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養子不教---《生命之詩》

by on 週一, 06 十二月 2010 23730 點擊 評論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南韓導演李滄東的《生命之詩》講的是一位富有高貴氣質的老阿嬤的故事。但故事主軸並非單純地探討她罹患阿茲海默症,且開始學習作詩的生活,而是她與跟她同住的孫子──他捲進一樁連續性侵女同學的醜聞。本片中,外婆跟外孫的家庭結構,及其劇情所衍生的議題,能否讓台灣借鏡?

 

從疏失到罪惡

《生命之詩》所設定的家庭結構,是個有隔代教養問題的家庭。老阿嬤美子的女兒,因為離婚跟經濟狀況不佳的原因,把兒子交給母親來帶。加上美子的先生已逝,所以才變成外婆、外孫兩人同住的局面。

外孫演變成問題少年的過程,非常值得深思。他要嘛窩在房間裡面打電腦線上遊戲,要嘛就在客廳兼飯廳的地方看電視,而且不收拾垃圾,對阿嬤任何什麼的勸說都不耐煩。來不及了。他不知道他自己在幹什麼,所以他才會把集體性侵女同學當作是好玩的事。悲劇在出身貧農的女孩子再也無法忍受,決定從高高的橋上跳河自殺後達到高潮,並重擊美子的家庭。

 

缺席者負責?

但外孫之所以演變成今天這種個性,難道一定是父親、母親都缺席的緣故嗎?還是阿嬤美子本來就溺愛外孫而建立不起管教的權威?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在過縱的家庭裡,孫子喪失了最基本的道德判斷能力:判斷何者不合常情、不被世人尊重、以及判斷何者已經構成犯罪。他先是把性侵女孩子當作好玩,未意識到這已經觸犯法律;再是生不出任何罪惡感,根本沒辦法意識到罪惡感是什麼樣的感覺,以致於其言行將觸怒一般仍堪稱是正常的人──例如電影觀眾。阿嬤把自殺女生的遺照放在餐桌上,她外孫別過頭來照樣一邊吃飯、一邊看電視。養子不教誰之過?家教絕非口號,應是義務。

阿嬤為了外孫的未來,想盡辦法要求被害者家屬和解並籌措五百萬的和解金;但她的外孫依舊渾然不知他的外婆到底為他付出多少愛心。縱使影片把重心放在美子這一角色上,但她的行為動機,皆源自此一不正常的家庭結構,她的悲劇,在經濟掛帥的韓國社會身上,切割出一道令人恐慌的人文傷口。

 

圖片提供 / 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

 

 

本文亦見於2010年1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cover_supersmall 
 
想知道更多精采內容,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或訂閱全年份
 
 
最後修改於 週四, 26 六月 2014 17:01
Hsing-Hsing Chou (周星星)

一九七一年生於中壢,建國中學畢業,現為自由影評人跟電影理論研究者;剩餘時間喜歡閱讀哲學跟文史書籍,聽重金屬,以及跟兩隻貓咪玩耍(其中之一是黑貓)。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五月 2007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327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