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五, 30 十一月 2007
週六, 01 十二月 2007 01:35

台湾:当亚洲和平的枢纽

【简宏志 主述】

做为一个生意人,不管天涯海角,哪里有机会就往哪里跑。近来,越来越多台湾人在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投资。资本主义教我们,即使你不赞同某国,在全球化的框架下,你也要准备好跟他们合作。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BeingAsian_CasperChien.swf{/rokbox}
週六, 01 十二月 2007 01:29

印度:合作改变亚洲面貌

【贾亚 主述】
【柯蕾莉 采访 撰文】 【林虹秀 翻译】

庆幸印度仍保有自身文化

印度的教育告诉我,国家的文化很珍贵,必须保存下来。我们现今处于全球化的世界,亚洲人的生活方式深受西方影响,印度虽是个新兴经济体,但其整体文化仍相当完整,我对这点感到庆幸。
尽管如此,全球化仍有其正面影响力。在国外,我学习与其他国家的亚洲人一起生活,他们价值观与我不同,让我有机会体验新的事物。印度快速发展,许多IT(资讯科技)工程师都想回印度工作,好让印度能吸引更多海外投资,扩大出口量。不过,这些改变都需要有更好的基础建设、银行交易需要更方便快速…

中印两国应建立稳定关系

印度原本需要向世界银行借贷,现在已与中国并列成为亚洲经济大国。但是,印度也不想成为西方国家用来制衡中国的一只棋子。相反地,印度需要与所有亚洲国家建立良好的关系,且特别应与中国这个大邻国好好相处。中印两国过去有段不愉快的历史,印度对中国长期的发展方向不甚清楚。但我想,中印两国若能展开和平对话,对于舒缓亚洲的紧张情势将大有助益。总之,中印两国必须有稳定的关系。

亚洲联盟之路仍遥远

成立亚洲联盟是个好主意,但不可能实现,因为我深信,在亚洲境内不同的政治系统下,亚洲联盟不可能实现。若中国能民主一点,成立的机会可能会大一点。但问题是,中国并未打算在未来五十年间放弃共产主义。
此外,亚洲境内仍存在很多紧张关系:南北韩还没准备好统一、日本与中国是死对头、印度与巴基斯坦无法合作。不仅如此,对已开发与开发中的亚洲国家来说,支持亚洲境内贫穷国家的发展,也是一项大负担。中印两国的经济发展是最近的事,他们需要更长的时间酝酿,才能日趋成熟。所以我认为,亚洲不可能藉由亚洲联盟的成立而统一,但国与国间可以实施自由贸易。

我的亚洲梦:消除贫穷

我希望亚洲的贫穷状况可大幅改善。例如中印两国可透过将制造业外移等方式,帮助如柬埔寨或越南等发展较慢的亚洲国家。中印两国可透过帮助所有的亚洲人,改变亚洲的面貌。从这角度看来,我由衷希望中国有朝一日能实行民主,这样一来,我们朝亚洲联盟成立之日,就更加接近了。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BeingAsian_India.jpg{/rokbox}
週六, 01 十二月 2007 01:27

亚洲尚未团结

【杨应望 主述】
【柯蕾莉 采访 撰文】【蔡函岑 翻译】

亚洲联盟 近期难以实现

「我是亚洲人,不只是因为我生在亚洲,也因为我的双重亚裔身份。」杨应望回忆,他小时候曾经历过认同危机:「虽然我护照上的身分是菲律宾公民,但是因为父母都是华裔,我的菲律宾玩伴都认定我是华人;于是我把自己定位成『东方人』。」不过,杨应望也表示,个人层次的认同感,不足以使亚洲结合成为「亚洲联盟」。
「欧洲联盟是值得亚洲学习的典范。但是亚洲人真能抛弃成见,建立一个亚洲的联盟吗?」杨应望怀疑地说。的确,亚洲各国贫富差异极大,发展程度和政治系统各异,在在都是合作的障碍。那么,亚盟的建立该从何著手呢?杨应望认为,亚洲目前唯一的超国家组织「东南亚国协」是很好的起点。东协成立至今小有成就,菲律宾也是东协的成员国之一。杨说:「东协的各项措施促进了东南亚地区的双边贸易活动;然而截至目前为止,东协尚未发展成多边合作的组织。此外,西方市场仍然是东协会员国的经济命脉。整体来说,东协并未在东南亚地区发挥应有的作用。因此,与其呼吁亚洲各国团结起来,不如将亚洲划分为数个区域,例如箸国区域(chopsticks’ countries)、东方国区域(oriental countries)、马来国区域(Malay countries)等等。如此一来,区域之间更能够相互合作。」

