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nlai - 按日期過濾項目: 週一, 26 三月 2007
週二, 27 三月 2007 07:49

Greenhouses: from Shanghai to Yangjuan

Networks link people and groups, allowing for exchange of resources and information.

Within knowledge networks, “information” becomes “knowledge”, allowing a group to think and to act together.

The globalization of issues such as environment, violence,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workers’ rights induces people to connect to groups that share similar concerns.

Capacity for learning, room for discussion, and openness in membership, discussion and sharing are requisites for the efficacy of the network.

The flexibility of the network helps it to facilitate exchanges, action and empowerment.

The debate on climatic change shows that scientific conclusions are themselves reached through the nurturing of a permanent network of information and debate.

The policy debate is nurtured by networks of citizens, experts and companies. Interconnection between these groups helps to go from traditional lobbying to innovative networking

The mobilization of cultural resources for nurturing sustainable is exactly what a knowledge network might want to achieve.

What are the knowledge networks that I am presently engaged into?

What kind of knowledge networks does my environment need, and may I be instrumental in fostering such alliances?

Our participation in knowledge networks should encourage us to become active citizens of a world whose destiny will be determined by the quality and intensity of our interactions.

=============================================
Knowledge Network might also need some Spiritual Empowerment

Attached media :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knowledgeNetwork.swf{/rokbox}
週二, 27 三月 2007 05:20

Knowledge Network

Networks link people and groups, allowing for exchange of resources and information.

Within knowledge networks, “information” becomes “knowledge”, allowing a group to think and to act together.

The globalization of issues such as environment, violence,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workers’ rights induces people to connect to groups that share similar concerns.

Capacity for learning, room for discussion, and openness in membership, discussion and sharing are requisites for the efficacy of the network.

The flexibility of the network helps it to facilitate exchanges, action and empowerment.

The debate on climatic change shows that scientific conclusions are themselves reached through the nurturing of a permanent network of information and debate.

The policy debate is nurtured by networks of citizens, experts and companies. Interconnection between these groups helps to go from traditional lobbying to innovative networking

The mobilization of cultural resources for nurturing sustainable is exactly what a knowledge network might want to achieve.

What are the knowledge networks that I am presently engaged into?

What kind of knowledge networks does my environment need, and may I be instrumental in fostering such alliances?

Our participation in knowledge networks should encourage us to become active citizens of a world whose destiny will be determined by the quality and intensity of our interactions.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knowledge.jpg|}media/articles/knowledgeNetwork.swf{/rokbox}
【文化多樣性與永續發展:歐洲與台灣的對話】國際研討會
◆活動時間:2007年5月25日(星期五)
◆活動地點:高雄市政府新聞處多媒體簡報室
◆參加對象:限大學校長、教授、公務人員、媒體記者等參加

【文化多樣性與永續發展:歐洲與台灣的對話】國際研討會
暨【生命永續獎】頒獎典禮
◆活動時間:2007年5月26日(星期六)
◆活動地點:高雄市國立中山大學國際會議廳
◆無限定對象

永續發展是全世界、亞洲以及台灣非走不可的路。群體的發展不能只滿足今日的需求,同時仍須顧及後代子孫的需要,並在經濟生產、生活水準與生態體系三方面尋求平衡點。
回顧過去,台灣創造了「經濟奇蹟」及「民主奇蹟」,並贏得世界的注目與國際輿論的肯定。繼經濟奇蹟、民主奇蹟之後,台灣是否能夠締造「第三波奇蹟」,成為「永續發展」的亞洲典範呢?
2007年五月二十六日,人籟/e人籟與外交部、文建會、高雄市政府、城市治理知識管理顧問公司、好事聯播網與港都電台共同籌辦【文化多樣性與永續發展:歐洲與台灣的對話】國際研討會,研討會中並設有【生命永續獎】頒獎典禮,地點選定在高雄市國立中山大學國際會議廳舉行。
來自歐洲的訪客將與台灣貴賓交流,同時我們將報導得獎者的具體事蹟,屆時歡迎您的蒞臨與參與。透過研討會的思想激盪與獎項的頒發,我們呈現了台灣對人類的多元發展與環境永續經營的貢獻。
你我同心協力,讓台灣成為文化多樣性和永續發展的典範!

