男同志,他也必须隐藏蒙混(passing)像个异性恋者,因为这是一个异性恋主宰的社会,尤其在运动界。若不如此,可能会危及他在团队中的地位或工作。
台湾的性别研究在近二十年来辛苦经营,其成就已经超越许多邻国的表现,然而在体育学术界仍然著重选手技能的研究,甚少关心运动中的情意表现,从女性主义观点来研究运动与体育,恐怕轻则被认为不够学术,重则让人敬而远之。期许有更多的女性主义者能够加入运动研究的行列,因为我们都是体育教育的接受者,以及运动的主体。
----------------------------------
注:本文部分内容发表于《两性平等教育季刊》2006年7月号。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manequins01.jpg{/rokbox}
週五, 28 九月 2007 02:29

爱情天堂

格林童话中,白雪公主与白马王子的爱情人人称羡。
这里要说的,是阿雪如何成为公主的故事。

阿雪在爱情的欢喜中忧虑。她指了指身后的照片,露出无限喜悦之情:「就是他啦!」
照片里是个洁净、俊美的男子,这幅放大的照片和她住的小地方显得极不相称。她住在老旧社区,和人合租,房间只用木板相隔。她说话的时候抱著电锅,说著说著嘴巴就会漾起笑意。她唯一的忧虑,可能是他的学位越拿越高。而他的高学位,好像就靠著她的善解人意和佳肴所供给的后盾支撑。
她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才读高中;他常来会计部门找她,就为了看她。现在他读完大学、硕士之后,就要攻读博士了。博士班毕业后,肯定是学术界挽留的人才。她提到他,总会闪起幸福的光辉。他鼓励她读书,跟她谈论知识,常常带她去听歌剧。为了他,她努力考上专科,但是工作性质还是没变,普考也没被录取。
她和他分分合合,主要是因为他的母亲坚决反对。他的母亲觉得两人落差太大:她学历太低,年纪太大,往后的职业也不够相配。爱情神话时时濒于破灭的边缘。
再一次见到她,她订婚了,但对象不是他。她说她死心了,不想再等了。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已经依照母亲的意思,和博士班同学在一起,而且是公开的一对恋人。有一天,他的现任女友跑到她家找她,她让姊姊出面。她姊姊回头转述说,他的女友口口声声说他只爱她。
她的婚约是人提亲的,对象是个公司的老板。当我见到他们,正是过年期间,她的未婚夫找了几个朋友到她家拜访。说到「他们」,其实还不算是一对,因为她不让未婚夫碰她的手。未婚夫没有满肚子的学术资料库,但是看起来和善可亲。她躲在众人里面,未婚夫往东,她就往西。吃完午餐后,她的未婚夫提议众人开车出游,「他们」也没有共乘一部车。坐在她姊姊开车的车里,她谈的还是他。说来也巧,怎么她姊姊开车就经过他家,正好见到他和现任女友背影,两人提著大包小包的,关上后车厢,正要进家门。她的进度是婚约,他的进度是两人的距离。
婚后,阿雪在为人妻的日子里欢喜,大家都说她很幸福。她把家里布置成一个王宫,大家都想到她家里朝圣。她像是嫁到枝头当凤凰一样,在娘家变得很有地位。连要拿一张卫生纸,晚辈都勤于服务。金钱似乎有一种魔力,可以补偿婚前的悲伤;金钱似乎也有一种吸引力,可以掌控别人前进的方向。她开始抛弃过去,很有自信地数说以前情人的不是。她现在喜欢待在家里,被自己喜爱的东西围绕。不知怎么的,面对眼前这个骄傲的阿雪,我却怀念起以前那个喜爱求知、乐于与人为善的阿雪。究竟是智识上的满足,还是经济上的安全感,让我们接近爱情的天堂?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Paradis_Amour.jpg{/rokbox}
週五, 28 九月 2007 02:23