资本主义阻碍亚洲团结

亚洲各国至今不曾真正团结。在缺乏后援的情况下,各国自力更生。因此杨应望认为,以互助为前提来发展亚洲,并不是个可行的方向:「我们乐见先进国家助开发中国家一臂之力,但现实与理想相差甚远;富国不但未能帮助穷国,反而剥削他们。」近年来,亚洲较先进的国家利用邻近穷国的廉价劳工,资方国只支付劳工最低工资,却无意资助穷国发展。杨应望感叹:「资本主义总是强调『我能获利多少』,而不是『我能提供多少帮助』。」
举例来说,台湾企业主曾经到菲律宾设置半导体工厂,等到有了更低廉的劳力市场后,就把工厂迁移到更落后的亚洲国家去。他说:「到当地设厂对穷国的助益不大。企业只在乎眼前的投资优势,无心于实质合作,这样根本无法建立真正的双边关系。若想要建立亚洲联盟,必须先改变这种唯利是图的心态。」

政府必须改革 亚盟才有希望

然而,究竟应该从何著手,才能改变现状呢?杨应望认为,部分东南亚国家政府必须进行改革,亚盟的建立才有希望。例如,菲律宾一直是个民主国家,然而政府单位仍腐败成风,必须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菲国的政治系统相当健全,问题在于缺乏有远见的领导者。」杨应望说。菲律宾面临的困境可供亚洲各国作为借镜。菲律宾人多受过良好的教育,并以和平手段恢复民主政治;然而,希望不断落空,日子难以为继。菲国人民找不到好工作,也早已厌倦用示威游行来传达诉求。「看看菲律宾,不难理解何以亚盟的建立难以实现,」他接著说,「多数菲国人民终日为了生活温饱,汲汲营营,他们只能靠自己,所以没有精力去关心其他的国家发展议题。总之,除非各国政府下决心大力改革,否则一切只是空谈。」

台湾应增进对亚洲的了解

杨应望是一位神父,也是台湾天主教男女修会会长联合会正义和平组(Justice, Peace and Integrity of Creation group, JPIC)的成员,同时身兼台湾圣言会的协调人。该团体是个国际性组织,杨应望是台湾代表。针对团体的工作,杨应望认为,组织活动应该强调区域议题,才不致使资源过度分散。」例如,虽然台湾不是联合国的成员,但在联合国订定的九月二十一日「国际和平日」,他们和各宗教组织共同举办了一场和平祈祷会,让世人了解发生在世界各角落的暴力事件,如人口贩运、政治冲突等等。
透过各种管道,他们努力提升台湾人对全球议题的了解。杨应望说:「我不是单打独斗,所有的协调人和夥伴们携手合作,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努力。我们的努力或许没有什么政治影响力,却能够让亚洲人敞开心胸,期望有朝一日,掌权者能够倾听人民的声音。我坚信身为公民就有权力表达心声。」

以互助合作取代剥削

对于亚洲的未来,杨应望的梦想是什么?「我希望亚洲整体的生活水平能大幅提升,贫穷国家的人民得以温饱,政府贪腐的状况能够改善,人们能享有真正的行动和言论自由。」杨应望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亚洲各国能够互助合作,而不是彼此剥削。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BeingAsian_Yang.jpg{/rokbox}
週六, 01 十二月 2007 01:24

亚洲永续的居住地

【采访 柯蕾莉】【翻译 陈敬旻】

「身为亚洲人」对你而言是什么意思?您在哪些情况下会感受到自己是亚洲人?

我从未到过其他亚洲国家,所以我对自身国家有很深的身分认同。然而,我透过现在参加的团体,经常在尼泊尔遇见西方人和亚洲人。我在亚洲人的团体感觉比较自在,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文化价值,例如家庭归属、社会制约、庆节仪典、思考模式等等。就这方面来看,我当自己是亚洲人,也觉得自己是亚洲人。
小时候,老师说我们是亚洲人,尽管我能画出亚洲的地理边界,但是当时我并不知道身为亚洲人的意义是什么。当我渐渐长大,我才了解到亚洲是整体中有著多元性的洲陆。亚洲共同体表示亚洲人在「一起」,「一起」本身就是个很讨喜的词。我可以想像全亚洲为了反抗全球危机而团结时,那种情景的魅力。
但是,「在一起」也表示困难,在亚洲各国的极度差异中(例如日本与尼泊尔),要承担等量的责任参与这个联结,在现实状况下是很难达成的。然而,我相信没有事情是绝非不可能的。有许多亚洲青年加入非政府组织,就是亚洲人一起共事的良好例证。

您认为亚洲必须共同面对的挑战是什么?

