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三, 19 八月 2009
週四, 20 八月 2009 03:44

救災,網路總動員!

圖片來源/台大批踢踢實業坊 Emergency板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09年9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
相較於政府的失能,這次風災,台灣民眾透過網路展現的驚人動員力量,宛如一場救災形式的革命,也讓我們重新審視微網誌等網路工具的興起,是如何改變人類的生活。
----------------------------------------

從Twitter(中譯「推特」)到plurk(中譯「噗浪」),在金融海嘯跟隨著全球化的腳步席捲全世界之際,140個字的威力與144個字的夢想成真,讓深陷經濟泥淖中的人們,彷彿看到了一雙能夠帶著自己脫離現有困境的翅膀。確然的,伴隨著上網工具與網路媒介同步微形化的趨勢,做為一雙翅膀,Twitter與plurk的確威力強大,只是光是擁有強而有力的翅膀,並不能保證我們所航向的未來必定光明,畢竟決定方向一直都是擁有翅膀的人們,而不是翅膀本身。

網路救災效率高
近日襲擊台灣的颱風莫拉克,造成了台灣南部許多縣市的重大災情。高達2000公釐的驚人雨量造成南台灣山區大量的土石滑落,伴隨大量雨水所形成的土石流切斷了山區聯外道路、淹沒山中小鎮部落,更順流而下摧毀橫跨鄉鎮縣市間的巨大橋樑。正當災難步步席捲南台灣,而中央防災指揮中心的網站上仍閃著零災害發生的訊息時,一場台灣救災史上的革命,正悄悄的隨著微型網誌144個字的限制,在網路上逐漸成形。

相較於中央防災體系的顢頇遲頓,在網路上透過網友既有人際網絡所傳達的各種災區訊息,顯得快速又有效。當內政部長忙著在電視上和地方首長對罵以釐清災害發生的責任歸屬時,在plurk上的噗友們正努力傳遞災情的相關訊息。很快的,就有網友建立網站,運用災區當地網友所傳來的資訊,以地圖的方式呈現台灣各地的災情現況,並協助整合來自災區的大小訊息。然後開始有網友在plurk上大量轉噗其中相關物資與志工需求的資訊,於是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當中央政府還在為了種種政治考量,猶豫是否接受來自國外的援助時,帶著民眾自主捐贈物資的志工們,就已經趕赴災區協助救災了。

滴水穿石:網路力量大
這是一場革命,民眾透過自發主動的行為,向政府傳達民眾不滿政府救災效率低落的訊息。因為如果連民眾都能做的到的話,沒有理由中央政府可以是如今這種表現。而在這場革命中民眾所運用的武器,正是plurk這144個字的夢想成真。
當然囉,plurk絕不是為了救災而存在,在平常的日子裡,plurk也不過就是個網友們互通訊息與情感交流的網路媒介。方便、快速、進入門檻低,再配合手機上網功能的日益普及,讓plurk這個網路媒介成為許多網友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但這種結合網路與日常生活的形態,事實上也曾遭到某些人的批評。對某些人來說,他們無法忍受plurk上總是一堆人在那裏早安、晚安打招呼,全然的言不及義與浪費生命。但是就我個人認為,plurk之所以能夠在這回的救災過程中,發揮這樣大的功效,正是噗友們平日在plurk上早安、晚安打招呼所形成的。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網路僅僅只是種人際關係的延伸,網路的出現或許令我們的人際關係得以擴張,但是人們在網路上所進行的,仍然只是尋常的人際交往而沒有特出之處,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在plurk上的早安、晚安才會顯得那麼重要。在那些日常資訊的交流中,噗友們自然的確認了彼此間的關係,噗友們之間比較有話聊的就變成朋友,這個朋友關係可能延伸到現實生活中,也可能一直只存在網路上。但是等到面臨了共同的危機,例如像這回的莫拉克風災時,這些網絡就開始發揮功效,透過平日所建立的信任關係,彼此合作分工投入救災的工作之中,相較於存在政治利益衝突的中央與地方,其效率自然是不言而諭。


想知道大腸如何進一步分析網路的力量,請見2009年9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更多關於作者
大腸的部落格「大腸的人生」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dachang_network.jpg{/rokbox}
電影與文學作為不同媒介,本來就存有轉譯的困難。特別是純文學作品,更是少有成功者。《追憶似水年華》(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還勉強可以想像,但是,《尤里西斯》(Ulysses)該如何拍成電影?