【文化多樣性與永續發展】國際研討會
主辦單位
利氏學社 Ricci Institute

協辦單位
外交部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文建會 Council for Cultural Affairs
高雄市政府 Kaohsiung City Government

協助執行單位
城市治理知識管理顧問公司 CCDI

合作單位
好事聯播網與港都電台www.bestradio.com.tw

【生命永續獎】頒獎典禮
人籟論辨月刊/e人籟主辦
Renlai Monthly/eRenlai Magazine

-----------------------------------------
議程回顧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PubliciteColloque.jpg{/rokbox}
週二, 27 三月 2007 05:06

位子

某个阴雨的冬日巴黎,我在月台的座位上等地铁。地铁的车门正好停在我眼前,车门窗框住一张坚定的脸:落腮胡、轮廓分明,活似一座雕像。他的手稳稳握著栏杆,不过四周却是空荡荡的。我把门把一旋,心不禁纠结了一下,感觉寒意爬上心头。
绕过这位先生,我扳下活动式椅垫坐下,随著列车颠簸前进。有位上了年纪的先生,不断往这头张望,脸上的纹路流露了不忍与不安的思绪。我心中的波动尚未平息,列车就已经带我抵达下一站。
三个东方女孩从我后头上车,说著我不熟悉的语言,嬉笑地走过栏杆旁的那位男子,跑跳地急著找位子。挥别了电车,我还是挥不去车厢内那位男子的身影。当我用眼睛的馀光看著他时,发现他的髋部与轮椅的座椅切齐,整个躯干顶著一层座垫,车厢的晃动一点都影响不到他:他庄严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台北捷运常见到人把位子礼让给老人与小孩。虽然不抢位子,但是空位子还是让人很开心。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的心理呢?记得有一次我和一个法国女孩子谈起单数与偶数:她说她喜欢单数,因为单数象徵独立;我觉得偶数讨人喜欢,因为偶数成双成对。许多人上车找位子,除了闭目养神以外,也许是想找个安顿与依靠。中文字习惯找两个字一组的词,例如爱慕、文化、秘密。上车有了位子,也许就像找到双字一样让人安心。中国水墨画里的鸳鸯、山云相依反映了成双的美满;单一个出现的渔人、樵夫充满了惆怅,但是怀才不遇却成了文人反省大环境的时光。
扫墓节是个反省的邀约。望著祖坟,我们往往会有两种情绪:哀思与惭秽。人类学者胡台丽研究「笛的哀思」与排湾族人的情感连结,受访者表示笛声听起来的感觉,就像远望一座山的孤寂感,这样的感受也可推至对祖先的怀念或村落的命运。笛的作用似乎接近汉族祭祖使用的香,笛声哀扬就像心中的依恋随著烟袅袅上升一样。即使不祭祖,祖先往往还是让我们觉得自己是被了解的。
另一方面,人们认为华人的上一代常给下一代羞耻感,总是指出下一代的不圆满,但某方面来说祖先是良知的化身。面对祖先的一丘坟土或是宝塔位,成功的风光的逐渐沉淀,污浊的晦暗的浮上脑海:我们觉得自己不够好,我们看清自己的良心,我们重新看待人生。
自重、升华与谦卑,也许能帮助我们超越生命的缺憾。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media/articles/Place_01.jpg{/rokbox}
週二, 27 三月 2007 05:05