「永续发展」应该是多数亚洲国家的主要考量,这个挑战几乎无法由尼泊尔这样的未开发国家单独达成。当粮食和居住的地方在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有著落时,人们怎么可能不开采自然资源?没有其他选择来提升国家收入时,人民和政府便会仰赖过度开发所提供的边际效益。因此,我认为区域合作无疑是必要的!
在艰困的时期,从区域共同体和技术提升中得到支持,是达到永续发展所需的条件。目前,尼泊尔有很多合作方案在运作,特别是和日本的合作,印度和中国也提供尼泊尔不少协助。

您认为年轻人在尼泊尔和亚洲共同体中有何角色?

我的工作是为尼泊尔西部偏远地带的小学募款,设法改善他们的公共建设与教育模式。要使亚洲共同体健全地发展,为全亚洲人提供教育无疑是必要的。在尼泊尔人身上已经多方显示,有了使他们也能有国际级的竞争力,给尼泊尔人更好的教育机会,将使我们更容易在合作计画中达到整合。
在十二年的长期战争后,尼泊尔现在正处于关键时期。新世代的尼泊尔人正涌向欧美,把握更好的工作机会,造成国家的智力与活力都在流失当中。在当前的情况下,我和朋友们一起投身尼泊尔的发展工作,同时也鼓励年轻人加入类同的工作行列,为国家的未来贡献一己之力。
此外,尼泊尔青年应该在亚洲国家建立更多网络,一起对抗共同的问题,分享想法和经验。凡事若要等高层开始,都进展缓慢,所以我认为,有可能的话,亚洲各地的年轻人最好先动起来,一起为合作方案奠下基础。

您认为亚洲国家之间的经济歧异能够克服吗?您如何展望二十年后的亚洲?

这的确是一项挑战,但是我认为若每个夥伴国都能有明确的角色,抱持互助合作的团体意识,并以彼此间共同的茁壮与成长为目的,定能克服异质性的问题。我不喜欢把焦点集中在经济成长,如此很可能会毁坏其他美好的面向,像是道德和文化价值、手足情谊、合作和关爱。事实上,人们应为维护社会人文的关怀尽一分心力,我们不只需要提升经济,更要关注文化融合的迫切。
展望未来,我想看到亚洲各国有更一致的经济发展,在文化与传统上又能维持和现在一般多元。我希望人民对亚洲共同体有更清楚的认识。我愿看到亚洲青年成为更广大的区域性公民,而非狭隘的乡土性公民,我也想看到他们参与崭新的区域论坛。这至少需要持续二十五年以上的努力,但这也将塑造今日的青年,使他们更有责任感。
最后,我认为这也是尼泊尔人民的一次机会,让他们有所贡献,使自己的国家成为更好的居住地。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BeingAsian_Manoj.jpg{/rokbox}
週六, 01 十二月 2007 01:14

建立心中的亚洲地图

【金宝琳 主述】
【柯蕾莉 采访 撰文】【蔡函岑 翻译】

亚洲文化富有精神性及神秘感

金宝琳目前在韩国学中央研究院攻读博士,主修韩国哲学。她多年来潜心学习中国古文,她认为亚洲文化比西方文化更富有精神性与神秘感,「就这点来说,我觉得我是亚洲人,属于一个文化融合的大社群。」金宝琳说。
各东亚国家文化都有儒家思想的色彩,包括日本、台湾甚至是越南。因此,研读现代韩国哲学必须一并研究中国古典哲学思想,始能研究透彻。金宝琳说:「两年前,我旅居台湾十一个月,那段时间感受特别深刻。当时,我很快就适应了台湾的文化和生活习惯。如果是东南亚国家,我大概不会这么快就适应当地生活吧!」
金宝琳在台期间,曾于台湾大学学习中文,这段经历让她认识到另外一项连结亚洲人的共通点──文字。她解释:「韩文和日文的文字皆根源于汉字。古代大部分的公文皆以汉字书写,因此可以看出汉字的通行范围。此外,中国汉字、韩文汉字与日文汉字的发音近似,这些特性反映出东亚民族的渊源,和亚洲其他族群的有所区别。」

