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標籤顯示項目: 創意
週一, 28 三月 2011 17:48

時間‧夢境‧狂想曲

距今一千多年前的某個夜晚,有位詩人和他的兄弟在花園裡舉行宴會。眾人一邊賞花一邊喝酒聊天,氣氛十分輕鬆愜意。或許是夜色和酒意讓詩人覺得有點迷茫吧,他一提筆,寫下了這樣的句子: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


週二, 26 五 2009 07:55

身體是智慧的土壤

----------------------------------------
長久以來,重智育輕體育的教育體制,剝奪了孩子運動的機會與樂趣。然而,缺乏身體智慧的土壤,教育的種籽如何生根、萌芽,進而茁壯?
----------------------------------------

遊戲,讓孩子探索自己和世界
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遊戲」是很重要的。因為透過遊戲,孩子以自己的身體去探索世界、探索自我、探索他人。孩子們也常喜歡一起發明遊戲,從建立方法、訂立規則、解決問題,到學習面對勝負結果,都在無形之中培養了孩子各種生活的能力。

但在華人社會,遊戲常被視為無用,因此有所謂「勤有益,嬉無功」的說法。當孩子進入學校,生活中有很長的時間都在學校度過。但學校的體育課時數有限,且在升學主義壓迫下,學生在假日也常因課業而犧牲運動。

增加身體語彙,培養身體智慧

以學校運動教育來說,當然競技、體能都是必要的,但最重要的應是讓孩子體驗、感知自己的身體,也有人將之形容為「聆聽自己身體的聲音」。

孩子若常有機會做不同的身體動作,他的「身體智慧」就會增長。它是一種沉默的智慧,一種身、心、靈的整合體驗。當一個人遭遇環境的改變或外在的刺激,身體智慧越高的人,適應力越強,越有能力面對挑戰。身體語彙的儲存,越小開始越好。這跟學語言相同,因為身體動作也是一種語言。

與西方國家的學生相比,台灣學生很會考試,但實際解決問題的能力卻比較弱。追求課業的成績,卻忽略身體的智慧,反而限制未來的發展,這不是真正的智慧。真正的智慧要靠實踐,實踐就是操作。不僅是體育,任何事情都是如此。



不要安逸,發揮創意

現代人喜歡使用各種昂貴的運動器材,只消透過簡單的動作就能滿足活動的需求。但是,有些運動器材對於增進身體智慧並無太大幫助。而學校裡用的跳高架、跳箱……幾乎都是全國統一的標準器材。我們的中小學校園,也幾乎都有四百公尺的標準操場,但真的有必要嗎?

例如在歐洲,常可看到體育館裡吊著幾根繩子。孩子們抓著盪來盪去、可以攀爬,也可以像泰山一樣在空中轉換位置,玩起來非常有趣。繩子是很便宜又容易取得的東西,但反而是最簡單的器材,更能讓小孩自己去創想、使用。

無論是體育課也好,日常生活也好,不要讓自己的身體和頭腦太安逸!太依賴標準化的器材,反而限制了我們的創意,讓我們的頭腦和身體都變懶惰了!所以雖然「創意教學」推廣了很多年,我卻很少看到有老師自己創發教具。

因此我認為,若談到運動教育的改革,除了主事者要有決心之外,情境與心態的改變是最要緊的。要改革,就要從這裡開始。

口述/許義雄 整理/李禮君 
攝影/柯蕾俐(Aurelie KERNALEGUEN)






本文亦見於2009年6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2009_06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年份




週一, 06 四月 2009 00:00

把拔,恩!

 
「想像力」存在我們的生活裡,它不會跟我們脫節。
這個漫畫作品裡,我們看到孩子主動的、原始的,創意的去「操作」他的想像,爸爸是被動的、懶惰的、科技的、快速的去「想」他的想像。
你在你的生活裡,不要遺忘了想像......
 

2009_04想閱讀本期更多精采文章,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訂閱全份

 