位子

某個陰雨的冬日巴黎,我在月台的座位上等地鐵。地鐵的車門正好停在我眼前,車門窗框住一張堅定的臉:落腮鬍、輪廓分明,活似一座雕像。他的手穩穩握著欄杆,不過四周卻是空盪盪的。我把門把一旋,心不禁糾結了一下,感覺寒意爬上心頭。
繞過這位先生,我扳下活動式椅墊坐下,隨著列車顛簸前進。有位上了年紀的先生,不斷往這頭張望,臉上的紋路流露了不忍與不安的思緒。我心中的波動尚未平息,列車就已經帶我抵達下一站。
三個東方女孩從我後頭上車,說著我不熟悉的語言,嬉笑地走過欄杆旁的那位男子,跑跳地急著找位子。揮別了電車,我還是揮不去車廂內那位男子的身影。當我用眼睛的餘光看著他時,發現他的髖部與輪椅的座椅切齊,整個軀幹頂著一層座墊,車廂的晃動一點都影響不到他:他莊嚴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台北捷運常見到人把位子禮讓給老人與小孩。雖然不搶位子,但是空位子還是讓人很開心。為什麼我們會有這樣的心理呢?記得有一次我和一個法國女孩子談起單數與偶數:她說她喜歡單數,因為單數象徵獨立;我覺得偶數討人喜歡,因為偶數成雙成對。許多人上車找位子,除了閉目養神以外,也許是想找個安頓與依靠。中文字習慣找兩個字一組的詞,例如愛慕、文化、祕密。上車有了位子,也許就像找到雙字一樣讓人安心。中國水墨畫裡的鴛鴦、山雲相依反映了成雙的美滿;單一個出現的漁人、樵夫充滿了惆悵,但是懷才不遇卻成了文人反省大環境的時光。
掃墓節是個反省的邀約。望著祖墳,我們往往會有兩種情緒:哀思與慚穢。人類學者胡台麗研究「笛的哀思」與排灣族人的情感連結,受訪者表示笛聲聽起來的感覺,就像遠望一座山的孤寂感,這樣的感受也可推至對祖先的懷念或村落的命運。笛的作用似乎接近漢族祭祖使用的香,笛聲哀揚就像心中的依戀隨著煙裊裊上升一樣。即使不祭祖,祖先往往還是讓我們覺得自己是被瞭解的。
另一方面,人們認為華人的上一代常給下一代羞恥感,總是指出下一代的不圓滿,但某方面來說祖先是良知的化身。面對祖先的一丘墳土或是寶塔位,成功的風光的逐漸沉澱,污濁的晦暗的浮上腦海:我們覺得自己不夠好,我們看清自己的良心,我們重新看待人生。
自重、昇華與謙卑,也許能幫助我們超越生命的缺憾。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media/articles/Place_01.jpg{/rokbox}
The term "shamanism" originally referred to the religious practices of Siberian indigenous peoples who were hunters and fishers. Today the term is used to talk about religious practices which seek to obtain gifts from invisible powers, gifts such as prosperity, health, good luck, freedom from personal disasters or natural calamities. Shamanic practices vary according to culture and place. They are an essential part of the traditional religion of the indigenous people of Taiwan, who converted to Christianity about fifty years ago, becoming largely Presbyterian or Catholic.
This article analyses one particular phenomenon, the persistence of shamanic practices within Taiwanese indigenous Catholic communities. It is based on a field survey carried out by the Research Center for Aboriginal Theology of the Faculty of Theology of Fujen Catholic University in Taipei.

Also watch a video of a Chinese shamaness performing a ritual

Attached media :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en.jpg|}media/articles/Olivier_01.swf{/rokbox}
週二, 27 三月 2007 00:00

電視不是你的眼睛

媒體每日的焦點報導讓大家的心情隨之起舞。對於世界與社會上發生的事,電視新聞與報紙強力放送的方式深深地影響我們的心性並左右了我們對世界的看法。在台灣,這個效應因海島情結而更加擾嚷沸騰。

只要一個小小的事件,就會被渲染得驚天動地,新聞事件變成每日上演的連續劇。觀眾的心就像坐雲霄飛車一樣忽上忽下,而新聞劇往後的發展,卻往往是舊聞的翻版。

我們必須學習如何不被日復一日的新聞浪潮所淹沒。我們必須用另外一種生活層次來過日子,我們必須找到自己的心跳。當我們探尋自己內心,尋找自身的人性的價值,才會覺得自己真正活著,而不會只注視著社會劇碼的炫目外衣。電視的眼睛不是你的眼睛,可惜的是現在電視的眼睛已經取代了你內心的眼。

人類若要追尋內在的精神生活,需要與社會事件維持一段距離,同時需要保持清醒。我們內心深處往往害怕自己與媒體脫節,然而只有保持距離感,我們才有心境去探索生命存在的意義。距離感讓我們存在。