亚洲不只需要一个联盟

金宝琳认为,亚洲需要的不只是一个联盟。亚洲各国应该成立数种不同的组织,以反映出各地区的文化差异。她说,奥运比赛时,只要是亚洲队她都支持,这种跨文化的认同感有助于扩展她的亚洲视野。「以前,我心中的亚洲只包括日本、中国、台湾和南韩,」金宝琳说,「后来我才领悟到自己的眼界多么狭隘,我的亚洲地图没有阿拉伯国家,也没有东南亚国家。」西方人所界定的亚洲则是以地理位置加以区分,未考量亚洲各民族的文化差异性。对于这一点,金宝琳也很有意见:「除了对米食的喜爱,我看不出日本人和印度人有何相似之处。」
然而,尽管她相信亚洲人应该更加团结,她也认为依据不同地域的文化差异,可将亚洲分为五个区域:阿拉伯联盟、南喜玛拉雅联盟、印度支那、岛国联盟,以及中韩日台联盟。她解释:「亚洲人口几乎是欧洲人口的五倍,这样划分之后,每一区仍有相当可观的人口。」她相信,这五个地理位置和文化背景相近的区域联盟更能够相互合作,将亚洲民族团结起来。

南韩的民主经验弥足珍贵

然而,就国际情势而言,金宝琳仍认为亚洲各国必须加强经贸合作,才能吸引西方企业投资。她说:「尽管南韩是强盛的区域经济体,仍难以和欧盟或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单独竞争。国际关系总是以国家利益为依归,而南韩的国内市场有限,国际贸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另一方面,加强亚洲的内部合作也能为南韩开拓天然资源的取得管道。尽管如此,她却反对亚盟与某些国家合作(如中国),除非他们能够改善人权纪录,并停止剥削亚洲的落后国家。
政治上,金宝琳认为韩国为亚洲树立了良好的政治典范。她解释:「南韩是新兴的民主政体,历经日本入侵、韩战、南北韩分裂等动荡,目前的政治发展有如奇迹一般可贵。军事独裁政府统治了四分之一世纪后,南韩终于走向民主,成为亚洲最自由化的国家。我们甚至和北韩建立了外交关系。」因此,她认为南韩的民主经验可以作为一个先例,带领亚洲人敞开胸怀,接受多样的的族群与文化。她补充:「南韩政治的开放态度是促成电影工业蓬勃发展的原因之一。」

亚洲联盟与南北韩统一

朝鲜半岛一分为二,成为「体制不同的两国」;南北韩分裂是南韩人关心的议题。问及亚洲联盟成立是否有助于南北韩统一?金宝琳说,「我不认为。除非有利可图,否则日本或中国等亚洲势力不会积极促成南北韩走向统一。」她又说道:「现在,中国与北韩的密切关系对南韩形成威胁。我认为南韩政府目前应著眼于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这比建立亚洲联盟来得重要。」

梦想二十年后的亚洲…

「二十年后,我希望会有好几个亚洲联盟出现,每一个组织都能充分反映出成员国的文化和语系。另外,我也希望韩国能够以统一后的身分加入亚洲联盟。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亚洲各联盟除了致力于经济发展之外,也要让全亚洲人免于饥渴与病痛。」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BeingAsian_Kim.jpg{/rokbox}
週六, 01 十二月 2007 01:08

走进亚洲,走出亚洲

亚洲的发展,取决于年轻人能否发挥创造力,走出亚洲,前瞻未来,
与他人分享与对话,并为了人类福祉而共同行动。

【刘建仁 撰文】【Nakao Eki 翻译】

本期《人籁》以「我是亚洲人」为主题,特别关注各种可能导向亚洲整合的道路。如果亚洲青年要由未来的角度审度亚洲,必不能只跨越地区疆界来看待彼此,而要能够著眼全世界,因为亚洲正置身于成为世界主导权力的路途上。这也意味著亚洲年轻人不仅要与亚洲国家的人们对话,也必须与世界上的其他人对话。