再不,以港台兩地導演最愛的張愛玲為例,恐怕只有李安的《色‧戒》和關錦鵬的《紅玫瑰∕白玫瑰》,稱得上是成功改編。至少,兩度改編張愛玲的許鞍華,就比較是疏忽在亦步亦趨的「生硬」。

只是,弔詭地,李安將張愛玲短短萬餘字的原著,改編成兩個多小時的電影,其中「再創作」的成分,遠遠不僅止於媒介「轉譯」或與原著對話。當然,離原著最遠、幾乎風馬牛不相及的改編,就是王家衛的《東邪西毒》――金庸迷乍見此片,應該無不錯愕。


影像配樂強化情感
在歐美,特別是在好萊塢,一直都有改編暢銷文學作品為電影的傳統。其主因自然是暢銷小說已有廣大讀者為基礎,例如《追風箏的孩子》(The Kite Runner)、《達文西密碼》(The Da Vinci Code)。而電影媒介的特性,又特別適合內容強調視覺刺激、場面效果、動作情節的小說,例如《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甚至《哈利波特》(Harry Potter)中的「魁地奇」(Quidditch),如果不是靠電影的表現手法呈現,其實一般讀者未必能想像地如此活靈活現。

當然《姊姊的守護者》與上述兩類文學作品略有區別。其原著小說雖著重心理刻畫,但不是意識流小說;而且它的故事本身就有情節、場面和衝突,可是這些卻都與電腦特效、視覺刺激無關。以這類小說改編的電影,或許以《時時刻刻》(The Hours)和《麥迪遜之橋》(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最為著名。其間豐富的情感張力透過影像的直接傳遞,以及配樂的從旁渲染,在在都令閱聽者更容易為之動容。

SisterKeeper2觀影經驗受制他人
就如華特‧班雅明(Walter Benjamin)在《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The Work of Art in the Age of Mechanical Reproduction)所指出的,電影與繪畫(包含小說)不同之處,尚有「看電影時,個人的反應較之在其他場合,更易在一開始就受制於觀眾群體。而觀眾在表達個人的觀影反應時,他們的反應也會彼此牽制」。

確然,閱讀是私密、個人的,讀者憑藉己身的想像力,進入文字世界。可是看電影卻不――觀眾集體的笑聲、尖叫聲,甚至悲歎啜泣,都會重新定義、改變觀影個體當下的立即感受;遑論影像直接刺激觀影個體的視神經與大腦,從而更快地觸動同情共感的同理心。

例如吳爾芙(Virginia Woolf)在《三枚金幣》(Three Guineas)一書中主張,單單是看戰地照片,就能直接引起恐怖及憎惡,並讓人投身制止戰爭。當然,電影與攝影不同,但在某個程度上,它們都是真實與虛構間的隱喻轉換。


必然崩解帶來衝突
《姊姊的守護者》在電影起始,就用飽滿的色彩、豐富的視覺影像、滿滿的歡樂微笑,虛構了一個幸福家庭的假象:在陽光下澆花、唱歌的美少女凱特,實則深受病魔威脅。而若一個家庭意識到死神隨侍在側、親愛家人性命朝不保夕,那麼這個家庭很難不像撞上冰山前的鐵達尼號――而且這一次,船上的所有乘客,都已經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事。

是的,在和樂的底層,隱藏著必然的崩解。莎拉為了拯救凱特,辭去律師工作,從此把延續凱特的生命,當成她的「職業」(career)。兒子傑西則因被迫提早長大、得不到關愛,成為憤怒的青少年、麻煩製造者。至於安娜更慘:她是父母為了拯救姊姊,藉助基因科技生下的「完美嬰孩」,但她的完美不是為了優生學,而是為了能使她成為符合基因配對的完美捐贈者。


劇照提供/龍祥電影


----------------------------------------
導 演:尼克‧凱薩維茲(Nick Cassavetes)
片名:《姊姊的守護者》(My Sister’s Keeper
出 品年分:2009年
台灣上映時間:2009年8月(龍祥發行)
----------------------------------------


本文亦見於2009年9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2009_09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更多關於電影與本文作者

《姊姊的守護者》英文官方網站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七月 202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8192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