新經驗與新視野

我沒到外面打過工。我的丈夫和我的三個孩子也沒有出去打工。不過,我知道為什麼很多人想出去。我聽過很多故事。有的人在路上餓肚子,有的人沒找到好工作,有的人摘田裡的玉米吃,有的人在戶外過夜。這些人通常不想再外出打工。有的人在城市找到工作,帶回來2,000 或3,000 人民幣。
對村莊來說,外出打工有好有壞。如果我們需要人手,我們找不到人。出去打工錢多一些,但並多不了多少。等回到村莊,又無法真正改善村莊的現況。再說,在外面待得比較久的年輕人,他們可以把新經驗與新視野帶回來。很多人帶著挫折與失敗而歸,回來以後什麼能量都沒有。實際上,很多人存不了什麼錢,大概比到田裡工作稍微多一點。
還有一個挫折是,如果爸爸媽媽兩個人一起出去,對孩子並不好,因為孩子多半變得憂愁,而且生活壓力相對變大。為什麼父母要一起離開?這點我弄不明白。
如果能在大城市學到東西,我覺得這對村莊本身有益處。我們需要科學,需要用新的方法養牛、種田、做衣服、種菜等等,這都是好事。人不在,又要發展村莊,這是不可能的事,培養一個小組幫助地方發展應該是折衷辦法。我對做衣裳感到很有興趣。
對,發展旅遊是好事。如果這裡設一個旅遊中心,我們的生活也許會更好,但目前這裡仍缺乏吸引力。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jiji.jpg{/rokbox}
週五, 28 九月 2007 02:22

為了生活而打拼

2006年8月,我參加一個培訓,參加的都是想要到外面打工的人,但最後我並沒有離開。我丈夫一個人出去,五個月以後,他拿了一萬人民幣回來。後來他又離開,但我現在我不知道他在哪裡,到現在五個月了。他第一次打工是到蘭坪。
我們有三個孩子。最大的剛從小學畢業,班上排名第四。我們需要錢讓孩子升學,其他賺的錢就作為生活開銷。我們沒有其他生涯規劃。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Yangjiajia.jpg{/rokbox}
週五, 28 九月 2007 02:20

我還要出去

很久以前,大概是五六年前,我第一次到外面打工,到德昌。之後,大概三四年前,我到新疆收割棉花,但我們被騙了,連一塊錢也沒拿到。2005年,我到上海一年。最近這次,我和我妻子到溫州工作一年,我做建築,我太太在玩具工廠。
有人召集五十到六十個人,其中五六個人是同村的人,大家相互照應。
只要回到村,我就照往常一樣照顧田地。這裡沒什麼經濟刺激或是遠景。沒有孩子、配偶的,到外面待得一點,結婚的大部分早點回家鄉。
從第一次到最近一次打工,前前後後我差不多拿給我的父母一萬人民幣。我的父母買了綿羊、馬和母牛。
在外面,我不覺得被歧視。其他看到我們的皮膚,知道我們是少數人,他們對我們都很好。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XiaZhijun.swf{/rokbox}
週五, 28 九月 2007 02:19

孩子的教育費

2007 年,我和我的妻子去江蘇,建築做了兩個月。我們一起離開,一起回來。工作很累人。我們做磚塊,一塊磚一分錢,一個月領差不多700 人民幣。我做夜班,從晚上八點做到早上九點,白天我睡不著。
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想出去工作,因為我必須付孩子的教育費。老大21歲,老二17歲,老三是個女孩, 13歲。老大在西昌讀高中。
最好的工作是做建築,我們會挖地基。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Xiazhengming.jpg{/rokbox}
週五, 28 九月 2007 02:18

我想看外面的世界

我放棄了學業。我初中一年級唸到下學期末。我的成績不好,而且我很不快樂。我後來聽說有機會到上海工作,我準備去。我覺得這樣很好。
我知道很多人在外面工作。他們說工作容易,薪水好。他們也說常常想家,不過沒法回來。
我想到外面待多久?一年、二年、三年或者四年。我是想離開的人。我離開學校的時候,父親很不愉快,但他不反對我到上海去,他覺得很安全。我想要看外面的世界。做什麼,學什麼,我還不太知道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LiuFang.swf{/rokbox}
週五, 28 九月 2007 02:17

我不打工

我住在白烏第一村。我沒有打過工,雖然我的朋友都出去打工。差不多兩年前,我買了一輛卡車,然後開始買賣羊皮、玉米和四川胡椒。我每個月到西昌兩次。
我的朋友到外面,遭遇每個人不同。有的人帶回來幾千人民幣,有的人兩手空空地回來。每個人都想回家。他們說,在外頭賺錢很辛苦,代價很高,甚至沒有時間上洗手間!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Mawihe.jpg{/rokbox}
第 1 頁,共 3 頁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三月 2021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7726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