亚洲:多样性的同义词

亚洲是个广大的地区,由陆地和邻接的成串岛屿所组成的单一区块,但其貌似同质之处也仅止于此。在地质上,今日的亚洲是数个板块的混合体,这些板块在远古之前彼此碰撞而融合在一起。地形方面,亚洲也没有统一性可言:随便找来一张地形图,你便会发现亚洲有高山、低洼海岸、河谷、浩瀚的沙漠以及广袤的高原。而从亚洲文明及文化分布中,你会发现地理上实际状况的多样性同时也孕育了亚洲文化的多样性。若转到国家疆界的地图上,也只会获致这样的结论:没有任何单一国家、文化、地形、语言、生活方式或历史传统,可贸然地被冠为亚洲的典型。
亚洲有充斥著贫穷、压迫和不义的地区,也有和平繁荣的地区。许多亚洲国家对其文化遗产感到骄傲,希望得到世界的认同和接受,也坚决地抵抗外来的压力,捍卫其自然资源不受剥削。亚洲有些国家因政治或宗教派系之争,使得社会不安定,经济受损害;有些国家的领导人以人民及环境为代价,以求在政治和经济上茍延残喘,使百姓饱受祸害;有些国家经常受到地震、洪水、疾病或其他灾害肆虐。

东西互望·观点纷繁

西方人看待亚洲的眼光有所不同:亚洲是西方货品庞大的市场;是度假的胜地;是从事人道救援服务的地方;有些人看到的是工作机会。有感于亚洲充满压迫性的政治、社会或经济体系,有些人认为非介入改变不可,也有些人根本不费心去注意亚洲。
亚洲人也以各种不同的眼光看待西方。有些人把西方视为前来剥削掠夺的敌国,有些人却希望向西方寻求本地问题的解决方案。有些人把西方看作对亚洲产业和自主性的威胁,也有人视之为开拓本土产业的海外市场、就业或升学的去处。此外,有些人排斥东西交流,以免西方观念影响亚洲;有些人则希望有机会与西方分享其文化传承和技能。
身为亚洲青年,你呢?你是何身分?你的目标为何?你与谁接触?

年轻人的优势与挑战

你是何身分?作为一个年轻人,你可能必须面对长辈对年轻人惯有的偏见;你可能也想摆脱外国人对于你的同胞所抱有的刻板印象。藉由自己所穿戴的衣物,或所展示的特质,你展现出什么样的形象?「做自己」很重要,但如果你想要被承认、被接纳,或至少被你所接触的人所包容,你就必须注意自己在他人眼中和心里的形象。
你的目标为何?是旅行、玩乐?交朋友?体验不同的生活方式?与人分享你的理想和原则?参与铲除某些不正义,或你认为很糟糕的制度?找机会赚钱?不论是否喜欢,你都会被当成是你的国家、种族、信仰或社会阶级的代表。因此,若你的目标、政治观、信仰或想法与人不同,你便必须努力地学习展示独立自主的方法。
你与谁接触?你可能会说英语或其他语言,在接触的人当中,你至少可以与其中一些人对话。你或许涉猎过历史和人类学,也有机会学习其他语言,被各国的文化资讯所轰炸,你有地图、字典、翻译机,和提出各种建议的旅游书籍和手册。因此你并非面对纯然的未知,正如同你对那些接待你的人来说,你也不是全然的陌生。因此你具有过去的探索者所没有的强大优势,但只是知道得比较多并不足够。

亚洲的未来在年轻人手中

如果真想要与人对话、分享看法,你就得开放、宽容,努力了解对方。不论身在何方,你既不是跟其他人一模一样,也不是与其他人一无相似,你是一个在特定文化之内成长的人。你的知识、传统、信念、价值、喜好、标准及生活方式,都反映著你所属的文化。在与相同文化打交道时这可能颇有助益,但在面对其他文化时,却可能使你处于不利之地。要让对方有意愿且和平地走进你的世界,唯一的方法便是先以尊重的方式踏入对方的大门。
亚洲的未来掌握在亚洲的年轻人手中,这取决于他们如何发挥想像力前瞻未来,如何主动与他人建立友谊、虚心学习,如何为了人类福祉而一同努力。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BeingAsian_Bob.jpg{/rokbox}
週六, 01 十二月 2007 00:59

拼贴亚洲梦想蓝图

【柯蕾莉】

以上是几位来自不同国家、在台湾学习中文的大学生,在讨论到「亚洲发展」主题时的发言。他们的不同见解,揭露了本期「我是亚洲人」专题的线索。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BeingAsian_construction.jpg{/rokbox}{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BeingAsian_aurelie.swf{/rokbox}
週五, 30 十一月 2007 20:40