不要害怕與事件的表象保持距離感。只有自由而孤獨地自我省察,才能看清楚社會以及週遭的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而不是一直接受別人告訴我們的。如此,我們也才能與路上相遇的人交心地來往。抽身出繁囂的事件,回歸自我,我們才能以新的眼光看待世界,以洗滌過的眼睛望透世界的心。
週二, 27 三月 2007 00:00

聆聽天主子民的聲音

【一】
蘇耀焜(53歲,基隆人,任職於國營企業)
我現在祈禱,只會祈求天主賜我內心平安,
讓我懂得付出、懂得珍惜,不會祈求升官發財。

我是在前年(2005年)聖誕節領洗的。我會成為教友,主要是受到我太太的影響。
童年時期,我對基督宗教的印象很粗淺,印象中,基督徒家庭的孩子好像都比較守規矩、和善,而且乾
乾淨淨的。大學時代,跟著女朋友(現在的太太)一起去望彌撒時,感覺時間好長,半個小時就坐不住了,大概因為那時沒有投入吧!

為什麼會成為天主教徒?

年過五十,也算是人生的轉折點,自己不禁會想:我對這個社會能有什麼回饋?認識教會的朋友之後,我覺得教會的人都很善良、願意付出、有奉獻的心,和我在「外面」看到的一般人不同,這對我影響很大。我也會把這種價值觀帶到職場中,我常勸新進的同事:自己要做得正、要學習付出,不要老是斤斤計較,計較加班、計較薪水…什麼都愛計較。

您認為,天主教和其他宗教有何不同?

我是基隆人,從小接觸到的民間信仰不外乎「神明保庇好人」、「不能做壞事」之類的勸言。感覺上,大家拜神明無非就是求得護佑,所謂「有拜有保庇」。例如我的阿嬤,不管我要做什麼重要的事,例如考試、當兵,她都會先抓我去廟裡拜拜,就是求個心安。
現在想來,民間宗教的信眾好像都在向神明「要」些什麼:要升官、要發財。天主教徒卻常常想,如何才能多付出一點、多貢獻一點。我現在向天主祈禱,只會祈求天主賜我內心平安,讓我懂得付出、懂得珍惜,不會祈求升官發財。
在我童年的印象中,老一輩的人禁止我們接觸基督宗教,他們怕小孩子去了教會,長大後不會孝敬他們,當然他們的想法是錯的。我們有了信仰,反而會更懂得照顧長輩。

您認為,天主教人數無法增加的原因為何?


在傳教方面,我覺得天主教似乎太注重禮儀的傳統,比較受限。我認為應該花更多心思,讓彌撒和道理更加平易近人、融入社會,讓現代人能夠了解。
記憶中,民間信仰的節慶氣氛都充滿歡樂,像是迎媽祖、七月半…大家總是很期待。「節慶」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可是不知為什麼,我們的教堂裡就是少了一分歡樂的氣氛,很少看到年輕的面孔,教堂也總是大門深鎖。看看民間的廟宇,我們何時看過它關上大門?總之,如果我們能使上教堂成為大家每個禮拜所期待的事,就像小孩子盼望過年一樣,那我們就成功了!

【二】

吳蘭英(62歲,花蓮豐濱人,阿美族)
生活中的困難很多,
有時我想到不愉快的事情,就依靠天主。

請問您當年如何成為天主教徒?

我是十六歲領洗的。當我還是小孩子,村子裡已經有天主教了,那時是顧向前神父在我們村子裡傳教,他還編了一本《阿美語-漢語字典》,還有阿美族的彌撒經本。
我小時候常去天主教會。那時,想要領洗要先背「要理問答」,還要「口試」,很難!我第一次沒通過,神父說:「妳要加油,明天再來。」他好像故意考驗我喔(笑)!後來那天晚上我都睡不著,還做了一個夢,夢到穿白衣服的耶穌,長得跟教堂的耶穌很像囁!那時我想,耶穌都到我夢裡來了,怎麼我還考不上?第二次我再去考,好緊張喔!頭都昏了…後來神父說我通過了,可以領洗了,我好高興喔!很安心啦!沒有領洗好像心裡就沒辦法安心。我們那時聽了道理,就覺得耶穌在我們心裡,在照顧我們…

成為教友這麼困難,為什麼還是想領洗?

