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一, 21 四月 2014
週二, 22 四月 2014 00:00

我尋找的台北原來在虎尾

虎尾合同廳舍,內部改建為誠品書局。

從初中起,我一直嚮往城市,從台中、中壢、台北,又遠赴巴黎讀書,因工作關係長居台北。因為在城市可以獨立自主,可以闖出一片天地。我常常漫遊在台北市,有一股動力吸引著我到台北,但我一直不明瞭是什麼原因。

直到有一天,我在虎尾古蹟合同廳舍誠品書局中,我終於找到了答案。原來是書和影片,以及與當地環境的連結方式。當我在誠品書局找到影片後的那一刻,原來我找尋台北的答案一一浮現在我眼前:虎尾有建中書局、虎尾厝沙龍以及誠品書局連結成的閱讀網,散步的地點有同心公園、同心公園旁的林蔭小徑和百年鐵橋,影片有出租影片、適合大眾觀賞的影片,以及坎城影展的得獎影片,生病時可以找台大醫院,往後還有高鐵站的設立,這一切都讓我彷彿找到台北。我費盡心思尋找台北,當我回到虎尾居住五年後的現在,竟然發現我尋找的台北就在虎尾。

過去在虎尾,我常常不知道置身在什麼樣的季節。在凜冽中,有春天的氣息;在和煦中,有夏日的清晰;在人潮中,有秋日的落葉;在孤寂中,有冬季的甦醒。如今在虎尾,我終於懂得春天最動人的是詩,夏天最動人的是雲,秋天最動人的是田,冬天最動人的是心。

claire-huwei02虎尾同心公園旁的林蔭小徑。

我是一名旅客,常常從鄉鎮搭車到都市,再從都市飛到上海。從虎尾開始,搭上客運之後,就見到倒退的風景,一格一格往後挪移:芭蕉樹、檳榔樹、柳樹、玉米田、水稻田、鴨群,以及鴿子群飛和木棉花。後來是大樓,箱型屋宇,新光三越高樓。接下來是捷運前進的速度,從一片漆黑,到站外無數的亮光。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偶爾到上海出差。從松山機場到上海虹橋機場,坐計程車後,再打電話請女同事接我。女同事家住在梧桐花園,我就在梧桐樹下等她。奇怪的是,我的手機功能竟然臨時失去漫遊的功能,我覺得措手不及,正如今年的春天一樣。今年的春天我等了好久好久,但來得讓我等得措手不及。我不知道該如何迎接這樣的境遇。

站在梧桐樹下,不見公共電話的蹤跡。我在想,公共電話必定離我離得很遠。於是,我拖著行李走進一家上海少見到的7-eleven。我在想,這裡的店長不知道是否願意幫我打一通電話。然而,就在我身旁,他拿起htc手機,為我撥一通電話,讓我找到女同事。我真的很感激他為我打的這通電話,這樣就我不必穿越街道尋覓電話亭,找尋我根本不知道地點的旅舍,甚至變成流浪漢。

這幾年,我常聽到佛光普照的字句,我日後也想起《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歌聲中「恩光如日普照」的句子。這一通htc撥通的電話,對我來說,真是無比珍貴。

圖說 今日上海。攝影/笨篤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467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