穹天的體膚

【笨篤 文‧攝影】【何麗霞 翻譯】

沃土有若體膚,體膚感如沃土。

馬兒的體膚,如同神祕之地,是孩童夢想的始端。

高遠空闊的穹天,婉麗迷人,有如禁踏的沃土;又惹人想望,有如不可趨就的體膚。

石牆激盪穹天的迴響,宛若鼓聲──無人能耳聞的鼓聲。

沃土、體膚、穹天,渴欲不分不離,相契相合,混融於水的奇魅中。

標石把沃土繪製成地圖,彷彿星辰,把穹天暗淡的體膚釘於十字架之上。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Edito_20071205.swf{/rokbox}
週五, 30 十一月 2007 20:30

靈性的力量

如果不朝靈性的方向思考,我們推展的行動將成為泡沫,我們將迷失意義的路途。

【魏明德 撰文】

「靈性的力量」聽起來動人,用起來時興。如果您上網站查,您會發現一大堆技術要領和相關討論。靈性的力量包括和天使談天、練瑜伽、打太極拳、洗熱水澡、修習處理憤怒的感覺、發現你心中的小孩,還有很多很多…
說實在,把「靈性」和「力量」放在一起有點耍詭計,大家不是說真正的靈性都是和柔弱、開放、弱點有關,也就是在最微弱的地方顯現光亮,而且談到「力量」,不就表示精神生活的悟性被引入歧途嗎?
不過,我喜歡對靈性的力量講話,而且我喜歡解釋。我喜歡對「靈性的力量」講話,因為我覺得「靈魂」不是精英的專屬,它歸屬神職人、社會人、文化人以及各種不同種族的人。真正的靈魂是民主的:每個人都有權利去成就、激昂、實踐冒險的精神生活,「加注力量」是試著達到更深刻的層數。某方面來說,「靈性的力量」意味著人性要走向慈悲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並且知道那居住在我們心頭的神性。
其次,「力量」說明了精神生活提供給我們的不只是一個好處而已,它讓我們學著去累積分辨的能量。精神上被喚醒的人,對於威脅地球的危機和人類種族的延續,他的意識是很清楚的。她或他對於造成集體的苦難、痛苦、矛盾和暴力是很敏銳的。「靈性」不是避風港,靈性指的是一套資源,這套資源使得個人和社會走向完善與成熟。「靈性中的民主」自然使得國際社會變得更加公正。
人籟喜歡把三個維度鏈接在一起:「靈性的力量」、「文化多樣性」、「永續發展」。靈性提高人的敏銳度、分辨能力,使得雙方相互尊敬。多樣性指的是我們從二十一世紀初開始動員全球的多樣化資源,有利於解決迫切的問題與長遠的挑戰。永續發展是人類擔心因災難而滅絕所提出的法寶。
這三個維度相互補強,但只有成為一個有機體才能達致目標。我們不能忘記,如果我們不朝靈性的方向思考,我們推展的行動將成為泡沫,我們將迷失意義的路途。分享靈性帶給我們的力量,這樣的力量將使得你和我肩搭肩,無形中走向合一。