因為我很喜歡去教會,我們年輕人在教會一起打籃球、跳舞、參加活動…我不喜歡待在家裡,因為爸媽一直要我們工作,放牛啊、種田啊…那時候很苦,很窮啊!連國中也沒有去讀。神父會教我們天主的道理,還教我們用羅馬字讀阿美語!

您的家人也是教友嗎?

我領洗之後的幾年,我跟媽媽、姐姐們說:妳們也應該去教會,不然妳們要信什麼呢?後來我媽媽、姐姐們也跟著我領洗了。我先生是瀋陽人,已經過世很多年了,他雖然不是教友,可是他不反對我去教會。後來,我一直鼓勵他領洗,請修女到家裡來講道理,他說:「很好啊,我以後會領洗啦!」可是還是拖了很多年,直到後來他生病,才領洗了。

您何時移居台北?在台北,您如何參與教會活動?

我十九歲時,自己跑到台北來找工作。是偷跑的囁!
自從來到台北,我就是一直去南港成德堂望彌撒,那時已經有原住民團體,有住在南港的,也有住在汐止、內湖的,其中很多是我們家鄉豐濱來的,也有從光復鄉來的。彌撒後我們都會練歌,每個禮拜三晚上,我們輪流到不同人的家一起祈禱,如果誰家裡發生事情,像是生病、死亡,我們也會去他家一起祈禱。可是,現在的年輕人都不去教會了,沒有辦法啦!神父編的阿美語聖經和彌撒本,很多阿美族年輕人都看不懂了。

信仰對您的意義是什麼?

生活中的困難很多,有時我想到不愉快的事情,就依靠天主。我的小孩每天去上班,我也都為她們祈禱。我的家這麼好,就是因為依靠天主。有一陣子家裡遇到事情,我每天回家都哭,後來總算慢慢度過了,就是依靠天主,天天祈禱。

【三】
陳渝雯(21歲,輔大經濟系,曾任全國天主教大專同學會會長)
畢業後,我可能不會像以前那樣的投入教會。
我開始思考:到底信仰在我的生活中應該定位在哪裡?

您是如何成為天主教徒?

大專聯考放榜前的暑假,好友邀我去萬大路的玫瑰堂。在那裡,有位輔大的姐姐邀我們參與苗栗南庄的原住民服務,我們就去了。那次的經驗非常特別,我第一次發現我可以跟小朋友對話,可以帶領小組。
很巧的是,我後來真的考上輔大經濟系,但我常覺得跟系上同學有種疏離感。雖然有朋友,但是沒有非常契合的人,總覺得彼此的價值觀不太一樣。後來,學長姐安排我跟陳宗舜神父聽道理,到了大二,我就領洗了。
其實,我在領洗前也考慮了很多,比如說,我爸媽都不是教友,他們能否接受?領洗會不會只是一時的熱忱?那時候心裡有一點擔心。但是,玫瑰堂的神父、修女們告訴我,假如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去找他們,他們給我一種很安心的感覺。

請分享您參與天主教大專同學會的經驗。

參與大專同學會,使我得以擁有許多成長和學習的機會,我也希望這個團體帶給更多學弟妹同樣的美好感覺,因此,我後來接任輔大分會的副總幹事。後來,我也參加了陶成營,認識了許多其他學校的同學,也擔任北區區會的幹部。在隔年的全國大會上,當時的會長邀請我參選下一屆會長,我答應了。當選總會會長的那一年,我是三年級。
擔任會長的那一年,有好的經驗,也有不太好的經驗。其實在當選會長之前,我覺得自己的個性似乎缺乏領導的魄力或是清晰的思維。可是當我進入之後,發現團體的包容度很大,我可以用自己的方法來做事。但是,我有時還是會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會否定自己,覺得我並不是那麼適合領導別人,開會時,常會有人不能來…總之,我感受到一些挫折。

您如何看待這些負面經驗?

或許我曾經遇到一些不好的人或事,但我告訴自己,我應該要用信仰的角度去看待。這些事情,其實不只是在教會裡發生,而是有「人」的地方都會發生。參與同學會,讓我看到了自己的價值和能力,這是我過去的成長經驗裡面所沒有的。
現在,我快要畢業了,也很少參加同學會的活動。當年跟我一起參加同學會的人,也比較少聯絡了。畢業後,我還是會參加彌撒,但很可能已經沒有機會像以前那樣的投入。於是我開始思考:到底信仰在我的生活中應該要定位在哪裡?信仰和生活要如何去連結?或許我需要常常去「充電」吧!

