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二, 29 四月 2014
週三, 30 四月 2014 00:00

光與寧靜的構成

在梧桐樹下的光影,以及籃球場旁的斜影,幫助我走進維梅爾畫中的世界,感受天光與靈光。

維梅爾的作品《讀信的藍衣女子》,畫中透亮的光,讓我想起上海校園中的一場漫步。惠洛克(Arthur K. Wheelock, Jr)寫過的一本著作,《維梅爾──繪畫的藝術》(Vermeer&the Art of Painting)(耶魯大學出版社出版),曾這麼寫道:「維梅爾的影像,不管是一個專注於沉思的人物或是街道的一景,給予我們深刻的感受,喚醒我們生命中瞬間即逝的時刻或是事件,我們幾乎無法意識到它們的存在。維梅爾的天分捕捉住定格的美感,與我們自身的經驗相連繫。」

室內的光線,女子專注讀信的距離,她與遠方寫信人的距離,令我們想起人與上天的距離。惠洛克又說:「溫暖的光線,場景的靜謐,一切吸引著觀者,同時與觀者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上海校園中的一趟漫步,就像觀賞一幅維梅爾的畫,都是一趟心靈旅程。幸好您還在,幸好您在樹下的薄霧中,您也在繁華裡。上天是我最美的相信。

(圖片: 上海校園中的一場漫步)

週三, 30 四月 2014 00:00

春曉中的徐光啟紀念公園

復活節的翌日,我在徐家匯教堂旁見到向聖女路得的瞻仰者,並與幾位友人參觀附近的徐光啟紀念公園。談到徐光啟不能不談利瑪竇。利瑪竇把儒學經典《四書》翻譯成拉丁文,介紹到歐洲,後來被稱為「西方漢學之父」。利瑪竇愛慕中國文化,徐光啟愛慕西學,利瑪竇與徐光啟共同落實《幾何原本》(Element)的翻譯,兩人反覆切磋點、線、直線、平面、曲線這些幾何學名詞的中文譯詞。他們在十七世紀完成《幾何原本》數學著作前六卷的中譯。徐光啟在各個領域表現相當傑出,是我敬仰的翻譯家。

歐幾里得是希臘數學家,他在數學史第一次寫出有系統與有條理的著作,現代幾何學皆淵源與此,代表著作即是《幾何原本》,共十三卷,前六卷講得正是平面幾何。翻譯是文化交流之鑰。利瑪竇與徐光啟兩人的合作之舉揭開中歐文化交流史新的一頁。

我發現自己中學時代起,就使用周長或是畢達哥拉斯畢氏定理等數學術語,我自在地使用,宛如是個局外人,不知道公式的開創者與共同翻譯者。在杜鵑幾株妍麗的四月天,我在徐光啟紀念公園見到神道直抵一個巨形的十字架,之後是徐光啟的綠草墓地,神道兩側外是與徐光啟相關的故事雕像,其中更見利瑪竇與徐光啟兩位天主教儒士熱忱相待的雕刻。雖然我不是天主教徒,利瑪竇與徐光啟的遺澤讓我不畏怯與自身不同宗教的相遇,因為他們的貢獻讓後代的我們都能加以延伸與應用。

zikawei-prayer徐家匯教堂旁的路得像與朝拜者。

 

(上圖片: 徐光啟之墓)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71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