週五, 30 十一月 2007 19:51

活著的房子

人文地景的觀念——從安平漁具倉庫談起

【劉國滄 撰文】

泛黃的照片裏,ㄧ支支交錯排列在海邊的竹子,巨大的數量,形成了ㄧ幅震懾人的畫面。這不是某位裝置藝術家的作品,而是以前安平漁民討海維生的智慧。「插篊」:將竹子剖開,夾住蚵殼,插入水岸,讓海水的漲退潮與空氣交替滋養生命,於是蚵鮮味美。
看到這樣的畫面,往往讓我感動,感動於這背後的勞動力;踏實、不多不少的拿取。原來,不需要任何的口號與規定,人的作為曾經是如此恰當的與大自然融為ㄧ體。此時,它不只給了我們養料,也送給了我們一幅美景。
相較於這樣的協調畫面,今日的台灣在各漁港出現一種不安定卻充滿生命活力的環境景觀:ㄧ間間緊臨於漁港的舢舨漁船倉庫。漁民討海維生,除了舢舨之外,從早上三點出海至中午將魚獲整理完畢,靠的全是這一間狀似違章的工具倉庫。
這並非漁民常住之處,亦非合法之屋,但卻是工作的必要之所。雖然台灣社會在都市化與工業化劇烈的衝擊之下,無法寬容的提供更多的時間與資源給予漁民去發展成一種更舒適與安全的環境,但他們豐沛的力氣依然狠狠的找到了出路,臨時但卻篤定的站在水邊。
在原來的漁具倉庫中,如果我們仔細的觀察,我們將會發現一些漁民生活的痕跡很有意思的與城市中某種臨時性格的表情互相交疊。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許多城市為了追求財富與權力的永恆,而同時棄之如無物的臨時設施:建築工地的模板及假支撐、競選人頭像的塑膠板、汽車的廢輪胎等。在這個水陸之界、城市的邊緣,廢棄物在漁民自主適切的組合下,就成了ㄧ間巧妙的建築。
於是我陷入了矛盾之中。一方面我著迷於這種時空背景的臨時狀態下他們所成就的有機型態,另一方面我也困惑於建築專業者是否真的能協助他們改造現況成為一個更為舒適與安全的環境?又是誰定義的舒適與安全?他們需要嗎?刻意的介入不會反而扼殺了原來這個環境自我完成的生命力?會有兩全其美的答案嗎?
不由得我多想,事情還是發生了。2002年,台南市政府決定根據舢舨碼頭遷移計畫,先行整理舊址之漁具倉庫群,並於未來遷移時將新倉庫移往新碼頭。
我們參與了提案,提供給評審鐵皮屋與貨櫃屋之外的另一種選擇:一種利用倉儲料架與模板所發展出來的自主造屋系統。
我們是這樣思考這間屋子的:

向「漁民」學習「實用」:讓生活的智慧延續
向「自然」學習「美觀」:讓時間成為環境的元素
而「安全」則是我們的責任 (註1)

透過對於漁民倉庫現址之使用情形的觀察以及和漁民的訪問聊天中,我們理解了他們在空間使用上的習慣、儲物的方式以及搭造房子的技巧,於是我們利用一般量販店常用的倉儲料架與模板設計了一間方便拆組之系統化的構造(組合上不需要釘子與螺栓的輕量構件),使漁民得以自行決定空間的變化並維持他們工作與儲物的方式(各種工作空間及各式漁具的收藏)。同時為了改善悶熱的環境,我們也設計了可以上下升降以利於通風的屋頂,而為了檢驗工法及結構的安全,我們更是自己捲起袖子作了試驗。當一切設計問題都逐步找到答案之後,我們才發現,原來真正的困難正等著我們…
怎麼會這樣子?漁民不同意拆掉舊屋而擁有新的倉庫?
原來早在以往,漁民與公部門之間就曾因為倉庫違建的原因而造成互不信賴的心結,這次更因為政治角力及補償金的想像(只拆不要建,獲取補償金後再偷偷違建),彼此對立而無法溝通。事情似乎已複雜到無法透過設計來解決。
就此罷休嗎?
當然不會就此罷休。我們決定站到第一線與漁民溝通:透過我們自行搭建的第一間漁具倉庫,部分漁民的強硬態度慢慢軟化,他們也感受到了整件事情的善意。於是在樹德科技大學學生的協助之下,我們完成了第一批五十間的倉庫。眼見為憑,原來反對的漁民也樂見其成了,於是我們又與成功大學的學生一同完成了其餘五十間。不可思議的,短短三天,我們蓋了近百間的漁具倉庫。
人造物必定崩解,不同的只是速率上的差異而已,若我們能視大地為主體,或許就不止該關注於建造,而必需同時觀照到如何拆解與崩壞。在這一次的過程中,我們嘗試著提出在這種時間與空間上同時具備邊緣性格的建築型態,可是,最難能可貴的是,我和學生們也藉由此次的經驗,從漁民的身上學習到與真實環境對話的經驗。
漁民滿意嗎?
當然還有改善之處,但漁民給予我們的鼓勵卻讓我終身難忘。我永遠記得那ㄧ個炎熱的下午,原來大聲質疑的阿桑開心的買了五十杯的飲料給我們喝。在一陣道謝後冰涼入口的同時,我才驚覺到:這不是阿桑兩天的收入嗎?
--------------------
註一
維楚維斯(Vitruvius)建築十書(The Ten Books on Architecture):建築的三大要素:安全、實用、美觀

【圖片】插篊
退潮時,插竹為篊;並藉著漲退潮吸收養分。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Edito_20071201.jpg{/rokbox}
第 1 頁,共 2 頁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11655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