【四】
阿厚(34歲,嘉義人,非教友)
我覺得天主教很好,
但如果當初不是由國民黨帶過來的,就更好了!

請談談您對天主教的印象?

我是嘉義人。小時候,我們村裡沒有教堂,我對天主教也沒什麼印象。十二歲那年,我媽媽聽別人說教會辦的學校很好,而且不會打學生,就把我送去天主教中學就讀。但她錯了,因為我數學太爛,偏偏數學老師會打人。那時,我們全班只有一個教友,她的爸爸是山東人,而學校的修女都是外省人,所以我一直有一種印象:天主教徒都是外省人。
那時學校有安排宗教課,有一位修女在上課時告訴我們:天上的星星都是天主造的,這就是為什麼它們不會撞在一起。那時,我覺得她根本是在胡扯,因為我是從小讀百科全書長大的,她沒有辦法說服我。反而當我比較老了以後,開始覺得當時修女講的也有其道理…

您是如何開始讀聖經的?

大學時期,因為想把英文學好,就開始讀英文聖經。那時的感覺是:它實在太特別了!例如在新約福音中,耶穌到稅吏匝凱的家的那一段(《聖經‧路加福音》第十九章1-10節),講得實在是太好了!總之,福音中的很多章節都很有「煽動性」,不是街頭運動的那種煽動性,而是煽動到內心。更重要的是,它一直對當權者、有權力的人提出質疑,這是與同時期中國著作的最大差別。
在今天來看,福音還是很有意義。因為在台灣的某些關鍵時刻,天主教會也沒有站出來質疑當權者啊!比方說台灣在一九七一年退出聯合國,長老教會就出來發表了一份「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天主教會卻是一片安靜,靜得像石頭一樣。當然,天主教做了很多社會、文化工作,創辦了很多醫院、慈善機構等等,但是這種社會工作和我說的那種又不太一樣,兩種都很重要。

您是否曾考慮領洗?

我曾經考慮過領洗,因為天主教的道理很吸引我,另外我也看到一些神父和修女為勞工、原住民等弱勢群體服務,使我覺得天主教真的很好。很多外籍神父到原住民部落去傳教,花很多時間學習當地的語言,我也很敬佩他們。例如在大學時代,有一位外國神父曾用台語問我:你覺得在台灣應該說台語還是國語?我回答:「國語,因為統一的語言比較好溝通。」他沈默了一下,又問我:「可是,如果台語不能在台灣說,那應該在哪裡說?難道是美國嗎?」當時,他的話給了我很大的震撼。
但是,我後來參與彌撒、教會活動的經驗,又使我覺得天主教好沉悶,好像什麼都很老,又好像什麼都不想做。更重要的是,我總覺得那裡的人都跟我不同,包括語言、文化背景都不一樣,總覺得格格不入。考慮之下,還是打消了領洗的念頭。總之,我覺得天主教很好,但如果不是由國民黨帶過來的就更好了。


 

週一, 26 三月 2007 18:22

新社會主義農村建設在四川

中國目前正在進行新社會主義農村建設,希望朝向更為和諧的小康社會發展,並平衡城鄉差距。這項大型的計劃包括建設房舍(例如模範街)、興建行政與衛生中心,並創造新的經濟發展機會,特別是以旅遊的方式吸引城市的觀光客來訪。
這裡的圖片是2006年到2007年所拍攝的,具體呈現了成都正在進行的新社會主義農村建設的工程。

附加的多媒體: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tw.jpg|}media/articles/Sichuan_Benoit.swf{/rokbox}
週一, 26 三月 2007 17:52

2007年我在南京…

隶属江苏省的主要城市都相当富裕。
这里的flash短片呈现的是2007年3月作者在南京捕捉的南京面貌,
大家可以看到绝新绝美的图书馆…

附加的多媒体:
{rokbox size=|544 384|thumb=|images/slideshow_cn.jpg|}media/articles/Nanjing07.swf{/rokbox}
第 1 頁,共 2 頁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九月 2019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目前有 6419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