週六, 28 三月 2009 23:24

想像力與團隊精神

團隊工作若妙趣橫生,將激發團隊成員源源不絕的想像力!
(畫作/笨瓜)
舊曆新年之前,二○○七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艾爾伯‧費爾博士(Dr. Albert Fert)來台訪問,我恰巧有機會聽他演說。幸運的是,他談的不是自己專精的領域,否則我肯定沒辦法針對這場演說寫一篇社論。而奇怪的是,我之所以覺得他的演說深具啟發性,並不是因為他辯才無礙(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而是因為他說起話來非常精簡,反倒讓他的信念顯得更有分量。
費爾博士提到兩件事,讓我在心裡產生聯想。第一件事就是,對科學家來說,想像力是最重要的優點,且在其他領域皆是如此。雖然人不知道自己的點子從何而來,可是人一定需要新的構想,也就是事後能拿來驗證的構想。而能夠提供新構想的,只有想像力了。吸引我注意的第二件事,就是團隊精神。他在年少時期,非常喜歡玩英式橄欖球。直到現在,他都還覺得自己的實驗室就像是一個橄欖球隊,而實驗室裡的人全部都「學會如何共患難」。
我覺得英式橄欖球很適合拿來比喻各式各樣的團隊工作,不管是實驗室、出版社、新創公司、社區電台等。當然可以用別種球賽來取代,只要有兩個團隊跟一顆球就行,適用的規則都相同:球員要快速傳球、協調團員們的表現、享受團體行動的樂趣,贏的時候歡喜慶祝、輸的時候堅持不懈。工作必須根據團員各自的特質與功能來做區分,但如果出現突發狀況,也要能夠找到臨時替代的人手。雖然團體裡有角色的等級之分,但也要把持平等的精神,保持心胸開放、自由度以及友誼。
在想像力跟團隊精神之間,我看到一種強而有力的關係。一般來說,大家會把想像力跟個人特質聯想在一起。不過在運動賽事裡,偉大的團隊會發揮想像力,運用變化多端的策略,讓對手驚奇不已。一起打球時要是樂趣橫生,團員的想像力就會被激發。團體之中的自由與友誼會讓新的構想源源而來,並且有機會加以嘗試。
所以我深信,費爾博士之所以會榮獲諾貝爾獎,是因為他在年少時代學會打橄欖球,而窩在實驗室時,心裡也繼續打著橄欖球。更重要的是,他教會自己的實驗室團隊,讓成員不管是晴是雨、逆境或順境,都陪著他一起享受團隊合作的樂趣。希望我們大家都學會結合創意與團隊精神,即使最後得不到諾貝爾獎也不要緊!



週四, 27 九月 2007 18:34

誰殺了社會企業家?

若我們希望社會企業在台灣萌芽生根,就應該追問:為什麼台灣「長」不出社會企業?是誰「殺」了未來的社會企業家?

在台灣,「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對一般大眾而言還相當陌生。但在最近一、兩個月,它的曝光率扶搖直上,不僅成為著名財經雜誌報導的專題,甚至在不久的將來,政府極有可能制定相關政策來推動。勞委會盧天麟主委在《人籟》九月號專訪中就曾表示,他希望未來「多元就業開發方案」能發展成台灣的「社會企業」,更計劃前往北歐參訪觀摩。
然而,看了這些報導之後,對於社會企業在台灣的發展前景,我反而開始感到擔憂。
首先,絕大部分的媒體報導,總是習慣性地以一種高亢的頌揚語調和菁英式的廣告口吻來談論社會企業:它不僅可以使你賺錢、充分發揮才能,更可以對社會有所貢獻。他們大篇幅地介紹西方成功的案例,強調這些社會企業家具有如何旺盛的企圖心、精準的判斷力,以及,社會企業家所獨有的,滿腔淑世的熱情。
當然,這些案例都是十分激勵人心的典範。但是,若我們希望社會企業也能在台灣萌芽生根,不能只依靠動人的文宣,以及西方的案例。我們更應該思考的是,台灣並不缺乏有創業精神、想改善社會的行動者,但為什麼台灣「長」不出社會企業?如果我們希望台灣能有更多的「社會企業家」,並且希望他們發揮創造力,以企業經營的型態來解決社會問題,那麼我們或許可以先問:是誰殺了(潛在)的社會企業家?
我們不妨先從教育來看。對台灣的父母而言,下一代的「前途」通常與「錢途」畫上等號。孩子大學聯考的分數若能錄取國貿系,就不可能去讀社工或文學。而那些對社工或文學有興趣的學生,對創業通常興趣缺缺。這其實反映了一種現象:對我們的社會分工及大眾心態而言,「賺錢」和「公益」是南轅北轍的兩條路。依照這樣的邏輯,生涯抉擇的試卷只有是非題和單選題,沒有複選題或申論題。如此單向、缺乏創造力的生涯劇本,如何培育「社會企業家」?
另在法令條件與組織方面,營利事業的成立與運作則是依據「公司法」等商事法規,企業有責任向大眾公開其財務與組織資訊;台灣的非營利組織(NPO)則是由政府根據「人民團體組織法」來控管,限制頗多,且因缺乏資訊公開的機制,而使得社會大眾與NPO之間的「公眾監督」與「社會信任」無從發生,反而使得有意朝向社會企業發展的NPO束手縛腳,有些NPO甚至被迫另外成立公司,以換取較自由的發展空間,以及拓展「市場」的機會。
換言之,台灣的社會企業尚未萌芽的原因,並不是因為缺乏資金,而是因為在法令、組織運作、社會分工等方面都受到束縛。因此,在豔羨西方社會企業蓬勃發展的同時,更須在自己的土地上掘鬆土壤,勤懇耕耘,因為不論別人的花朵多麼美麗,也比不上自己的田園裡結出的果穗。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SocailResponsibility_01.jpg{/rokbox}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八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435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